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洛舞煙的唇瓣自始至終都帶著那絲譏諷的笑意,素手撫平額間被風吹亂的秀髮,笑靨如花。 是的,這張符籙沒有任何其他效果。

它不能補靈補氣,不能防禦戰鬥。

唯一的作用,就是構建符陣,自動煉製水行丹。

每一張【水行丹煉製符】都要耗費她大把的靈力和神識,而且一天最多只能繪製十張。

比起她繪製其他符籙的速度來講,簡直是龜速了。

偏偏沒張煉製符,最多只能煉製出兩三顆丹藥。

實在有些雞肋。

慕顏在心中吐槽自己的符籙,殊不知,底下的人確實徹徹底底炸鍋了。

「葉……葉葉,葉大神,這……這真的是水行丹嗎?」

說話的人是站在底下的一個面黃肌瘦的男子。

正是那日在衍月丹府門口被羞辱,也死活不肯鬆口罵葉良辰的人。

慕顏微微一笑,將手中的其中一顆丹藥遞過去,「你試試看不就知道了。」

天光墟中可以模擬煉丹,可以在縹緲館體驗丹藥效果,也可以將煉丹的過程和結果具現化。

但真正服用丹藥,卻只能在現實中。

男修接過丹藥,迫不及待就離開了天光墟。

只過了一刻鐘,他又重新出現在往生廣場。

而眾人看到再次出現的男人,卻是驚得眼珠子都幾乎凸出來。

只見剛剛還雙眼凹陷,眼底泛著丹火毒特有的紅褐色的男子,此時雙目竟然清明了大半。

雖然同樣面黃肌瘦,可整個人腰板卻挺了起來。

臉上滿是激動的神光。

一在往生廣場站定,男人就高聲大喊,「葉大神,是水行丹,真的是水行丹!!還是上品水行丹,葉大神,我……我……」

男人似乎想要說感謝的話,可是聲音卻忍不住哽咽了。

神魂也因為藥效發作而有些不穩。

事實上,服用水行丹后,至少要調息兩個時辰,才能完全吸收藥效。

可這個男修實在是太過激動,也太想要替葉大神證明他的偉大和清白,所以竟不顧自己身體,急匆匆重新上了天光墟。

慕顏沉下臉道:「還不快離開天光墟好好調息,你想浪費我的水行丹嗎?」

男修這才又哭又笑地隱去了身形。

而這個男修的一上一下,為往生廣場上其他修士帶來的震撼,不啻於天雷轟炸。

「這絕不可能!!!」冷玉瑤發出一聲凄厲的尖叫,「這是妖術,這一定是障眼法。葉良辰,這兩顆水行丹,一定是你從我衍月丹府偷的。」

「你剛剛一定是故弄玄虛,趁著大家被吸引了注意力,就偷梁換柱,把我們衍月門的水行丹當做你自己煉製的。」

慕顏看著冷玉瑤張揚舞爪,扭曲著臉歇斯底里喊叫的模樣。

忍不住發出一聲嘲諷的輕笑:「冷玉瑤,你還真是不到黃河心不死啊!」

「既然如此,那我就讓你看看。你衍月門的水行丹,不止我能練,我良辰大軍中的每一個人都能練。」

「你不是想要用水行丹來扼住我葉良辰和良辰大軍的咽喉嗎?那我就讓你們親眼看看,水行丹成為爛大街的丹藥,人手一顆的有趣場景。」 「是不是很不甘心?覺得自己死的冤枉,死的不值?」

漆黑如墨的眸子漸漸的恢復了澄澈透明,純粹若水晶,此時,這可水晶之內,充斥了滿滿的譏諷的笑意。

「你真的以為,本小姐就那麼傻的將自己的背部留給你嗎?」

楚修塵頓時若有所悟的看向洛舞煙,凜冽的眼神讓洛舞煙做賊心虛一般的別開頭,不去看他的眼睛。

花封的唇無力的動了幾下,洛舞煙依舊讀懂了他的唇形,不由的莞爾一笑。

「我耍詐?你有沒有搞錯?我們是在生死之間,什麼樣的手段不能用?為什麼你可以在背後偷襲我,我就不可以搞點小手段呢?」

蓮步輕移,洛舞煙緩步走至他的面前,仔細的看著他的眼睛,一字一頓道:「老娘這叫計謀,名字叫誘敵……」

楚修塵的手腕陡然鬆開,任由花封癱軟餘地。

右手如鉗,毫不憐香惜玉的扣住了洋洋自得的洛舞煙的手臂。

上身微傾,凌厲的眼神直視她的眼底:「洛舞煙,你很得意嗎?」

司玄衣疾走一步,欲伸手上前,可是最終卻無力的垂下了手。

他知道,楚修塵的恨怒,是因為洛舞煙剛才將自己置於那樣九死一生的地步。

他怕她受傷,更怕她有生命危險。

所以,他才會絲毫不顧忌的說出了那句話。

「你若敢傷她一毫,我便屠你滿門……」

所幸的是,此時沒有外人在這裡,不然,就這單單的一句話,就有可能讓他這些年的努力,付與流水。

洛舞煙的唇角不由的一抽,乾乾的笑道:「修先生……請自重……」

「自重?」楚修塵的手腕加重了力度,疼的洛舞煙的嘴角直抽抽。

這個貨,下手還真狠,自己和花封倒是沒怎麼受傷,現在反而被他弄得手臂酸痛。

「洛舞煙,你這個時候眼中有我了?剛才是怎麼回事?你知不知道,若是他全力一擊,你會去掉半條命的……」

楚修塵咬牙切齒的看著眼前這個裝作一臉無辜的女人,恨不得狠狠的教訓她一頓,她可知道,剛才是多麼的危險嗎?

見到楚修塵的臉色不對,洛舞煙不由的有些肝顫。

弱弱的,她囁嚅道:「其實……我是有把握不會被他傷到的,才敢誘敵……」

洛石笠在下人的攙扶下,著急萬分的踏入了洛府的內院,孰知一露面就看到了自己的女兒被那個戴面具的男子扣住了手臂。

只是,這姿勢?

自己的女兒的身子微微的後仰,男子的身子微微的前傾……

司玄衣如同空氣一般的仰望著夜空,對兩人這怪異的姿勢視若無睹……

好詭異的氣氛……

目光一掃之下,看到了目瞪口呆的洛棟天如同傻子一般的站在那裡,死死的盯著那姿勢曖昧的一對男女,不由的一聲大喝:「畜生,放開我女兒……」

司玄衣的眼睛頓時如同見鬼了一般的看向洛石笠,唇角不由的用力的一抽。「是不是很不甘心?覺得自己死的冤枉,死的不值?」

漆黑如墨的眸子漸漸的恢復了澄澈透明,純粹若水晶,此時,這可水晶之內,充斥了滿滿的譏諷的笑意。


「你真的以為,本小姐就那麼傻的將自己的背部留給你嗎?」

楚修塵頓時若有所悟的看向洛舞煙,凜冽的眼神讓洛舞煙做賊心虛一般的別開頭,不去看他的眼睛。

花封的唇無力的動了幾下,洛舞煙依舊讀懂了他的唇形,不由的莞爾一笑。

「我耍詐?你有沒有搞錯?我們是在生死之間,什麼樣的手段不能用?為什麼你可以在背後偷襲我,我就不可以搞點小手段呢?」

蓮步輕移,洛舞煙緩步走至他的面前,仔細的看著他的眼睛,一字一頓道:「老娘這叫計謀,名字叫誘敵……」

楚修塵的手腕陡然鬆開,任由花封癱軟餘地。

右手如鉗,毫不憐香惜玉的扣住了洋洋自得的洛舞煙的手臂。

上身微傾,凌厲的眼神直視她的眼底:「洛舞煙,你很得意嗎?」

司玄衣疾走一步,欲伸手上前,可是最終卻無力的垂下了手。

他知道,楚修塵的恨怒,是因為洛舞煙剛才將自己置於那樣九死一生的地步。

他怕她受傷,更怕她有生命危險。

所以,他才會絲毫不顧忌的說出了那句話。

「你若敢傷她一毫,我便屠你滿門……」


所幸的是,此時沒有外人在這裡,不然,就這單單的一句話,就有可能讓他這些年的努力,付與流水。

洛舞煙的唇角不由的一抽,乾乾的笑道:「修先生……請自重……」

「自重?」楚修塵的手腕加重了力度,疼的洛舞煙的嘴角直抽抽。

這個貨,下手還真狠,自己和花封倒是沒怎麼受傷,現在反而被他弄得手臂酸痛。

「洛舞煙,你這個時候眼中有我了?剛才是怎麼回事?你知不知道,若是他全力一擊,你會去掉半條命的……」

楚修塵咬牙切齒的看著眼前這個裝作一臉無辜的女人,恨不得狠狠的教訓她一頓,她可知道,剛才是多麼的危險嗎?

見到楚修塵的臉色不對,洛舞煙不由的有些肝顫。

弱弱的,她囁嚅道:「其實……我是有把握不會被他傷到的,才敢誘敵……」

洛石笠在下人的攙扶下,著急萬分的踏入了洛府的內院,孰知一露面就看到了自己的女兒被那個戴面具的男子扣住了手臂。

只是,這姿勢?


自己的女兒的身子微微的後仰,男子的身子微微的前傾……

司玄衣如同空氣一般的仰望著夜空,對兩人這怪異的姿勢視若無睹……

好詭異的氣氛……

目光一掃之下,看到了目瞪口呆的洛棟天如同傻子一般的站在那裡,死死的盯著那姿勢曖昧的一對男女,不由的一聲大喝:「畜生,放開我女兒……」

司玄衣的眼睛頓時如同見鬼了一般的看向洛石笠,唇角不由的用力的一抽。 楚修塵目光疑惑的四下掃了一遍,這才反應過來,原來這一聲「畜生」所針對的對象竟然是自己。

洛舞煙也被父親這一聲「畜生」喊暈了,茫然的看了一眼父親,見他的目光如火一般的盯著楚修塵,頓時醒悟過來。

閃身甩開楚修塵的手,洛舞煙有些不適應的立於一旁,饒是她經過的風浪挺多的,可是被父親親眼見到自己和一個男人曖昧的動作,多少還是有些羞澀之感。

洛石笠一喊之後,立即架在一個人的身上,顫顫巍巍的走來。洛舞煙一見,急忙喊道:「司玄衣,快看看我爹的傷……」

洛棟天也在第一時間反應過來,長刀一扔,立馬跑過來:「老爺……」

洛石笠似乎無視眾人的動作,面色嚴肅的指著楚修塵叱道:「修羅,修先生……你怎麼說也是一門之主,怎麼可以這樣的侮辱我的女兒?」

楚修塵無辜的眨了眨眼,疑惑的看著怒火衝天的洛石笠,他什麼時候做過侮辱他女兒之事了?

洛舞煙急行兩步,攙扶這搖搖欲墜的父親,有些哭笑不得:「爹……你說什麼呢?」

「說什麼?」洛石笠劍眉倒豎,怒目圓睜,一手甩開了洛舞煙伸過來的小手,叱喝道:「你還小嗎?還不懂事嗎?誰不知道你是七王爺的人?如今怎麼任由一個外人這樣的欺負你而不反抗呢?」

洛舞煙頓時有些無語,茫然的了看了一眼同樣吃癟的楚修塵,有些訕訕的不知該如何回答。

洛棟天幾個箭步跨了過來,壓住了洛石笠揮舞的手臂,低聲道:「老爺,沉住氣,小心隔牆有耳……」

洛石笠不甘心的用力的指了指楚修塵,憤恨道:「修先生,還請你自重一些……」

楚修塵眸子無辜的眨了幾眨,最終還是選擇了閉嘴。

洛舞煙的父親,他未來的老丈人,他能說什麼?

何況,人家還是在維護七王爺楚修塵的男人的尊嚴。

論情論理,楚修塵似乎都無從反駁之力。

司玄衣適機的捉住了他的手臂,修長的手指搭上了他的手腕。

「洛將軍,稍安勿躁,我們還是先來治傷吧……有些事情,或許不是你看到的那樣……」

洛石笠長嘆一口氣,有些失神落魄的看著狼狽不堪的院落,這裡,是他精心建立起來的家,如今,卻如此的凄慘不堪。

神傷的嘆了一口氣,抬頭看向洛棟天:「那些中毒之人……可還有救?」

洛棟天知他所指,他最關心的,應該還是中毒最早,最深的四小姐洛欣雨。

哀婉的嘆了一口氣,他無奈的搖搖頭,雖然他也不是特別的待見這四小姐,可是畢竟也是看著她長大之人。

如今他都是如此的傷心,更別提身為父親的洛石笠了。

果然,洛石笠仰天一聲慟哭,淚水順頰滑落。

人生最悲哀的,莫過於白髮人送黑髮人。

如今小女兒慘死,他怎可輕易的放過那個人?

目光流轉之處,他看到了倒地的花封,頓時一聲怒喝:「洛棟天,給我拿刀來……」楚修塵目光疑惑的四下掃了一遍,這才反應過來,原來這一聲「畜生」所針對的對象竟然是自己。

洛舞煙也被父親這一聲「畜生」喊暈了,茫然的看了一眼父親,見他的目光如火一般的盯著楚修塵,頓時醒悟過來。

閃身甩開楚修塵的手,洛舞煙有些不適應的立於一旁,饒是她經過的風浪挺多的,可是被父親親眼見到自己和一個男人曖昧的動作,多少還是有些羞澀之感。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