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沒有人回答他,又是一具具屍體從外面丟了進來,全部都是月族和拓跋氏的族人,每個人的死法都一樣,且臨死之前臉上儘是驚恐之狀。

「找死!」

拓跋山和月江蘭同時朝著道場外飛去。

但是外面那人的笑聲突然傳來:「嘿嘿,現在才去救人……遲了,月族和拓跋氏的族人已經全被我們殺了。」

拓跋山和月江蘭一窒,同時停在了半空中。

蕭凡突然聽到道場外傳來了鐵鎖摩擦地面的聲音,緊接著,一條大漢拖拽著鎖鏈緩步走入了道場,鎖鏈上掛著一連串屍體,個個都被鎖鏈穿過了琵琶骨。

直到大漢走到道場中央,還有一大截鎖鏈在道場之外,也不知掛著多少屍體。

蕭凡、黑衣少女、香兒、石岩和冷天棄看到拖鎖鏈那大漢,全部一驚,這大漢居然是在天龍山脈追殺他們的那個「大傻」。

拓跋氏和月族的人看到鎖鏈上掛著的屍體,每個人的瞳孔都猛的一縮,這些人,全是他們的族人,如今居然全部死了。

連三爺的臉色也變了,是誰這麼狠,居然把月族和拓跋氏的族人都殺了,連孩童都不放過。

拓跋山殺氣騰騰,一拳轟向了大傻,以他的修為,儘管他已經受傷,殺大傻也輕而易舉。

「小心!」月江蘭突然叫道。

只見大傻背後突然走出一個矮個子男子,張嘴噴出了一束魂氣,魂中居然有劍,閃電般劈向了拓跋山。

拓跋山瞳孔一縮,急忙後退,但是那飛劍更快,嗡一聲輕顫之後,已逼近他胸膛,刺了進去。拓跋山用手抓住刺入他胸膛的飛劍,順勢往後退了幾步才停下,並拔出了飛劍,臉色頓時變得蒼白。

那突然出手攻擊拓跋山的人,並非是個小孩,而是個侏儒,一臉鬍渣。

「第四境煉魂修士!」蕭凡心中一動,也只有第四境的煉魂修士,才能傷到拓跋山。

「嘿嘿,天龍城拓跋氏的府主,只有這點實力嗎?」侏儒譏笑。

「你究竟是誰!?」拓跋氏冷冷看著侏儒。

月江蘭和慕容楓等人也都面色凝重的看著侏儒。

「嘿嘿,我二哥的名字,說出來你們也肯定沒有聽說過。」

蕭凡循著聲音看去,一個少女走入了道場,這個少女,居然是小妖!小妖身邊還有五個人,其中一個便是那個瞎子,另外四個,分別是一個駝背青年,一個冷酷的青年,一個身材瘦小的少年,一個獨臂胖子。

其中,以那個冷酷青年的氣息最強,不下於拓跋山等人。

「九子鬼母!」蕭凡和黑衣少女想起了鬼大師所說的話,小妖和大傻是九子鬼母的義子之一,九子鬼母有八個義子和一個義女,其中一人已經死在了蕭凡等人手上。

眼前這些人,肯定是九子鬼母的義子。

讓蕭凡沒有想到的是,九子鬼母的義子當中,居然有兩個四極第四境的修士,那九子鬼母是什麼修為?超越了四極秘境?

還有,九子鬼母為什麼想要滅掉三大氏族的人?

「九子鬼母!」

慕容楓突然吐出了四個字,顯然他認出了這些人的身份。

三爺皺起了濃眉,他並沒有聽說過九子鬼母,其實這九子鬼母的名頭是最近三四年才傳開的,他一直在石室裡面,所以才沒有聽說過。

拓跋山、月江蘭和天獅法王卻都聽說過九子鬼母的名頭,據說九子鬼母早在三年前便已經半隻腳跨出了四極秘境,修為深不可測。

但是他們都不明白,為何九子鬼母會來天龍城對付他們三族。

慕容楓看著那侏儒,笑道:「莫非我慕容氏什麼時候得罪過鬼母不成?」

「嘿嘿,你們什麼時候得罪過娘我不清楚,反正娘既然要我們殺了你們,那麼我們就只能照辦。」侏儒嘻嘻笑道。

「你們不怕我拓跋氏的追殺嗎?」拓跋山冷笑,拓跋氏宗府的人若出手,區區一個九子鬼母,何足道哉?

「嘿嘿,可惜你們拓跋氏宗府的人不再此地,你們現在都有傷,我們殺了你們便走,誰能找到我們?」侏儒嘿嘿笑道。

「即便我們有傷,對付一群土雞瓦狗也綽綽有餘了。」月江蘭譏笑。


沒錯,但是侏儒和那冷漠的青年,根本不可能殺掉慕容楓他們。

不過……九子鬼母到現在都尚未露面,慕容楓等人擔心的便是九子鬼母。

侏儒聽到月江蘭的譏笑聲,也不生氣。

突然,侏儒身邊的小妖朝著蕭凡等人看去,面露殺機,冷冷道:「二哥,那幾個小鬼便是殺死瘸子的人!」

侏儒和其他幾個鬼母之子全部看向了蕭凡等人。

眾人一怔,均沒想到九子鬼母之子居然被蕭凡幾人殺了。

「今天正好一併解決。」侏儒冷笑道:「娘為瘸子的死傷心了很久,殺瘸子的人都該死!」

三爺突然冷笑:「想殺老夫的孫兒,你們也配?」聲音如雷,震動八方。

侏儒等人面色皆變,三爺儘管已經受了傷,照樣能震懾到他們。


「咳咳……」

一道蒼老的咳嗽聲突然響徹在眾人耳邊。

眾人循著咳嗽聲看去,只見一個灰衣婦人杵著蛇頭拐杖緩步走入道場,她雞皮鶴髮,面容蒼老,病怏怏的,身子單薄,好像隨時都會被風吹走一樣。

儘管她看起來像個隨時都會躺入棺材的垂死之老婦,但是她的氣勢卻極強,壓蓋了在場所有人,即便是三爺也弱了她一籌。

鬼母!

眾人知道,這老婦人肯定是九子鬼母。

「都說霸刀慕容震已死,看來傳聞但不得真啊……」九子鬼母看著三爺。

「哈哈……」三爺大笑:「別人都想老夫死,老夫偏不死!」

「三爺不愧是三爺。」九子鬼母笑道:「待會我一定給三爺留個全屍……至於其他人,他們還不配留有全屍。」

慕容楓等人聞言皆冷哼了一聲。

三爺大笑,「老夫很想知道,你這麼做究竟是什麼目的!」

「三爺可知,這天龍城最先屬於誰?」九子鬼母笑著問道。

蕭凡心道,莫非九子鬼母與三大氏族之間的恩怨與天龍城的歷史有關?

「你是……」三爺面色一變,他似乎已經知道了九子鬼母的身份。

關注官方qq公眾號「」(id:love),最新章節搶鮮閱讀,最新資訊隨時掌握 「看來三爺已經認出我來了。」九子鬼母笑道。

拓跋山、月江蘭和慕容楓三人面色皆變,他們同樣猜到了九子鬼母的身份。

「你是當年天龍城龍水氏的人!」三爺說道。

「嘿嘿,沒錯……」九子鬼母嘿嘿笑道:「當年你們三族之人滅我龍水氏全族,若非我運氣好一些,今日只怕也沒辦法出現在你們面前了。」

「龍水氏……」蕭凡聽說過這個氏族,這個氏族姓龍,因其先祖來自天龍郡極北赤水之畔,所以自稱為龍水氏,八十年前,龍水氏曾經是天龍城的主人。

不過,在八十年前那個夜晚,月族、慕容氏、拓跋氏三族高手滅掉了龍水氏。

如果九子鬼母真是龍水氏族人,那她為什麼要滅掉天龍城三大氏族就說得通了。

「天龍城三族當日滅我龍水氏全族,可曾想過有今天?」

九子鬼母發出夜梟似的怪笑聲,整個人突然化作一條殘影,掠到了慕容楓、拓跋山和月江蘭三人之間,手中蛇頭杖點出,明明是分三次點出的,卻幾乎同時點到了慕容楓三人眉心前。

慕容楓三人大駭,急忙後退,祭出法寶抵擋。

噹噹當三聲巨響,慕容楓三人全被震退了幾步,臉上浮現出潮紅之色。

九子鬼母很明顯並非煉體修士,但她的出手之快,卻絲毫不比煉體修士慢,端是匪夷所思。


「嘿嘿,天龍城府主也不過如此……」九子鬼母譏笑,再次殺向慕容楓三人。

天獅法王縱身一躍,落入戰圈之中,也與九子鬼母鬥起了神通。

四大神遊境修士聯手對付九子鬼母,卻依然落在了下風!

「嘿嘿,那些人交給娘就行了,我們先把殺死瘸子的人宰了再說!」

小妖絲毫不替九子鬼母擔心,她笑盈盈的看著蕭凡等人,舔了舔紅唇。

「慕容震交給我們,你們儘管去殺人便是!」

侏儒和那冷漠的青年同時飛掠向了三爺,只見那侏儒周身魂氣浩瀚,翻滾的魂氣中,突兀的鑽出四隻飛禽,這些飛禽當中,有兩隻全身是火,有兩隻則全身布滿雷電!

這是侏儒擒拿住精怪后,把魂氣附在精怪身上,繼而控制住了精怪。

這四隻精怪,全部都是後天生靈,那火鳥叫做「吞火雀」,那雷鳥則叫做「雷澤鳥」,皆有著媲美普通神遊境修士的戰力。

若非九子鬼母出手幫助侏儒,侏儒也抓不住這四隻猛禽!

在侏儒的操控之下,兩隻吞火雀率先撲向三爺,嘴裡噴出火焰,卷殺向三爺。

三爺運轉元磁星光體抵擋火焰,火焰無法傷他分毫,不過雷澤鳥也發動了攻擊,隨著它們震動羽翼,一道道雷電劈向了三爺。

儘管三爺有元磁星光體護身,但他畢竟已經受傷,實力大減,久而久之,能不能擋住火焰與雷電的雙重攻擊還是未知之數。

這時,那冷漠青年周身純陽之力暴漲,手掌如刀,劈殺向了三爺。

他是九子鬼母的第一子,聾子,實力是九子之中最強的,僅次於九子鬼母。

煉體修士最可怕的便是他們的肉身,以及他們所施展的「御氣神通」,聾子近身殺到了三爺身邊,三爺頓時陷入了非常危險的境地。

然而三爺卻毫無懼色,三千飛葉術施展而出,飛葉飛出,斬向了聾子!

聾子赤手空拳轟擊在飛葉上,飛葉直接被他的拳頭打碎。

蕭凡遠遠看去,三爺、聾子、侏儒三人都置身於熊熊烈火與雷網之中,展開了激烈的交鋒。

正當他替三爺擔心的時候,小妖、大傻飛身掠來,落在了他和黑衣少女身前……至於其他幾個九子鬼母的義子,則去對付三大氏族的族老去了。

「嘿嘿,上次有鬼大師幫你們,我看這次還有誰會來救你們。」小妖笑盈盈的走近蕭凡等人,「大傻,全部殺了,一個也不要放過!」

「好!」

大傻大步走向了蕭凡等人,直接一拳打向為首的蕭凡。

在蕭凡幾人之中,只有黑衣少女的修為是化神境,能與大傻一戰,當大傻出拳攻擊蕭凡的時候,黑衣少女足尖點地躍了起來,一劍刺向了大傻的拳頭。

大傻看出黑衣少女手中的劍非凡品,所以他並沒有硬接,而是收回了拳頭,往後退了三步,接著抽出了背後的巨斧,一斧頭劈向了黑衣少女。

黑衣少女用劍架住了巨斧,巨斧力道剛猛,黑衣少女悶哼一聲,踉蹌退後了幾步。

「呵呵,沒有用的,你一個初入化神境的小丫頭,又豈會是大傻的對手?」小妖笑道,其實她心中非常吃驚,黑衣少女這種年紀便已是化神境,假以時日,修為不知道會達到什麼地步。

她並不知道,其實黑衣少女的修為不止是初入化神境,若非不久前在天龍山脈的時候受了傷,修為大跌,黑衣少女要對付大傻,其實並非難事。

說話間,小妖突然出手,鬼魅般掠到了黑衣少女前方,食指和中指之間夾著一根針,刺向了黑衣少女的喉嚨。

冷天棄一劍刺向小妖,想救下黑衣少女,可是大傻卻一斧頭劈在了他的劍上,把他手中的劍直接震飛了。

黑衣少女急退,試圖避開小妖的攻擊,但是小妖卻如跗骨之蛆,緊跟著黑衣少女,黑衣少女一咬牙,祭出了符寶,符寶飛向小妖,嘩一聲釋放出滔天的火焰,裹住了小妖。


「嘿嘿,你難道忘了我是是煉魂流嗎?」

火焰中傳出小妖的嬉笑聲,突兀地,嗖的一聲,一根針從火焰里飛出,射向了黑衣少女。

黑衣少女離飛針太近,已來不及閃避,不過就在這時,一個人卻突然橫移到了她前方,飛針頓時射入了此人的胸膛。

這人……居然是蕭凡!

隨著飛針刺入胸膛,蕭凡整個人被飛針上的力量帶動,不由自主的往後退了幾步,最後被黑衣少女抱住停了下來。

黑衣少女花容失色,她敢想說什麼,蕭凡突然側面看著她,強笑道:「我早就說過當英雄不好,以後我絕對不做什麼狗屁英雄……」

說完他大口咳血,黑衣少女滿臉皆是血。

「臭小子,你怎麼了!?」黑衣少女大駭。

蕭凡昏倒在了黑衣少女懷中。

黑衣少女玉容劇變。

「咯咯,這小子只怕是活不成了……」小妖咯咯嬌笑,她居然已經從火焰從鑽了出來,又朝著黑衣少女掠去。

黑衣少女抬頭看著小妖,那帶血的臉,此刻已變得冰冷無比,她的眉心,突然浮現出一片花瓣,蓮花的花瓣!

一股恐怖滔天的氣息自她身上席捲開來,如風暴般卷過了整個道場。

小妖被這股恐怖的氣勢震飛,凌空吐血,就連大傻也抵擋不住這股氣勢,也被震飛而出,大口咳血。

這一切,蕭凡並不知道,他已經昏死了過去,邪皇舍利正分泌出「綠液」為他療傷。

九子鬼母、三爺、天獅法王等人全部停手,看向了黑衣少女,每個人的臉上都露出了震驚之色。

「五劍!她居然有五劍之一!」慕容楓滿臉驚駭。

「難怪那人會那麼想殺了她!」拓跋山和月江蘭兩人的臉上突然露出了恍然之色。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