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沒問題,老子向來一言九鼎,你若能贏我,我t媽的就放了你,但是,如果你輸了,你知道後果的……”。

……

還是那句話,solo就solo,我怕他,就不是好漢,敢和我單挑,死都不知道怎麼死,遊戲裏我的劍姬,可是劍神水平。

solo賽開始,他居然和我一樣宣了劍姬,他說,要solo就solo劍姬,我說行。

英雄聯盟裏面的單挑solo賽,像這種近戰的solo其實很少的,一般都會選着遠程英雄進行solo。

無他,只因爲這solo一般都是一人一塔100刀。

這一人自然是誰先殺死誰勝利,如果線上誰也殺不死誰,那便是下面兩種情況勝負,一是推掉對方一座塔(要知道英雄聯盟可是一個推塔遊戲),二自然是一百個補刀,誰先補刀一百誰就勝利(補刀可是玩這個遊戲的基本功呀!)。

劍姬對劍姬,幾乎不可能通過推塔勝利,補刀我從未想過,一個真正的劍神,必須取下敵方首級,才能顯示劍神的風采不是?

劍姬對劍姬,就看誰能有效的刺中對方的弱點,外加通過w技能的格擋效果,準確的擋住對方關鍵性的技能,從未獲勝。

一開始,我們兩人就開始瘋狂殺兵,從未想過補兵這個問題,我們兩人打的注意,都是先升二級,然後通過多一個技能先決性,打對方一個措手不及,這邊是英雄聯盟solo對抗最常見的搶二。

我們兩人幾乎同時達到二級,秒升e技能,然後同時一個q技能的突進,瞬間便拼了起來。

一波下來,我和他打了一個不分勝負,血量一半的一半。

後滿的情況很相似,我都在拼命的搶級,搶三一個之後,我們又拼了一搏,平手!

搶三之後,便剩下最後一個搶六了,要知道這遊戲裏面,六級可是一個分水嶺,一到六級,便有一個大招。

搶六我們幾乎還是同時的,一到六級,秒學大招,然後直接給他套了過去,給他套過去的同時,他也給我套上了。

劍姬的大招,只要在這期間,打出對方四個弱點來,便會啓動這個被動回血陣來。

一個弱點,巧妙的走位,又的一個弱點,最終還是我先打出這四個弱點來,頓時回血陣一出,瞬間回血,即便現在他也打出被動回血陣來,他也註定輸定了,因爲在接下來的一秒裏,我直接一劍下去,他瞬間陣亡。

就這樣,我順利贏下了這局solo賽。

贏得比賽之後,我看着對他說道,“我可以走了吧?”。

我贏了之後,這個侯朋義明顯感覺很不爽,很不甘,但這個不甘不爽又廣我何事呢?

接着侯朋義站起來,對我說道,“走,還不行,你不過才贏了我一局而已……三局兩勝!”。

麻痹的,我就知道這傢伙要反悔,當年也是那樣,老子贏了他還要來,最後被打了個十連敗。

要是以前,我肯定會答應他,現在我可不想答應他,麻痹他可是鬼,他身後的那些小弟也是鬼,我t媽的還是早點離開這兒好。

於是我對他這般說道,“不,不,不,之前你明明說了,我贏了,你就放我走,我已經贏了……”。

“我是說過,你贏了放你走,但我沒說,要贏幾局呀?因此,你還不能走,想走可以,三局兩勝!”。

侯朋義在說這話的時候,他身後那羣小弟,一副虎視眈眈的模樣,惡狠狠的看着我。

迫於無奈,我只好說道,“好吧,三局兩勝,就三局兩勝!”。

聽到我這話,侯朋義露出一絲笑容來,然後拍了拍我的肩部,示意我繼續坐下來solo。

這一局,他說還是劍姬,顯然他還是不甘,一直覺得,他的劍姬可以贏我,只不過之前稍微慢了點,不然贏的就是他。

麻痹的,我劍姬專治各種不服,今天就讓你瞧瞧,什麼是劍神,什麼劍之道!

第二局的結果,想必大家也都猜到了,還是我贏,無論是我操作,還是我意識都比他強,即便solo一百遍,只可能是我贏……這是不可能改變的事實。

侯朋義再次輸掉比賽之後,還是不甘,居然又提出五局三勝來。

頓時,我知道這個侯朋義是不可能放我走的,五局三勝之後,他還可能提出什麼七局四勝,七局四勝之後,還有……

這樣下去,還有完沒完了,他根本就是鐵了心不讓我走。

有人說,既然他這麼想贏了,你就讓他贏唄,靠,這話你也想的出來,如果他贏了,還有可能放我走嗎?

輸了都放我走的鬼,贏了還可能放我走嗎?

因而這次,我堅決不同意,他們的不就想要老子的命,反走都是死,早死晚死,還不都是死呀,拼了。

當一個人,無懼生死之後,他便敢於去拼,去搏!

於是乎,我準備在使出我那除魔手印來,就在我一掌向他打去的時候,一隻纖纖玉手,突然出現在我眼前,還把我那隻手給抓住了。

接着,一個女子的身影出現在我眼睛裏,這個女看上去很美,彎彎的眉毛,如柳葉般,大大的眼睛,明亮如水。

從她身上,我感到一股靈氣,她並不高,應該只有一米六,身材不是那種魔鬼身材,但卻不胖,還算可以,小巧玲瓏形,我覺得她並不大,應該只有二十歲左右的樣子。

她出現那一個,我幾乎以爲這就是傳說之中花精靈,身上帶着那股靈氣,讓她顯得特別的靈動。

她一把抓住我的手之後,對着侯朋義說道,“喂,你這傢伙,是不是,很喜歡solo呀,要不老孃陪你玩玩……”。

她一說話,她在我心中完美的花精靈形象,瞬間倒塌,說好的花精靈呢?怎麼一秒就變成了太妹了呀!

侯朋義看着這妹子,心中頓時升起一個怒意來,要不看在眼前這妹子有幾分姿色的話,他非得一巴掌扇過去。

“怎麼,不敢?莫不成你還怕我這麼有一個女流之輩不成?”此女繼續調戲道。

“哈哈,我不敢,你也不打聽打聽,這是誰的地盤,我不敢,哈哈”突然,侯朋義哈哈的笑道,好似這女子之前說的話,就是一個天大的笑話一般。 不是侯朋義小看這妹子,而是遊戲這個領域,向來就不是妹子的天下。

就拿英雄聯盟這款遊戲來說吧,一般妹子能達到磚石這個段位,那就是萬中無一的人才了,王者段位的妹子……,我只能說,呵呵二字。

一般的妹子,多在黃銅白銀混着,一輩子估計也就這樣了。

這個侯朋義能和打得不分上下的,起碼也上了鑽石吧,叫一個白銀妹子和他solo,那他還不直接打爆對方呀,估計一級就可以結束戰鬥了。

因而,侯朋義纔會覺得好笑,眼前這妹子居然敢找她solo,要不是腦袋秀逗了,就是神經有問題……。

妹子,看到侯朋義大笑,和那藐視自己的眼光,也不怒,只是淡淡說道,“怎麼,不敢?怕被我solo掉?”。

“我有什麼不敢的,只不過欺負一個女流之輩,我沒這個習慣……贏了你,也不光彩,贏了一個女的,能光彩嗎?”侯朋義笑着說道。

侯朋義這話,讓這妹子,有點不爽了,於是,便見這妹子冷冷的說道,“贏了一個妹子沒什麼光彩的,那如果贏了一個王者段位的大神呢?”。

一個鑽石段位的solo贏了王者段位的大神,自然有光彩,這點是毋庸置疑的。

“王者段位的大神,在哪兒,我瞧瞧?”侯朋義裝作茫然的看了看周圍。

隨後,又對其說道,“你不會是說,你是王者段位的大神吧”。

說完這話,侯朋義大笑起來,“哈哈,哈哈,哈哈,王者……王者段位,還大神,一個女流之輩,王者段位……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

接着,侯朋義指着那妹子,笑着說道,“你要王者段位,我就是……我就是國服第一,不對,不對韓服第一!”。

妹子,不說話,只是走到一臺機子上,快速登錄自己的賬號,然後調出自己的段位來。

滅絕師太,黑色玫瑰,最強王者。

雖然這號不是一區艾歐尼亞的王者號,只是郊區黑色玫瑰的王者號,但的確是個王者號。

雖然大家都說,一區艾歐尼亞的王者號,最難上,但其實,那個區王者號,好上了的?王者名額就那麼點,中國所有區的王者號加起來絕對沒有一萬個。

要知道據不完全統計,英雄聯盟中國地區,幾乎快有着上億的玩家了,上億玩家,這是一個什麼概念,一個王者,幾乎是萬中無一存在!

侯朋義看着這個王者號,心中暗罵道,真是日了狗,還真t媽的是最強王者。

“怎麼,現在看了我的段位,不敢了?”妹子蔑視着侯朋義淡淡說道。

侯朋義看着那妹子蔑視自己的眼神,心中很是憤怒了。

老子就不信,眼前這妹子,真是個王者,這號一定是買的,或者,請演員打上去,要不就是傍大腿上去,一定是這樣,他怎麼可能是王者,艹,上分婊!

於是,侯朋義這般說道,“不過一個郊區的王者而已,你來艾歐尼亞,估計黃金的上不去,我會怕你!”。

“那好,來solo呀?”妹子淡淡說道。

“來就來,今天,就讓我來領教一下你這個郊區王者,看看你們這些郊區實力如何”侯朋義蔑視道。

“那開始吧?”侯朋義最後看着那妹子,說了這麼一句。

“慢着,別急,在solo之前,我還有件事要做,我有話要單獨和這個傢伙說說?”說着她指了指我。

她指我的時候,我感到一陣迷茫,我跟她認識嘛?她爲何要跟我單獨談一談?

我對這妹子,之前還是好感的,但我並沒有把她當人看,要知道這個地方古里古怪的,且侯朋義是鬼,應該,我就把她也當成了一隻鬼。

鬼終歸是鬼,即便長得再好看,她終歸是鬼而已。

侯朋義聽到妹子這話,想了想,然後擺了擺手,說道,“去,去,去,有什麼話去一邊說吧”。

這兒可是他侯朋義地盤,他是不可能怕我跑掉的。

於是乎,這妹子(女鬼),把我帶到一個角落,這裏沒啥人,還算安靜吧。

這妹子(女鬼)把我帶到角落後,對我說道,“你這傢伙,是怎麼進來的?”。

聽到她這話,我感到十分的疑惑,這是什麼意思?問我怎麼進來的,我當然是走進來的呀。

接着,她又小聲的低語這麼一句,“不可能呀,這地方,他這樣麻瓜凡人,怎麼可能走進來……”。

“說,你是怎麼進來這裏的?”她厲聲再次問道我。

“走……走進來的……”。

我說完,她白了一眼,“靠,你這小子,你知不知道現在你很危險,還跟我在這裏裝糊塗!”。

“是呀,我就是這麼走進來的呀,不然我還能怎麼進來,飛……飛進來?”我困惑的說道。

我說完這話,她仔細的看了我幾眼,覺得我好想不是在說謊。

最後,她搖了搖頭,嘆了一口氣,“哎,不管你怎麼進來,現在請認真聽我說話”。

我點了點頭,她繼續說道,“我跟你說,這個網吧裏面的人,可不什麼人,是鬼?”。

聽到她這話,我淡淡“哦”一句。

她看到我聽到鬼這個字眼的時候,表情很平淡,一點都不感到驚訝。

便問道我,“你難道就不覺得驚訝,或者吃驚嗎?”

“這個,我早知道了呀?”我淡淡的說道。

“你早知道了,你是怎麼知道的!”她對於我知道這網吧裏的人,全是鬼的時候,顯得很是吃驚。

“這個,那個傢伙,我小時候見鬼,幾年前我就知道他死了……現在在這裏,不是鬼是誰?”我說這話的時候,指了指不遠處的侯朋義。

她聽到我這話,算是明白了過來,微微點了點頭。

接着,她對我說道,“你知道就好,現在你給我聽着,等會兒,我會和他solo,然後你趁機走到他身後,用這張符狠狠的打在他後腦勺上,我就可以帶你離開這裏!”。

重生九零:我家嬌妻超甜的 說着,她拿出一張黃色的符咒來,看着她拿出符咒,以及她說得那話,我吃驚不已,指着她說道,“你……你,你不是鬼?”。

“我要是鬼,我會救你?”她白了我一眼,對我說道。

這妹子居然不是鬼,太讓我震驚了,而且看的樣子,這妹子會術法,懂得驅鬼之術。

這麼漂亮的妹子,居然會術法,實在是太讓我意外了。

同時,我心中有這般想到,看來天不亡我,本來我還以爲我死定了,上天就派來一個會術法的妹子來救我,看來我上輩子一定是拯救了世界,不然怎麼會有一個如精靈般美貌的女子前來救我。

希望再次被點燃,求生的欲/望,讓我對她點了點頭,能活誰會選着死?

結果那張符咒之後,我對她說道,“ok,等會我一定會按照你的吩咐,從後門狠狠的給他一擊!”。

妹子見要說的都說了,便對我說道,“ok,記得一定要找個好的時機,再動手!”

聽着她的話,我點了點頭。

……

隨後,我們再次回到侯朋義那邊,侯朋義見妹子回來了,淡淡說了句,“來吧,我倒要看看你這個郊區王者的實力如何,可別讓我失望……不然有你好受的!”。

妹子沒說話,徑直的走到一臺機子面前,然後坐下去。

這妹子對侯朋義solo很快就開始了,妹子很傲氣的說了句,“要solo什麼英雄隨便你選?”。

“劍姬,你敢嗎?”好似,這個侯朋義特別鍾愛劍姬這個英雄呀。

“爲何不敢!”。

就這樣,又是一場劍姬之間的對決,我在後面看着。

王者就是王者,鑽石就是鑽石,即便是郊區的王者,也不是這個侯朋義能抗衡的。

但從一級雙方的交鋒,我便看出這妹子的劍姬玩得很不錯呀,並不比我差。

妹子要獲勝,幾乎是分分鐘的事情,但從她那操作就可以看出。

她之所以沒有把侯朋義ko掉,只是在爲我爭取時間,很快我就明白了這點,於是我便慢慢的向着侯朋義身後走去,我可不能辜負妹子對我信任呀。

侯朋義身後有着他的小弟站着,我故意裝作看不見裏面戰鬥情況,一步一步擠開了他們。

估計這幫小弟,看得入神了,並沒有太在意,居然讓我擠了進去,一進去,我的目光就鎖定了侯朋義那個大大的後腦勺,同時心中暗道,侯朋義這次你還不死定!

說時遲那是快,我幾乎沒有絲毫的猶豫,直接出手,拿着之前妹子給我的符咒,直接一掌向着侯朋義後腦勺拍了下去。

一拍下去,侯朋義直接一聲慘叫,“啊……”。

妹子聽到侯朋義慘叫聲,便知道我得手了,立馬站起來,然後便見她一把香灰向着那羣鬼小弟撒去。

這些香灰灑在那羣小弟聲上,那羣小弟也是一陣慘叫,“啊……啊……啊”。

見此,妹子拉着我就跑,“跑,跟我跑!”。

我自然跟着她跑了,這一跑不要緊,網吧裏面的鬼魂,瞬間反應了過來,同時侯朋義也反應了過來,只見他大喝道,“給我抓住她們,別讓這兩個傢伙跑了,敢在我的地盤上鬧事,簡直就是找死!”。 這地方還真的侯朋義的地盤,他這麼一喊,瞬間風起雲涌,網吧裏的鬼魂,皆站了起來,向着我們抓來。

八零軍夫俏佳人 更有甚者。也就是侯朋義的手下,更是不顧自己的傷痛,向着我們義無反顧的衝了來,那陣仗,好似不抓住我們便不會罷休一般。

好在,這妹子有點手段,只見她大手一會,一連串的符咒飛出,那些追來的鬼魂,很是忌憚這飛出的符咒,一個個嚇得躲閃開來。

瞬間。便爲我們開闢出一條路來,有了這條路,她拉着我,一路狂奔,衝出了網吧。

出了網吧我們在跑了一陣,然後她停了下來,自然我也跟着停了下來。

停下來的時候,我才發現周圍一片荒蕪,愕然,我們出現在了一個荒郊野外裏。

看着周圍一切。雖然周圍都的黑漆漆的一片,但不難看出,這是一個荒郊野外呀!

這是怎麼一回事,我怎麼跑到荒郊野外了?我記得。之前我明明就在縣城裏呀,即便我們爲了逃跑,跑了很遠,但也不可能這麼快就跑到這毫無人煙的荒郊野外呀。

一切太不正常了,莫不成。很早之前我就撞鬼了?我心中不禁如此想到。

這漂亮的妹子,停下來後,便放開了手,同時對我說道,“好了,已經跑了出來,想必這裏應該安全了”。

聽到她這話,我微微點了點頭,同時回頭去看了看,並沒有看見任何鬼魂追來。

在確定安全之後,她再次開口對我說道。“好了,現在安全了,你還是早點離開這兒吧,我還得回去,把那羣傢伙給解決了……”。

聽到她這話,我頗爲吃驚,心中大呼道,什麼!她還要回去,也大膽了吧,不知道那網吧,全是鬼魂嗎?

於是,我說了句,“怎麼你還要回去?”。

“那是當然,我去那兒,就是爲了消滅他們,那知道碰到你這麼一個凡人,爲了你的安全,我只有先把你就出來再說了”。

聽到她這話,我感動得不行不行,我與她平生素未蒙面,萍水相逢的,她居然爲了救我,提前暴露自己的身份……。

那一刻,我都不知道說點什麼好了,難道我上輩子我真的拯救了世界?不然怎麼能有如此好運?

我哪知道,當時只要是個人,是個人類出現在那兒,她都會跑出救走那人的,我還高興的想着,自己是不是上輩子拯救了世界。

說完,她便轉身離去,然而,她才走兩步的樣子,又停了下來,隨後,轉身回來,對我說道,“哦,對了,忘記跟你說了,你最近這些日子,最好小心點,看你的樣子,好像會有一場劫難在你身上發生……”。

說完,我還沒有反應過來,她便離去了,消失在無盡的黑夜之中。宏縱邊弟。

她的離去,對我來說是那麼的匆忙,匆忙得,我都沒有搞清楚她的名字,她叫什麼……。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