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洛舞煙的眼角微微的一挑,自己的這張臉合著還有不知道的嗎?

「是……」

「還算眉清目秀……尤其是這雙眼睛……清澈透明,純粹乾淨……想來三小姐是一個敢愛敢恨的果斷之人了……」

「連奶奶謬讚了……」

這嬤嬤到底是要說什麼,繞著繞著就將自己給繞進去了。

連奶奶轉眸看著眾人,高聲說道:「你們之間……有誰覺得,自己長得比這位三小姐還要遜色幾分的嗎?」

白靈的眉頭微微的一皺,這老嬤嬤說話怎麼這麼的不順耳呢?

這不是在變著花樣的在說洛舞煙長的丑嗎?

見到無人回話,連奶奶依舊的一針見血:「那麼,你們的意思就是說,自己比三小姐有姿色了……」 甚至從青雲界,一步步搬遷到了紫雲界。

隨著時間的推移。

常離生的修為越來越高,一舉突破到了出竅期中階。

可餘光群卻久久卡在出竅一階,再也無法寸進。


餘光群心中逐漸開始滋生嫉妒和不甘。

直到有一日,他知道,原來常離生給他的【烈焰訣】,根本就不是完整的。

【烈焰訣】的核心功法,唯有常家的嫡系血脈才有資格學習。

餘光群覺得自己被騙了,他怒不可遏地質問常離生。

常離生連忙向他解釋,常家祖輩傳下【烈焰訣】時就曾言明。

最核心的功法,只能傳給擁有最純正火系天靈根的常家子弟。

其他修士哪怕學習了,也達不到同樣的效果。

可是,餘光群根本就不聽。

他只覺得,常離生就是不願自己超過他,所以才將【烈焰訣】的核心功法偷偷藏起來。

但餘光群的城府極深,他假裝自己被常離生說服了。

轉過頭,卻趁著常離生閉關,聯合了蔡堂主等人,對常家人趕盡殺絕。

常離生根本就沒想到,自己最好的兄弟會背叛。

在閉關途中,被餘光群殘忍傷害。

緊接著遭殃的就是常宇和常慎,這兩個常家真正的嫡系血脈。

就是在那時,常宇丹田重創,幾近粉碎。

常宇的母親為了保護他而死,臨死前,只能拼盡一切,將常宇送去演武大陸。

在演武大陸醒來的常宇,全身修為被廢,失去記憶,最終被人賣到鬼市萬人窟。

而常母的貼身丫鬟程梅,則帶著常慎逃亡。

那時的常慎才不過三五歲年紀,還是個什麼都不懂的小娃娃。

在逃亡中,不慎中了餘光群心腹的一掌,從此寒毒入體。

只一夕之間,常家四分五裂,家破人亡。

餘光群卻在屠光了常離生的心腹后,自己登上門主之位,一手掌控了烈焰門。

但他搜遍了整個烈焰門和常家,都沒有找到【烈焰訣】的核心功法。


於是,就下令全大陸追殺程梅。

可憐程梅一個弱女子帶著重傷的常慎到處逃亡,朝不保夕。

常慎體內的寒毒,除非用火葉蘭徹底根治,否則就只能靠著【火靈丹】一日日壓制。

【火靈丹】價格昂貴,程梅又怕被烈焰門的人找到,日子的艱辛可想而知。

為了能變強保護常慎,為了買到【火靈丹】,她甚至不惜出賣自己的肉體。

可沒想到,東躲西藏的兩人還是被烈焰門發現了。

恰逢桫欏秘境開啟,程梅一狠心,就將常慎託付給了好友周老,入秘境去找火葉蘭。

但她沒想到,烈焰門的人終究還是找到了常慎。

如果不是慕顏的出現,常家最後的一棵獨苗,可能也已經死在了餘光群手上。

聽到這些,常慎忍不住淚流滿面。

白楊拍著他的背安慰。

蔡集則是驚恐地看著慕顏,「君大神,該說的我已經都說了,你說過,你說過會饒過我的?我不想再進入那個夢境了,我死也不要再進入那個噩夢了。」

事實上,蔡集真的不怕死,卻真的怕死了那循環無止境的噩夢。 白靈作勢就要上前,卻被洛舞煙悄然的攔住。

鳳秋環顧左右,見是依舊的無人答話,立即的上前一步,風姿迷人:「連奶奶……這裡的每一位姐妹,論姿色……怕是都是不止的強過那位洛家的三小姐百倍千倍的吧?」

連奶奶眉眼含笑的將她上下的打量了一番,淡笑道:「你……既然站了出來,自是覺得比這位三小姐姿色動人了……」

鳳秋卻是甚是不喜她話語之中的淡淡的譏諷之味,當下一聲冷哼,「這樣的對比……只要不是瞎子的人,想來都能看的出來……」

連奶奶微微的頜首:「但看表面來說……卻還是如此……可是若是兩位只是單單的露出眼睛來的時候……你以為……自己還能勝出嗎?」

天價婚寵:嬌妻,束手就擒 ,更加的不屑一顧:「為什麼不會?我的眼睛又不是比她長得丑……我的眼睛,一樣的水靈嘛……」

林奶奶再一次的頜首:「不錯……你的鳳眼微挑,卻是風情萬種……只是……」

她顫巍巍的站起了身,在旁人的攙扶之下,緩緩的走進兩人。

「你們知道為什麼要在選妃之時蒙上你們的面孔嗎?為得就是不以貌取人……而是要以德選人……沒有德的女子,怎麼配最皇家的女人……」

她的眼睛緊緊的盯在洛舞煙的眼眸之上:「而一個人的一雙眼睛,最是能夠現出一個人的品德……所以……縱然你們是生的花容月貌,再要蒙上了臉面,就和這位三小姐沒有了任何的區別……」

洛舞煙的眼角不由的微微的一抽,頗為無奈的苦澀一笑:「連奶奶當真是好心情……居然拿舞煙在這裡做上反面的教材……」

「這反面教材也就只有拿你來做……」連奶奶顫顫巍巍的指尖指著眾花朵,嘆息道:「剛才我粗略的掃了一眼……唯獨你的眼睛如此的海納百川……其他人……怕是老身一句話未說完,就在那裡和老身尋死覓活的討公道了……」

洛舞煙頓時的有些無語:「連奶奶這麼說的意思……豈不是是在暗示舞煙有些太軟……會遭人肆意的欺負了?」

「肆意的欺負?」連奶奶不可置信的看著她,隨即甚是好笑的搖搖頭:「三小姐……這句話,你還真的敢說出來……如今,誰還敢欺負你?更別說是什麼肆意了……」

兩人的旁若無人的話語使得鳳秋再次的感受到了深深的失落之感。

「連奶奶剛才的那番話語是在說我們眾姐妹是小肚雞腸嗎?」說著,甚是鄙視的看了一眼洛舞煙:「洛家的三小姐……自小的就是遭多了人家的白眼,聽多了人家的譏諷,連奶奶的這番話,已是相對的客氣了……她自然的是不會有什麼異議了……」

白靈頓時以手扶額,幽幽的一聲嘆息,怎麼到現在還有人拎不清狀況的呢?

洛舞煙卻是不惱似的眉眼含笑的看著她:「那什麼……你的家裡人沒有人告訴過你……見到我要避著走的嗎?」 鳳秋的臉色瞬變,但是礙於連奶奶在場,倒是不敢於太放肆,只好在小臉由紅轉白之時,咬牙切齒的回敬著洛舞煙。

「三小姐……本小姐為什麼要避著你走……有著你的花容月貌的承托,本小姐才會知道自己長得是多麼的丟人現眼……」

洛舞煙的眼眸之中的寒意瞬間的滋生蔓延,隨時眼角眉梢任然的帶著淺淺的笑意,可是卻是已經寒入心扉了。

皓腕輕揚,玉掌翻飛,一記無形的掌風狠狠的擊在了鳳秋的胸口。

慘呼聲中,鳳秋已是疾飛而出,重重的跌倒了不遠之處的草坪之上。

眾女子一聲驚呼,頓時的四散著逃開。

裙裾飄動,閃身之時,洛舞煙已是佔到了鳳秋的面前,腳尖微掂,踩在了鳳秋的胸口之上。

居高臨下,她傲然的看著地上大張著嘴卻是無力出聲的鳳秋。

「下一次再想要逞口舌之快招搖之時……最好的是在心裡默默地盤算上一遍……仔細的先琢磨一下……多方是否是你能招惹的……若是招惹不起……本小姐還是建議你最好是夾著尾巴給我滾……有多遠就滾多遠……」

鳳秋的臉色已是變成了紫色,嘴唇無力的張著,瞳孔之中,已是漸漸的充血,這顯然的就是一口氣沒有順上來的原因。

洛舞煙的腳尖微一用力,頓在了她的胸口之上,頓時的疏通了她的心口的那一口氣。

大口的吐出了心腹之間久違的那一口氣,鳳秋如同浮出水面的溺水之人一般,貪婪的大口的呼吸著這久違的空氣。

隨著氣息的順暢,身上的痛楚之感也是漸漸的明顯。

知道此時,她才有力氣大聲的哭出來。

連奶奶漠然的掃射了一眼面前的已是失了鮮艷顏色的花朵們,冷冷道:「這也是給你們的一個教訓……自己若是沒有可以嶄露頭角的實力,最好收斂著身上的驕縱之氣……唯有這樣……日後在那後宮之中……方能占的一席之地……」

眾鮮花唯唯諾諾的點頭應允著,看著那個一腳踩在別人身上的洛舞煙,心中不由的暗暗的慶幸。

幸好,不論日後如何,終究是不會和這樣的女子一同生活在俺後宮之中的。

不論她今日是如何的彪悍,終究也是離自己是遙不可及的存在。

怕是那傻王爺除了會選她之外是對別的女子就是一律的無視了。

傻王爺的這個選擇,對於她們來說,倒是不失為一件好事。

洛舞煙收回了腳尖,裙裾微撩,傲然而卓立,「這一次,只是一個教訓……但是本小姐還是要警告於你……下一次再見到我的時候,你最好避開一點……否則,本小姐就像現在一樣,見一次,打一次……」

此時的鳳秋心底雖然是恨毒了洛舞煙,可是面上那裡還敢逞強,當下是連忙的哭泣著點頭應允。

「罷了……」連奶奶顫聲道:「三小姐也是出了一口氣……她也是受到了教訓,接下來,我們言歸正傳……」 他甚至嘗試過自爆,卻發現在琴音中,他的靈力運轉早已滯澀,連神識都混混沌沌,像被沉入了濃稠的水銀中,根本就無法引導丹田自爆。

「想痛快的死?」慕顏挑了挑嘴角,慢條斯理道,「可以,再幫我做一件事。」

「什……什麼事?」

慕顏手指一翻,一個淡紅色的紙鶴出現在手中,「傳訊給餘光群,就說,常慎抓到了,但他身上沒搜到【烈焰訣】。而且,常慎體內寒毒發作,趕不到紫雲界就會死。」

蔡集的瞳孔微微縮了縮:「你,你要殺門主?他可是出竅三階的高手。」

慕顏的手指輕輕在琴弦上撥弄,嘴角勾起譏誚的弧度,「你只要回答我,傳,還是不傳?」

諸天大聖人

他立刻高聲尖叫,「我傳!我傳!!求求你別再彈琴了!」

……

一天後。


一道劍光從天邊直墜而落。

巨大的飛劍緩緩變小,從上面走下來三個人。

周邊的空氣,立刻瀰漫開可怕的威壓。

若是有青雲界的人在這裡,此時恐怕已經直接吐血昏迷。

這三人正是餘光群和他的兩個心腹。

一個出竅四階,兩個元嬰巔峰。


在整個青雲界,何曾有幾人見過這樣的高階修士。

餘光群身旁一個瘦長男子伸手在鼻尖扇了扇,嫌惡道:「廢物聚集地連氣味都讓人作嘔。」

「哈哈,這裡畢竟是青雲界,靈氣駁雜,沒有煉神絕壁,哪裡能和我們紫雲界相提並論。不過咱們也就是過來帶走常家那個狗崽子……說起來,這還要怪老孫你,當初那一掌寒冰掌打的也太重了,十年過去了這寒毒沒解不說,還更嚴重了。」

被叫老孫的瘦長男子哈哈大笑,臉上頗有自得之色。

三人隨意行走間,就已經來到了青雲界烈焰門。

看著空蕩蕩的大門,老孫忍不住皺起了眉頭,「這蔡集越來越不會辦事了,明知道門主來了,也不知道出來迎接一下。」

餘光群卻淡淡道:「這些俗禮就不用管了,這一次,只要能讓我得到真正的烈焰訣,我就記他一功。」

想到自己肖想了十幾年的烈焰訣核心功法就要落入手中,從此以後,他的修為能突飛猛進。

餘光群的眼中就迸發出熾熱的光芒。

就在這時,一道悠揚的樂聲,從烈焰門裡頭緩緩響起。

琴音一會兒如泣如訴,一會兒纏綿悱惻,一會兒又激揚高亢。

但無論是怎樣的基調,那琴音都如天籟般悅耳,幾乎讓他們沉浸在其中無法自拔。

然而,聽著聽著,餘光群卻首先意識到不對勁。

「糟糕!快屏蔽雙耳!彈琴的是輔助樂師!」

而這琴音作用在他們身上的還是負面輔助。

餘光群這一喊,兩個堂主都意識到不對勁,靈聚雙耳,屏蔽聽覺。

可終究還是晚了一步。

他們發現自己原本運轉自如的靈力,就像被人灌了鉛一般。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