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洛欣雨和范芷冬疾走兩步,瞅准空隙,迅速的跪倒在蒲團之上,恭恭敬敬的磕了三個頭。

洛舞煙緩緩走到門口,閉上眼睛聆聽了一會,面上越發的肅靜起來。

她的到來,在女眷中引起了不小的轟動,只是礙於太后及娘娘在殿內誦經,才沒有人敢大聲喧嘩,只是一個個交頭接耳的小聲討論著這個成了棄婦的女人。 「浩兒給爺爺的凶獸牙齒,就是我們自己打的呢!」

慕容柏這一下是真驚訝了。

他一直以為,那四階凶獸的牙齒是他們在丹陽山脈撿來的。

而那句,一起殺了四階凶獸的事情,更只是小孩子的夸夸其談。

可沒想到,竟然是真的!

「浩兒,那四階凶獸真的是你們殺的?你們老大沒有幫你們?」

「爺爺你好笨啊!四階凶獸當然是我們殺的啊!要是老大出手,別說四階,六階七階凶獸也隨隨便便打死了!」


慕容浩抱著慕容柏的大腿,「爺爺爺爺,我什麼時候能再去看老大啊!都有好久沒見過老大了!」

慕容柏沉吟了半晌,才道:「好,爺爺過兩天就帶你去看你老大。」

看來,他應該去問問,那妖孽一樣的小娃娃,那君慕顏的兒子,到底是怎麼教導他孫兒的。

竟讓他孫兒一月之內變得如此厲害。

「哦!爺爺最好了!!浩兒最愛爺爺了!!」

「嘻嘻嘻,我要把這個好消息告訴彥彥他們。我有爺爺帶我去看老大,他們卻不能去。大家一定會羨慕死我的!」

……

於是,一天之後,納蘭家、陸家、段家和風家全都炸開了鍋。

所有的小傢伙都吵鬧著一定要去看他們老大。

納蘭彥把兩隻眼睛哭成了核桃:「嗚嗚嗚,爺爺不愛彥彥了,浩浩的爺爺都帶浩浩去看老大了,可是爺爺不帶彥彥去。爺爺一點都不疼彥彥!」

面對寶貝孫女的眼淚攻勢,納蘭清能怎麼辦?他也很無奈啊!

「好好好,爺爺帶你去看你老大行了吧!」

納蘭彥立刻破涕為笑,抱著爺爺在他臉上重重「啾」了一口,「爺爺最好了!彥彥最愛爺爺了!」

納蘭爺爺酸溜溜的想:什麼最愛爺爺!你最愛的是你家老大吧!

算了算了!反正他也想去拜訪一下君慕顏和她那個妖孽兒子。

實在是孫女兒回來后,實力進步的讓她心驚。

還有孫女兒拿出來的丹藥和符籙,每一樣不是他沒見過的,就是在天光墟【老子天下第一】店鋪中搶都搶不來的。

問她這些東西是從哪來的。

納蘭彥就擺著小腦袋開心道:「是老大娘親給彥彥的啊!老大娘親可好可好了,又漂亮又厲害,還會變出好多好多東西。浩浩他們也都有,可彥彥是最多的。因為老大娘親說彥彥是漂亮的女娃娃,要寵著呢!」

納蘭彥笑眯了眼,她想見小哥哥,也想見小哥哥的娘親。

納蘭清卻是若有所思,「行,爺爺這就去聯繫慕容家、陸家他們,大家約個時間一起去看你老大。」

===

慕顏從空間里出來,打了個哈欠,一臉疲憊。

落雨:「六師姐,你這段時間都在忙什麼呢?那個田家欺人太甚,我們要不要直接殺上門去?」

雲若寒皺眉:「田家家主是元嬰期修為,底下有上百個金丹高手,還有數千田家君,我們貿然殺上門去,不是找死嗎?」

「那怎麼辦?」冷羽沫咬牙切齒道,「難道就任由他們囂張嗎?老娘絕對咽不下這口氣。」 她的到來,在女眷中引起了不小的轟動,只是礙於太后及娘娘在殿內誦經,才沒有人敢大聲喧嘩,只是一個個交頭接耳的小聲討論著這個成了棄婦的女人。

「這不是洛舞煙嗎?」

「洛舞煙?她怎麼到這裡來了……」

「對啊……她不是被廢了嗎?怎麼還有臉到這裡來?」

「可真是不要臉啊……居然還敢出來丟人現眼……」

「待會幾位王爺要到這裡來……她莫非還是不死心的要來勾引王爺?」

「別逗了,就她那個鬼樣子,也就只有鬼才肯娶她吧……」

洛舞煙對這些冷嘲熱諷充耳不聞,緩緩的屈下右膝跪於地上,然後是左膝,雙手愛胸前劃過一個奇怪的弧度,合掌於胸前,然後在眾人驚詫的目光中,毫無形象的全身匍匐到地面,以頭觸地,再次合掌與頭頂,這才緩緩的站起身來。

「她在幹什麼?」

「誰知道啊?搞得怪怪的……」

「你姐姐在幹嘛?」范芷冬悄悄的問向洛欣雨,「怎麼趴到地上去了?」

「別管她……我都覺得丟人……」洛欣雨的眼中滿是憤恨,你自己丟人也就罷了,偏偏自己還站在這裡。

范芷冬的話,無疑就是一個導火索,頓時將諸位小姐的目光吸引到了洛欣雨的身上,看向她的目光中同樣的充滿了鄙視和不屑。

洛欣雨被盯得渾身難受,幾步跨到洛舞煙的面前,趴在她的耳邊低聲道:「洛舞煙,你要丟人,不要再這裡丟人好不好?你不覺得自己很蠢嗎?」

洛舞煙雙手合十於胸前,閉著眼睛依舊自顧自的五體投地的拜下去。

第二拜剛剛起身,猛就聽到眾女子嬌柔的聲音:「見過大王爺,四王爺,五王爺,七王爺,九王爺……」

洛舞煙一驚,連忙垂首退至一邊,屈膝跪下。

這群女人就是成心的想看自己的笑話,居然沒人告訴自己王爺們已經來到了自己的身後。

大王爺楚之雄走到洛舞煙的面前,手中的紙扇輕佻的挑起洛舞煙的下巴,仔細看了一眼之後,笑著沖楚修塵笑道:「七弟,這不是洛家的三小姐嗎?」

洛舞煙面無表情的看著楚之雄,這個大王爺明顯的不同於其他的幾位皇子,年紀約三十五左右,體格健碩,眼睛細長,鼻樑高挺,嘴唇略厚,乍看上去,似乎是一莽撞之人。

楚修塵的口水已經打濕了衣襟,此時剛想上前說話,卻被四王爺楚問天一把抓住了手臂,緊緊的束縛在身邊。

「七弟,不可多事,太后和娘娘都在裡面呢……」

楚修塵似乎很聽楚問天的話,只能可憐兮兮的看著洛舞煙,小聲叫道:「娘子……我要給太后請安,一會再來找你玩……」


聲音雖說不大,但是在寂靜的殿門外還是清晰無比的傳入了眾人的耳中。

楚之雄第一個忍不住笑出了聲:「哈哈……娘子?他是你娘子……?」

楚修塵十分認真的點點頭,「是啊……娘親說她以後就是我娘子……」

楚之雄看了看楚修塵,再看了看洛舞煙,手指在洛舞煙白皙的那半邊臉上輕輕的掐了一把,譏笑道:「你們兩個……倒是般配的很吶 楚之雄看了看楚修塵,再看了看洛舞煙,手指在洛舞煙白皙的那半邊臉上輕輕的掐了一把,譏笑道:「你們兩個……倒是般配的很吶……

洛舞煙略一扭頭,甩開了楚之雄的手,冷冷道:「大王爺,此乃佛門之地,還請王爺自重。」

「自重?」楚之雄好笑的看著她,「就你這姿色,難道還能讓本王爺不自重?」

「阿彌陀佛……」一聲佛號如同梵音一般,重重的敲在每個人的心上。

洛舞煙抬首望去,只見這個和尚看起來也就五十左右,麵皮白凈,雙目炯炯有神,穿著一件黃色破舊的僧袍,上面補著幾個補丁,此時正緩緩的向著洛舞煙而來。

「洛三小姐可有時間隨貧僧到禪房一坐?」

「空寂禪師……」幾位王爺一見來人,立即恭敬的拱手行禮。

楚之雄也是面色恭敬的行了禮,「空寂禪師不是一直在靜修嗎?怎麼今天就有時間出來呢?」

空寂對他的話似乎沒有聽到一般,眼睛依舊看向洛舞煙,」洛三小姐可有時間?」

有,當然有,必須有,就沖你將楚之雄的臉踩在腳底下捻了幾捻的份上,怎麼著也得擠點時間給你不是?

當下,洛舞煙起身緩緩一拜,「既然大師相邀,舞煙就叨擾了……」

洛欣雨簡直就要瘋掉了,為什麼這個洛舞煙到哪裡都能引起大家的注意呢?

這空寂禪師可不是別人,他可是大安德高望重的幾位禪師之一,就連皇上對他也要禮讓三分,這就是他為什麼可以無視楚之雄的原因。

憑著洛舞煙腦海中的記憶,洛舞煙自然也知道這個空寂禪師是何許人也,只是不知道自己能有什麼事會讓這個大禪師感興趣。

奇怪的是,空寂禪師並沒有將洛舞煙帶至禪房,而是繞過後堂,順著一條羊腸小道直接進入了後山。

路邊的的樹木越來越多,小道也越來越陡,而空寂禪師還是那麼不緊不慢的在前面走著,始終一言不發。

洛舞煙拔下頭上的梅花簪子暗中握於手心,藏在了袖子中。

走了許久,空寂禪師才在一塊較為平坦的地面上停住腳步,仰首看向天空。

洛舞煙自己已經走得氣喘吁吁,額前的秀髮也被汗水打濕了,抬頭看向空寂禪師,對方氣息均勻,毫無疲乏之態。

「洛三小姐好體力,既然可以跟得上貧僧……這在大家閨秀的小姐中可沒有幾個……」

「舞煙自幼在山中長大,和山路對舞煙來說,實在也是算不得什麼……」

空寂禪師忽然回首看向洛舞煙,一雙眸子頓時如夜空般璀璨奪目,中心處,似乎還有一顆特別的亮點在閃閃發光。

「洛三小姐可以告訴貧僧,方才在廟中的所作所為是什麼意思嗎?」

原來是為了這個?洛舞煙暗中鬆了一口氣。

「那種拜法叫五體投地,只是小女子表示虔誠的意思……並沒有其他的意思……」

空寂抬頭看向天空,「每個生命最終都會墮入輪迴……洛三小姐相信輪迴嗎?」

「自然是信得……」洛舞煙不解的看向天空:「不知大師為何有此一問?」 慕顏微微一笑,「別急啊,如果不能直接狩獵凶獸,就先剪除他的爪子,拔掉他的牙齒,再動手不遲。」

「什麼意思?」

「雖然聽不懂什麼意思,但小師妹露出這表情的樣子跟三師兄太像了。嘿嘿,我總覺得有人要遭殃了。」

「說起來三師兄這段時間一直在閉關幹什麼呢?連人影都沒看見!」

幾人正說著,身上的身份令牌全都滴滴滴響起來。

雲若寒:「又讓我們去太乙廣場集合?」

「肯定是那姜泰鴻!這次他又想要搞什麼鬼?!」

「搞什麼鬼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

果然,慕顏他們一到太乙廣場,看到的就是站在中央面容陰鷙的姜泰鴻。

這一次姜泰鴻沒有再露出什麼狂妄興奮的神情,而是木著臉看著一個接一個到來的學生和導師。

他的眼中偶爾閃過掙扎,可終究還是被陰鷙和怨恨所取代。

尤其是當他看到孟百川過來的時候,眼中更是露出暢快的怨毒之色。

孟百川一落地,立刻就指著姜泰鴻大罵,「你到底搞什麼鬼?誰給你的權利一次次折騰學生?」

姜泰鴻沒有回答他,而是看了一眼太乙廣場,發現整個星辰學院的學生和導師基本上都到齊了。

他才咧開嘴,露出一個猙獰的笑容:「我警告過你們的,不要跟田家作對,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可你們偏偏不聽,偏偏要維護搖光分院那群傢伙。呵呵,如今落得這個下場,都是你們咎由自取。」

孟百川和他身旁的分院長們聞言臉色都變了變。

「姜泰鴻,你做了什麼?!」

他的話音剛落,就看到紫微宮中央某處發出一陣耀眼的光芒。

緊接著,籠罩著整個星辰學院的大陣消失了。

姜泰鴻將手中碎裂的玉簡丟掉,面容扭曲地瞪著孟百川,「這都是你們逼我的!院長之位本就是我的,你偏偏要搶走!我原本能和田家交好,可你們偏偏要破壞!」

「所以,你們也別怪我心狠手辣,我是被你們逼的。我只是要借田家的手,拿回我應得的東西!!」

下一刻,就見密密麻麻的飛船從天而降。

每一艘飛船上,都下來數十甚至上百個身穿田家服飾的修者。

所有的學生和老師都滿目駭然,反應不過來究竟發生了什麼。

而慕顏則微微皺起了眉頭,垂下的眼帘下,寒芒閃爍。

所有的飛船停穩,田家的修士立刻四散分開。


有的去毀掉或收走停在太乙廣場周圍的所有飛船。

也有的封住了紫微宮通往外界的道路。

廣場上的學生和導師一片慌亂。

他們又驚又怒地想要去阻止,卻被上百個金丹修士攔了下來。

只是頃刻之間,紫微宮被徹底變成了一座孤城。

羅田大搖大擺地從一艘豪華飛船上走下來,朝著那些蠢蠢欲動的導師和學生冷笑道:「你們最好別輕舉妄動。否則,要是我們田家的修士,不小心傷了這些學生,讓他們缺胳膊斷腿的,恐怕心疼的是你們。」 「自然是信得……」洛舞煙不解的看向天空:「不知大師為何有此一問?」

「每個人都有一顆命星,註定了他的命格……若是改動了命格……一切就會大不一樣……」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