• 未分類
  • 0

江帆立刻蓋上杯子的蓋子,默念咒語,然後打開蓋子,「你們看裡面是什麼?」

杯子裡面是一朵菊花,「菊花!這是哪裡來的,不可能是憑空出現的吧!」張教授驚訝道。


「咦,這花怎麼看著這麼眼熟啊!」西丹大師道,他立刻跑到院子里看花盆裡的菊花,立即發現花盆裡的菊花少了一朵。

西丹大師驚訝道:「我的菊花怎麼少了一朵!」跑回來,拿起杯子里的菊花,到花盆裡比較,果然是一模一樣。

「你是怎麼把花盆裡的菊花弄到杯子里去的?」張教授道。

「這是茅山搬運術搬運過去的。」江帆道。

「不可能吧,是不是開始就準備好了的!」笙丹疑惑道。

「既然大家還有疑問,那再在表演一個更加驚人的!」江帆道。

站在江帆身邊的黃富聽了立刻就走得遠遠的,他知道江帆要表演什麼絕活了!

江帆左右望了望,最後把目光停留在笙丹身上,「請把你身上的衣服脫下來,借我用用。」

笙丹立刻脫下寬大的衣服,遞給了江帆,把衣服鋪在桌子上,然後慢慢地包裹起來。然後江帆默念咒語,片刻后包裹變大了許多。

「好了,請笙丹打開吧」江帆道。

笙丹立即打開衣服,眾人目不轉睛地盯著看,看到衣服包里的物品時,大家不禁愣住了。

片刻之後,所有人都驚叫道:「我的短褲!」

大家立刻撲上去拿回自己的短褲,在遠處的黃富立刻哈哈大笑起來,幸虧自己有先見之明,否則會很尷尬的。

張教授抓住了自己的短褲,「這也太神奇了吧,穿在身上短褲怎麼會到了桌上的包裹裡面?」張教授驚異道。

孫海劍拿著褲頭,「那小子連我都敢整蠱!」

「還要表演嗎?」江帆笑道。

孫海劍擦著額頭汗道:「呃,不要了吧,再表演下去,我看我們幾個肯定要裸奔了!」

眾人立刻到房裡穿上褲頭,出來後繼續談關於薩滿師的詛咒,以及皮谷病的事情。最後大家商定首先控制好庫克奇縣的皮谷病人,然後再去皮谷寨了解被詛咒的具體情況。

眾人談論了四個多小時,最後孫海劍邀請張文教授和笙丹加入皮谷病治療與防治小組,並商定處理好了庫克奇縣城的事情后就去皮谷寨。

大家回到防疫站,江帆立刻讓防疫站準備好幾十口大水缸。一個多小時后,防疫站院子里擺放了五十多口大水缸,所有的水缸裝滿水后,江帆施展了仙靈符水咒,把所有的水缸里的水變成仙靈符水。

「好了,仙靈符水製作完畢,現在我們可以試試控制皮谷病的效果了。」江帆道。

江帆帶著一小盆仙靈符水,進了特別病房,當江帆把仙靈符水灑上皮谷病患者身上時,立刻發出「吱!吱!」聲音。

潰爛的皮膚立刻復原,患者體溫立刻下降,江帆在看患者肺俞穴的黃色病氣,被白色的仙靈符水封住了。


「灑上一次仙靈符水可以管三天,這麼多仙靈符水夠成千上萬的人用了,庫克奇縣城應該暫時沒事了。」孫海劍道。

「那我們下一步是到皮谷寨去吧?」張中傑道。

「好吧,我們立即去皮谷寨!」孫海劍道。

眾人剛準備走的時候,正遇到隋麗莫和隋塔麗兩人,「你們怎麼到這裡來了?」隋利莫驚訝地望著江帆和黃富。

「我們不能到這裡來嗎?」江帆笑道。

「隋麗莫,你們回來了?」笙丹興奮地跑了過去,一把抓住隋麗莫的手。

「笙丹,你準備要到哪裡去?」隋麗莫道。

「哦,我加入了皮谷寨皮谷病的治療小組,馬上就要去皮谷寨呢。」笙丹道。

「那我們也跟著去!」隋麗莫道。

「你們跟著去幹什麼,你們又不是醫生!」江帆道。

「我們倆從小在皮谷寨長大,十分熟悉皮谷寨的情況,我們可以做你們的嚮導。」隋麗莫道。

笙丹望著孫海劍,點頭道:「是的,她們十分熟悉皮谷寨的地形,皮谷寨很大,需要嚮導!」

「我看她們可以!」張教授道。

「好吧,就帶上她們吧!」孫海劍道。

「哦,太好了!」隋麗莫和隋塔麗兩人高興地跳了起來。

上了車后,隋麗莫道:「皮谷寨距離庫克奇鎮並不遠,但都是盤山路,車子開起來很慢,要兩個多小時才能到達。」

「你能說說皮谷寨的情況嗎?」江帆道。

隋麗莫瞟了江帆一眼,「皮谷寨人口雖然不多,只有五千多人,屬於地廣人稀那種。皮谷寨分上寨和下寨,上寨位於東面,下寨位於西面,人口是上寨三千多點,下寨二千多點。」

隋麗莫停了下繼續道:「上寨和庫克奇縣交界,下寨再過去就是沙漠,草原、、雪山,地形複雜。」


給讀者的話:

新年快樂! 「真的?!」

聽到『海鮮料理』幾個字,慕卿頓時睜大雙眸,驚喜的看著封時奕。

當看到封時奕點頭后,慕卿連忙起身穿衣服,生怕晚點收拾好就會吃不到美食。

封時奕帶著慕卿來到最具有海邊風情的特色餐廳,然後將菜單放在慕卿的面前。

「美食好多啊,我有點拿不定主意啊。」

看著菜單上的特色海鮮,慕卿萬分猶豫,不知道該選擇什麼比較好。

看出慕卿是因為什麼猶豫的,封時奕不由得有些失笑,伸手拿過慕卿手裡的菜單。

「就來幾道他們店裡的特色好了,反正以後還有機會。」

慕卿看了眼菜單后,緩緩地點了點頭,現在貌似只有這樣可以讓她不那麼猶豫了。

「二位,您們的餐齊了。」服務生將最後一道餐點放在桌子上,然後默默地退開了。

淋著番茄汁的澳龍肉在燈光下散發著誘人的光芒;紅燒海參的香味勾引著慕卿胃中的饞蟲;阿根廷紅蝦……

「嘗嘗看。」

看著慕卿的樣子,封時奕眼中滿是寵溺,伸手端起醒酒器給慕卿斟滿酒。

聽到這話,慕卿點了點頭,將柔嫩的龍蝦肉送進嘴裡,頓時睜大雙眸:「入口即化,好好吃!」

「你喜歡就多吃點吧。」

封時奕端著紅酒輕輕晃動著,看著慕卿幸福的模樣,封時奕嘴角不自覺的上揚著寵溺的弧度。

「太好吃了,澳龍肉入口即化,海參肉質肥美多汁,這個阿根廷紅蝦也是別有風味。」

慕卿放下手裡的刀叉,滿足的發出一聲嘆息。

見狀,封時奕朝著服務生打了個響指,隨即服務生端著一份甜點走了過來。

「我記得你說過你喜歡草莓奶昔,這裡的甜點也是水平一流。」

聽到這話,慕卿微微紅了臉,低頭默默地吃著奶昔,不敢看封時奕寵溺的眼眸。

看著裝鴕鳥的慕卿,封時奕伸手挑起慕卿的下巴,幫慕卿拭去嘴角的草莓汁。

「等下回去換衣服,我帶你去海邊游泳。」

慕卿看著封時奕深邃的眸子,不由得有些失神,隨即輕輕推開封時奕的手,跑回了酒店房間。

找出新買的泳衣,看著性感泳衣的樣式,慕卿頓時紅了臉。

不過慕卿略微遲疑片刻,還是脫去身上的衣服,換上手裡的泳衣。

當封時奕看到慕卿的時候,眼中瞬間閃過一抹詫異和驚艷。


慕卿身著銀白色的Bikini,胸前的傲人令所以雄性無法移開目光,挺翹的臀更是散發著無形的誘惑。

「你穿得泳衣和你平常的風格差距很大啊。」

封時奕伸手將慕卿拉進懷裡,挑起慕卿的下巴,眼底深處閃過一絲浴火。

聽到這話,慕卿頓時漲紅了俏臉:「這是我和我閨蜜一起買的……」

「故意穿給我看的么?」

「才不是!」

慕卿羞惱地伸手推開封時奕,起身跑向海邊的方向。

看著慕卿誘人的倩影,封時奕微微揚了揚嘴角,起身追逐著慕卿的步伐。

「如果你不是穿給我看的,那你臉紅什麼?」

封時奕輕易追上了慕卿的腳步,伸手拉住慕卿的手臂,然後低頭深深地看著慕卿的眸。

被摟住的慕卿看著封時奕深邃的眸,臉蛋布滿紅暈,有些不知所措。

「我臉紅是因為天氣太熱,才不是因為你。」

「既然天氣熱,那我幫你塗防晒吧。」

封時奕輕輕地捏了捏慕卿的臉蛋,找出防晒霜朝著慕卿晃了晃。

見狀,慕卿倒是沒有反對,畢竟她才剛剛曬了會太陽,皮膚就開始泛紅了。

不過塗抹防晒霜的時候,封時奕怎麼可能會不佔慕卿的便宜?邊塗抹邊撫摸著慕卿柔嫩的肌膚。

感覺到封時奕的觸摸,慕卿頓時漲紅了臉,卻又不好伸手阻止封時奕,只能由著封時奕在他身上『為所欲為』。

「這個力度怎麼樣?還是說需要再往下用力點?」

封時奕的聲音傳進慕卿的耳中,慕卿察覺到封時奕的手正在逐漸往下延伸,慕卿頓時坐了起來。


誰知封時奕不但不收回手,反而故意被慕卿壓在身下,輕輕地捏了捏慕卿的翹臀。

「啊!」

慕卿頓時跳了起來,捂著小PP羞紅著臉看著封時奕:「你幹什麼啊?」

「沒幹什麼啊。」

看到慕卿的樣子,封時奕不由得輕笑出聲,隨即吻住了慕卿的紅唇:「難道你不喜歡么?」

「不喜歡!」

慕卿像是被嚇到似的,跳開封時奕的身邊,像是受驚的小鹿般看著封時奕,有些不知道該怎麼反應。

「好了,不鬧你了,我帶你去出海吧。」

封時奕伸手摸了摸慕卿的腦袋,徵詢著慕卿的意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