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沈瑤瑤從小到大,也都是眾星捧月的,周圍的人都寵着她,順着她。

因此,被拒絕,還是被自己喜歡的男孩拒絕,她尷尬到臉都紅了起來:「那……那要不我買回來給你吃?」

這樣總行了吧。

傅北峻笑了笑,他長得本來就好看,精緻艷麗的五官,平日裏冷峻的時候還好,如今搭配溫溫柔柔的笑容,就像是湖水一般,沉寂,又動人。

沈瑤瑤看着傅北峻的模樣,簡直是看呆了。

心臟也瘋狂跳動着,嗚嗚嗚,男神竟然對着她笑的這麼好看,她的心都要化了,感覺身子都軟了。

但是她並不知道,傅北峻這麼溫柔的對一個不熟悉的人,已經是很明顯的拒絕了。

「沈瑤瑤,我說,我不需要。」傅北峻笑着說。

連名帶姓的喊她,語氣也是不容置喙的強硬,跟他臉上的表情形成了鮮明對比。

那一瞬間,沈瑤瑤心中那些瘋狂動搖的執念,瞬間就像是被潑了冷水一般,澆滅了。

她不知道為什麼,覺得這一刻的傅北峻好凶,很不好惹。這是他從來沒有在她面前表現出來的另外一面啊。

平日裏接觸,她一直以為,他是一個很好很好的人來着……

沈瑤瑤慌忙道:「好吧,那我自己去吃吧。」

隨後就將門關上了。

她眼淚在眼眶中打轉,匆匆忙忙往外跑去。

撞上了一個人。

是負責帶她進來的,傅北峻的助理周憶,周憶誒了一聲,喊了聲:「沈小姐。」

「對不起。」沈瑤瑤說着,往廁所跑去。

她從來沒有這麼狼狽過,恨不得逃離這裏,還被人撞見,也太丟臉了吧。

周憶看到沈瑤瑤出來的方向,是從傅先生辦公室出來的呀,他忍不住搖了搖頭。

估計是被傅先生凶了吧。

很正常的,他們這個公司之前也有幾個女孩子,看到傅先生長得好看,就會各種暗送秋波,但都被傅先生冷臉懟了回去。

沈瑤瑤可是沈家的千金呀,從小在蜜罐里泡大的,她喜歡傅先生,被拒絕,被傷透心,也很正常。

周憶敲開了傅北峻辦公室的門,笑着說:「傅先生又讓一個女孩子傷心了。」

傅北峻瞟了他一眼,問:「讓你調查的事情,出結果了嗎?」

周憶點點頭,神色有點嚴肅地看着他:「但是這個結果,其實挺出人意料的。」

他將文件遞給傅北峻。

周憶是他自己招來的助理,跟沈宴時沒有任何關係。

這樣的人,他才可以十分的信賴。

是的,即便如今他依靠着沈宴時,卻也知道,不可能永遠都依靠沈宴時的。

他還是必須有自己可以信賴的人。

周憶便是其中之一。

傅北峻打開了那份資料,看了半天,薄唇越抿越緊,這就是他調查出來的結果?

沒想到,一直在背後對付喬家的人,竟然是沈宴時啊。

那他豈不是也算是,為虎作倀?

也難怪那天,喬絨那樣警惕地看着他,是因為,她不相信他。

在她的視角中,他是沈宴時的人。

可,傅北峻多少又有些奇怪,她怎麼會知道,他是沈宴時的人呢?

關於喬絨身上的謎團,傅北峻覺得越來越大了,大到,他覺得宋冉冉當初說的,不全是實話。

但是她的樣子卻又不像是撒謊,為什麼會這樣呢?

這些先撇開不談,傅北峻看着沈宴時這段時間對喬家的動作,他覺得,自己確實有必要去問問沈宴時了。

沈瑤瑤在洗手間里哭的很傷心,之後,她打電話去給沈宴時。

「哥,怎麼辦?傅北峻他不喜歡我。」

聽到電話那頭沈瑤瑤的哭聲,沈宴時其實預料的到,沈瑤瑤是會被傅北峻拒絕,只是沒想到拒絕的這麼快。

「瑤瑤,別難過,他怎麼不喜歡你了?」沈宴時哄着她。

沈瑤瑤跟他關係還是不錯的,他記得小的時候,回到沈家,大多數人都對他極不待見,但沈瑤瑤卻很喜歡跟他玩,所以長大以後,他也願意多少寵著這個堂妹。

「他好凶啊,我都被他凶哭了。」沈瑤瑤看着鏡子前那個眼眶通紅的女孩,又不爭氣的抹了一把眼淚。

傅北峻凶?

沈宴時還是挺難將傅北峻跟凶這個詞掛鈎的。

因為他一直表現的很溫柔,最多也就冷一點。

當然,他也知道,傅北峻真正的手段,不過他從來沒有表露出來,沈宴時也就當不知道。

他也是在職場中叱吒風雲的人物,那些腌臢手段,他自己做的並不少。

想着沈瑤瑤從小到大被家人寵愛長大,全世界的人都圍着她轉,所以,遇到這種事情,她確實會覺得無措。

想到這裏,沈宴時莫名的又想起了喬絨。

她其實有跟沈瑤瑤一樣的成長環境,可是,她的抗壓能力好像挺強的,至少在他這兒,看到了喬絨的應變能力很是了得。

她有着頑強的生命力,哪怕在父親差點兒進監獄里,也是她獨自撐下來的。

她還挺神奇的呀。

他安慰了沈瑤瑤兩句,讓沈瑤瑤繼續在公司里幹下去,他想,日久天長,總是會打動傅北峻的。

當初喬絨跟傅北峻的關係不就是這麼變好的么。

他調查過,一開始,傅北峻很討厭喬絨,後面也慢慢喜歡上了。

看來,傅北峻是喜歡日久生情的。

可他並不知道,感情這種事情,沒有那麼多的經驗之談,有時候,喜歡一個人,僅僅只是因為是那個人罷了。

傅北峻看完那些資料以後,在辦公室里呆坐了半天,旋即出門去找沈宴時。

。 可是她哥哥……

看起來很不好相處的樣子。

光是站在那,就散發出生人勿近的氣息……

讓宋慈膽怯又不安……連靠近的勇氣的都沒有……

跨不出這一步,她就永遠只能做一個在底層摸爬滾打的平頭老百姓……

沒有錢的時候,媽媽對她又打又罵,自從她加入黑鳥樂隊,媽媽跟她說話都是柔聲細語……她的人格受到了尊重,她開始有尊嚴地活着,為了自己而活着。

夜場是她的未來,她把所有的希望都壓在夜場上,萬一夜場不行了……不!她死也不要回去過那種日子!對她來說那就是地獄!

誰也不許奪走她的希望!

只要跨出這一步,她就是豪門大小姐!

必須要跨出這一步……

可她沒有哥哥的電話號碼……

對了,鵺!

鵺應該知道些什麼!

宋慈找出鵺的電話號碼,撥了過去。

心緊張的砰砰直跳。

「喂?小慈?」電話里傳出鵺好聽的聲音。

「鵺……」

「嗯?怎麼了?」

「我……我……」宋慈緊張地咽口水,雙手抓緊了手機,「我想問問你,知不知道北少爺的電話號碼……我……我想找北少爺……」

「哈……這個,為什麼我會有北少爺的電話?」

「我看到你們說過話,我還以為你們是朋友……」

「朋友嘛,確實也可以這麼說。我跟北少爺一個學校的,想蹲北少爺的話,還是能蹲到的……不過你找北大少什麼事?」

「我……其實……」

「什麼?」邢小州雖然知道宋慈的秘密,但也猜不到她找北大少想幹嗎。

「其實我……是北少爺的親戚,我……我覺得可能我……說不定可以找北少爺幫忙,讓北少爺幫助夜場重新開張……」

「對嘛,你是他家親戚,又不是我是他家親戚,你都沒他電話,我哪來呢?」

「我家人應該有……但我不想麻煩家裏人,所以才想來問問你……」

「哦……夜場的事你別擔心,沒問題的話,下周就可以恢復營業。小慈你是不是遇上什麼困難了?有什麼困難你就儘管跟我說。」

「沒有……我現在在練習,有點想念和你們在舞台上演奏的日子……」

「等下周,一定讓你耍個過癮。」

「嗯……」

鵺似乎在忙,說了兩句就掛掉了電話。

宋慈抓着手機,有些失望地坐在椅子上。

舞台,聚光燈,粉絲的應援,都讓人上癮……

鵺說下周夜場就可以恢復營業了……

那就好,宋慈鬆了口氣。

可是為什麼,心裏好像有什麼期待落了空,怎麼都提不起精神來。

北少爺……她為什麼不姓北?

不對,爸爸姓宋,她是跟爸爸姓的……

那哥哥就跟他媽媽姓的……

她好像跟北家沒什麼關係?

算了,還好夜場會恢復營業,她的生活一定會慢慢好起來。

宋慈自我安慰地一笑,重新拿起鼓槌,沉浸在音樂的世界裏。

她相信着,只要她努力,未來就是一片光明。

旋律盡情律動吧!

她要擺脫底層的命運!她要走向光明的未來!。 上次在參加互聯網大會的時候,雷君聽到過陳飛揚給小馬哥講如何利用即時通訊軟件賺錢,當時就覺得給自己打開了新世界的大門。

現在聽陳飛揚這麼一說,他的心裏倒是信了,而且還很認真地思索,如何利用免費軟件來賺錢。

求伯軍作為技術狂人,思維重點全都放在技術方面,對如何實現用戶變現着實不太擅長。

陳飛揚說免費能賺錢,他總覺得有點像天方夜譚。

「陳總,我這個人不太會繞彎子,想什麼說什麼。」求伯軍組織了一下語言:「我不是不相信你啊,但是這種免費的模式,我從來都沒有見過,心裏沒底。」

不知道怎麼回事,一聽到他這麼說,陳飛揚腦海里突然有畫面了:我不是不相信你啊,主要是大家想開開眼界。

把我當火雲邪神這種瘋子了嗎?

不過這樣一來,倒是正中陳飛揚的下懷。

「求總要是不放心,我可以兜底。」陳飛揚說道:「WPS95開發完畢之後,你可以報一個價作為保底,我直接給你。至於後續賺的錢,如果超過了保底價,你還可以接着分成。」

求伯軍感到難以置信,天底下居然還有這樣的好事?

陳總相當於獨自把軟件買下來了,而且還提供分成給我們?

怎麼感覺像是天下掉餡餅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