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流雲面色有些複雜,但內心卻是感動萬分,要拋棄一個人很簡單,但要收穫這些一無所求的將士們熱血卻又是何其之難,流雲沒有想到的是,不覺之間自己竟然成了這些人眼中這般崇高的存在。

「謝放大家!」

流雲面色柔和,心情有些激動,卻一時之間不知說什麼好。

「廢什麼話啊,來,幹上一大碗酒就行了!」

隗瑞不知什麼時候走了過來,重重的拍了拍流雲肩膀,隨手遞上了一個大碗,裡面是滿滿的一碗軍中烈酒。

流雲點了點頭,仰頭一飲而盡。

「好酒量,把酒言歡才是男兒本色!」

關浩慨也走了過來,給流雲重新滿上一碗酒道。

但一旁的隗瑞卻是不樂意了,眯著眼看著關浩慨道:「喂,我說關胖子,隗爺給流雲遞的碗什麼時候輪到你來斟酒了?」

此言一出,關浩慨臉色變,陰了下來。

流雲心中咯噔一聲,大呼不妙,看來這兩人似乎又要掐起來了。

「嘿嘿,誰斟都一樣,我喝!」

流雲嘿嘿一笑,連忙打和,這兩人繼承了青龍和白虎血脈之後幾乎到了一見面就掐的地步,實在令流雲有些頭疼。

而一旁的初七等人卻是一臉樂呵的看著兩人,似乎早已見怪不怪,不僅沒有站出來打和,反而一鼓作氣的起了哄。

「怎麼了,你們就這些嘴皮子功夫啊?打啊,誰打贏了誰就有理!」

此言一出,關浩慨揚頭將手中酒罈中酒一飲而盡,面帶熱烈的看著隗瑞道:「忍你很久了,今天咱們動動手,給大傢伙助助興!」 隗瑞此舉,無疑再次點燃了眾將士心中熱血。

這數百人本就都是常年征戰之人,對戰鬥天生有一種發自靈魂的喜愛,如今能有機會如此近距離的觀看兩大金丹境靈修比試,哪還有不歡呼之理。

一時之間,歡呼聲震天!

立在場中的流雲也是無奈至極,怎麼隗瑞這傢伙到哪都是那麼多事?

不過轉念一想,這樣也好,反正自己還未曾見過修為精進之後兩人的實力。

想到此處,流雲索性也回到一旁,端坐下來。

此時場內隗瑞和關浩慨兩人相對而立,還未動手兩人氣勢便似乎膠著在一起,兩人視線所到之處似乎激起了火星一般,大戰一觸即發。

「吼!」

一聲震撼山林的虎嘯之聲傳出,隗瑞四周竟然瞬間浮現出一道白虎虛影,霸者之氣顯露無疑,猙獰的看著對方關浩慨。

然而關浩慨也不示弱,傲然而立,一道衝天靈光自其身體之中衝出,赫然是一條長達百丈的青色巨龍,一聲高亢的龍吟之聲響徹夜空。

「嘿嘿,這兩傢伙比聲勢還真有一套!」

玉隨安也坐了過來,不時會灌上一大口烈酒,手中還拿著一條粗大的獸腿。

流雲點了點頭,從氣勢上看兩人是不分彼此,上下難辨。

「小心了!」關浩慨大喝一聲,率先出手。

只見關浩慨一掌擊出,整條手臂瞬間化為一條長龍,延伸了數倍長,瞬間攻至隗瑞面前。

「要你管,你不說我就不知道了?」

隗瑞絲毫不領情,咧嘴一笑,大吼一聲,隨之也是一拳轟出。

「吼!」

只見隗瑞拳頭瞬間化為一顆猙獰的虎頭,血盆大口直撲關浩慨所化龍身。

兩人勁風所至,颳得四周空氣呼呼作響,其餘圍觀人群衣袂獵獵。

還未交接在一處,將士們便發出一陣高喝。

顯然,這軍中金丹境修士最少也是千軍之位,難見得很,更不用說聲勢如此駭人的妙招了。

「嘭」的一聲悶響,兩人拳掌交接,一股澎湃氣流以兩人為中心四散開來,颳得其餘人睜不開眼。

「再來!」

隗瑞滿臉熱烈,眼中充斥濃郁戰意。

關浩慨面色平靜,眼中戰火熊熊。

青龍白虎自上古之時便時相互依存又相互針對的存在,如今到了兩人這裡依然毫不例外。

「關兄弟好厲害!」

「隗兄弟好威猛!」

軍士們強忍著勁風大聲叫好起來。

流雲面帶笑意卻沒有說話,這兩人看似針尖對麥芒,但事實上卻僅僅只是切磋而已,所施招數都只是動用了肉身力量,靈力卻是未曾調動一絲。

但縱然如此,卻也是其餘軍士多年難得一見的精彩場面。

轉眼間,兩人身影交織,拳腳相加,斗得難捨難分。

「沒意思!」

玉隨安依然覺得不過癮,起身對著其餘軍士道:「大家散開點,距離太近了這兩傢伙放不開手!」

流雲一聽,臉色一黑,卻見一旁小月正掩嘴偷笑,看得流雲禁有些失神,心中暗道:「這小丫頭片子什麼時候這麼迷人了?」

其餘軍士一聽玉隨安之言,頓時明白,以極快速度向外圍撤離,轉眼間便空出了一大塊空地來。

「正合我意!」

隗瑞一見如此,咧嘴一笑,一陣白色靈光加持在身上,隱約呈現虎形,顯得霸氣十足.

而關浩慨也是當仁不讓,冷喝一聲,一層層密密麻麻青色鱗片虛影浮現在體表。

流雲心中暗暗叫好,看來在這血脈之力的領悟上,關浩慨似乎略勝一籌。

「吼!」

經過靈力加持的兩人速度瞬間快上了好幾倍,招式聲勢更為駭人。

一龍一虎兩道身影纏鬥在了一處,只是因為血脈領悟不夠的原因,兩人雖然力道大了不少,但是戰力卻是相當有限,並不能發揮出兩種血脈的精妙之處。

但落在其餘軍士眼中卻完全是另一番景象,一時之間將兩人敬若天神,眼中充滿了崇敬之色。

「啪啪啪啪!」

兩人拳如疾風,腳若雷霆,數息之間便已對了上百招,磅礴氣勁將原先置於場中的巨石轟得粉碎。

一柱香時間過去,兩人依然未分勝負,不覺之間已是有些氣息粗重,顯然消耗不小。

「好了,你們兩人,這次算是平手如何?」

玉隨安也是發現了此點,高場喊道。

「什麼平手,隗爺爺還在熱身呢!」

場中的隗瑞一聲卻是不樂意了,高聲回道,速度又再次加快了幾分。

而此時的關浩慨也是一臉冷冽,根本沒有住手的意思。

玉隨安兩手一攤,一副愛莫能助的樣子。

「要不我去?」

其實流雲看著場中打鬥的兩人也是有些手癢,試探的問道。

眾人一聽連連點頭,對流雲外出歷練后的實力也有些期待。

「我來了啊!」

流雲一見眾人表情,快步走到場中,大聲說道。

而就在此時,場內氣氛陡然一變。

卻見隗瑞和關浩慨兩人相視一眼,臉上均浮現一絲不易察覺的笑意,居然陡然停手,轉而一同向著流雲攻來。

「啊?你們。。。」

流雲大驚,連忙招架。

但可惜的是兩人境界比之流雲高上了幾星不說,加之吸收血脈之後更是實力強大了不少,兩道巨力同時攻向猝不及防的流雲,「嘭」的一聲將流雲轟得後退了幾十步方才穩住身形。

「以二打一還偷襲啊?你們還要臉不?」

流雲臉上一黑,大聲嚷嚷道。


但兩人卻根本不理會流雲,也不給他絲毫喘息機會,再次欺身而上,朝著他攻來。

「你們兩混蛋!」

流雲破口大罵,好在他體質極強,光是肉身力量也是不弱,不然此時還真會被兩人打得極為狼狽。

而其餘軍士一見身為百夫長的流雲竟然也加入到戰局之中,更是心頭一熱,大聲吶喊起來。

「嘿嘿,你們可別後悔!」

趁著一個空隙,流雲回了口氣,體內靈力流轉,體表浮現一道金光鎧甲,與此同時,流雲轉身對著一旁小月喊道:「小月,今天可要辛苦你了,有兩人重傷員要你救治呢!」

流雲此言一出,小月輕掩小嘴嬌呼道:「沒問題!」

「哈哈,關胖子,我怎麼沒發現流雲吹起牛來比我還行啊!」

「恩,這是個問題,確實要好好研究一下!」

隗瑞和關浩慨兩人一唱一和的同時,攻擊再次迅猛了不少。

「三招之內讓你們歇著!」


流雲淡淡一笑道。

只見流雲面帶笑意的看著關浩慨,似乎這下一擊就是他一般。

看到流雲眼神的關浩慨也是心中一凜,心想可不能比隗瑞先敗,不然這臉面可丟得大了,瞬間打起十二分精神,全力應對起流雲來。

而一旁的隗瑞則是心中一喜,心想若是趁著流雲擊敗關浩慨的同時,自己再一舉將流雲擊敗,那不意味著自己是這三人中最強的力嗎?


想到此處,隗瑞也是拚命調動體內靈力,雄渾戰力瞬間凝聚在雙拳之上。

「我來了!」

流雲大喝一聲,作勢就要全力攻向關浩慨。

關浩慨對流雲實力還是相當了解的,雖然自己境界要高上一些,但是卻是絲毫不敢大意,連忙雙手交織,化掌為盾,一面青鱗圓盾出現在身前。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