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沈安安把江小魚的情況大致說了一番。

卓楓看了一眼江小魚,略微點頭。

「你們先坐,我一會兒過來!」

江小魚此刻的心情是慌亂的,坐下起來了幾次,不能安生。

沈安安拉住她,「小魚,坐下歇會兒。」

「……好!」

江小魚也意識到自己煩躁的表現有點兒失態,點了點頭。

轉頭一指要開口說話的江小港,「你閉嘴,不用你說我!」

江小港坐直的身姿有悻悻然靠了回去,「嘁」了一聲,表示不服氣。

「安安,剛剛那個人是什麼級別呀?你和他很熟嗎?」

「一級警司,月川支隊的大隊長。」

沈安安介紹了一下,卻沒有說熟悉到什麼程度。

畢竟,她還不知道事情到底怎樣的,不想給小魚過多的希望。

江小魚一聽,心裏已經燃起了希望。

比之剛剛的煩躁,平靜了許多。

差不多半小時,卓楓回來了。

「呃,高建輝的家屬是嗎?」

「對,我是高建輝的女朋友,卓警司,請問我男朋友這事兒,能不能私了啊?

錢我們認賠,可是他這麼年輕,要是坐牢的話,一輩子就毀了。」

江小港蹭一下站起來,「江小魚!你是不是腦子有問題啊?錢你認?你拿什麼認?

人家要十萬,你去哪兒找?

給了十萬,人家又要二十萬呢?」

江小魚臉上一陣尷尬,卻也沒空理會憤怒的弟弟。

「卓警司,只不過是動手打架,真的需要坐牢嗎?您看能不能調解一下,只要不坐牢,怎麼都成!」

沈安安急忙勸道,「小魚,你先聽卓警司怎麼說,別激動。」

卓楓一貫語調深沉,「這件事比較複雜,不止是動手打架的問題。」

江小魚一驚,「還,還有什麼事?」

「對方說高建輝在拘留處兜售毒品!」

卓楓平靜的語氣,卻是江小魚頭頂上的一顆炸雷。

「不,不可能,建輝人特別老實,他怎麼可能去碰那種東西?卓警司,這其中一定是有什麼誤會。」

面對江小魚的堅信不疑,江小港嗤了一聲。

「卓警司,我姐這兒有點兒問題,高建輝該怎麼判怎麼判,跟我們沒關係!」

「江小港!」江小魚忍不住吼了一聲,「你不幫我,也別給我添亂成嗎?」

「我……」

江小港還要爭辯,卻被沈安安拉開。

沈安安轉頭問道,「卓警司,我們可以見見高建輝嗎?」

卓楓點頭,「我去安排一下!」

「謝謝!」

江小魚眼圈泛紅,無助的看向沈安安。

「安安,怎麼辦?他怎麼會和毒品扯上關係的?一定是有人陷害他,一定是……」

沈安安拍着她的肩膀安慰,「先別着急,見了面再說。」

審訊室里,高建輝坐在審訊椅上,臉色頹廢。

江小魚走進去,看到高建輝的一瞬間,眼淚就下來了。

高建輝以為是被審訊,沒想到竟看到的是江小魚,眼底閃過一絲不不耐煩。

「建輝,你怎麼樣?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沈安安沒有進去,只站在門口掃了一眼。

只看到了那人的側臉。

腦海里一閃,貌似在哪裏見過。

門,關上。

小周客氣言道,「不好意思沈小姐,只能一個人進去,不然頭兒也不好做!」

沈安安點頭,「我明白!」

雖然卓楓身世顯赫,可在這裏,就是一個警察。

有些小事兒,可以講講情面,可也不能太給人家找麻煩。

江小港站在樓道里,一臉氣悶。

「安姐,我說啥都沒用,一會兒我姐出來,你可得勸勸她,中邪了簡直!」

沈安安失笑,「你別那麼大情緒,小魚自己有分寸的!」

江小魚進去了大概二十分鐘。

出來時,比沈安安想像的平靜。

「小魚,怎麼樣?」

江小魚搖了搖頭,「他不肯跟我細說,不過他真的沒碰過毒品,這個可以肯定!」

「你為什麼這麼肯定?」沈安安反問。

「因為,建輝不會撒謊。」江小魚還是堅信。

江小港聽了這話,無語的翻了個白眼,終於是忍下了。

沈安安對這件事持保留態度,只是江小魚現在情緒不穩定,她不方便往深里說。

轉頭對小周說,「謝謝你周警官。」

這時,卓楓疾步走來。

「沈小姐,借一步說話!」

沈安安一怔,卻知道事情貌似不簡單。

「好!小港,你照顧一下你姐!」

江小港懂事點頭,「噯。」

沈安安隨着卓楓進了辦公室。

桌子上放了很多卷宗文件,足見一個刑警一天要面對的工作量有多大。

醒目的地方,放着幾張紙和照片。

「沈小姐,您過來看看。」

。 這些桃樹雖然沒有恢復原本的狀態,但至少有了一些召喚。

鄭老漢看到的時候都合不攏嘴了:「建軍,你是怎麼做到的呀?」

「爸,昨天晚上我不是很你說害蟲嗎,可別小看了,這害蟲雖然看着小,但摧毀能力還是很強的,深入土壤里了,沒有營養這些桃樹自然枯萎了。」

章建軍沒說這害蟲的數量有多少,只是一筆帶過。

「這樣啊,建軍真是謝謝你了。」

鄭老漢感動的很,這桃樹就是他的希望,是他的生命支柱,他們家就是依靠這桃林才活下來的。

「爸,這九千塊錢給你,你還沒用吧,雖然桃林是有好轉,但等到果實長出來也不會有多好的,倒不如全部買新的,正好也擴大一下桃林?」

章建軍倒是有這個想法,既然要在這村子生活下去,總得有個目標,不可能守着這麼小的地點,把這一萬塊錢好好的利用一下。

「建軍,這是你的錢,你想怎麼用就怎麼用。」

鄭老漢一點意見都沒有,那錢一直放在他那裏沒動分毫。

「我是這樣想的,這個桃林的位置也不好,倒不如換個地點,再大規模的採購桃樹,眼下正是種植的季節,就是現在重新開始也不晚,咱們有九千塊錢的資金,已經綽綽有餘了。」

章建軍把自己的想法說給了鄭老漢聽,他雖然同意,但免不了有些擔憂,畢竟這九千塊錢不是小數目,他又是個老實本分的農民。

「建軍,這點子是好,但投資大了點,咱們要是沒趕上季節,那些桃子怕是會虧呀。」

「爸,你放心,我肯定會讓這桃子的果實準時出來,甚至比別人的還要早,這品相要比別人的好十倍。」

章建軍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哪怕鄭老漢心底有再多的意見也不會說什麼了。

當天下午,章建軍就找人買下了一塊地,又採購了大量的桃樹。

他自己一個人效率太慢,索性叫了幾個村子的人過來幫忙給了工錢,一個下午的功夫就把桃樹給種好了,這桃林看着倒是有模有樣的。

「爸,你看這規模還可以吧,最起碼能保證咱們家以後的收成提高三倍,你們平時生活這麼拮据,連只雞都捨不得吃。」

「好好好!」

鄭老漢望着這麼大規模的桃樹激動的不得了,他之前哪裏敢想像啊,守着那些就是他的全部了。

他開心的都睡不着了。

回去后鄭老漢把消息告訴了鄭老太,又和鄭小梅苦口婆心的說了很久,說章建軍是個值得託付的好男人,是他們家的貴人。

鄭小梅自然也是這麼認為的。

次日,章建軍又去了一趟鎮上買了不少好的化肥以及蟲葯,雖然知道這害蟲有問題,但也不能每天晚上都守着,只能在這上面花費功夫了。

等到章建軍提着大包小包的東西回到家裏,就聽見嘈雜的聲音,好像有人在他家吵架。

章建軍立馬加快腳步走了進去,就看到鄭老漢正跟人理論。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這麼接連潰敗下去,不需要很長的時間,作為戰力最高的鄭曉樊也會被這三座疊加在一起的靈陣打成重傷。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