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深淵一處戰場的邊緣,焰坐在自己挖的一處坑裡面,周圍跪著整整齊齊的一圈仙族。

他們這次出來巡邏,莫名其妙的就眼前一花,然後等回過神來的時候,就到了遠離巨劍要塞的地方了。

姜雄跪在地上,臉上沒有一點血色,他內心那個絕望啊,普普通通的一次巡邏,竟然搞得這麼慘。

面前這個恐怖的惡魔已經翻看了他的書有一個多時辰了,他不知道這種無言的恐怖到底還要持續多久。

姜雄是沒想著要活著回去了,被一個最少是大惡魔級別的惡魔抓到,除了期待死的好看點之外,他是沒有任何指望了。

焰咬牙堅持著把這本書翻完了,這還僅僅是最基礎的煉器基礎,這樣的書還有整整十本!

焰一想到這就一陣頭大。

這是一門並不比傳送技術更加簡單的學問,焰氣惱的把書丟到地上,然後一把提起姜雄

「人類,給我展示一下煉器。」

姜雄嚇得冷汗直冒,恐怖的氣息衝擊得他幾乎快要暈過去了,冰冷的殺機直接把他的靈魂都快凍結了。

焰趕緊收斂了一下自己的氣息,他的實力在不停的增長,搞得很難控制得住自己的氣息。

這是一個標準的仙族小隊,一共由十個人組成,其中有一個煉器師負責整個小隊的法寶維護修理工作,姜雄就是這個小隊的煉器師。

姜雄暗叫倒霉,這個惡魔似乎對煉器感興趣,而他居然是惡魔的主要目標。

嘭,一根骨頭被丟了下來,「來,練練這個,給我看看,最簡單的方法煉製成法寶。」

姜雄眼神一突,這似乎是魔龍的骨頭啊!天啊,這麼珍貴的東西,這個惡魔果然是強大,絕對富得流油。

焰不是富得流油,而是都漏油了。

他時不時的都會出去打劫一下從附近路過的惡魔,很多倒霉的傢伙被焰扒光了,焰也不殺他們。

不管是被抓的仙族還是惡魔,焰都會扒光后讓他們滾蛋。

恐怖的混沌惡魔再一次現身的消息瞬間就傳播了開來。

由於焰讓人不可理解的行為,奇奇怪怪的作風,焰已經被冠上了一個混沌惡魔的名號。

由於焰現在已經是領主中級了,一般的領主完全不是焰的對手,在發現焰只是待在那裡以後,深淵軍團便沒有多餘的動作了,而仙族也是一樣的。

一時之間這裡的戰場一片安靜,別處狗腦子都打出來了,這裡的戰場卻是靜悄悄,只有一個大坑裡面偶爾傳來爆炸聲。

那是焰在試著煉器。

焰一個人蹲在戰場的中間,兩方都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了。

他們不是對付不了焰,而是焰正好處于軍團打不過,領主殺不死的尷尬階段,而派遣更多的人過來的話,似乎又沒有必要。

因為焰沒有任何威脅到兩方的動作,據他們觀察,這個奇怪的惡魔僅僅是在那裡研究一些煉器的小把戲而已。

姜雄拿起眼前的大腿骨,深吸一口氣,一陣陣的靈氣從他的手中升起,然後化作火焰,但是整個骨頭沒有任何變化。

姜雄滿頭大汗,他的靈氣正在迅速的消耗。

焰看到這裡就已經很清楚了,煉器竟然還有著實力的限制,過於好的材料竟然還會煉化不了,低級的煉器師竟然限制這麼多!

這就麻煩了,焰嘆了口氣。

姜雄一臉忐忑的放下手中的骨頭,希望這個惡魔不會有什麼不滿吧…

畢竟他憋了半天,這骨頭顏色都沒變,天知道這是什麼級別的屍骨。 焰揮揮手,「滾吧。」

十個修仙者不敢置信,竟然會有這樣的惡魔存在,感覺就像是個修佛系的惡魔。

自然流露的氣息就讓他們呼吸困難的一個惡魔,一口氣就能夠噴死他們,然而卻放了他們。

雖然早就聽說過有一個非常奇怪的惡魔了,沒想到給他們遇到了。

一想到傳言中這個惡魔堪比仙帝的恐怖實力,他們就不敢再多想了,趕緊連滾帶爬的跑出了大坑,然後往巨劍要塞飛去。

焰雖然殺人無數,但是認真說起來的話,焰都是有目的的殺戮,僅僅是為了發泄或者心理變態的殺戮,焰從來都沒有干過。

每一個活著的智慧神靈,都是他的潛在力量來源,盡量少的殺戮,對於自身的發展是很有幫助的。

「他就這樣放了你們?」

軍團長鬼獠一臉疑惑。

他甚至不惜使用了精神力探測,不過結果還是這麼的令人不敢置信。

在他精神力的完全籠罩之下,他重新審問了幾遍完好無損回來的巡邏隊,沒有發現任何被惡魔控制或者說謊的跡象。

在他精神力的籠罩之下,這十個人是不可能說謊的。

這到底是是一個什麼樣的惡魔?

鬼獠感到很奇怪,他接觸的惡魔沒有一萬也有五千了,殺過的更是數都數不過來,被抓住能夠逃回來的仙族他只見過這一次。

應該這樣說,惡魔壓根就沒有留俘虜的習慣,所有活人都是當場就殺了。

只有這一個惡魔相當的有個性,阿斯塔.笛蒙.諾維奇這個名字瞬間就讓他印象深刻了,他甚至在每天的例行報告裡面,著重的描述了今天發生的事情,關於混亂惡魔阿斯塔的情報。

總裁爹地酷媽咪 焰嘗試了好幾次自己煉器以後,便很乾脆的放棄了。

這根本就不是他這種腦子比指甲蓋小的惡魔能夠學會的技能,他學了這麼久,只學會了一個最基本的煉器方式,就是用魔力激發的火焰混合著精神力,然後烤著材料,讓材料慢慢的自己變化,也就是最開始姜雄施展的那一招。

什麼火焰都可以煉器么,十大異火排行榜…

焰翻看著煉器基礎大全,上面的仙族文字讓他看得兩眼乾澀,眉心都不停的跳動,這種該死的文字十分難以理解,每一個字都有很多種意思,這和深淵希望達到的沒有任何歧義片語完全是背道而馳。

難怪仙界會形成這種基於門派還要師徒關係為核心的社會關係,如果沒有人的指導的話,想要修鍊好一種功法或者技術,需要非常高的天賦。

十大異火…

焰對這種奇談怪論最是感興趣,看完以後,其中有一條讓他最是感興趣,異火竟然可以加快煉器的速度,而且還會讓材料發生神奇的變化。

事實上焰以他的世界觀還有深淵的神秘力量體系看來,煉器就是一種意志的延伸,通過各種技術還有材料的組合,然後通過火焰把自身的精神力還有意志慢慢的滲透到器物裡面,這種方法很緩慢,會費「神」,但是有著非常奇妙的作用。

畢竟意志力可是能夠激發種種不可思議力量的存在,在這一點上,倒是和信仰之力不分上下。

焰的意志力算不上有多麼的強大,生死的歷練讓他有過錘鍊,不過和專門磨鍊意志力的人比起來,就差了很多。

不過好在焰的實力強大,惡魔血脈深處的瘋狂也能夠帶來強大的力量,這也是一種意志的表現。

煉器,本質上應該就是一種無形的力量和有形力量的融合。

焰站在能夠干擾甚至改變法則的領主高度,給出了這樣一個認識。

有些火焰還有材料能夠加強煉器的水平還有降低難度,那麼我的火焰呢?

焰的手心一團紅色的火焰燃燒起來,要說異火有多神奇的話,肯定是沒有他手中的這團火焰神奇的。

畢竟這相當於是神格中的神火了,用聖火煉器,會怎麼樣?

焰迫不及待的拿出一堆材料來,然後選擇了書上最簡單的一樣祭煉方式,鐵粉8克,水晶25克,神秘骨7.5克,混合而成催化劑,然後在配上這次煉器的主材料,一把鋼鐵製作的重劍。

混合著魔力,撒上催化劑,重劍的表面開始泛起詭異的星光,還有噼里啪啦的聲音。

焰不由得吐槽,怎麼就跟我烤翅膀一樣,噼里啪啦的,放多了孜然粉就是這個樣子!



好了,下一步是怎麼樣的?

好的!升起火焰,要溫和的…然後是…嘭!

一聲爆炸忽然想起,焰發現自己的聖火一接觸,材料就劇烈的沸騰起來,然後發生了不知道是什麼的反應,直接爆炸開來.

他甚至都還沒有用「心」去融入其中。

骨獠耳朵一動,又是一聲爆炸聲響起,聽說這個惡魔沉迷於煉器,骨獠結合這個信息,然後根據熟悉的聲音判斷出,這是一次低級的煉金事故.

他是煉器大師,雖然他沒有犯過這樣的錯誤,但是這種低級錯誤他在學徒的時候見過很多人犯過。

焰是領主,這點問題他很快就能察覺出來,但是經不住問題非常多,折騰了半天,從無到有,終於,他的作品完工了.

雖然…樣子有點難看,但是畢竟是第一次嘛,而且他從來沒有接觸過仙族的力量體系,能夠祭煉出一柄武器,算是非常不容易了.

焰心神似乎和這把武器相連,雖然很微弱,時斷時續的,就像是信號不良一樣,即使是這樣,焰憑藉強大的實力,也是能夠御使的得動這把重劍,能夠讓重劍飛起來,並且靈活的在空中轉圈。

焰玩的樂呵呵的,劍時而往上飛,時而往下直插,這可是真真的御劍,而不是依靠精神力強行控制,這種方式幾乎不消耗精神力,如果不需要碰撞的話。

焰幻想著,以後他的方舟世界那麼大的一柄飛劍,那不是想戳爆哪個世界,就戳爆哪個世界啊,比仙族的巨劍要塞厲害多了,加上真是智慧的劍靈摩天,還能夠配合焰一起進攻。

「不錯,閣下看起來很喜歡煉器,這根狼牙棒煉製的已經有一定水準了,如果火候在稍微控制一點的話,估計會更加完美。」

史上第一寵婚,早安機長 焰的笑臉頓時黑了下來,他不爽的說:

「這是重劍。」

焰頓時沒了玩弄重劍的心情,什麼眼神啊都,重劍都能夠看成狼牙棒。 派遣分身過來的骨獠一臉尷尬。

還說先誇獎一下這個奇怪的惡魔呢,畢竟能夠有一個看起來能夠交流的惡魔,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更何況這個惡魔還對仙族文化比較嚮往。

誰知道這個古怪的惡魔煉器技術已經超出了他的認識水平的下限。

不過骨獠看到了焰的笑容,他認為煉器法門已經吸引了眼前的惡魔,或許他們可以來一些不可告人的交易。

骨獠眼珠子一轉,慢慢的走了上來,反正他這個是分身,死了他也不心疼,而且這個惡魔並沒有一個照面就把他打散。

有戲。

「尊敬的強者,你看起來對我族的煉器法門很感興趣。」

焰眉頭眉頭一挑,斜著眼看了看走過來的軍團級分身,喲呵,不錯啊,有想法,竟然想要收買他。

「你會?」

聽到焰的回答,骨獠激動的搓了搓手,走得更近了,「當然,當然,我就是煉器大師啊,上煉星辰,下煉大地,熔煉萬物,區區小事。」

骨獠知道光說不練假把式,沒有任何的說服力,他頓時手指一曲,然後地面上的一大塊土飛了起來。

冷麪總裁強寵妻 「閣下,看好了。」

焰在骨獠展示了一下技術以後,頓時佩服,熔煉萬物肯定是吹牛,但是本事真的是很強,焰自己水平不行,但是眼力見是有的,人家的手法還有技術無論是哪種都是精妙絕倫,甚至還有引動法則的力量。

一坨泥土,直接被塑造成一個結構複雜的傀儡了,五臟俱全,甚至連細小的毛孔都有。

更加令人吃驚的是,這個傀儡還是能夠動的,一個人形的法寶,如果不是顏色不對勁的話,甚至可以偽裝一下成智慧生物。

「很好,有兩下子,你讓我有了接著談下去的願望。」

焰保持著大佬該有的姿態。

骨獠的本體都在不停地打抖,剛才的手段他可是直接動用了本體的力量,甚至燃燒了一部分的精神力,終於,還是給他賭對了,這個惡魔果然對於高端的煉器技術有想法。

如果能夠從他這裡接收到一些惡魔內部的消息的話,不管有用沒用絕對會讓他在仙族內部名聲大震,到時候軍功還不是雪花一樣飛過來,各式修鍊的資源應有盡有。

更甚至,他還可以選擇直接和眼前的惡魔交易,這可是一個一人就能夠單挑一個軍團的恐怖存在,骨獠甚至懷疑這個惡魔已經達到了領主初級。

焰表示出對這個傢伙的技術感興趣以後,骨獠果然賣力了不少,他向焰推銷了不少的法門,全都是裝在一種白色的玉片裡面,類似於記憶水晶的東西,不過還得自己學習,這一點都不先進!

要不是這種事情涉及到了意識還有靈魂的話,焰甚至寧願多花點代價讓主神給弄一個簡單的煉器一條龍技能。

「你這個一點都不先進,還得自己學習煉器的法門。」

骨獠說的唾沫橫飛,最後一愣,搞半天,這個惡魔想要的是直接就能夠上手,不愧是惡魔,什麼事情想的都是魔道的手段。

這個惡魔居然想要拿來就能夠用的煉器技能,這個很明顯了,他沒有,有的話他自己早發達了,還用的著來這浪費口水。

焰看到眼前的骨獠面露失望的表情,頓時想到一個妙計,這個骨獠一看就是想買通自己啊。

買通自己,其實很簡單。

自己需要什麼,對方完全不能理解。

「其實你大可不必如此,我,遵循等價交換。」

焰說我字的時候,故意頓了一下,等價交換,一個很不錯的辭彙,他無恥的盜用了主神的招數。

骨獠露出稀奇的表情,難以置信,一個惡魔會說出這個的話來,就好像一個殺人如麻的老魔告訴你,「其實我是一個好人」一樣的令人難以置信,不過想想這個惡魔的諸多奇怪之處…或許也不是不可能?

不過這沒什麼好懷疑的,眼下就能夠馬上驗證!

「我想要一些深淵的情報,你開個價。」

骨獠見焰已經把話說明了,便不再廢話,直奔主題。

出乎他的意料,焰爽快的就答應了骨獠的要求,開出來對應的一些物品,這些都是基本情報,只需要基本的物品,骨獠直接就支付了,交換記憶水晶以後,骨獠馬上就進行了核實,沒有任何問題!

他們也有自己的眼線的,焰如果想要依靠這種方法欺騙,絕無可能。

「等價交換,永遠是我不變的原則,怎麼樣,我答應了你的一個交易請求,你答應我的一個怎麼樣?」

焰廢話了這麼久,終於是露出了目的。

骨獠眼珠一轉,能夠和一個強者交易,很划得來啊,即使不是情報上的事情,對自己有利可圖也是可以的,畢竟賺取軍功的目的最後還是為了增強自己,如果能夠一步到位,那就更好了。

他很聰明的沒有把自己聯絡上一個惡魔的事情上報。

轉角遇見你 隱瞞一兩個月是沒有任何問題的,可以說是試探對方,但是太久了肯定不行,如果被督軍發現,會比較麻煩,尤其是在他獲得一些巨大好處的時候。

「你說吧。」

如果要幹什麼的話,必須得快點了,骨獠的思路逐漸清晰起來,如何與眼前的惡魔交易,成了他最近一兩個月的主要任務。

焰嘿嘿一笑,一副巨大的龍骨被拋了出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