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深海魔鯨王霸氣的說道。

葉天傾表示無語。

但他也沒有多說。

邁步跟著魔鯨王走了進去。

老管家,則是被魔鯨王拎在手裡,另一隻手則是不斷的彈著他腦瓜崩。

老管家慘嚎連連。

腦袋上鼓起一個接一個的大包。

深海魔鯨王還是小孩子的脾氣和性格。

這老管家!

得罪這樣的混世小魔王,也只能願他自己倒霉了,怪不得別人,

「哎!」

葉天傾悠悠嘆息一聲,看向老管家的眼神帶著幾分同情。

很快!

他么就來到前廳。

「人那,城主府的人那,快點給小爺滾出來。」

「麻溜的滾出來聽到沒有!」

「小爺鬧心有限,若是在沒有人出來的話,小爺就把這城主府給拆了。」

深海魔鯨王大呼小叫。

他將老管家像是丟垃圾似的,隨手就丟棄在一旁,哇哇亂叫。

就在他大喊的時候。

「放肆,何方小輩竟敢來我城主府搗亂,你是找死不成!」

「傷我城主府護衛,傷我城主府管家。」

「你這個小屁孩,你是不怕死嗎。」

便在這個時候,一聲暴喝響起。

一位聖主強者直接出現。

此人,乃是城主長子,海生魂!

海生魂乃是聖主一品的境界。

他手持湛藍色長刀,怒視深海魔鯨王。

「哼,死!」

怒吼一聲,手中長刀毫不猶豫的就朝著魔鯨王劈砍而來。

「呵呵!」

魔鯨王滿臉不屑,就在手中長刀即將落在他身上的時候,他忽然抬起白皙的小手。

而後在對方那無盡驚恐的目光當中,直接就將長刀攥在手裡。

轟!

對方震驚的傻眼了。

他可是聖主啊。

他手裡的長刀更是一件寶貝。

可現在他的全力一擊,並且有這樣神兵利器的輔助,面前的小孩竟然隨手就將其擋下,空手接白刃,這讓他直接就驚的傻眼了。

「咔嚓!」

下一秒,在海生魂無盡驚恐當中。

深海魔鯨王輕輕用力,他的武器便直接被掰斷。

轟隆隆!

海生魂如遭雷擊,表情本就驚恐,此刻變得更加驚恐了。

他瞪大眼睛,張大嘴巴。

「啪,啪,啪!」

他都還沒反應過來,深海魔鯨王的巴掌,便是朝著他的臉就落了上去。

連續三巴掌。

抽的海生魂眼冒金星,鼻青臉腫。

深海魔鯨王沒有想要大開殺戒,只是想要稍微懲罰一下對方。

所以這三巴掌。

雖然抽的很疼,但並沒有真的傷到海生魂。

噗通!

海生魂重重的跌倒在地上。

「前輩,你,我,我……」

他顫抖著開口。

意識到自己遇到狠茬子了。

「別廢話,我問你……城主那老不死的那,小爺帶著人來給他治病了,聽說你們放出消息,只要誰治好城主那老不死的,就將城主的孫女嫁給他……而城主孫女,乃是聖海城第一美女對吧?」

深海魔鯨王滿臉期待。

他的目地就是娶媳婦。

所以現在說起這話的時候,便是滿臉的猥瑣笑容。

他這般可愛的小男孩,臉上露出這樣的表情,還真的是滿滿的違和感。

葉天傾無語狂翻白眼。

深海魔鯨王則是揪起海生魂。

「問你話那,立即回答,要不然小爺就拆房子了。」

深海魔鯨王威脅說道。

海生魂哭的心都有了。

他滿臉悲戚的說道:「我,我們的確是放出這樣的消息了。」

。 從律師行出來后,養成說道:「現在時間還早,我們先去給你買一個BP機,你這沒有一個BP機也不方便。」

柳依琴想了一下說道:「也行,沒有一個BP機確實不方便。」

買BP機的時候,柳依琴想要付錢,卻被楊晨軒給攔了下來,最後還是楊晨軒付的錢。

買完BP機,差不多剛好就是柳依琴和那個有加盟意向的人約好的時間。

這個時候,沒有聯繫方式,只能約一個地方等。

這次約的是車站大門下面。

楊晨軒和柳依琴過去時候,有不少等車的人都在下面站着,只好一個個問。

那人叫向宏軍,四十二歲。

問到第三個中年男人的時候,對方吃驚的看着兩人:「你們就是七羽的負責人?」

楊晨軒和柳依琴太年輕了,向宏軍幾乎要以為自己是不是被騙了。

但想到他們在電視上打廣告,應該不會是騙子才對。

楊晨軒沒有喧賓奪主,以後柳依琴雖然不用招待人,但和人打交道、談項目肯定是免不得的,這個時候剛好就是鍛煉她的時候。

柳依琴心裏有些緊張,盡量放鬆自己,露出微笑,說道:「向先生,我是七羽服裝的負責人,這是我……男朋友楊晨軒,他負責的是我們的工廠,之前在電話里就跟你聯繫說過,品牌和工廠都是我們自己的。」

這是柳依琴第一次對人介紹楊晨軒是他男朋友,心裏還是有些說不出的滋味,有緊張,也有一些難以言喻的感受,甜蜜、羞澀,說完以後,甚至還有一點放鬆,好像他向整個世界宣佈了「主權」一般。

向宏軍還是難掩心中的驚訝:「楊老闆、柳老闆,看你們年紀不大,能做這麼大的事業,真是讓我吃了一驚啊。」

柳依琴笑容中帶着一些自豪,說道:「這個品牌是他分出來讓我管的,他管的事情有些多,忙不過來。」

柳依琴這麼說,其實還是有一些「虛榮」心的,他不虛榮物質,但虛榮楊晨軒的本事。

「哦……楊老闆真是厲害啊!」向宏軍心裏越發的驚訝,他甚至好奇,楊晨軒是不是有什麼了不起的背景。

三個人客套了兩句,因為沒有車,現在縣城也沒有什麼計程車,只好租了以個三輪車。

因為七羽還沒有辦公的地方,先去的是七羽專賣店。

店裏的裝修,完全是「未來」風格,簡潔、大氣,大量採用玻璃,店裏招的都是二十左右的年輕人,穿的衣服,也是統一的「制服」,從外面一看就知道,這個店很高檔。

其實,這種裝修風格,放到後來,並不算高檔,因為很多自己開的店面也會注重裝修,但現在可不一樣。

幾個服務員看到楊晨軒和柳依琴來了,趕緊打招呼。

柳依琴微微點頭:「你們先去忙。」

服務員走開后,向宏軍問道:「柳老闆,加盟也都按照你們這麼裝修嗎?」

柳依琴說道:「對,到時候我們包裝修,所有的風格都跟我們現在的差不多,店員的話,就要自己去招了,不過你們的招了店員可以送到我們這來培訓,這費用的話你們要包他們的工資、住宿、吃飯,其他不另外收費。」

向宏軍還是很滿意的:「挺好,這衣服一般都是多少錢?」

「衣服的吊牌上都有!」柳依琴說道:「如果打折的話,都會標記上打幾折,店裏面不講價,都按照標識的價錢賣。」

向宏軍微微一愣:「不講價有人買嗎?」

其實,現在也有不能講價的店,不過都在比較發達的城市,都是一些比較高端的店面。

但在小城市很少見,就算到了現在,來七羽買衣服的人,還有人問:能不能便宜一點的。

柳依琴微微一笑:「我們店裏現在每天的營業額都能保持在三千左右,最低的一天也有一千八。」

柳依琴說話的時候,剛好有一個人結賬,買了以件冬天的外套,六十八塊。

向宏軍看着收銀台那邊結賬:「一天有多少利潤啊?」

柳依琴說道:「只算毛利的話,一天有兩千出頭,但要算工資、場地、電費等等,一天也有將近兩千的利潤。」

這個利潤絕得很感人了,但柳依琴這是按照這個店來算的,向宏軍如果開店,到時候拿貨的成本要高,場地費多少還不能保證。

其實,還有一個特別奇怪的現象,居然有一些隔壁縣城的人看到市電視台的廣告,特意跑過來買衣服,這讓楊晨軒很意外,不知道是打上了「香江品牌」的標籤讓人覺得高端,還是因為「王祖賢」的代言。

而且現在剛好是換季,都要買冬天的衣服,這又要過年了,有些人要買衣服過年,還有一些外出打工的陸陸續續回來,都要買衣服等,各種因素影響。

到了年初,生意肯定要淡很多,要是以後每個縣城都開了,生意肯定也要下降一些。

向宏軍能來考慮加盟,也不會傻傻全部信柳依琴的,但就算把柳依琴說的數據打個對摺,他一天還能有一千左右的利潤。

這個利潤,暴利啊!

向宏軍看了幾件衣服的吊牌,最便宜的一件秋衣,要三十多塊錢,大部分都在五十往上,上百的倒是很少見。

「柳老闆,如果我開店,你們這件衣服什麼價格能給我?」向宏軍隨便拿了一件單層的外套。

柳依琴對這些衣服的價格還是非常清楚的,就連造價和大概的損耗他都瞭然於心,畢竟她以前幫忙管過工廠:「就說這一款的話,大概二十到二十五,不過不同的款式,價錢也不同。」

就這衣服的出廠價,因為是冬季的衣服,布料比較厚,但也就七八塊。

向宏軍忍不住說道:「這個價格有點高啊!不瞞柳老闆,我也是做服裝生意的,你們這衣服的做工是很好,布料也好,但我們去鵬城拿貨,最多九塊,到我們這邊,批給小批發商,最多十二到十五塊,他們零售價格也就你們的批發價。」

柳依琴微笑着說道:「向老闆,其實這完全不一樣的,我們請了明星代言,這一批錢可不少,一年幾十萬,都要平攤到每一件衣服上,我們還要上電視打廣告,就目前來說,我們整個市大大小小電視台一共三十多個,全部都在播放我們的廣告,每天都要燒幾百上千。」

「還有外面,你來的時候也看到了,很多地方都掛了我們七羽的廣告牌,這也是錢。」

「所以,我們不能單單看服裝的價錢,對不對?」

楊晨軒在邊上暗暗點頭,柳依琴說的這些錢,其實都高了。

明星是冒牌的,兩個人一年才一千;電視台的廣告都是小電視台,因為長期包廣告,一個晚上播三次,一個月才幾百塊錢,就市電視台貴一些。

不過,向宏軍可不知道這些具體的價錢,但廣告他是親眼看到的,電視台在播,他也知道。

聽到這動不動幾十萬的投入,就算一年賣十萬件衣服,平攤下來,一件衣服都要多幾塊錢的成本。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