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泰國邪童,惡怨邪靈,能驅邪氣,幻化形體,主體不滅,邪童不死。

…… 我去,居然是外國鬼!

得知了邪氣小鬼的來歷,陳浩一臉錯愕。

這年頭,外國鬼都這麼囂張?敢來我大華夏搗亂?

不過這時,已經來不及考慮這些了,數十個邪童一擁而上,大有用鬼海戰術耗死陳浩的意思。

陳浩冷哼一聲,大桃木劍直來直去,法光凌厲,這些邪氣凝聚的邪童,被切瓜砍菜般,眨眼斬殺一空。

不過轉瞬之間,邪氣小鬼一聲尖叫,小客廳第二波邪氣小鬼又涌了出來,再次一擁而上,並且這一次,人數更多。

陳浩看的皺眉,一邊揮舞桃木劍,把一個個涌上來的兇惡邪童斬殺,一邊在心中尋找對策。

書中記載,泰國邪童是一種很詭異的邪靈,被降頭師用邪法混合邪物,經過各種不可思議,極度噁心,絕情滅性的手段後,方纔轉化而成。

一旦成功,邪童就會變得兇殘陰毒,能吸人生氣精華,壯大自身,並且能夠驅使邪氣,幻化萬千,不死不滅。

只是這般邪物,有傷天和,不僅煉製要求非常多,而且成功率超級低,反噬危害大,更有百年一次的劫雷臨身,基本都抗不過去。

在降頭界,一般的降頭師也不願意煉製這種比阿贊古曼童還要邪性的惡毒玩意。

當然,邪童可怕,但是也有一個致命的弱點,那就是主體,也就是邪童的真魂所在,只要破了真魂,邪童立馬就會煙消雲散。

如果猜測不錯的話,那法器,就應該是邪童的真魂隱藏之處。

心中思定,陳浩身影一轉,不進反退,一副招架不住的模樣。

小客廳之中,邪童見了連忙尖叫一聲,無數邪氣幻化體追上陳浩,不依不饒。

陳浩大喊一聲:“小黑,小黃,開工了。”

一直等待陳浩命令的兩個靈寵,聞言再也不看戲,各自叫着,展開了行動。

公雞昂首挺胸,雞頭高高揚起,喉嚨鼓動一下,張嘴就叫。

咯咯咯!!

清亮浩然的叫聲,響徹別墅,聞聲,那些追擊陳浩的邪童,瞬間僵住,就好像被定了身一樣。

黑貓怒吼一聲,膨脹身體,化身仙人模式,猶如獵豹一般,嗖嗖的就爬上了二樓。

一個跳躍而起,黑貓張嘴一吸。一股看似平常,但是對這些幻化邪童來說,卻好像黑洞漩渦一般,無可抵擋的吸力浮現。

幻化邪童被雞鳴震懾,一個個驚恐的扭曲着飛進了黑貓的嘴中。

嘎吱嘎吱!

黑貓一閉嘴,一臉享受的咀嚼。

對它來說,似乎越邪惡的東西,越好吃。

靈寵出動,瞬間清場。

那原本得意的邪童,也變得目瞪口呆,不敢相信。

陳浩自然不會錯過這大好機會,提着大桃木劍,直接衝向小客廳。

邪童反應過來,陳浩卻已經到了近前,然後毫不猶豫的直接砍了過去。

嗡!

桃木劍閃耀着紅光,直接把邪童一分爲二,化作邪氣散去。

隨後,陳浩也不停頓,身影一轉,目光就鎖定了小客廳側面供臺上的一個神臺。

這神臺很有泰國特色,供奉的是一個面目猙獰,四隻手臂的邪神。

邪神雙手各持一把兵器,張牙舞爪。另外兩手,卻是抱着一個孩童。

那孩童被包裹住,看不見身體,但是露出了些許面容,卻是獰笑狀態,看起來非常嚇人。

而遍佈整個別墅的邪氣,也是從這孩童身上散發。

顯然,這就是那被楊奇請回來的法器。

看到神像,陳浩冷笑一聲。

那楊奇真是傻逼一個,我大華夏傳承久遠,不說道門佛門,就算一些旁支教派也有許多,哪一個沒有神靈供奉?他誰都不請,就請外國的。

這種連自家信仰都不相信的人,就是一個崇洋媚外的死漢奸。

心中痛罵,陳浩手卻不停,直接抓向神像。

就在這時,意外憑生,一道道黑絲從神像之中冒了出來,快速纏繞陳浩的手腕。

不等陳浩反應過來,手腕處,一道靈光浮現,那黑絲瞬間自燃,焚化一空,然後一聲尖叫響起。

陳浩面色微變,特麼這神像居然還有後手?差點中招了!

當即陳浩一反手,大桃木劍嗡鳴聲中,直接狠狠砍中了神像。

紅光一閃,啪的一聲邪神像破碎。一道影子憑空飛了出來,砸在牆壁上。

那影子重重一摔,也不吭聲,爬起來,呼的往外飛去。

陳浩一看,邪神像抱住的孩童不見了。

媽了個蛋,想跑?

陳浩正要追擊,那影子就又飛了進來。然後黑貓扭着性感的屁股,悠然走了進來,還擡起爪子,輕輕一吹,滿臉不屑。

陳浩看的嘴角一抽。

臥槽,哥們現在大寶劍橫掃無敵,居然還被這死貓裝了一個**!

不過看到影子後,陳浩卻是愣住。

這影子,居然就是那個女鬼。

此刻的女鬼,頭髮散開,露出一張慘白卻漂亮的臉蛋,此刻一臉驚恐,害怕。

陳浩皺眉,就要走過去。

女鬼死死抱住孩童像,猛然開口求饒:“求求你們,不要傷害我的孩子。”

陳浩動作一頓,皺眉道:“這不是你的孩子,它是泰國邪靈。”

“不,這是我的孩子,求求你,不要傷害他。”女鬼果斷反駁,一臉堅定。

陳浩冷哼:“鄭小姐,你的悲慘經歷,我表示同情,也願意幫你。但是這不包括這個邪靈。區區一個外國小鬼,居然敢來我大華夏害人,必須要滅了。”

“嗚嗚嗚嗚,不要殺我,嗚嗚,我不敢了,嗚嗚嗚~~”

這時,邪童再次幻化一個身影,依偎在女鬼的身邊,可憐兮兮的哭泣哀求。

陳浩冷笑:“繼續哭,真當我不知道你是個什麼東西。化外蠻夷以邪法煉製而成的惡念體,人的各種玉望你都有,就是沒有愛,還特麼給我演戲。”

邪童頓時哭聲一滯,旋即怨恨惡毒的看着陳浩道:“你也會死的,莫撒大師不會放過你的。”

陳浩一愣,旋即笑道:“你不說我差點忽略了,嘿嘿,有邪童,自然有掌控者,小小降頭師,居然敢來我大中原放肆,我們這麼好客,他就不用回去了。”

話落,陳浩直接揮舞桃木劍,把邪童斬滅。

女鬼驚慌失措,再次飛身,就要逃走。

陳浩哪容她離開,桃木劍一壓,女鬼就慘叫着摔在地上。

……

第二更,推薦。 陳浩趁機一掠上前,一把搶過孩童像。

孩童像入手,急促顫抖中一股邪氣爆發,蔓延陳浩手臂。但是在遇到開光手鍊之後,嗖的迴轉。

陳浩連忙掏出一張驅邪符,直接貼在了孩童像上。

驅邪符靈光一閃,孩童像頓時沉寂下來。

鮮妻撩人:伏醫生,別太急 這時,正要反搶孩童像的女鬼突然僵在了原地,雙眼迷茫。

“我這是……在哪裏?”

咦!

陳浩聞言,微微一怔。

仔細打量女鬼。

依然面孔慘白,只不過臉上的驚恐着急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茫然。

先前那是……被控制的?

陳浩若有所思。

邪靈這種東西,詭異莫測,能夠做到影響鬼物的神智,似乎也不算什麼難事。

“鄭小姐,你還記得自己是誰嗎?”陳浩輕聲問道。

女鬼回神,下意識的回答道:“我是鄭蓉,我不是來姐夫家……啊,不要,不要,姐夫,不要……”

女鬼似乎想到了什麼,猛然表情再次變得驚恐,雙手更是下意識的擺動,似乎在推什麼東西。

陳浩默然。

看來這女鬼不知道自己被控制了,她的真實記憶還停留在死亡的前一刻。

“鄭小姐,你已經死了!”陳浩認真說道。

正在揮舞手臂的女鬼頓時僵住,好一會兒後,女鬼的表情變得猙獰:“是姐夫,是他殺了我,他要強暴我,他該死。”嘴裏說着,女鬼用手**自己的肚子,而後她又呆住了,一臉着急道:“我的孩子呢,我的孩子呢,怎麼不見了?”

陳浩嘆息道:“鄭小姐,你的孩子也沒了,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你孩子的魂魄,被這邪靈吞噬了,所以你纔會把它當成自己的孩子。”

女鬼擡起頭,看向陳浩手中的孩童像,似乎想起了什麼,臉上滿是悲傷和痛苦:“怎麼會這樣?我的孩子還那麼小,他都沒有出生。”

陳浩道:“現在說這個已經晚了,鄭小姐要節哀。不過冤有頭,債有主,犯下罪孽,總是要償還的,鄭小姐,你想不想報仇?”

女鬼眼中浮現一道兇光,咬牙切齒的道:“我要報仇,我要殺了楊奇!”

叮咚:摔死鬼鄭蓉,兩月冤鬼,完成死願,獎勵五年道行。

陳浩聽到叮咚聲,就好像聽到了美妙音樂一樣,心中舒暢至極。

等看到獎勵的居然是五年道行後,更是大喜。

看來這女鬼雖然才死不久,但是遭受邪靈強化,又是母子雙亡,怨氣太重,所以系統大佬給了一個高規格的獎勵。

嘖嘖,系統大佬果然還是很親民的啊!

“很好,我給你這個機會,只要你報仇之後,放下執念,投胎即可。”陳浩開口說道。

女鬼大喜,她已經想起了這一段渾渾噩噩時間的經歷,知道自己犯下大錯,本以爲罪無可赦,可能要被眼前的這位年輕大師收了。

沒想到大師居然這麼通情達理,給自己一個報仇的機會!

女鬼感激的直接跪下來:“謝謝大師,大恩大德,永生不忘。”

陳浩淡然道:“這倒不用,本大師行事,不論陰陽之別,只看善惡之分。爲善者當受獎勵。爲惡者,當受懲罰。這楊奇害你母子雙亡,罪大惡極,死不足惜。不過你也要記住,我給你機會,可不是讓你亂殺無辜,否則別怪我辣手無情,讓你魂飛魄散,永無超生之日。”

女鬼點頭:“大師放心,除了楊奇,小鬼絕不傷害任何一人。”

話落,女鬼鄭重的磕了一個頭,然後一轉身,消失不見。

喵嗚!

女鬼一走,黑貓就來到了陳浩的身邊,看着他手中的孩童像,就好像看到了美食一樣,舔了舔嘴巴,滿是渴望。

公雞也走了進來,看向孩童像卻是一臉嫌惡,然後偷偷瞥了一眼黑貓,滿是嫌棄,還悄悄的移開了幾步,以示自己鹹黨的立場。

陳浩看着孩童像,暗暗琢磨。

根據白鶴觀的古書記載,降頭邪靈,必須血契,方可驅使,若是毀了這邪靈,那降頭師怕是不好受。

不過這邪靈看起來並沒有記載中的辣麼厲害,可能是新煉製不久,這樣的邪靈反噬,並不會要了降頭師的命,這不符合自己的想法。

對於這種敢來我大華夏鬧事害人的外來者,必須要付出慘重的代價,只是受傷,太便宜他了。

看了看一臉期待的黑貓,陳浩問道:“小黑,你能不能根據這邪靈氣息,尋找到降頭師的所在?”

黑貓連忙點頭。

親愛的,你怎麼不在身邊 陳浩驚訝:“真的可以?”

黑貓翻白眼,我都點頭了,你還懷疑我,是不是本喵平時隱藏的太好了,你都忘了本喵的厲害?

陳浩笑了:“既然如此,那這東西就交給你了。”

說完,陳浩手指一點驅邪符,驅邪符呼的破碎無形,一股靈光爆發。

下一刻,孩童像破碎,一道虛影憑空顯化,正是那邪童。

不等邪童有所動作,黑貓直接張嘴一吸,邪童就飛入它口中,幾個咀嚼,吞下腹中。

吃了這麼一個大補物,黑貓臉上露出開心的表情,身上的金黃光芒,也變得更加強烈了一些。

見到這一幕,公雞一愣,旋即可憐巴巴的看向陳浩。

這不行啊,好不容易纔脫離了這死貓的壓迫,形成了平等的身份。

這下死貓居然又強了一點,這樣下去,本雞的地位岌岌可危。

主人啊,大家都是靈寵,你可不能區別對待,雖然我沒有死喵萌萌噠,但是你可以搞雞啊。

陳浩哪裏顧得上公雞,一臉期待的看向黑貓。

黑貓美滋滋的舔了舔嘴,叫了一聲,轉身飛跑而去。

陳浩連忙跟上。

出了別墅,走了不到一千米,陳浩就看到了一個廢棄的房屋。

到了這裏,黑貓再次叫了一聲。

陳浩目光一閃,陰陽眼查看,果然,他感知到了房屋內的一個微弱氣息。

冷笑一聲,陳浩飛掠過去,進了房屋,然後看到了一個佈置好的詭異法壇。

在法壇後面,一個身穿黑袍,身材瘦弱的中年男子倒在地上,口中還在間接性的噴血,眼睛翻白,身體一抽一抽的,看起來不死也只剩下半條命了。

陳浩見了,一臉無語。

媽了個蛋,居然被反噬成這熊樣了,虧得我還這麼認真,感情這降頭師就是這種貨色!都沒有那個能耐,居然敢玩邪靈這種高端的左道邪法,你也是沒誰了。

……

第三更奉上,推薦。 看到泰國降頭師的慘狀,陳浩都有些不忍目睹了。

實在是……太慘了。

看那血吐得,小眼翻的,跟羊癲瘋發作一樣抽抽的,完全能感受到他被反噬的痛苦。

兄弟,旁門左道,玩不得啊!

陳浩心中嘆息一聲,一時間也不知道如何處理了。

弄他吧,我大華夏人心慈柔軟,悲天憫人,各種小狗小貓都視如己出,不忍傷害,哪能做出那種給國際友人臨死補刀的事。

不弄吧,這貨居然來我大華夏害人,這絕壁不能忍啊,小太陽當年都被我們打得跪地喊爸爸,這傢伙不汲取教訓,還頂風作案?能原諒?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