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混蛋!”林嶽突然衝出來,直接就是一拳打在了江靈叔叔江濤的胸骨上,頓時,一陣骨頭碎裂的聲音響起,江濤直接便是飛了出去,躺在地上,一動不動了。

原來,林嶽在裏面聽到江濤在外面瘋狂地叫,林嶽隱隱感覺哪裏不對,所以,他便出來一看,結果,一出來,林嶽便是看到江靈小腹處,插着一把鋒利的小刀,鮮血順着刀柄,不停地滴下去……

林嶽看到江靈受傷,再看到江濤手上的血跡,頓時一陣憤怒,所以,直接一拳打了上去。

當他轉身回去看江靈的時候,江靈臉色已經蒼白,毫無血色,整個人的氣息,奄奄一息了……

“江靈,你不能死,你也不準死,我沒同意你死,你就不能死!答應我!”林嶽將那把小刀給拔了出來,然後,捂住了江靈小腹處那血淋淋的傷口。

“放心,我不會死的……”江靈眼神空洞地說道。

“你都這個樣子了,還騙我。”林嶽眼裏帶着淚珠,眼睛的視線,頓時模糊了。

“呵呵……”江靈無力地笑了幾聲。

“來人吶!快來人!”林嶽大聲地吼叫着,眼裏的淚水,便是不停地往下掉。

男兒有淚不輕彈,只是未到傷心處。

聽到林嶽的喊叫,坐在裏面的小柔和小紫,也是跑了出來,當她們看到林嶽的眼淚,以及他懷裏那,奄奄一息的江靈,不禁覺得,是不是世界末日到了?

小柔和小紫不敢相信地走了過去,蹲下來,看着江靈小腹處的傷口,眼裏都是不可置信,但是,現在,事實就在眼前,沒有什麼虛假的。

小柔和小紫,眼淚也是掉落下來,她們並不會治療,林嶽也不例外,不然,他們之間,誰不會在第一時間內,出手,救江靈呢。


“怎麼了?出什麼事了?”蕭老沉着的聲音,傳進了林嶽的耳朵裏。

林嶽轉過頭,便是看到了蕭老正朝着自己走來。

林嶽趕緊朝着蕭老一跪:“蕭老,求求你快救救她吧。”

蕭老看了看江靈的傷口,點了點頭。

“扶她進去吧。”

蕭老說道。

蕭老的這句話,顯然是林嶽的救命稻草,林嶽趕緊抱着江靈,走進了一號貴賓室。

林嶽輕輕地將江靈放在了沙發上,江靈的雙眼,已經閉上了,嘴角,微微地翹起來,露出得意的微笑。

“蕭老,你快救救她吧。”林嶽看着蕭老似乎沒有出手的意思,趕緊跪下來求他。

“放心,我老頭子說救,就一定會救!”蕭老說着,右手一翻,一顆丹藥,便是出現在了蕭老的手掌之中,蕭老一彈,這顆丹藥,便是彈進了江靈的嘴中,入口即溶。

蕭老手上,一股天元的波動出現,然後,藍色的天元出來了,這正是水屬性的天元,水屬性雖然並非專門治療的木屬性,但是,它也是能夠救助人類的,所以,當蕭老的水天元出現的那一刻,林嶽便是充滿了希望。

蕭老的水天元輕輕地滴在江靈的小腹處,小腹處的傷口,以一種驚人的速度止血、長肉、結痂、然後完全癒合,要不是衣服上的鮮血,不然,根本看不出這裏受過傷。

“多謝蕭老的救命之恩,林嶽此生,難以回報!”林嶽跪了下來,還沒等蕭老讓他起來,便是給蕭老磕了三個響頭。

“她還需要靜養,這段時間,你們就先住在我們拍賣場之中吧,我們這邊,有專門的賓館,放心,不需要你們的錢。”蕭老似乎看過林嶽的信息,那幾個銅幣的事情,他也是知道的,所以,說道。

“謝謝蕭老!”林嶽還想要跪下來,卻是被蕭老攔住了。

“哎哎!跪什麼跪?難道你沒聽說過嗎?男兒膝下有黃金,你這樣隨便給人下跪,怎麼能行呢?”蕭老阻止道。

“蕭老,我這個人,只跪父母、跪師父,現在,再多加一個跪蕭老!不然,別的人,想要讓我下跪,沒門!”林嶽豪氣沖天的說道。

“這種不跪拜天地的作法,還符合老夫的胃口,這樣吧,你拜老夫爲師,老夫教你一些東西。”蕭老欣賞的看着林嶽,說道。

“這個……能否容我想想?”林嶽這句話,顯然是應付蕭老,他也許一想,就是想一輩子呢?

蕭老也知道林嶽的意思,不過,他也不點破:“哈哈,隨便你,只要你想要拜我爲師了,我就教你一些好玩的東西。我等着你的回覆啊!”

“這小女娃娃,也差不多時間該醒了,這次拍賣會結束之後,你就讓外面的侍從,帶領你們去住賓館。我走了。”蕭老說道。

“恭送蕭老。蕭老再見!”林嶽尊敬地道。

“嚶……”江靈**了一聲,然後,便是緩緩睜開雙眼。

一睜開眼,她便看到了林嶽那關心的神色。

“你怎麼也死了?你爲什麼要死啊!混蛋,快回去復活!”江靈以爲林嶽也陪着她一起死了,所以,趕緊讓林嶽回去,也許,屍體還熱乎着呢。

“傻瓜,我沒有死,你也沒有死。”林嶽颳了刮江靈的玉鼻,說道。

“我們真的沒有死嗎?”江靈不清楚事情狀況地說道。


“恩,真的。”林嶽點了點頭,說道。


“太好了!我原來沒有死……”江靈說着,本來開心的性格,漸漸便傷心了……

“別傷心了,你那個什麼叔叔,已經被我殺死了。”林嶽安慰道,“像他這種人渣,就不應該存在在這個世界上,你放心吧,你以後有我保護着你,你不會再被欺負了!”

“恩。”江靈聽了林嶽的話以後,不禁一陣感動,摟住了林嶽的腰,自己則是靠在林嶽身上,似乎,只有靠在林嶽身上,她纔有安全感。

小柔和小紫在一旁,也並沒有嫉妒什麼的,她們都是好姐妹,不必要爲了一個男人,爭風吃醋。

而就在林嶽和江靈抱抱的時候,下面的拍賣會便是開始了。

這時候,下面那個大舞臺,走出來了一個打扮很妖豔的女人,那絕美的瓜子臉,也是傾國傾城的範,該凹的凹,該凸的凸,凹凸有致,她一出場,下面便是有一羣色狼吹起了口哨。

女人穿着一條旗袍,該露出來的,都露出來了,不該露出來的,都沒有露出來,旗袍分岔處,一條潔白的玉腿便是暴露在衆人面前。

下面許多定力不夠的男人,已經升起了小帳篷。

林嶽看着這個誘惑力十足的女人,自己的喉嚨,也是不自覺的乾燥起來。

“混蛋,是不是又看上人家了?”江靈看見林嶽抱着她,居然還看着下面的女的,不禁吃醋地道。

“不是,不是……”林嶽趕緊搖了搖頭,這種女的,他也只是看看就行,至於別的意思,林嶽根本就沒有想過。

“這還好。”江靈滿意地點了點頭。

“她叫庭雅,是我們帝都這裏,不可多得的交際花哦!她的美貌,可是和我們不相伯仲,你真的不想要她嗎?”江靈繼續誘惑道。

“要她媽做什麼?”林嶽轉移話題道。

“混蛋,別轉移話題,你快說,是不是看上人家了?”江靈錘了一下林嶽的胸膛,然後,不滿地說道。

“不是,真心不是。”林嶽連連搖頭,可是,眼睛還是目不轉睛地看着下面那個叫做庭雅的女人。

“哼!不理你了!”江靈剛剛纔被治療好,臉色還非常蒼白,這個時候,生氣了,不緊讓人滋生出一種非常想要保護她的願望。

江靈從林嶽的懷裏掙脫出來,跑進了自己的姐妹那邊,三個女孩,又在哪裏說着自己的悄悄話,林嶽也能夠聽到她們在說話,但是,卻聽不清楚,她們在說什麼,林嶽不禁大囧。

既然這邊的不理林嶽,林嶽就將視線,轉移到了下面的庭雅身上。

林嶽看着庭雅,越看,越覺得口乾舌燥,林嶽知道,庭雅肯定是一個不可多得的尤物,但是,林嶽不是見一個便要一個,至少,現在,太還不是,這種女人,也正如林嶽口中所說的一樣,只能夠用來看看的,其實,沒有什麼用處。

所以,林嶽漸漸將視線,轉移到了今天上來的第一件拍品…… 第九十一章 一億一千萬!

第一件拍品,是用一個盒子裝好的,外面,還有一塊紅布,蓋在這個盒子上,將所有能夠看到盒子的視角都給遮蓋了,令人對裏面的東西,產生了好奇心。

林嶽也不例外,林嶽無論從哪個角度去計算,也是沒有一個角度能夠看到裏面的一點東西。

“呵呵,各位是不是都很好奇裏面有什麼的東西吧,嘻嘻,這件東西,就要揭曉了哦!”庭雅甜膩的聲音,不禁讓林嶽的心,一陣盪漾,林嶽趕緊收回那些不三不四的念頭,繼續將注意力放在了這個盒子上。

“噔噔噔噔!這就是我們今天的第一件拍品,這是一把古銅寶劍,據說,它曾經砍斷過一個山峯,當然嘛,這些是不是真的,就要各位來賓買來,親自試驗過哦!這把古銅寶劍的起拍價,就是三千金幣!大家開始競拍吧!競拍的規則很簡單,價高者得,嘻嘻,大家應該都懂了吧。”

庭雅那甜膩的聲音,卻又是讓林嶽的心,盪漾了一下,林嶽趕緊將那些漸漸想要侵佔自己腦子的蟲子,給驅趕下去,不然自己真的很容易犯罪。

林嶽似乎聽出來了一點庭雅聲音裏面的詭異,顯然,庭雅修煉過一種媚功,這種媚功,其中就有用聲音誘惑人類的,林嶽沒想到,自己居然能夠見到這傳說中的媚功。

林嶽仔細觀察了一下那把古銅寶劍,這把古銅寶劍,根本就是一堆破銅爛鐵,哪怕以前能夠砍斷山峯,但是,現在,已經成爲一推破銅爛鐵,除非是有人眼瞎,不然,沒有人會買這把劍的。

可是,剛剛好就有這種眼瞎的人,而且,還有很多,他們瘋狂地爭奪着這把古銅寶劍,終於,在十分鐘的搶奪之中,這把古銅寶劍,由三千金幣,擡升到了三萬金幣。

在事後,林嶽才知道,爲什麼會有這麼多傻逼傻傻地送錢呢,原來,就是因爲,前去付錢買那東西的時候,自己拍賣的東西便是庭雅親手奉上的。

就因爲這樣能夠與庭雅一親芳澤,所以,他們才願意浪費這麼多錢,來見庭雅一眼。

後面的幾樣東西,也是如此,都是算不得很有價值的東西,最多有一點點收藏價值,但是,因爲庭雅那甜膩的媚功,很多人都是巴巴的送錢過去,他們甚至還巴不得,將自己送過去,哪怕做個小的,恐怕也有人做……

拍賣會進行到了中間,便是掀起了一個小**。

一套亮晶晶的盔甲,緩緩地被四個結實的大漢擡了上來,而且,好像還非常重的樣子,林嶽微眯着眼看着這套盔甲,這盔甲,肯定是用特殊材料製成的,不然,不可能這麼重。

“這套盔甲,據說,是我們追雲帝國的開國大元帥浴血奮戰的時候穿過的,其收藏價值,也是非常地高,起拍價,一百萬,開始。”庭雅緩緩說道。


林嶽也許不明白爲什麼下面的人聽到是開國大元帥,便非常振奮,但是,下面的人,都明白,追雲帝國屹立了這麼多年,自然是跟當年的事情有關了,開國大元帥,那可是所向睥睨,戰無不勝攻無不取的,曾經國家剛剛建立,便是遭到周圍各國的圍攻,就是這個開國大元帥,將各個國家派來的軍隊給滅了,然後,驅槍直入,直接殺上了各國的帝都,將那裏的皇室給殺個一乾二淨,然後,這些國家就被追雲帝國收歸在了自己的名分下。

也因爲那次,追雲帝國纔沒有被削弱,而且,還反而增大了。不過,當時的皇帝,也是一代庸才,因爲聽信了奸臣的讒言,居然相信開國大元帥有可能會造反,所以,找了一個機會,將開國大元帥的頭顱,給砍了下來。

不過,開國大元帥被砍下頭顱之後,並沒有死去,他居然拿着自己的頭顱,朝着遠方,飛走了,這般景象,讓皇帝給嚇了一跳,差點因心臟病發,死去。

這段非常神話故事的傳說,自然也是流傳下來的,人們都不知道里面真正的內容,不過,既然傳說是這樣,他們自然也是相信是這樣了。

所以,拍賣出現了一個小**。

一百萬的盔甲,就算再有被擡升的可能,也絕對不可能擡升得太多,而這一次,卻是硬生生地被擡升到了一千九百九十九萬的價格,如此高昂的價格,恐怕,就只有貴賓室裏面的人有了,林嶽想得也還真是對了,這正是他隔壁的二號貴賓室裏面那個財大氣粗的人買下來的。

一千九百九十九萬一拋出去,下面那些人,頓時安靜下來,一套價值一百萬的盔甲,卻擡高到了這般價格,自然是沒有人再有這麼多錢,去跟那些人對抗了,所以,這套盔甲便是被二號貴賓室的人給買走了。

之後,就漸漸平靜了下來,到了最後,也就是剩下林嶽他拍賣的植物魔核和最後的珍寶了。

當林嶽那植物魔核被一個侍女用一個盒子捧上來,掀開蓋子之後,碧綠色的光芒,從盒子中閃耀而起,亮瞎了臺下衆多人的眼睛,當碧綠色光芒漸漸變弱的時候,庭雅便是說道。

“這顆魔核,乃是世界上罕見的植物魔核,其在藥用、收藏、療傷上都有非常好的效果,雖然只是一顆二階的植物魔核,但是,蕭老他親口說了,起拍價,三千萬起!”

聽到是蕭老親口說的之後,臺下全部人都驚訝的倒吸一口冷氣,蕭老是什麼人,他們都清楚,那可是一個非常嚴肅的人,從他手裏鑑定出來的價格,肯定是公平公正,絕對不會說,故意擡高或者故意降低,所以,能夠在蕭老的口中說出三千萬,那可是得多難了,恐怕,也就只有每場拍賣最後的壓軸之作了。

“三千零五十萬!”

“三千五百萬!”

“四千萬!”

“四千一百萬!”

“四千五百萬!”

“五千萬!”

“五千五百萬!”

林嶽看着下面坐在最前排的那幾個人,不停地爭奪着,顯然,只有貴賓室裏的人和坐在下面最前排的幾個人,纔有可能買下這顆魔核。

不過,幾個貴賓室裏的人,似乎都安靜了下來,沒有一個想要出手的可能。

“九千萬!”

下面一個人一臉肉疼的說道,這已經是他的極限了,要是不行,他恐怕便是不會再出手了。

而這個時候,江靈卻是走過有按鈕的沙發上,輕輕按了一下一百萬的那個按鈕。

一個機器合成的聲音從一號貴賓室響起:“九千一百萬!”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