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沒走幾步,蕭浪的聲音幽幽傳來。司徒戰野三人身子再次一顫,而後沒有絲毫猶豫的,在地上翻滾著,快速的朝小樹林外滾去。

司徒戰天是司徒家的少族長,如果在這裡死了,他們三人不死也脫層皮。此時此刻,別說滾,就是讓他們爬出去,都不會有半點猶豫。

「瘋子,他是一個瘋子!」

司徒戰野內心不斷的咆哮,極度的恐懼讓他滾的姿勢很不好看,他想起那張妖氣凜然的臉,腦海中湧起無限的悔意,和這瘋子玩,他真的玩不起…

「姑姑,看來我們又要亡命天涯了,本來想給你弄一枚鳳翎丹,看來短時間是沒戲了!不過姑姑你放心,這藥王城日後我一定會回來的,鳳翎丹一定幫你取來!」

蕭浪擦拭著小刀,沒有去看司徒戰天,悵然的呢喃幾聲。他做了一個很奇怪的舉動,用小刀在一顆古樹下割下一塊樹皮,而後在上面刻畫了幾個符號,接著他吹了一個口哨。

沒過多久,小樹林內快速奔來一隻瘦弱的小毛驢,速度之快,駭人聽聞。

小毛驢看到蕭浪親昵的用頭拱了拱,蕭浪拍了拍毛驢的頭,將小刀插到樹皮上,而後綁在毛驢身上,他突然開口對著毛驢說道:「小白,去找小刀,跟著他!」

小毛驢望了蕭浪一眼,化作一道殘影朝小樹林深處奔去。看得在地上翻滾的司徒戰天一陣目瞪口呆,這一刻都忘記了大腿和小腹傳來的疼痛。

這還是毛驢嗎?

怕是在魔鬼山見過的那隻,以速度見長的三階玄獸無影豹,都沒有它跑得快吧?

不過大腿小腹內傳來的劇痛,以及轉身朝他走來的蕭浪,讓他沒有時間去想這些了!

「你要幹什麼?」

司徒戰天看著那張妖氣凜然的臉,看著蕭浪那戲謔的眸子,有種不好的預感,驚恐的大叫起來。

「我想幹什麼?呵呵!」

蕭浪已經打定主意,立即逃離藥王城了。讓小毛驢通過特殊印記傳訊給小刀,以及和司徒戰野約定的半個時辰,也是為了讓小刀帶著姑姑先逃。

不過逃之前,他準備收回一點利息。讓這個破壞他得到鳳翎丹,和視寒門武者的命為草芥的司徒家,得到一些教訓!

……

「救命啊!殺人啦!」

司徒戰野帶著哭腔的吼聲,瞬間就傳遍了整個武院,接著立即傳遍了整個藥王城!

整個武院轟動了,整個藥王城震動了,整個司徒家…暴動了!

藥王城第一公子,被一個武院內的寒門武者,割斷了腳筋,捅了兩刀?此刻命懸一線?

司徒家主司徒梟雄不在,據說進了魔鬼山深處。司徒家大長老,司徒英雄仰頭咆哮,立即帶著司徒家武堂強者傾巢而出,直奔武院!

步小殺錯愕,木飛魚懵了,步小蠻淚如雨下,雅夫人臉色頓變,立即讓人帶著傳訊去了柳家,自己卻急奔小樹林而去。

小樹林外,圍滿了人,但是沒有人敢進去。

因為司徒戰野無比偏執的,阻止著想進去的每一個人。

「不能進去,不能進去啊,半個時辰沒滿,你們現在要是進去,那個瘋子絕對會殺了大公子的!」

司徒戰野帶著哭腔的吼道,他無比相信,蕭浪會說道做到。那張妖氣凜然的臉,和乾淨利落割斷司徒戰天腳筋和捅人的動作,時刻提醒著他,蕭浪絕對不是一個正常人。

木飛魚,步小殺,步小蠻,雅夫人還有武院內的導師,彼此對視一眼面面相覷。

既然司徒家的人如此堅持,司徒英雄馬上就要到了,眾人也不好堅持要進去。

「哥,救救蕭浪,我會一輩子感激你的!」

步小蠻那張楚楚伊人的臉上隱隱還有淚痕,她可憐巴巴的望著步小殺,低聲懇求道。

「糊塗!」

步小殺狠狠瞪了步小蠻一眼,壓低聲音說道:「別說我,這事就是父親來了也沒用!而且這事不是因為你會如此?你還是想想怎麼應付父親的暴怒吧?」

步小蠻一怔,淚水再次流出,咬著嘴唇無比固執的說道:「哥,那一夜在魔鬼山救我們的,我敢肯定是蕭浪!」

「是他?」

步小殺也一怔,眸子閃爍片刻,苦笑說道:「他能輕鬆擊敗司徒戰天,想來的確是他了,可惜今天這事…他玩大了,沒人能救他,唉!」

「割斷司徒戰天的腳筋,這事還就只有他能做的出!這個男人果然夠味啊,也不知道姐姐會不會為這事出頭?」

雅夫人一人靜靜站立,眸子中都是異彩,眉頭卻在蹙起,臉上都是愁緒。

「是哪個雜碎動的戰天?司徒戰野,給老子滾出來!」

小半個時辰后,一群強者氣勢洶洶的狂奔而來,最前方的一名錦衣捲髮中年人老遠就咆哮著,刺骨的殺意籠罩了整個武院。

司徒英雄來了! 「砰!」

司徒戰野將事情的經過講訴完畢之後,被司徒英雄一掌拍飛,鮮血不要錢的狂噴。

一個司徒戰天能比十個司徒戰野,司徒英雄很清楚自己的大哥司徒梟雄有多麼的重視司徒戰天。

司徒戰天花費了家族太多的資源,不說死了就算廢了,對家族都是一個沉重的打擊。

司徒戰天資質藥王城絕頂,學識,風度,才智都讓司徒家長輩對他很是滿意。

沒想到,今日卻折在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寒門武者手裡!

雖然暴怒歸暴怒,不過司徒英雄卻沒有冒然進小樹林去,他不敢賭。不過他和司徒家的數十位強者全部陰沉著臉,殺氣縱橫,讓場中的氣氛更加凝重起來。

山雨來風滿樓!

雅夫人和步小蠻都清楚,司徒英雄和司徒家強者平靜的表面下正壓抑的何等怒意。兩人期待的人沒有來,步家家主沒有現身,柳雅的哥哥柳如虎也不見蹤影。

隨著時間的流逝,兩人內心開始急迫起來,步小蠻不斷的擦拭眼淚,卻流的越來越多了!在她十六年的人生,今日的局面是最讓她無措的,那一夜在魔鬼山瀕臨絕境都沒有這麼恐慌過!

雅夫人也暗慌起來,她很清楚憑藉她的身份,是絕對壓制不住司徒英雄的怒火的!

半個時辰夠了!

司徒英雄和數十人,化作一隻只猛虎,朝小樹林內衝去。外面圍觀的導師,步小殺步小蠻雅夫人她們也立即跟著朝裡面衝去。

「啊啊!」

結果步小蠻她們還沒衝進太遠,就聽到裡面傳來無數慘叫悶哼聲,司徒家的十多名強者,狼狽的退出來。數人身子鮮血淋漓,有一人甚至半截腿都癱軟下來,吊在半空,在風中搖曳…

「小心!裡面到處都是陷阱,而且無比高級!」

司徒英雄暴怒的聲音從樹林內傳來,司徒家沒有被重創的強者,再次朝小樹林內衝去。不過速度都慢了許多,小心翼翼的四處探查,破解陷阱!


「這…」


終於陷阱全部清理完,所有人進了樹林中間,結果一群人傻眼了!步小蠻等一群青澀少女更是滿臉羞澀的轉過身子。

搜遍小樹林都不見蕭浪的蹤影,裡面只有司徒戰天一人。不過他樣子很不雅觀,被扒光了衣服,只剩下一條底褲,倒吊在樹上,嘴上還被一隻臭襪子堵住,渾身鮮血淋漓,雙眸失神,似乎到了崩潰的臨界點…

「調動所有司徒家子弟,給我找到他,蕭浪?老子要把你碎屍萬段!」

司徒英雄臉都綠了,看著奄奄一息的司徒戰天,知道就算這次完全醫治好,司徒戰天心裡短期內也難以抹去今天的陰影了。 美女的貼身小兵 ,這輩子他就廢了…

不用說,藥王城第一公子的名聲,今日算是徹底臭了!

司徒家今日的臉丟大了!

司徒英雄讓人立即把司徒戰天抬回去醫治,自己卻宛如一隻發狂的豹子般,沖了出去。

「去發動司徒家的所有人,尋找蕭浪,追殺他,將司徒家的面子找回來!」

步小殺,木飛魚和學院內的導師,再次面面相覷!今日這場戲倒是好看,不過卻看得他們有些心驚肉跳。


自古高手在民間啊!

步小殺和木飛魚,暗暗告誡自己,以後做人不可和司徒戰天這麼囂張跋扈,否則下一個被人玩廢的,或許就是自己了…

兩人都有些淡淡的疑惑,這蕭浪真的不是戰王朝最頂級的四大世家暗中培養出來的天才少年?好像四大世家,其中就有一個是蕭家吧?否則十七歲的寒門武者怎麼可能達到戰將境?

不過轉頭回想,兩人立即否決了這個猜測。蕭家的人歷來都無比張狂霸道,如果蕭浪真是蕭家子弟,哪怕是旁系弟子。今日司徒家早就灰飛煙滅了。

四大世家,那可是戰王朝的暗中統治者,龐然巨獸般的存在啊!

步小蠻和雅夫人兩人臉上的神情有些複雜,有些因為蕭浪逃走的竊喜,又害怕他被司徒家抓住,最後又擔心蕭浪遠走高飛,再也不回來了!

兩人悄悄的走了,回各自的家族,開始動用能動用的人手,尋找蕭浪!

小樹林內的人走得乾乾淨淨,藥王城卻風起雲湧。無數武者從四個城門狂奔而出,無數信鴿衝天而起。藥王城附近的數十個小鎮內,無數武者動了。

一個時辰之後,所有的小鎮上都貼滿了一個人的畫像。

司徒家懸賞千金,尋找蕭浪!

這下不光是各大家族的人員,就連普通武者暴動了,只要找到蕭浪就可以得千金!

藥王城四周的小鎮,官道上,荒野中,到處都是人影。藥王城因為一個人,一城六十鎮,數萬武者開始瘋狂四處狂奔。

僅僅是三個時辰,在銀月剛剛升空的時候,蕭浪就被發現了,他擊傷兩名普通武者,正朝藥王城北的魔鬼山逃去!

一個消息又以風捲殘雲之勢,傳遍所有在尋找蕭浪的武者,活抓蕭浪再賞萬金,擊殺他五千金!

司徒家不差錢,司徒英雄無比豪氣,司徒家的臉不是誰都可以打的,更不是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寒門小子可以打的。


數十匹上等的寶馬,載著司徒英雄和司徒家的強者,朝魔鬼山衝去。繁密的官道上,荒野中,也有許多武者朝魔鬼山衝去,為了那足以在煙雨山莊憐花閣享受幾年的賞金,或者為了觀看數年難得一見的盛況。

「馬勒戈壁!」

荒野上,一個少年在急速狂奔,宛如一隻迅豹,無比靈活的穿行在崎嶇的山地里。蕭浪沒有想到司徒英雄殺他的心居然如此的強烈,竟然開出了懸賞令,還分發信鴿,四處傳訊,他只是被兩個武者看到,就立即有無數人追著他的屁股尾隨追來。

「快,快,快!只要進了魔鬼山,就算再多一倍的人,我都不怕了!」

魔鬼山寥寥在望,蕭浪鬆了一口氣,沒進斗獸場之前,他一直在魔鬼山歷練,對於那裡的地形熟悉程度宛如自家後院。而且裡面有無數的玄獸,只要進了魔鬼山,他自信憑藉他這麼多年的經驗,絕對有把握成功逃離。

小刀估計已經接到自己的傳訊,帶著姑姑遠走高飛了!小刀看起來雖然傻,但也是從小和他在叢林內玩到大的。他拖延了這麼久,相信小刀絕對已經從容帶著姑姑離開藥王城的勢力範圍了!

很多事,蕭浪都計算的堪稱完美,宛如在斗獸場蒙著眼睛,秒殺那隻裂地虎般。

然而!

事情再次脫離了蕭浪的計算!

魔鬼山下,走出來一排武者,全部用貪婪的目光盯著蕭浪,宛如看到了一堆堆金幣和一個個漂亮的女人!

絕地求生之魔王系統

司徒家豪氣萬丈的懸賞令,讓無數冒險團紅了眼。許多團隊駐守人員,立即通過特殊的傳訊方式,傳訊給魔鬼山內自家的團隊。無數武者立即從魔鬼山內出來,來活捉這隻價錢能比六級玄獸的人形玄獸!

「逃!」

蕭浪沒有半點猶豫,雖然前方的數十人他有把握單挑滅殺大部分人,但是此刻卻是他單挑一群人…

玄氣運轉全身,他朝西邊狼狽逃去,南邊是藥王城,東邊不熟悉,他只能逃去西邊。

他的速度很快,至少目前追捕他的人,沒有人能短時間追上他。但是追捕的人群中也有數名戰將境武者,他甩不掉,反而那幾人的和他的距離在不斷的拉近。

一個半時辰后,他的身子在一個山嶺上頓住了!

因為他已經無路可逃了!

這山嶺在藥王城很有名,名叫斷頭嶺。因為山嶺一邊是懸崖,掉下去頭肯定會摔斷。蕭浪被四周蜂擁而來的武者逼得被迫上了斷頭嶺!

今夜的月亮特別的圓,特別的亮,萬里無雲,四周的景色無比清晰,不過在銀白色月光映照下,都顯得有些冷意。徐徐微風,將斷頭嶺上數十名武者的衣裳吹得輕舞飛揚。

「斷頭嶺?難道這裡就是我蕭浪的葬身之地?」

望著下方不見低的懸崖,蕭浪嘴角露出一抹苦笑。他當然不會相信前世小說內的虛構故事,掉下懸崖,不但沒死,反而獲得逆天機緣!他很清楚,自己跳下去的話,百分百會粉身碎骨的!

對於今日所做的事,他不後悔。正如姑姑所說的,既然做了,就不要後悔,他一直很聽姑姑的話!

他不畏懼死亡,從小到大,無數次和死神接吻,他唯一有些挂念的,只有姑姑和小刀!

「小刀,好好照顧姑姑!」

他默默的念叨一聲,緩緩用袖子內抽出幾把飛刀,悄然打開綁在手腕上的弩箭機關,目光平靜的在緩緩朝他圍上來的武者面上掃過。

想要拿我的命?那就用命來換吧!

蕭浪弓著腰,宛如一隻身臨絕境的孤狼,沒有嚎叫,只是露出猙獰的獠牙,準備臨死一擊。

「今日斷頭嶺參加圍捕的人,每人百金都退下,這雜碎的人頭,我們司徒家親自來取!」

一道霸氣的聲音從人群後面響起,數十道人影自山腰上飆射而來。為首的錦衣捲髮中年人,人未到冷森森的話語傳遍整個斷頭嶺。

司徒英雄分開人群,大步流星的走來,他看著這個讓司徒家丟盡了臉的少年,臉上露出一抹冷笑,幽幽說道:「怎麼?不敢跳?你不是很有種?」

蕭浪看到那些普通武者退在一邊,司徒家數十名強者把他圍了起來,反而咧嘴笑了。能在臨死前,拖一兩個司徒家的人墊背也是不錯的!

他絲毫不懼的對上了司徒英雄的目光,淡淡說道:「我一直不明白司徒戰天和司徒戰野身為名門公子,為何會如此膿包,如此不堪。看到你…我終於明白了!」 「放肆!」

「死到臨頭還如此狂妄!」

「大長老,別和他廢話,滅了他!」

蕭浪的話很委婉,但是不難懂,遠處的武者們表情古怪,想笑卻不敢笑,司徒家的人全部勃然大怒。

司徒英雄沒有生氣,和一個死人生氣,那不值得。戰王朝的律法制度很完善,不過對於司徒家這種大家族來說,殺一個寒門子弟完全不算事。再說了藥王城的城主木鼎藥王多年不管事,城內都是三大家族管理,執法的人會犯法?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