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沈曼兒放心不下,跟沈母說了一聲,就去找炎龍宇了。

沈母本來也不願意曼兒出去,不過已經定親了,也不用在意太多了。

沈曼兒急匆匆的往炎龍宇那走去。一路上好多人都打量沈曼兒,大家都聽說,李媒婆去沈家提親了。大家都好奇是哪家的小子,居然看上這麼個黃毛丫頭。

沈曼兒有些心慌,這幾天確實什麼都沒有做,如果真的耽誤事了,那自己罪過就大了。

炎龍宇感受到曼兒往自己這裡走來,就出門去接她。

見到沈曼兒這樣慌張,忙領她進屋了,問道:「這是出什麼事情了?怎麼這樣憂慮?」

沈曼兒說道:「小弟和小妹一直睡到現在,剛被我叫醒。小妹嘴唇蒼白,但是又沒有其他癥狀。我擔心靈脈受損,危害已經開始了。」

炎龍宇也才意識到,自己這幾天一直忙於別的事,到是沒把這件事提上日程。

炎龍宇說到:「你不要擔心,現在事情還沒那麼嚴重。你不是已經種了幾批靈稻了嗎?我們計劃一下,先把那批靈稻散出去。」

沈曼兒見到炎龍宇就放心多了,冷靜下來,也知道不能再耽擱下去。

炎龍宇也知道不能再耽擱了,先讓沈曼兒將空間里的靈稻取出來,然後命阿大把這些靈稻秘密散去每家每戶的糧食里。

如今靈草沒了靈力,大家也不好隨意吃了,都開始吃靈稻。沈曼兒想印證補充靈力能不能緩解人們沒了靈力之後的癥狀。

炎龍宇帶了些靈草,把早上摘的水果也帶上。今天就去拜訪沈母。他們的事情不能再耽擱下去了。

炎龍宇讓沈曼兒先回去,自己一會兒再去。現在兩人一同出現,肯定又會引起圍觀。炎龍宇不想讓別人說曼兒不好。

沈曼兒回到家后,告訴沈母炎龍宇一會要來。

沈母收拾了一下屋子,就連忙去做飯。

沈曼兒攔住沈母說道:「娘,你先別忙活了。一會兒,他來了,讓他做飯。您也嘗嘗他的手藝。」

沈母覺得不妥。

沈曼兒不想讓炎龍宇吃到這裡的特色飯菜,堅持說道:「炎龍宇特意囑咐我的,娘,您給他個機會,表現一下自己。」

沈母無奈道:「你這丫頭。既然你們說好了,那我就不做了。下次可不能這樣。」

沈曼兒相信沈母吃到炎龍宇做的飯,一定會滿意的。以後說不準就不想做飯了。沈曼兒就答應下來。

沈母坐立不安,沈曼兒見她一直走來走去,都快被她轉暈了。

「娘,該擔心的應該是他吧。您慌什麼呀?」

沈母坐了下來,不一會開始走來走去。

沈曼兒希望炎龍宇還是快點來吧。

炎龍宇好像聽到了沈曼兒的心聲,沈曼兒剛想完,就響起了敲門聲。

沈曼兒去開門,讓炎龍宇進來。

沈母一聽見敲門聲,立馬坐下了。沈母覺得自己得有個長輩的樣子。

炎龍宇一進門就叫到:「伯母。」

沈母點了點頭,說道:「來了,快坐下吧。」

沈曼兒把他手機的東西接過來,放進了廚房。

炎龍宇說道:「我先不坐下了。還是先做飯吧。一會兒邊吃邊聊。」

沈母點了點頭。

炎龍宇進了廚房,沈曼兒偷偷拿出點別的食材,裝作是炎龍宇帶來的。

炎龍宇大概心裡有數要做什麼。今天主要還是讓小弟小妹把靈稻吃下去,看看能緩解到什麼程度。

沈曼兒也幫不上忙,炎龍宇讓她出去吃水果。

沈曼兒不用跟炎龍宇客氣,可是沈母卻怕炎龍宇嫌棄自己女兒懶惰。

沈曼兒也沒法解釋,只好端了點水果進廚房吃。

炎龍宇做飯,她就在旁邊吃。

沈曼兒覺得這樣不太好,不光自己吃,也遞給炎龍宇吃。炎龍宇兩個手都占著,沈曼兒就直接遞到他嘴邊。

炎龍宇覺得這樣還挺享受的,曼兒親手喂自己吃水果。不過這樣的機會也不多。

炎龍宇很快就做好了飯。沈曼兒只會幫忙端個碗。

小弟小妹本來就沒精神,一直在屋子裡歇著。聞到飯做好了也都出來了。 故事

沈曼兒等人坐下后,就開始吃飯。

小弟和小妹本來沒什麼精神,看著這些飯菜都有些神氣了。

沈曼兒讓他倆多吃靈稻,自己在旁邊暗暗觀察。

不一會兒,兩人就有了神采。吃菜的頻率也變快了。

沈曼兒這才放心下來,安心吃飯。

炎龍宇第一次見沈母,也不知道要說什麼時候就讓沈母多吃些,自己還獻殷勤的夾菜給沈母。

沈母也是第一次吃正常的食物,覺得特別美味,有些不明白為什麼大家都要吃的那麼湊活。

「小炎呀。這些都是你從外面學來的?」

炎龍宇回答道:「是呀。我記得這是從綠草大陸學來的。那裡的菜都能吃,他們那叫蔬菜。」

沈母說:「咱們這的靈草也是能吃的。不過現在沒了靈力,靈草也不能隨便吃了。」

炎龍宇應和道:「其實即使沒了靈力,很多東西也是能吃的。我記得我曾經去的一個大陸,那裡人不修鍊,想做什麼全靠自己。他們就已經分辨了什麼能吃,什麼不能吃。我帶來的這些水果,就是從那帶回來的種子。」

沈母驚奇道:「還有這樣的地方。我以為只有兩個大陸呢。沒想到你還去過那麼多地方。那個大陸就挺好,不依靠靈力,大家都是一樣的。也不用分有沒有天賦。」

炎龍宇也點頭稱是。

沈母想了解更多的事情,一個勁的問個不停。

炎龍宇放下筷子,認真的跟沈母講話。

沈曼兒知道沈母是故意的,想看看炎龍宇有沒有耐心,性格好不好。也就沒有阻止。

果然,沒一會兒,沈母就說道:「哎呀,光顧著說話,都忘記吃飯了。咱們先吃,一會兒再說那些。」

炎龍宇這才開始吃飯。其實炎龍宇已經辟穀了,吃不吃都一樣。但在沈母看來,炎龍宇性格真好。

俗話說,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滿意。沈母就是這樣的狀態。

吃完飯後,沈母讓沈曼兒收拾桌子,自己拉著炎龍宇說話。

沈母是想讓沈曼兒表現的勤勞一些,讓炎龍宇更喜歡他。但是炎龍宇並不想讓沈曼兒幹活,但是這是在沈家,炎龍宇也不好說什麼。幸好只是洗碗,要是讓沈曼兒去收割糧食,炎龍宇該坐不住了。

小弟和小妹剛補充了靈力,早上又起的那麼晚,現在正精神著呢。兩人纏著炎龍宇給他們講外面的世界。

炎龍宇覺得自己編的差不多了,只好拿幾百年前的大陸出來說。

「我之前不是說到有一個長滿水果的大陸嘛。」

兩人點頭,昨天剛講的,還記得。

炎龍宇接著說道:「那座大陸旁邊還有一個特別恐怖的大陸。那裡的人弱肉強食,強者為尊。大陸上雖然有那麼多果樹,那麼多美好的事物,但是那些強者看不見這些。 萬古帝尊 他們只懂得把比自己弱小的人毀滅,以防有一天這些人超過自己。」

沈又菱瞪大了眼睛,說道:「那大陸上不就只剩最強的那個人了嗎?他把別人都殺了,就只剩他自己了。」

炎龍宇笑了笑,說道:「也許是天道看不下去了,有一個統治者橫空出世。他保護那些弱者,但也沒有殺死那些強者。結果有一天,有一個弱者想要殺死他。」

小弟好奇道:「統治者不是好人嗎?他保護弱者,弱者為什麼要殺死他呢?」

炎龍宇說:「因為他是弱者,他不靠別人的保護,是活不下去的。他認為統治者不殺死強者,總有一天是會放棄他們這些弱者的。所以,他想趁統治者不注意,殺死他。殺死最強的人,他認為自己就是最強的了。」

沈又菱氣憤道:「這是什麼道理?他殺死統治者,就沒人能保護他了。而且他連強者都打不過,怎麼可能打得過統治者呢?」

小弟也說道:「就是,這個人怎麼想的?」

炎龍宇說道:「有些人就是沒辦法看透的,他們做出來的事情只有他們自己覺得有道理。」

沈又菱問道:「那你是怎麼知道的?你不會在給我們講故事吧。」

炎龍宇說道:「我真的到過一個大陸,那個大陸寸草不生,一個人也沒有。我到旁邊的大陸問了問,他們就告訴了我這個故事。我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沈又菱說:「那個統治者呢?他是好人呀,他最後怎麼了?」

炎龍宇說:「誰知道呢,不過,好人總是會有好報的。」

小妹和小弟點點頭,也都贊同這種說法。

沈曼兒收拾完出來一看,他們聊的正開心呢。小妹和小弟精神更好了。沈曼兒覺得自己這條思路是對的。

先多種著靈稻,來解燃眉之急。不過,得想個辦法,讓這批靈稻過了明路。

沈母在大陸過了不少年,也見過不少靈獸。剛聽了炎龍宇這個故事,就覺得他是編的。靈獸之間還是相互友愛的。人們之間怎麼會相互殘殺?

不過炎龍宇說的跟真的似的。給又菱和小兒子講故事還挺好。省得兩個人沒事幹,一直賴床到快中午才起床。

他們幾個關係還挺好。沈母對這門親事更滿意了。

沈曼兒想出去走走,小弟和小妹也要跟著,被沈母制止了。

沈曼兒正想和炎龍宇商量事情,也就沒帶著小弟和小妹。

沈母覺得親事已經定下來了,讓他倆出去走走,跟大家見見面,打聲招呼也是應該的。

沈曼兒和炎龍宇一出來,就受到了大家的熱情關注。

好多人直接說道:「曼兒,這是你未婚夫嗎?瞧瞧,長的真好,曼兒可真有福氣。」

沈曼兒還沒認清周圍的人,怕說錯話,只好每個人都應付的回了幾句。

兩人從一大群八卦的人中擠出來,相互對視了一眼,都哈哈大笑起來。

沈曼兒說:「我們好像明星呀,他們就像八卦記者。沒想到我有一天也能有這待遇。」

炎龍宇也是第一次有這種體驗,以前哪有人敢攔他呀,現在是別人攔了他,他到不能做什麼了。不過有人陪著,也挺有意思的。

沈曼兒還想著正事,拉著炎龍宇回了他家。

不過沈曼兒就想邊吃邊聊,雖然剛吃了飯,沈曼兒還想吃水果。兩人就直接站在果樹旁談正事。 凈水

沈曼兒想直接把靈稻以靈稻的名義出售。這樣大家才會重視,才會都買來使用。

如果以普通水稻的名字賣,大家手裡都有存糧,根本不會買來使用。

他們手裡的靈稻本來靈力就不足,放的時間長了,靈力就更低微了。

沈曼兒是這樣想的,不過實施起來應該會特別麻煩。因為在靈脈受損的情況下銷售靈稻,大家輕易不會相信。就算相信了,也太惹人注意了,所以現在這就成了一個難題。

沈曼兒把自己的想法講了,其實炎龍宇也是這麼認為,畢竟這是解決這件事情最快的方法。

因為現在要緩解這些情況,就得給他們補充靈力,但是在靈脈受損的情況下,靈力的出現,就會格外引人注意。

其實四大家族還都儲存著一些有靈力的靈稻,畢竟那個大陸跟紫龜大陸不一樣,紫龜大陸靈力低微,種出來的靈稻靈力也就低微,但是四大家族的靈稻也就比神農鼎種出來的靈稻靈力弱點。神農鼎的優勢就是能縮短大量的時間,減少靈稻生長的周期。

炎龍宇想讓沐家出售靈稻,畢竟沐家每年都儲存大量的靈稻。突然出現大量靈稻,沒有人會懷疑它的來源。不過大家都想擁有靈稻,沐家為何要出售,就要尋一個合適的借口。

沈曼兒說道:「你能說動沐家家主出售靈脈嗎?」

炎龍宇說:「沒問題,沐家家主最看重的就是他小兒子。 霸道總裁的野蠻丫頭 我說什麼他都會答應的。」

沈曼兒突然想起之前炎龍宇和聖女退婚的事情。有些好奇:「你是怎麼說服沐天去給你退貨的。」

炎龍宇說:「當然是曉之以情,動之以理。」

炎龍宇想到還要借沐家小公子的病一用。

想到辦法就不擔心了,炎龍宇不好和沈曼兒明說,只說道:「你不用擔心,我已經想到辦法了。你就等著好消息吧。靈稻也要趕緊種植。 總裁掀桌:前妻,你敢嫁別人! 我要回一趟沐家,等回來之後我和你一起進空間收割。」

沈曼兒答應了。種靈稻很容易,只要把種子撒在地上,很快就能長成靈稻。不過收割就會很麻煩,沈曼兒之前花了幾個小時,收割了兩批靈稻。後來一直沒用上,沈曼兒也就不著急收割了。畢竟自己一個人還是挺辛苦的。

沈曼兒和炎龍宇打好招呼就回家了。

炎龍宇親自去了趟沐府,這件事比較重要,還是自己去和沐天交代比較好。

沈曼兒一走,炎龍宇就直接到了沐府。

沐天本來在屋子裡看書,如今這樣的日子過得太愜意了。不用忙著修鍊,不用參與到其他三大家族的爭鬥中。有了那位祖宗的幫忙,沐家的發展也不用擔憂了。

炎龍宇直接來到了沐天的屋子。

沐天見到炎龍宇,還以為自己看花了眼。這位祖宗不是忙著成親嗎?

沐天連忙站起來,問候道:「您怎麼來了?」

炎龍宇坐到最近的一張椅子上。本來還覺得有些麻煩沐天了,結果見他日子過得居然這麼安逸。自己還要為恢復靈力而忙碌,他倒好,想坐享其成。

炎龍宇說道:「你倉庫里還有多少靈稻?」

沐天說道:「還有五個倉庫里有,但是再放一段時間,我估計靈力就散盡了。」

炎龍宇說:「把這些靈稻賣出去。近期很多靈力低微的人都已經出現了異常,必須趕緊補充靈力。你價格定低一些。等賣完了,我會給你補充。」

沐天問道:「您有途徑弄到靈稻?」

炎龍宇說:「嗯嗯。這你到不用擔心,按我說的做就好。就說沐小公子的病情有了好轉,你想做些好事,拯救那些出現異常的人。不過,他們估計還沒意識到,他們是因為沒有靈力才會這樣。」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