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沐天翊揚脣一笑:“孃親,迷迭之翼不是誰都能救的,你生了翊兒,我們母子二人的精元是一樣的,這個世界上,只有我的精元能救孃親,也只有孃親的精元能救我,不過這一世你是普通的人類,所以不會有迷迭之翼。”沐天翊有些遺憾,若不然,他也不用大老遠跟着來這裏保護她了。 “這麼奇怪?”簡陌澄澈的大眼忽閃忽閃的。

“照你這樣說,我還真的是你孃親。”

“呵呵!”沐天翊突然笑了笑。

解釋道:“孃親,簡陌不是,你的靈魂纔是。”

簡陌目光哀怨的看着她:“沒有靈魂,會有簡陌嗎?”

“這翊兒就不知道了,當時莫爺爺告訴翊兒,拿着孃親的精元就能找到孃親,我兜兜轉轉十年纔來到了聖瀾國,我回去還得在花個幾年時間呢?不過翊兒會等着和孃親一起回去的。”說着,沐天翊將迷迭之翼拿出來,本是蔫了的紅色花朵,又瞬間鮮活的在他手中轉着。

“孃親,看,這就是最好的證明,一樣的傷口,就連玄冰雪練你都能自由的召喚,這可不是巧合。”

簡陌點了點頭,其實,她已經相信他的話了,“那還真是辛苦你了,從那麼遠的地方跑過來保護我。”簡陌臉上的笑容如朝霞般璀璨奪目。

這樣也好,至少,他作爲她的親人留在她的這邊,即使她沒有記憶,可是她總感覺他的靠近讓她心底很溫暖,很親厚。

“可是,人能活這麼久,不會被世人當做妖怪嗎?”簡陌很好奇這件事情。

“孃親,我們邊走邊說。”沐天翊就知道她會好奇。

“好,那你一定要與我說一聲。”簡陌叮囑道。

“這就說與孃親聽。”沐天翊笑了笑,異常的開心。

他看了一眼一望無際的鳳尾花,幽幽地開口,但是沒有回答簡陌的問題:“孃親你一直很喜歡鳳尾花,會爲你種鳳尾花的人,這個世界上只有兩個男人,一個就是我的父親沐雲軒,另一個就是慕容叔叔,慕容叔叔爲了你,終身未娶,他用鳳絕吟下了誓言,與你下一世的情緣,慕容叔叔死後的一年,誓言順劫,我孃親便一睡不起,靈魂重生,這就是孃親最後一個劫,這劫一過,我們一家就能團圓了。”

簡陌一聽,瞬間瞪大眼睛,“所以,邵峯就是慕容邵峯?”

簡陌的心砰砰直跳,天底下還有這樣詭異的事情。

“不錯,當年孃親你爲了救爹爹和大哥,應詛咒而死,慕容叔叔深受打擊,他在自殺的時候,是你及時趕到了他的身邊,並起答應了他下一世情緣,其實那個時候,他已經用鳳絕吟起誓了,現在就是你們的下一世,所以孃親一定要愛上慕容叔叔,要不然你這段情債還不完。”

簡陌點了點頭,心裏千滋百味。

這些事情,真的真的很詭異!

“可是我已經答應嫁給邵峯了,而且心裏,是喜歡他的。”簡陌說出心底的最真實的感覺。

沐天翊笑了笑,沒有說話,有了鳳絕吟的牽引,她一定會愛上顏邵峯的。

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鳳絕吟以天起誓,沒有人能改變它的命數。

“孃親,這個是我和你之間的小祕密,你在這裏的一輩子,都不能告訴任何人?鳳絕吟縱然有逆天的本領,可最終還是有期限的。”沐天翊叮囑道。

“好,孃親不說。”簡陌玩笑地看着他,還真把他當兒子了。 “呵呵!”沐天翊再次開心的笑了笑。

“孃親,相信翊兒,這一世,嫁給顏邵峯,你也會很幸福的。”

“嗯!”簡陌點了點頭,很是心裏好奇怪。

沐雲軒,這個名字,她念起來感覺很好。

兩人邊走邊說,回到城裏的時候,已經是傍晚了。

沐天翊帶着她去七絳醫聖那看了凌樂瑤。

凌樂瑤已經脫離的危險,還在昏睡,夜千璽一定要親自照顧凌樂瑤。

她說男女有別,夜千璽不方便照顧凌樂瑤,她打算留下,卻被沐天翊拉了回來。

將她送到大門口,沐天翊就回去了。

簡陌剛剛進入簡家大門,就看到了一抹風華絕代的白影,她嘴角勾起一抹溫暖的笑意。

“邵峯,怎麼在這裏等着呢?”

顏邵峯迴頭,溫柔地笑看着她。

“陌陌,在這裏,你一回來我就能第一時間看到你了,瑤瑤沒事吧?”

“嗯!已經脫離危險了,我說要留下來照顧瑤瑤,千璽非要和我搶,我也就只能回來了。”簡陌有些小埋怨地說道。

顏邵峯一聽,笑得一臉的和煦,這傻丫頭難道看不出來,千璽很愛瑤瑤嗎?

這個時候,正好給了千璽一個好機會。

她纔是那個和千璽搶的人。

“陌陌。”邵峯拉着她的手,溫柔的目光嚴肅的看着進她眼眸深處:“陌陌,我帶來了聖旨,已經宣讀了,簡汐爲你接了聖旨,陌陌,半個月之後,不僅是我登基爲皇,也是我們的大婚之日,陌陌開心嗎?”

邵峯拉起她的手,他的手,一樣的溫暖如春。

“邵峯,開心。”簡陌會心一笑。

既然欠了他一世情緣,那這一世,就用心的去把這一世情緣還給邵峯。

他爲了自己付出的很多,她唯一能回報他的,便是以身相許。

邵峯一聽,目光越發的溫柔,他靠近她幾步,在她額頭上輕輕落下一吻。

“陌陌,邵峯有陌陌,纔會幸福。”他輕聲在她耳邊低語。

這一世,不是他一廂情願的沉浸在她的溫暖之中,而是他們心中有彼此。

他的愛,也不在那樣的遙遙無期。

“還有,陌陌,謝謝你!”

簡陌凝視着他微微一笑:“邵峯,也謝謝你!”還有,對不起!讓你苦了一生,最後一句話,簡陌沒有說出來。

“呵呵!”邵峯輕輕颳了刮她的鼻翼,這幾日,他過的非常的幸福。

指縫太寬,時光太瘦,一輩子原來真的很短。

所以他想早一點和她在一起。

在不斷的成長中,他們終是沒有錯過季節,四季交替,他們依然在一起。

最好的感情,是朝夕相處,是寸步不離,更是人近心更近,這便是他期待的。

“陌陌,回去休息吧!我還有些事情要處理,明日一早我再過來接你。”邵峯很捨不得離開她,真想快點把她娶回去,她在他身邊,他纔會安心。

“好,邵峯你也不要太累,早一點休息!”簡陌笑得明眸皓齒,大眼明亮而乾淨。

“等等,陌陌,你晉升了,而且是晉升了兩階?”邵峯俊目驚喜的看着她。 “邵峯,你現在才發現呀?”簡陌笑着輕輕咬着下脣。

她還以爲他沒發現呢?

“傻姑娘,你的所有事情,都是我在意的事情,我怎麼可能發現不了呢?我的陌陌就是天才,能一次性晉升兩級。”

簡陌挑眉,得意一笑:“那是當然,我可是簡陌。”

“你呀,快回去休息吧!”邵峯又忍不住颳了刮她的俏鼻。

簡陌輕輕一笑,他本是一個沉浸冷淡內斂的男子,只是在她面前,他一直都是這樣的溫柔。

“我看着你離開再回去。”每次都是他看着她的背影,這次換她看着他離開。

“好,我走了,要好好睡,知道嗎?”邵峯又叮囑她。

“知道了,邵峯,你越來越婆婆媽媽的了。”簡陌嘴上這樣說,心裏卻很溫暖。

“小丫頭,你敢嫌棄本太子婆婆媽媽,小心本太子揍你。”

“你敢嗎?你捨得嗎?”簡陌笑意濃濃的看着他。

邵峯快速的搖搖頭:“也不敢,也捨不得。”

“算你還老實。”簡陌笑得越發的開心。

邵峯笑着凝視着她,這纔開心的往外走走去。

簡陌看着他上了馬車,直到馬車看不見了,她才笑着往水榭居的方向走去。

“陌陌。”

簡陌聽到熟悉的聲音,身子微微一怔。

她快速的回過頭去,看到永寧一身淺藍色的華貴衣袍,將他整個人襯得更加華貴俊美。

“永寧。”她微微蹙眉,他來找她應該是因爲瑤瑤的事情。

“陌陌,瑤瑤她好些了嗎?”永寧的聲音裏透着濃濃的關心。

簡陌的聲音微冷:“永寧,你不是已經把她拋棄了嗎?爲何還要這樣關心瑤瑤,永寧,你這樣做,就連我都爲你很不值的,瑤瑤纔是你一輩子最大的幸福,平淡的日子更是福,人生一世,遇見的人很多很多,能留下來的人真的很少,不是所有人都能陪你走到最後的,如果沒有你的背叛,瑤瑤肯定是能陪着你走到最後的那個人。”

永寧一聽,雙拳不由自主的緊握,他已經後悔了,非常的後悔,可一切都已經來不及了。

“陌陌,瑤瑤她會好起來的,是不是?”永寧依然只在意瑤瑤會不會好起來。

簡陌大眼微微眨了眨,說道:“瑤瑤已經沒事了,她傷得的有些重,可能要睡上個三四天才會醒過來。”

“瑤瑤沒事就好,陌陌,謝謝你!”永寧對着簡陌艱難的扯出一抹笑容。

簡陌心底微微泛酸,:“永寧,你這樣做,心底是不是也很痛?”

永寧淒涼一笑,就緊緊的抿着脣瓣。

“陌陌,你早點休息,我先回去了。”永寧轉身,暮色的天空下,他的背影顯得孤獨無助。

簡陌心底微微嘆息,那麼相愛的兩個人,瞬間成了陌路,心裏又怎麼會不痛呢?

簡陌轉身,往水榭居走去,心裏感慨萬千。

最近發生的事情越來越多了。

簡陌成爲皇后的事情,也一夜之間,傳遍了整的帝都,聖旨已下,簡陌是皇后的事情,已經成了定局。 是夜,關將軍府,宏偉莊嚴,燈火通明,更加顯得金碧輝煌。

永寧看着輝煌的大門,居然生出了一股厭惡。

自從和關晴雪有了肌膚之親之後,關將軍便讓他搬到將軍府來住,給他的家人買了一座豪華的宅子。

他的生活瞬間從地獄升到了天堂。

可是關晴雪那個女人囂張跋扈,不可理喻,惡毒無比,面對那樣的女人,他總是陰沉着臉。

每當這樣的時候,他就特別想瑤瑤,他在瑤瑤的身邊,委屈可以訴說,那是心靈有了歸宿,就像他的人生不再漂泊,那是一種靈魂的陪伴的溫暖,心靈的相牽的眷戀。

可這一切都親手被他給毀了。

“瑤瑤,對不起!”永寧看着天空裏的明月,不由自主的說出這幾個字來。

“姑爺回來了,將軍讓姑爺去書房。”將軍府的管家走到永寧的身邊,恭敬的說道。

管家五十歲左右,穿着一身棕色華袍,國字臉,一臉的威嚴,對永寧但也客氣。

“去書房?”永寧微微疑惑。

“是呀!寒王來了,將軍讓姑爺過去。”管家不厭其煩的解釋了一遍。

瞬間,永寧心裏充滿凝重的不安。

關將軍是寒王的人,永寧瞬間深受打擊。

Wωω ☢тtκan ☢¢O

這不是與太子殿下和夜千璽他們爲敵嗎?

他不想與他們爲敵的,他不想的。

永寧即使是在在不想,可是現在他已經走上這條路了。

最終,他還是跟着管家去了書房。

寬大奢華而充滿陽剛之氣的書房裏。

坐着兩個氣質矜貴的男子。

關將軍一身銀色輕鎧甲,即使是在家裏,他依然一身正氣凜然,關將軍已經年過四十,鬢若刀裁,眉如墨畫,不怒自威,依然俊逸沉穩。

坐在軟榻的顏修寒,一身高貴的黑色玄衣,男子立體的五官刀刻般俊美,整個人發出一種威震天下的王者之氣,邪惡而俊美的臉上此時噙着一抹放蕩不拘的微笑,一身黑衣也掩不住他卓爾不羣英姿,特別是那雙深邃的黑眸,彷彿是一種刀鋒般的冰寒與凌冽的直視人的內心。

“永寧參見寒王,岳父大人!”永寧恭敬地說道。

顏修寒目光犀利的凝視着永寧,一股十足的壓迫感瞬間直越永寧的頭頂。

永寧腰桿站得筆直,不卑不亢的看着寒王。

“啪……!”寂靜的書房裏,寒王拍着手巴掌,一臉欣賞地看着永寧,眼底詭譎的氣息在翻滾着。

“關將軍,你可真是找了一個好女婿,正好和本王的意。”寒王的聲音裏透着一抹讚賞。

關將軍也笑着點了點頭:“永寧,還不快謝過王爺的賞識。”

永寧低頭,恭敬地說道:“王爺繆讚了。”

“本王今日來,是想讓你和關小姐的婚期提前在三日後,如果你答應了,本王就讓你在軍中任副將軍一職,這個位置現在是空缺的,職位僅次於你的岳父大人,這可是很多人奮鬥十幾年都得不到的職位。”他現在急需要人手,這樣在底層生活的人,會幹勁十足,更重要的是,他更瞭解顏邵峯和夜千璽。

關晴雪這一計,甚和他心意。 永寧立刻跪地,恭敬的說道:“王爺,永寧初出茅廬,又沒有任何經驗,只怕會有負王爺的重託。”

對於寒王的話,永寧是心動的,這是他一直以來的夢想,如今輕而易舉的就得到,反而讓他覺得有幾分不真實。

“哈哈……”顏修寒肆意的大笑了幾聲。

“永寧,你太看輕你自己了,你在聖瀾學院的表現可是有目共睹的,本王和將軍看中的不僅僅是永寧你的才華,還有你這股不服輸的氣勢,又有你的義父從旁協助,你很快就能勝任副將軍一職的。”寒王含笑的看着永寧。

這男人有野心,只要有野心,就能唯命是從!

而且他的背影夠乾淨,又夠理解顏邵峯,這就夠了。

“永寧,還不快謝過王爺。”關將軍沉聲道,那聲音裏帶着幾分嚴肅與警告,似乎在警告永寧別不識擡舉。

永寧神色微動,眉宇之間閃過一絲陰沉,心裏沉甸甸的,很不是滋味,若是這樣,他和殿下,夜千璽,就是敵人了。

可是,只有擁有至高無上的權利,他才能再次擁有瑤瑤,瑤瑤是他的全世界,他只放了一次錯誤,瑤瑤心地善良,一定會再次原諒他的。

他沉聲道:“多謝王爺,那永寧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顏修寒從軟榻上起來,居高臨下的審視了一會永寧,眸光諱莫如深。

他面色沉着,語氣威嚴:“永寧,只要你按照本王的意思去做,你的前途似錦,本王可是一個很講信用的人。”

永寧一聽,明白寒王的意思:“永寧誓死效忠王爺!”

“嗯!”顏修寒對於永寧的話很滿意。

“以你的能力,聖瀾學院不用去也可以,用心準備三日後的婚禮,下去吧,本王還有事情與將軍商議!”

“是,王爺。”永寧起身,衝着關將軍點了點頭,轉身快步走出去。

wωw _ttκá n _C〇

一直走到了書房外邊的院子裏,永寧心底還猶如做夢一樣。

這幾天發生的事情,讓他一時之間接受不了。

特別是今天晚上的事情,一轉眼他就成了副將軍,在這聖瀾國裏,別人奮鬥二十年都得不到的職位,此刻已經握在了他的手中。

突然讓他覺得,命運眷顧他的時候,各種驚喜層出不窮。

永寧摸着胸口的位置,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感受到迎面吹來的微風,他知道這一切都不是在做夢,所發生在他身上的一切都是真的。

他們林家就他一根獨苗,他林永寧雖然光宗耀祖了,可是心裏一點都不開心。

有失必有得,他得到了自己想要的,卻失去了最愛的人。

此刻,沒有人來和他一起分享這份喜悅,也不值得分享,他以這樣手段得到的權利,連他自己都看不起他自己,更何況是瑤瑤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