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沒有讓他等很久。

將地面砸出一個大坑的蝙蝠,揮打翅膀再次飛起,第二輪的攻勢立刻展開。

它的翅膀無疑給了它非常大的速度優勢,在這個環境之中,它的進攻,尚冥軒根本無法很好的躲避。

巨大的翅膀再次煽動,直奔尚冥軒。這次,尚冥軒沒有躲避,而是迎頭沖蝙蝠,速度之快不亞於蝙蝠!

右手持劍,直指蝙蝠左眼,可是動物沒有更好的防禦,獠牙一出,想要以攻勢抵擋攻勢。

進攻才是最好的防守。

見蝙蝠的獠牙刺來,尚冥軒空中一個飛身轉體,身體到了蝙蝠的右側。因為對方身軀龐大的緣故,扭轉起來並不是很快,他可以非常好的下手。

運足了靈氣,一劍刺向蝙蝠的右翅膀。

「當……」

一聲清脆的響聲傳出,尚冥軒的劍,斷了……

還在驚愕之中的尚冥軒在一擊失敗之後,被蝙蝠堅硬的翅膀一扇,身體直接向後飛出,砸在了山體之中。

「咳咳……」尚冥軒吐了,因為喝酒的緣故,再加上創傷,直接把胃裡的東西吐了個精光。

蝙蝠沒有給他休息的時間,再次賓士而來,這次它沒有任何的攻擊姿勢,而是長大了嘴巴。

尚冥軒清楚的看到那對獠牙之後的嘴巴,三條舌頭,還有綠色的唾液。

它要吃了尚冥軒!

不能坐以待斃!尚冥軒背起釋夢杖,雙手握劍訣,嘴中細細的念叨。

「八卦凌風劍法!落天劍!」

劍訣一出,尚冥軒右手單指巨大的蝙蝠,手中立刻凝聚一把利劍,飛速的沖向蝙蝠。

蝙蝠根本聽不懂他在說什麼,見有一把劍過來,撕裂的吼叫了一聲,翅膀隨意一扇,那劍氣直接消散。

這一下,尚冥軒目瞪口呆的看著蝙蝠,咽了咽口水,拔腿向後就跑。

雖然速度及不上蝙蝠的迅猛,但是如此一來,至少可以為他爭取一些時間。

再次手握劍訣,尚冥軒回頭一指。

「萬劍訣!」

天空中出現一個圓形罩子。

頓時間,萬把靈劍順勢下插,目標直對蝙蝠。

蝙蝠抬頭向上看去,大聲嗚咽,尖利的叫聲讓原本凄涼的夜晚更加詭異起來。

萬劍下插,山澗之中迷霧四起。

尚冥軒氣喘吁吁的坐在地上,看著蝙蝠的那邊。

待了不一會兒,迷霧才消散。尚冥軒細細看去,那蝙蝠已經死在了萬劍之下。

剛想喘口氣的時候,忽然靈氣的波動讓他再次警覺。

如同方才一般,靈氣的波動愈演愈烈,直到最後,天空之中再次出現了大型的妖怪。

這次,是兩個,一個是和方才蝙蝠差不多大小的巨鳥,而另一個,是比巨鳥還要更大的蜈蚣。

尚冥軒吃驚的看著面前的妖怪,根本沒有任何的猶豫,直接掉轉頭,向茅草屋方向狂奔而去。

巨鳥和蜈蚣哪裡容得下他跑,一飛一爬,直追而去,速度非常之快。

「大哥……你別這麼玩啊!」尚冥軒凄慘的吼道,頭都不回的狂奔。

這時,不遠的地方,出現了兩道光束,打向了巨鳥和蜈蚣。 尚冥軒驚愕在了原地,現在的他充分了解到了自己和這個壯漢的實力差距究竟有多大。

壯漢的兩個靈氣光束,洞穿了疾馳而來的巨鳥和蜈蚣,兩獸的屍體緩緩落在巨大的白骨從中。

「還不趕緊出來!」壯漢的聲音響徹在山澗之中。

迴音讓呆狀的尚冥軒立刻回過神來,拔腿向外跑去。

他隱隱約約感覺到身後的靈氣大作。當他跑出山澗的時候,四隻巨大的怪獸再次出現。

「不用怕。」那壯漢仍舊在方才坐下的岩石之上,沉穩的說道。喝了一口酒,用袖子擦去嘴邊的酒滴,「他們進不來。」

話音剛落,只見那四隻巨大的怪獸正要踏入尚冥軒兩人所在的領地時,被山澗末端的一個巨大屏障擋了下來。

這個屏障是虛空之中的,根本看不到。

那四個巨大的怪獸根本不停,雖然過不來,但是它們依舊瘋狂的撞擊,瘋狂的沖向裡面,目光惡狠狠的看著尚冥軒。

「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尚冥軒的聲音都有些顫抖。

那壯漢將手中的酒袋一飲而盡,才說道:「我不知道這裡到底發生了什麼,但是我知道這裡的妖獸是殺不完的,你看到地上的屍體應該明白。」

「我當初進來拿到釋夢杖之後,出去時就是這樣,一個殺完立刻出現兩個,兩個殺完立刻出現四個,一直到我殺了一千多個的時候,整個山澗全部是怪獸。」

這句話,無疑震驚了尚冥軒。

面前的這個人,實力究竟有多麼的強大啊,自己殺一個都險些回不來,他可以殺死一千多個……

「有沒有想過繞過去?」尚冥軒整理了一下思緒,才緩緩問出。

「有,我甩開了這些妖獸的追逐,一直到山澗的出口才發現。那裡的通道也有一個屏障。」

尚冥軒聽著有些絕望,顯然情況非常明顯,這裡的屏障阻擋了那些怪物,那邊的屏障阻擋了人類。

望著天空的上方,那輪彎彎的月亮,尚冥軒忽然感覺有些悲涼。難不成自己要在這個下面過一輩子?

「開始有些絕望了?」壯漢的臉上忽然出現了微笑。

「都沒辦法了……你還這麼好的心情!」尚冥軒撇了撇嘴,將釋夢杖往旁邊一扔,喪氣的看著壯漢。

壯漢憨憨的笑了幾聲,走過去將釋夢杖撿了起來,「你讓我想起了一個人。」

「什麼人?」尚冥軒有一句沒一句的搭著,仰望著天空,也沒怎麼理會壯漢。

「過去的事了……」說道這裡,那壯漢的神情有些萎靡。

尚冥軒聽到他語氣的變化,轉頭看向他。

「你說我們從這裡可不可以上去?”尚冥軒忽然說道。

壯漢搖了搖頭,「我嘗試了很多的辦法,但是這裡的峭壁非常的光滑,而且上方的飛禽數量很龐大,想要上去,十分的危險。」


尚冥軒的積極性再次被打消,「你心態怎麼這麼好?」

壯漢拾起釋夢杖走到尚冥軒面前,「因為我想到了一個出去的辦法。」

「是嗎?」尚冥軒的臉色立刻變得欣喜起來,「快快快,給我說說。」

壯漢笑著說道:「你去山澗里的時候,有沒有感覺有什麼不一樣?」


尚冥軒聽壯漢這麼一問,抬起頭想著。

忽然他腦中靈光一閃,坐起身來說道:「他們是憑空出現的,如果沒有遭受到攻擊,我不會認為他們是真的。」

壯漢點了點頭,「沒錯,我在你進入之前,進去了千百次,都是這一個感覺,就在你進來之前的三天,我已經揣測過了他們出現的方式。我認為,這裡很可能是一個通道。」

「通道?」尚冥軒有些不解的問道。

「是的,通道,是通往另一個世界的通道。」壯漢說。

這句話雖然說得虛無縹緲,但是尚冥軒聽了之後,陷入了沉思。

他們在虛空之中忽然出現,沒有任何的跡象,靈氣也是隨著出現而增大的,說明他們真的是活生生存在著的。可是如果是活生生存在著的妖怪,不會以這樣的方式出現,那麼完全合理的解釋,也只有目前壯漢所說的這一條了。

尚冥軒思索了片刻,再次發問:「那它到底通往哪裡?」

「這個,我也不知道。」壯漢笑道,「但是我們可以去那裡看一看。」

「怎麼看?」尚冥軒對壯漢的話非常的詫異。

「這就是我和你說的,我想到了一個好點子,可是現在我們還不能去嘗試。」

「為什麼?」

壯漢掃視了尚冥軒的全身,悠長的說:「你的實力還不夠。」

這句話無疑讓尚冥軒臉紅到耳根,是啊,自己的實力面對一個妖獸都是非常吃力的,如今要如何才能去通道那邊的世界闖蕩?光是開啟片刻,都有如此眾多的妖獸跑出,那麼到了那邊,還不滿世界都是妖獸啊?

「不過,你別灰心,你的年紀還小,努力的時間多得是。」壯漢安慰著尚冥軒。

尚冥軒撇了撇嘴,「從小我的父母就離開我遠去,我就知道自己叫尚冥軒,別的什麼都不知道。小時候在葉月城長大,要不是雲家的家主收留我,我已經不知道被誰抓了去,我修鍊的也就是雲家的靈法,雖說雲家在葉月城小有名氣,但是放在整個大陸上連個三流家族也算不上,那裡的靈法能有什麼進步。」

「若不是吸食了狼毒,又僥倖得到了吉祥果,我現在都已經成為了一具屍體。」

越說,尚冥軒越是難受,索性從壯漢手裡搶過酒袋,一喝,結果沒有了。

壯漢笑嘻嘻的看著面前的尚冥軒,無奈的搖了搖頭,「你想不想變強?」

如果說尚冥軒此時是一個炸彈的話,這句話無疑就是點燃導火線的一團烈火。

尚冥軒騰的一下從岩石上站立起來,「你可以把你的靈法傳授給我!?」

「對啊。」壯漢憨笑著,背著手向茅草屋走去。「先回屋說罷。」

尚冥軒立刻跟在壯漢身後,向屋內走去。

現在的他心中十分的忐忑,難不成真的遇到了好人?

其實壯漢比他還要心急,畢竟自己已經呆了一年多的時間了,如此漫長的煎熬,他早已經受不了,能有一絲絲出去的機會,他一定都會嘗試的。

剛進屋,壯漢便向一個竹制的物品架上走去,翻了幾下,拿出了一個玉簡。

壯漢將玉簡遞給了尚冥軒,說道,「這是幾個靈技,對你以後的修鍊會有很大的幫助,但是你現在先不要去學習。」

「那我……」尚冥軒剛想問,壯漢便打斷了他。

「沒有進入齊雲層階別的人,是不能修鍊兩種靈法的,所以,我要廢除你體內的這個低級靈法。」

尚冥軒知道會有這樣的情況,但是他發生的時候,自己變得手足無措。

不過再三思索了以後,他明白,如果對方想殺了他不會千方百計的廢掉自己的靈法來完成,只需要一巴掌就夠了,所以他點了點頭,向壯漢說道:「好。」


「那我們明日便開始?」壯漢微微的笑容在窗外投射進來的月光下,變得十分的俊朗。

黑夜漸漸就要過去,兩人一人睡床一人睡地板。

尚冥軒閉著雙眼,已經沉沉的睡了過去,他經過戰鬥,又受了傷,非常的疲憊。

而壯漢還躺在床上,隔著窗戶看向外面,對著月光,茫然的表情盡顯了他的哀愁。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