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江雲是不是太莽撞了、似乎絲毫沒有將林名玉放在眼底、

就在所有人驚愕的同時、江雲突然冷笑起來、臉上竟浮現出了一抹嘲諷之色、

「所謂的部落第一人、在我的眼底、不過是個垃圾而已、二十歲才踏入氣海境、也有臉在我的面前趾高氣昂、」

場上的所有少年、都被江雲的話給驚呆了、他們完全不敢想象、這看似消瘦的少年、竟有如此勇氣、

林名玉緩緩的抬起頭、目光森寒地盯著江雲、

「看你的樣子、似乎恨不得殺了我、」

他的臉色、猶如冰霜般冷戾、「不過、就怕你沒那種資格啊、、」

場上的氣氛、驟然變得極端的壓抑起來、幾乎所有人、都能感受到即將瘋狂降臨的暴風雨、

望著目光陰沉到極點的林名玉、江雲嘴角突然掀起了一抹冷冽的笑意、

「林名玉、此刻我忍你、是因為不想暴露底牌、更不想在部落殺人、要不然、你已經是一具屍體了、」江雲在心底暗道、接著、他以一種極為挑釁的目光逼視著林名玉、

「一個月之後、就是族內的年祭大典、到時候有一場比斗、希望你不要拒絕我的挑戰、」

話音落下的瞬間、江雲直接是轉身雲去、只是那句充滿挑釁的話語、依舊回蕩在演武場上、

所有人都是愣住了、感覺剛才發生的一切、彷彿是在做夢一般、

「好、我答應你、一月之後、就讓我看看、你是否夠資格狂妄、」

看著逐漸遠去的少年、林名玉的眼底也露出了一抹森冷、不過更多的、卻是不屑一顧、

清晨、冷風捲起了一片片凋零的落葉、

九翅部落外圍的一座山巔之上、江雲盤膝坐在一棵古樹之底、周身環繞著八條神龍的虛影、

他的四周、一道道天地元氣如洪流匯聚、洶湧起伏、一股驚人的氣勢、也是緩緩彌散、

呼、、

長舒一口氣之後、江雲這才睜開雙眼、將元力平息下來、


「不對勁、、」

「太不對勁了、明明就快突破了、卻總是還差一點、」


江雲眼底有著一絲迷茫、眼看就要踏入神脈境九重了、卻似乎卡在了一層瓶頸上、根本就難以衝破關卡、

「一旦踏入神脈九重、我就擁有九萬斤巨力、且能夠元力外放、到時候對上林名玉、也能將其碾壓了、」

雖說林名玉已經踏入了氣海境、但修鍊晉陞正氣功法訣的江雲、卻是有著自信、所謂一力降十會、九萬斤巨力、乃是神脈境能達到的極限、

一般初入氣海境的強者、力量能破三萬斤就極為了得了、唯一的優勢、就是能禁錮四周元氣的流動、

而在理論上、神脈境巔峰的強者、只要元力夠強、就能衝破氣海境的禁錮、隔空傷人、

氣海境共分三重、分別是氣旋、氣胎、氣海、

每一重又分為前期、中期、後期三種境界、

林名玉不過是氣旋前期、屬於最弱的氣海境、江雲自然是毫不畏懼、

恐怕只要動用深櫞之瞳、將林名玉迷失短短一瞬、就足以將其抹殺了、

不過、江雲元魂受創之後、卻依舊沒有恢復、太早的暴露底牌、對自己百害而無一利、

雲岩山脈一百零八部落、並非表面上的相安無事、暗中的博弈與廝殺、也是屢見不鮮、

更何況、都是同屬一個部落、自相殘殺、便會削弱族群的實力、不到萬不得已、江雲是絕不會動這種心思的、

回到部落之後、江雲就來到了那座漆黑的祭台之前、

叢林之間、落木紛紛揚揚、江芙妹兒站在祭台之上、閉著雙眼默默的祈禱著、

看著妹妹那虔誠的模樣、江雲心頭也是一酸、父親一直了無音訊、他也是極為的擔心、

從小、父親就教誨他、要擁有一顆無法撼動的心、更要成為一名頂天立地的男子漢、

「父親、孩兒一定不會讓你失望、」

想起年幼時、父親傳授自己戰技時的苛刻場景、江雲的神色都是一陣凄迷、

「總有一天、我要將你找回來、」

就在江雲神情恍惚的時刻、祭台之上的那道倩影、終於是睜開了一雙湛藍色的眸子、

「哥、你來了、」

芙妹兒飛快地躍了下來、直接撲入了江雲的懷中、

「芙妹兒、等我踏入了氣海境、就深入雲岩山脈、去尋找父親、」輕輕地抖落妹妹肩上的落葉、江雲的神色有些迷雲起來、

聞言、芙妹兒頓時愣住了、看著江雲那堅毅的側臉、一時間、不知該說什麼才好、

過了半晌、她才拉起江雲的衣袖、朝部落的後山跑去、「哥、你跟我來、」

片刻之後、兄妹兩人便來到一片墓群之中、這裡、是部落先祖們的陵墓、

後山的空氣異常寒冷、充滿死氣的墓群、被肅殺的寒風席捲而過、更是灰暗而陰森、

「芙妹兒、你帶我來這裡做什麼、」看著眼前荒涼的墳墓、江雲頓時疑惑起來、

「你還記得、父親臨走前曾說過的話嗎、」芙妹兒突然說道、

「父親、」江雲心中一動、體內的血液莫名的翻滾、「我記得、父親說過、等治好我的經脈、就傳授我一門極為厲害的戰技、難道、、」

江雲一直都無法忘記父親臨走時的場景、那個像大山一樣挺拔的男人、曾拍了拍他的肩膀、告訴他、無論如何、都要好好活下去、

「你猜的沒錯、」拉了拉江雲的衣袖、芙妹兒的小手指向一座低矮的墳墓、「父親將戰技埋在了那裡、讓我保守這個秘密、他說如果有一天、哥哥真的恢復了、就讓我帶他來、」

聽完芙妹兒的話、江雲的心中頓時酸澀不已、他明白、父親在自己的身上、抱著多大的期望、只是他一直都不曾說出口、

深吸一口氣、江雲的身軀都微微顫慄起來、他猛地咬牙、目光之中、已經多了一種少年人罕有的堅韌、

接著、他直接走到那座低矮的墳墓之前、拍出一掌、頓時將墳包移平、

一個巴掌大的青色古樸方盒、頓時出現在眼前、

打開盒子、一本獸皮縫製的書籍、就被江雲拿了出來、封面上刻著四個殺氣瀰漫的血字——血影九殺、

僅僅只是封面、就蘊含著一抹撲面而來的殺氣、江雲瞬間便覺得這本戰技極為不凡、

戰技同元力秘笈一樣、都是大致分為四個等級、天級、地級、聖級、人級、而每一等級、又分為上中下三階、

而這本迷蹤瞬影寒九滅卻極為的怪異、根本就看不出等級的劃分、

戰技只有厚厚的一頁、上面瀰漫著一股極為慘烈的血腥味、

江雲打開一看、發現獸皮上僅僅只是一幅圖畫、上面刻畫的、是一頭氣勢凶戾的遠古蠻獸圖影——

一道瘋狂的獸影、在剎那間化為九道流光、恍如九道詭異曲折的弧線不斷撕裂、似乎欲要將眼前的一切撕成碎片、 江雲只是短暫的看了一瞬、就發現自己的心神都完全陷入了其中、耳邊彷彿有著鬼哭狼嚎般的風聲席捲、九道洶湧的殘影、縱橫天地、似乎能摧毀一切、

「芙妹兒、我們回去吧、」

很快、江雲就將心神抽雲出來、恢復如常了、

一路上、江雲的心思都完全放在了這本秘笈之上、他很清楚、這本戰技絕對不簡單、一定不能泄露出去、

甚至、他都隱隱滋生出了一絲懷疑、能夠擁有如此駭人的戰技、父親的實力、也絕對不止是氣海境那麼簡單、

「父親究竟隱藏著什麼秘密、」江雲心底疑惑不已、不由得產生了一絲好奇、

深吸一口氣、努力讓心思平靜下來、江雲拍了拍芙妹兒的小腦袋、「妹妹、今天的事情、千萬不要告訴任何人、不然父親恐怕會有危險、」

「嗯、」芙妹兒極為認真地看了江雲一眼、鄭重的點了點頭、

「明天、哥就要進山修鍊了、到時候你就跟著曰糅姐吧、她會好好照顧你的、」

話音落下、江雲的心底已經做了一個決定、他要開始苦修、爭取在比斗之前一舉突破、

陰山沼澤、方圓三百餘里、地處雲岩山脈西南方位、此處人跡罕至、在連綿萬里的山脈之中、也是一處極為偏僻的絕地、

沼澤深處、有湖泊丘陵、甚至有一座高山、由於山巔被毒瘴遮擋、常年都是陰氣森森、故稱之為陰山、


江雲此行的目的地、就在那陰山腳下、

修鍊迷蹤瞬影寒九滅、需要極為濃郁的殺氣淬體、而陰山北面、有一道巨大的地縫、這道地縫深不可測、卻有著源源不斷的血腥殺氣噴出、是陰山沼澤一處最危險的絕地、

在部落之中、江雲反覆鑽研過這本戰技、卻根本看不出任何的端倪、只不過是一幅殺氣撲面的圖畫而已、

不過、圖中那遠古蠻獸的血影、卻帶給了他極大的震撼、心神沉入其中、一種迅猛到極限的血腥廝殺、不斷在他識海中回蕩著、

「陰山沼澤危險重重、還是小心為妙、」

自從踏入沼澤、江雲就變得極為的謹慎、此處地勢險峻、沼澤之底也是深淺不一、稍不留意、就會一腳陷入其中、

最恐怖的是、沼澤底下、會突兀冒出一些毒蟲猛獸、令人防不勝防、

陰冷的氣息、從四面八方席捲而來、江雲的意識緊繃、小心翼翼地前行著、他的手中、握著一張古樸的地圖、上面標註著許多危險的區域、都被他一一避開、

半年前、就是在沼澤的外圍、江雲捕獲了一頭紫血冰貂、也正是因為紫血冰貂、他才被段成夭廢了修為、

陰山沼澤、不僅有強大的凶獸出沒、也有價值連城的天材地寶、

不過富貴險中求、能否得到好處、一切都要看機緣、

咻、

就在江雲深入沼澤沒多久的時候、那鋪滿腐爛枯葉的地底、突然衝出一頭渾身漆黑足有磨盤大小的蜘蛛、張口就噴出一張毒氣瀰漫的大網、欲要將江雲束縛蠶食、

「毒刃蜘蛛、」

江雲瞬間就反應了過來、眉頭一皺、猛地一步跨出、雄渾的元力瘋狂爆發、身形一閃、直接是一掌拍下、狠狠的印在了毒刃蜘蛛那猙獰的背上、

轟、

一掌下去、元力瘋狂傾泄、瞬間便疊加了八重力道、

若是涅洋在此、便會發現、江雲此刻施展的、正是他的成名戰技——八摩掌、

其實早在三年前、父親就傳授了江雲很多族中的戰技、這八摩掌的威力並不算太強、江雲一直都懶得使用、

即便是當初對戰涅洋、他都沒有動用任何的戰技、僅僅憑藉自身的元力、就足以將其輕易碾壓、

「嗤嗤、、」

大地顫抖間、那毒刃蜘蛛哀鳴倒地、涎水順著醜陋的嘴角滴落、它的整個身軀、都被壓成了一團肉泥、

一路上小心翼翼、到了傍晚、一座陰氣森森的高山映入眼帘、江雲這才長舒一口氣、總算能夠在天黑之前、抵達目的地了、

四周的氣氛、變得死氣沉沉、寂靜得令人窒息、

此處是一片森林密布的丘陵地帶、位於沼澤深處、江雲從未踏足過這裡、

「嗯、有動靜、」

突然、江雲頓住了腳步、將身軀隱藏在一塊巨石後面、目光投向前方的一座漆黑森林之中、

林間有不少人影涌動、他們排成一條長隊、似乎正在搜尋著什麼、

「大家都留個心眼、這裡有多危險、你們應該很清楚、」渾厚的聲音在林間回蕩、一名身披黑色獸皮的中年男子低喝道、

「是、岩川族老、」隊伍中立即有人應道、而後繼續搜尋、

「岩川、」江雲一愣、瞬間便反應過來、「原來是赤岩部落的人、如此大動聲勢、不知道、他們在搜尋什麼、」

赤岩部落、與九翅部落相隔三十餘里、不過卻是世代為仇、明爭暗鬥已有上千年的歷史了、若不是有猩紅城在其中制衡、兩大部落早就是不死不休的局面了、


那獸皮男子岩川、就是赤岩部落的族老之一、在雲岩山脈也是頗有名氣、

江雲很清楚、能夠成為一個部落的族老、至少都是踏入了氣海境的強者、才能擁有的資格、

「還是小心為妙、萬一被他們發現了我的行蹤、以兩族之間的仇恨、恐怕、會對我不利、」


收斂氣息、江雲悄無聲息地朝森林的邊緣潛行、很快就避開了赤岩部落的人、

就在江雲走遠之後、林間的數十道身影也都深入了森林、而他們的首領岩川、卻依舊停留在原地、尋找著蛛絲馬跡、

從族中傳來的消息、這一次的任務極為隱秘、只要抓到那名兇徒、將他身上的東西奪到手、那從此整個部落的命運、都會因此而改變、

因為、那名兇徒身上的東西、極為的了不得、足以令部落崛起、

這一次、絕對不容有失、

岩川深吸一口氣、小心翼翼地搜尋著、

不過、就在他來到森林外圍的一座巨石後面時、他的神色徒然變得凌厲起來、

「有人來過、、」

看著地上一個淺淺的腳印、岩川眉頭一皺、瞳孔都是縮了起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