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沒有後顧之憂,凌祁雪舒了一口氣,手腳也放開來。

橫劍擋住老頭的攻擊,再把金屬性靈力也凝聚到劍尖上,念動口訣催動長劍往老頭身上刺過去。

金色是五種屬性中最霸道的,除非是天地靈火,否則無破。

老頭驚訝之後,只能狼狽的回劍擋住凌祁雪的劍。

看不透老頭的等級,但從兩人交手中,凌祁雪也能感覺出他最多是靈聖初期,多過幾招,她還是有把我戰勝他的。

近距離作戰,凌家二十劍便顯神威,凌祁雪舞出無數個劍花,把老頭打得節節敗退。

很快就把老頭逼到閣樓死角,一劍架到他的脖子上,「你是誰,誰派你來的?」

一顆毒丹塞到老頭嘴裡,只等藥效發作,老頭的靈力就會消散。

老頭感覺到他體內的靈力正在消散,驚駭的望著凌祁雪,「你……」

「不說我就讓你跟於傑一樣,變成人肉乾!」凌祁雪冷聲威脅。

人都是怕死的,尤其是這種上了年紀的老頭,他們自恃身份等級高,自以為是,卻總是在被打敗的時候,最容易崩潰。

他們好不容易修鍊出今天的等級,不想這麼快就死啊!

老頭驚駭之後,就露出悔恨的神色,「你放過我,我說,我是姚家的人,被我們家主派來為姚謙宏報仇的!」

若不是遇上這老頭,凌祁雪幾乎忘記了曾經有這麼一個人。

事情都過去那麼久了,這些人居然還有心思上門報仇,真是心機深沉。

真應了那句話,君子報仇十年不晚。

不過,這些人都不是君子!全部都是小人!

「姚謙宏不是我殺的,但確實殺人的魔獸飛到我身邊去了!」凌祁雪道,「那隻魔獸想攻擊我,被我殺死了,這是事實,信不信由你,好心提醒你一句,不要被仇恨沖昏了頭,免得被有心人利用。」

放開老頭,「你可以走了!」

老頭將信將疑,走出幾步,回過頭來,「你還沒給我解藥。」

凌祁雪意有所指的瞥了眼他的納戒,剛才她可是扔了好幾瓶復元丹過去。

老土頓時醒悟過來,恭恭敬敬的從納戒里把丹藥拿出來,送回凌祁雪身邊,「對不起,剛才是我多有冒犯,還請凌小-姐大人不記小人過,放過我一回,我回去之後一定向家主稟明,以後不會再來找你的麻煩了!」

凌祁雪收回丹藥,再掏出一顆黑乎乎的解毒丹,「且不說你說的是否真心話,我也把話撂在這裡,今天我能把你滅了,他日也能把整個姚家給滅掉,我無意招惹任何人,但誰敢招惹我,就請做好被滅的準備,你就是一個最好的例子,今天先放過你一次,以後不要再出現在我的面前,否則……」


「我明白了,以後看到凌小-姐我會繞道走的,也會勸我們姚家的人看到你繞道走!」老頭忙不迭點頭,吞下丹藥跑得比兔子還快。

凌祁雪終於忍不住噗嗤一笑,前面戰鬥驚心動魄,後面這老頭就一逗比,逗人笑樂。

老頭離開不多時,魏冰燕便返回來了,身後跟著一大群魏家的人,看年紀老祖都出來了。

「姐姐!」

「我沒事了,不好意思,讓大家白跑一趟了!」 532

「沒事就好,我們也可以放心了,說起來還是燕兒拖累你了!」魏學彥走上前來,「實在不行我們還是把燕兒帶回去一段時間,等陸陽城平靜下來,再讓她回來吧!」

凌祁雪估計魏學彥是怕魏冰燕在她這裡有危險,沒有點破,順著他的意思,「也行,這是一些復元丹,今晚大家辛苦了。」

不由分說把丹藥塞給魏冰燕,魏冰燕卻把丹藥推了回來,「姐姐,這怎麼好意思呢,我們也沒有做什麼的。」

魏學彥的老臉也掛不住了,虧得他還想著把人帶回去,凌祁雪卻依然如此客氣。

魏冰燕也看出魏學彥的意圖,道,「爺爺,恕燕兒不能跟你們回去,萬一有壞人來,我去給她喊人來也好啊!」

「燕兒!」

魏學彥到底是捨不得孫女,但見魏冰燕堅持,也不好鬧得太僵,只能由著她了。

凌祁雪也不願意留下魏冰燕了,萬一再出現像今晚的情況,她不好跟魏學彥交代,便阻止她留下,「冰燕你還是跟你爺爺回去吧,萬一再發生像今晚的事,我不一定能把你救回來。」

凌祁雪沖魏學彥一笑,表示能明白對親人的擔心。

魏學彥更加不好意思了,先是算計她想著她手裡的丹藥,又在這個節骨眼上把魏冰燕帶回去。

「要不凌大小-姐到寒舍住下吧,有什麼事也好有一個照應。」

最後,魏學彥相處一個折中的辦法。

凌祁雪自由習慣了,貿貿然到他家去住,肯定覺得渾身不自在的,便拒絕了,「多謝魏大人了,只是我住在這裡習慣了,突然換一個地方會睡不著,還是算了吧,天色很晚了,你快點帶冰燕回去休息吧,今晚勞煩大家了。」

不由分說又把那幾瓶復元丹塞給魏冰燕,「既然叫我姐姐就不要跟我客氣。」

用真心對待她的人,她也絕不虧待人家。

魏冰燕還想說什麼,被魏學彥來走了,魏家來的人一下子呼啦啦的走了。

閣樓里只剩下凌祁雪一個人,樓頂被炸出一個大洞,整棟樓寂靜得可怕。

凌祁雪回到自己的房間盤腿坐於床邊,開始了拚命的修鍊。

……

夜很長,折磨著相思的人兒。

東方翎天正在衝刺最後的修鍊,若是今晚衝破靈聖後期的束縛,達到傳說中的幻靈等級,他就可以真正的成為神族的王了。

不是他想做這神族的王,而是自從神族把他擄回來之後,就對他周圍的侍衛下了死命令,若是他不能突破幻靈大關,絕對不能把他放出聚能塔,他想跑出去,實力不夠,還是會被抓回來的。

忽然,一束白光從聚能塔頂部沖射而出,直衝天空,點亮夜空。

更多的白光不斷的從塔的周圍放射出來,半邊天都是白色的,亮如白晝。


接著,所有神族的成員都往聚能塔這邊蜂擁過來。

殊不知,在他們到來之前,一道白色的身影已經劃破夜空,往神族聚居地外圍飛去。

……

其實凌祁雪想進入混沌世界修練的,奈何今晚發生了大事,按照她的估計,江飛揚肯定會派人過來查看。

若是她進入混沌世界,江飛揚的人來就找不到她了。

一邊修鍊,一邊注意著外面的情況。

那些出來大混戰的居民被官府的人全回去了,至於損失,只能自認倒霉了。

料想著官府的人回去之後,江飛揚的人就要到了。

可惜,她沒有等到江飛揚的人,卻再次等來了一個不速之客。

破損的閣樓外的窗子邊上,靜靜的貼著一個黑影,黑影掏出一根黑色的管子,往裡面吹了口氣。

緊接著,看到裡面了盤腿坐著凌祁雪慢慢的倒下去。

推開窗子跳了進去,一把寒光閃閃的匕首亮出,就要往凌祁雪身上刺去。

「閣下好手段!」凌祁雪的聲音在背後響起,一把鋒利的匕首就刺破來人的後背心。

凌祁雪嫌棄的把來人推開。

刺客來了一波又一波,都把她這裡當做是菜市場了!

還讓不讓人睡覺了!

凌祁雪把來人推到牆邊,繩索捆得結結實實的。

「說,誰派你來的!」凌祁雪在他的傷口上撒下一把毒粉。

這種毒能夠放大痛感,「若是不說也可以,你就享受享受來自地獄的痛苦吧!」

敢挑戰她的底線,就得接收來自她的懲罰。

那人倒是硬氣,愣是忍受著痛苦沒說。


愛說不說,凌祁雪也懶得問了,在陸陽城內來來去去不就是那幾個人跟她有仇。

這時,江飛揚的人也到了,站在閣樓下問了聲,「凌煉丹師可在,方便進來嗎?」

這些人倒是細心,她一個女子住在這裡,的確有諸多不便。

「你們都進來吧,正好有塊硬骨頭交給你們!」


寧可人手痛楚也不說出來,不是硬骨頭是什麼。

凌祁雪話音剛落,腳步聲便在樓下響起,一分鐘不到,十個英姿颯颯的皇家侍衛隊員便齊刷刷的站到她的面前。

「皇上有令,我等都是來保護凌煉丹師的!」


為首的很客氣,同時戒備的盯著被凌祁雪踢到牆角的刺客。

「把這人帶回去跟皇上復命吧,我這裡沒事!」

凌祁雪淡然的站著,不過在看到房間里一片狼藉時,皺起了眉頭。

這裡沒法住了!

「皇上說了,皇宮裡有大把的公主住的宮殿,凌煉丹師隨時可以入住!」為首的說道。

「不用了,我不喜歡住在皇宮裡,今晚就到客棧里湊合一晚上,明天把這裡修葺修葺還能住人。」

在皇宮裡當差的都知道凌祁雪是江飛揚身邊的紅人,不敢得罪,也不能阻攔,便示意其他隊員拍兩個人把這個刺客送會天牢審問,其他的跟著凌祁雪,保護她的安全。

凌祁雪不喜歡有人跟著,感覺像是隨時都被人監視一樣,「你們都回去吧,我自己沒問題。」

其實她想找個地方鑽入地下,安靜的修鍊,有這些人跟著,怎麼好鑽入地下。

「皇上有令,我等今後的任務就是保護凌煉丹師的安全。」

才說著窗外便傳來一陣陰陽怪調的聲音,「哈哈哈,我倒是要看看你們怎麼保護凌祁雪的安全!」 533

霎時,狂風大作,透過破損的窗子刮進來。

凌祁雪急忙在周身布置了一個結界,免得被風刃割破皮膚、

今晚是報仇總攻夜嗎?

一個接著一個找上門來,而且一個比一個厲害。

十個皇家侍衛立即把凌祁雪護在中央,速度快的已經出手向窗外砸出火球了。

窗外的天空很黑,黑得彷彿能把一切吞噬。

凌祁雪莫名的感到一陣心悸,這種感覺敢不好,總覺得要出事了。

砸出的火球如同石沉大海,在漆黑的夜空中劃出一道紅色的弧線,之後就消失在黑暗之中了。

所有的侍衛都面面相窺,誰都沒有遇到國這樣的事情,大家的心裡都沒有底。

「不過如此!」

那人的聲音讓凌祁雪想起了在和旻國遇到的那個亡靈女人,兩者的都是凄凄厲厲,令人毛骨悚然的。

可她到了落天大陸之後,就聽說亡靈一族生活在天域大陸,是神族的附屬族啊。

這裡怎麼會有亡靈?

是魔族的人帶來的,還是神族也來了?

但魔族的人都不知她的身份,神族的人又怎麼會知道。

凌祁雪暫且將這些疑惑放到一旁,聚精會神的聽聲辨位,辨別對方的準確方向。

侍衛們全部把神識散開,辨別那個聲音的確切方位。

只是,周圍到處都是那個聲音的存在,好像四面八方都有人在重複著一句話。

無處不在的藥物的氣息,環繞在閣樓周圍,混淆著他們的嗅覺,使得他們無法獲知來人的確切方位。

「故弄玄虛!」凌祁雪沖空氣冷笑道。

對方的氣息給她感覺很強,是她和十個侍衛加起來都打不過的那種強大感。

但,很多刺遇到的敵人都是這樣,強大到兩根手指就能捏死。

最後還不是死在她的手裡。

意念一動,從混沌世界里十顆解毒丹,分給十個侍衛。

「吞下,我要放毒了!」

不到最後時刻,她還是想賭一把,不要把鏡陣暴露出來。

這些話被外面的人截取了,笑得張狂,「哈哈哈,你認為到了我這樣的等級,毒藥還能奈何我嗎?」

凌祁雪不說話,廢話多的,往往是死的那個。

若換做是她,二話不說,殺手鐧,把人殺死再說,廢話連篇,死得更快。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