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游塵師傅嘆了口氣,幽幽的說道,此物名爲混元血晶,使用一次,減壽十年!

我靠!我靠靠靠!

今晚這兩件東西,太讓我震驚了,我特麼真是難以置信,一個是張天師神符,能夠短暫性大幅度提升修爲的符咒,另一個是混元血晶,能夠讓自己免疫任何攻擊!

看來游塵師傅對我是下了很大的決心啊,不管怎麼樣,哪怕是用上邪派的東西,也要護我不死!

從這兩件東西上,我看出了游塵師傅的想法,其實,他內心當中對於這些邪派的東西雖說不齒,但在某些方面上,這些邪派之物卻比正道之物更爲強勁。

我將混元血晶和張天師神符收進了煉玉鐲之中,並對游塵師傅感激的說道,師傅,你的大恩大德,我這輩子沒齒難忘。

游塵師傅微微一笑,就像摸小孩子似的,摸了一下我的腦袋,隨即柔聲說道,時間不早了,我回去睡覺了,你也早點休息。

說話間,他就站起了身子,徑直朝着房間外走去。

送走了游塵師傅,我躺在牀上,久久難以入眠,有句話說的很多,生,容易,活,容易,生活,不容易。

我原本以爲自己的道路會走的很順,沒成想,一路走來,遇到各種各樣的挫折,直到現在,我仍然還在努力的克服挫折當中,成就魔皇的道路還有多遠,我不清楚,但我堅信,那一天遲早到來,那一天已經不遠了!

昏昏沉沉的想了許多事情,不知何時昏睡了過去,等我醒來之後,正好趕上吃早餐,祖師爺正在教導大家,進入生死旗門陣之後,剩餘的四滅陣該怎麼破。

惡魔寶寶:誤惹花心總裁 我端了一杯牛奶,拿着一個三明治坐在旁邊細心的聽着,反正多學一點是一點,現在多瞭解一點,過幾天進入生死旗門陣,也就更安全一點。

沒想到,我這是不聽不知道,一聽嚇一跳啊,聽起祖師爺說起這生死旗門陣中的四滅陣,那可真是顛覆了我的想象,我發現自己的想法簡直太天真了,四滅陣中的攻擊,簡直就是滅絕人寰。

不過祖師爺話鋒一轉,當即振聲說道,不過,我們可召喚刀兵劫!用來抵抗四滅陣! 生死旗門陣中的四滅陣,分別爲,絕殺之陣,痛苦之陣,悲鳴之陣,親殺之陣,祖師爺的一番講解,讓我們個個毛骨悚然。

絕殺之陣當中,會從天而降一口棺材,這棺材在歷史當中是有記載的,叫做渡魂飛棺,當這渡魂飛棺降落下之後,棺材會落在陣眼中間,此時,棺材將會緩緩的打開一個口子,然後將入陣者吞入進去,至於渡魂飛棺裏邊究竟有什麼東西,那誰也不清楚。

但唯一讓人很清楚的是,被吸進渡魂飛棺中的人,再也沒有從生死旗門陣之中出來過。

我連忙問道祖師爺,那我們八個人一起進去,渡魂飛棺會怎麼辦?難道棺材蓋打開之後,讓我們八個人一口氣全部吸進去嗎?

祖師爺搖了搖頭說,這個就不太清楚了,絕殺之陣當中,據說是這樣的,但誰也沒見過。

我心說不對勁啊,我讓紙人傀儡進入柏樹林中之時,明明遇到的也是絕殺之陣啊,這一點冥府史官都對我說了,可那紙人怎麼沒反應?

難道那渡魂飛棺與靈魂接壤?專門吞噬別人的靈魂,知道那一天的傀儡身上,是一個野豬的靈魂,所以沒有顯出殺招,而是釋放出了幻象?

這生死旗門陣還沒高級到這種程度吧?他奶奶個熊的,要真是這樣,陣法能夠隨意變換,那還破個毛,本來演習的好好的,結果進陣之後,發現一切都跟演習時的不一樣,這不褲襠里拉二胡,扯淡嗎?

祖師爺又將剩餘三陣一一講述,最後說道破陣之時,則振聲道,若破四滅陣,必請刀兵劫!

刀兵劫我們都懂,象徵着戰爭,但我們都不懂什麼叫做請刀兵劫,當下祖師爺繼續對我們說道,刀兵劫所至,生靈塗炭,萬物俱滅,所到之處,煞氣極重,這四滅陣之中的煞氣就非常重,而我們要想將陣中煞氣引導出去,那基本上是不可能的,兩個殭屍王可以幫忙吸收一點,但他們無法將整個陣中煞氣吸收,所以,就必須請出刀兵劫來壓制陣中煞氣!

臥槽,說了半天,我們還是沒懂刀兵劫到底是什麼!

我忍不住了,當下就張口問道,祖師爺,刀兵劫到底是什麼玩意啊,又該怎麼請?

祖師爺微微一笑,對我擺手,示意我不要急,先坐下。

他對我們說道,刀兵劫,在歷朝歷代都曾現世,每一次的現世,必將引起一場天下大亂,此物爲災難之首,其狀如光,一瞬千里,當出現時,是無法躲閃掉的!

這麼一說,大家就懂了,原來刀兵劫,就是一道光,而且出現的速度極快。

然後祖師爺對我們講解了具體的破解之法,這兩天我們也進入虛幻的生死旗門陣之中,多次演戲四滅陣,一直過了一個多星期,大家都掌握的差不多了,這才決定,最後再完整的試探一遍,然後進入真正的生死旗門陣!

大家好好的休息了一個早上,下午之時,衆人在祖師爺的帶領下,進入了虛幻生死旗門陣,從第一個幻象之陣,一直到最後的親殺之陣,大家全部都咬牙堅持了下來。

當陣法被破掉之時,祖師爺長出一口氣說道,三日之後,破旗門陣!

這三天裏,我又去找了一次周璐璐,我倆抵死纏綿的抱在一起,從牀頭滾到牀尾,再從牀尾滾到牀頭,好一番翻雲覆雨。

當她問我是不是又要離開的時候,我只是淡淡的搖了搖頭說,沒事,我就是想你了。

隨之而來的,就是周璐璐感動的香吻。

女人嘛,總是要騙的,嘴越甜的男人,越容易騙女人,越是老實巴交的,越不容易把到妹子,這就是真理。

三日之後,我們衆人信心滿滿的朝着那片封印旱魃的柏樹林飛去,到達柏樹林上空之時,祖師爺讚歎道,好一個生死旗門陣,此陣氣勢雄偉,怕不是出自一般人之手,大家先落地,讓我多加查探一番!

當下衆人落到柏樹林北面的那個土坡上,站在這裏居高臨下的朝着柏樹林中看去,忽覺一陣輕風吹入柏樹林,刮動柏樹林中的萬千樹葉,傳來嘩啦啦的響聲,猶如萬鬼拍手一般!

好傢伙,真有氣勢!

祖師爺再次感嘆了一番,我朝着衆人的臉上看了一眼,發覺衆人都沒有恐懼的樣子,反倒感覺很新奇。

我對大家說道,雖然我們演習了很多次,對這生死旗門陣也多少有點了解,但大家還是小心爲妙,畢竟這真正的生死旗門陣,誰也沒有進去過,大家一定要小心,因爲我們八個人的生命,是捆綁在一起的!

最後這句話,我說的有點嚴厲,四個女人都懼怕我,她們默不作聲,兩大殭屍王是我小弟,他們認認真真的點了點頭,祖師爺就不用說了,他是心智最強大的人。

做出了最終決定之後,祖師爺對衆人說道,進入裏邊之後,大家聽我指揮,切記一點,不要亂,不要慌,不管看到什麼,都不要自亂陣腳!切記切記!

見祖師爺說的如此謹慎,衆人也是不敢大意,當下都認真恩了一聲。

進陣!

祖師爺一揮手,率先走在前邊帶着我們朝着柏樹林中走去,當我們走到柏樹林口的時候,裏邊正好是幻象之陣!

也就是八陣之首,看來祖師爺也在掐着時間,到了八陣之首再進陣,從首陣開始破,也不至於突發什麼異常情況,這樣一來,我們也能破的比較順利一些!

進入生死旗門陣的一瞬間,柏樹林中的景象,忽然變換了!

四周的柏樹一瞬間消失不見,這柏樹林外的情景也變了,此時的我們,就站在了一片青青大草原之上,四周一望無際,都是青草,遠處還有幾隻牛羊正在進食,天空上的雲朵是那麼的白,蒼穹如此蔚藍透徹,好一派自然風景!

祖師爺喝道,按在八卦方位,迅速站好!

由於我們已經演習過多次,當即衆人手拉手,按照演習之時的方位快速站立,隨後祖師爺再次說道,手拉手,如果幻象之陣已破,我會提示大家的,從現在開始,閉上眼睛,切記不管看到什麼,一定要咬着牙,打死也不能動!

祖師爺說完這句話之後,我倆同時閉上了眼睛,恍惚間,感覺有風吹過自己的臉頰,說實話,過了這麼久,我什麼幻象都沒看到。

我閉着眼睛,眼前一片漆黑,根本就看不到任何東西,不多時,祖師爺掐了一下我的手,我心中一喜,心說這麼快就破陣了?

正當我準備睜開眼睛去掐婷婷的手之時,卻猛然一怔,心說不對勁!

這纔多久?十秒鐘都不到,什麼幻象都沒看到,祖師爺就掐我的手?

猛然間我嚇的毛骨悚然,渾身起了一層雞皮疙瘩,我甚至感覺我右手裏抓着的東西,已經不是祖師爺的手了,那玩意好像就是一根枯木,上邊的樹皮都乾枯腐朽了!

雖然祖師爺活了好幾百年,雖然他的手背上也有一些皺紋,但絕對不至於到達這種程度!

我很想睜開眼睛看看,但我真的不敢動,完全不敢動,也不敢睜開眼睛,我生怕會害了大家!

就在這時,祖師爺又掐了一下我的右手,我渾身一顫,當即還是咬着牙不敢動,因爲進陣的時間太短,我不確定這是不是祖師爺掐的!

忽然,從祖師爺口中傳來一聲,張亮,睜開眼啊,幻象已經過了,我都掐你兩次了,快睜開眼睛,迎接下一個陣法。 媽的,此時我都快要急死了,我不知道這到底是幻象,還是祖師爺真正的掐我了,但說實話,那種痛覺,我真的感受到了!

我不知道別的人是不是也遭受了這樣的事情,但我真的不敢睜眼,因爲在演習之時,幻象就重點攻擊我,雖然現在祖師爺和兩大殭屍王的修爲都比我高,但幻象還是主要攻擊我自己!

我仍然是咬着牙,說什麼也不睜眼!

祖師爺又掐了一下我的手,對我說道,張亮,快睜開眼,幻象已經過了,你再不睜眼,會害了大家的!

我靠,祖師爺這麼一說,我急忙打算睜開眼睛,但,就在我即將睜開眼睛的一瞬間,我再次醒悟!

不對!

我他媽明白了!

這一切就是幻象,絕對的幻象,因爲祖師爺說話的口吻,與現在跟我說話的祖師爺,是不一樣的!

祖師爺對我向來都很仁慈,說的形象一點,他對我就像是對自己的親兒子一樣疼愛,他從來不會訓斥我,游塵師傅也一樣,他們都拿我當寶,他們絕對不會用這種口氣對我說話。

而且最關鍵的一點是,我睜不睜眼,怎麼可能會害了他們?演習之時,若是破掉幻象之陣,接下來的就是…

靠,沉睡之陣,若是一直閉着眼睛,那真的很容易睡着的!

萬般無奈,我此時就像是捏了兩根電線一樣,一個是炸彈,一個是安全引線,我不知道哪個安全,哪個危險,我真的不敢動,我任何一根線都不敢去拔。

祖師爺此時又對我溫和的說道,張亮啊,趕緊睜開眼睛吧,你看幻象之陣都過去了,該進入沉睡之陣了,你再不睜眼的話,很容易睡着的!

祖師爺這話說的很在理,但,我冷冷一笑,再次確定,這根本就不是祖師爺,這就是幻象之陣在入侵我的大腦,幻象之陣中的力量摸索到了我的想法,所以就用我自己的想法來用祖師爺的口吻告訴我,好讓我相信,這就是祖師爺。

因爲從那明顯轉變的語氣就能看出來,原先的祖師爺,語氣嚴厲,就在我感覺祖師爺說話有問題的時候,這個對我說話的祖師爺忽然就轉變了自己的語氣,所以,我確定這是幻象之陣在入侵我的心神!

我還是閉着眼,打死不睜開,因爲一旦睜開,就有可能看到很強大的幻象,一旦看到,就再也無法閉上眼睛,就只能眼睜睜的陷入幻象之中!

不知過了多久,我感覺我右手中抓着的祖師爺手掌慢慢的變回了原來的手掌,此時那手掌掐了一下我,我沒睜眼,還是不確定這是幻象還是真正的。

祖師爺又掐了一下我,我還是不敢睜眼,不敢掐後邊的人,就在我分不清這到底是幻象還是真實的時候,忽然,那手掌竟然彎曲食指,在我手背上慢慢的畫出了兩橫兩豎!

兩橫兩豎?

這是什麼意思?井嗎?橫豎都是二?祖師爺不可能故意罵我吧?

沒等我想明白之時,祖師爺的食指又在我手背上寫下了一個天字!

井天?

這是什麼鳥毛意思?我心中疑惑,但稍加思索,便恍然大悟,第一次寫的兩橫兩豎,並非是個井,而是個開!

兩個字加起來,就是開天!

開天兩個字,我剛纔完全沒有去想,所以,我確定這就是祖師爺!當即猛然就睜開了眼!

沒錯,面前還是那個柏樹林,幻象已經消失,祖師爺正眯眼看着我笑,我掐了一下婷婷,片刻後,衆人都睜開了眼。

仔細一詢問,他奶奶個熊的,我們八個人當中,還是隻有我看到了幻象!

我原本以爲祖師爺掐我兩次,我不動彈,他會生氣,沒想到他竟然誇我聰明,前幾次掐我的,的確不是祖師爺,那是幻象!

而祖師爺可能也明白,所以就改變了方法,不用掐,而是在我手背上寫下開天二字!這樣一來,我就懂了!

仔細想想,還是祖師爺最聰明!看來他能修煉出不滅金身,絕非偶然,這跟靈智是有關係的,估計祖師爺再修煉幾十年,可能就要飛昇大道了!

破了幻象之陣,接下來的就是沉睡之陣,不知何時,一個個睜大眼的衆人,卻緩緩的開始閉合眼皮,這種感覺大家都難以抵禦,祖師爺暴喝一聲,呔!

隨後從袖口中拋出一個物體,說實話,那玩意我猛的一看,就像是個大瓢蟲似的,上邊還有幾個小孔。

但仔細一看,才知道,那玩意是一種樂器,叫做壎,早在三千多年前就有了!

因爲在闖沉睡之陣的時候,是可以說話的,可以盡情說話的,我問祖師爺,我說這壎是用來幹什麼的?怎麼在演習的時候沒看到?

祖師爺笑道,此壎,是我早年遊歷天下時,從一個土郎中手中用三兩白銀買來的,後來我給此壎起名爲,醒神壎!

說完這句話,祖師爺再次擡手,放出一團法力,這法力放出來之後,就像是一條長繩一樣,從那醒神壎的入口鑽入進去,再從壎上的幾個小孔中鑽出來,就是這個過程,產生了土音,也就是壎的聲音,我們聽入耳中,竟然瞬間提神!

婷婷驚訝道,祖師爺,這醒神壎確實很厲害啊,這是什麼東西做的?是用土燒製的嗎?

祖師爺點頭笑道,一般的壎,皆是陶壎,用土燒製,但此壎奇特之處,就在於其土不凡!

贏勾也忍不住了,他雖然貴爲殭屍始祖,但他對這壎,似乎也看不透,他就問道,還望先生賜教,此壎究竟是怎麼製作的。

祖師爺又笑道,怎麼製作的,我不清楚,但製作此壎的泥土中,含有蝸牛體液,衆所周知,蝸牛速度慢,慵懶,但其觸角的反應卻是神速!我感覺,應該是在幾百年前,有高人專門培養的蝸牛,來製作這種泥土,再用此泥土來燒製醒神壎,有此壎再手,不怕鬼拍肩,不怕鬼打牆!壎聲一響,一切皆破!

我靠,用混合蝸牛體液的泥土,燒製出來的壎,竟然有如此神效?

蝸牛的觸角很敏銳,這一點我是知道的,因爲我小時候跟着爺爺奶奶,在鄉村長大,對於蝸牛,我可不陌生,小時候經常去抓,而且還喜歡拿一根小火柴,去輕輕的點蝸牛的觸角,這時候觸角就會快速縮回去,等觸角伸出來的時候,就再次去觸碰,如此往復,尋找樂趣。

我說那演習的時候,你怎麼不用啊?

祖師爺笑道,如果一切都說破的話,效果就不靈了。

看着祖師爺自信的笑容,我也點了點頭,看來祖師爺確實很了不起,會常人所不會,知常人所不知。

祖師爺召喚出的那道法力,不停的來回鑽入醒神壎的內部,再從壎體上的幾個小孔鑽出來,發出各種聲音,雖然這聲音比不上琴簫之聲,但在此刻,也算是優美動聽。

我的那一套順口溜在此時也派不上用場了,大家聽着壎聲,相互聊天,就完全能夠抵抗這種睏意。

過了約莫十分鐘左右,大家忽然同時猛睜眼睛,感覺前所未有的精神,而且身上像是充滿了力量,這一點,大家都知道,沉睡之陣已破!

祖師爺振聲說道,接下來的就是圓光之陣。

不可否認,圓光之陣,會讓你看到所有你曾經期盼的,或者已經發生過的畫面,然後讓你高興,讓你笑,一旦你開始笑了,那你就等着笑死吧!

大家的臉都很嚴肅,但越是嚴肅,大家互相看過去的時候就越是想笑,萬般無奈之下,祖師爺說道,都閉上眼睛!快! 這一陣,別人過的很輕鬆,因爲他們沒啥家庭,尤其是殭屍王,天生地養的,根本沒有父母可說,我則是在祖師爺的指點之下,渡過了此陣。

剩餘的迷途之陣,則是我比較擔心的,因爲我一心想成爲魔皇,這算是我的心魔,我生怕迷途之陣抓住我的弱點,那樣的話,我們八個人,都要死在這裏邊了!

果不其然,在進入迷途之陣的時候,我發覺自己成爲了魔皇,當我一揮手,解除冰封王座之時,當我一揮手解除百萬魔兵身上的冰晶之時,我坐在王座之上,冷冷的挑起嘴角,對着百萬魔兵幽幽的說道,從今往後,天上地下,六道輪迴,唯吾獨尊!

我的聲音很小,但不知爲何,卻傳遍了天地間,此時那三個金光人再次落下,可就在他們落下之時,我忽然一揮手,很輕鬆的就將他們秒殺了!

爽,這種感覺真是爽!前所未有的爽!

百萬魔兵揮動手中劍盾,高呼,風,風,大風!大風!

這一刻,我感覺自己就是六道輪迴的主宰,我就是所有生靈的命運主宰!我的任何一舉一動,都會將整個六道輪迴爲之顫抖!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坐在王座之上,身後並列聖王等人,再往後還有十大魔獸漂浮在空中,以及百萬魔兵圍繞着我,我擡頭仰天,桀騖不馴,睥睨天下的笑了出來!

這種豪氣衝雲天的感覺,正是我所追求的,我感覺我張亮這一輩子,算是達到了人生的巔峯!

就在此時,忽聽我耳旁一聲暴喝,呔!張亮速速醒來!

這一聲暴喝,我眼前光芒一閃,下一刻我出現在了柏樹林,所有人都用驚訝的目光看着我,不明白我剛纔爲什麼擡頭仰天,發瘋似的大笑!

我這才清楚,原來我中了迷途之陣的道了!

幸好是祖師爺用上內力將我喚醒,外加兩個殭屍王幫我吸收入侵的煞氣,這纔將我救回,如若不然,我們八人都將折戟沉沙,命喪黃泉!

而沒等我喘口氣,忽然柏樹林中的天色暗了下來,祖師爺喝道,四生陣已破,接下來就是四滅陣,大家小心,聽我口令!

在此前演習破陣之時,祖師爺並未召喚出真正的刀兵劫,因爲在開天教後堂的時候,那生死旗門陣是假的,虛幻的,如果召喚出真正的刀兵劫,後果不堪設想,到了這裏,大家有些緊張了!

祖師爺手掐法決,擡頭仰天喝問道,刀兵之劫煉蒼生,血洗天下濺蒼穹,如今刀兵需再現,安得刀兵戰兇險?

當祖師爺話音剛落,我們其餘七人同時大聲喝道,刀兵即在!劫難降臨!

這句贊子的意思祖師爺講過,召喚刀兵劫之時,需要我們七人同時配合,他說上半句召喚之語,我們替代刀兵劫,聚集煞氣,說出下一句,以此來召喚,說的恰當一點吧,這就接對聯,祖師爺說上聯,我們跟着說下聯,就這個意思。

而煞氣這東西,兩大殭屍王身上就有,但除此之外,這絕殺之陣中的煞氣,就足以用來召喚刀兵劫了!

刀兵劫,我還沒見過,這玩意在現代已經看不到了,據說在古代之時,時常在發生戰爭之前,有人目睹刀兵劫降世,隨後而來的,便是烽火四起,戰亂紛紛。

可以說,刀兵劫,比起任何災星都強悍!

就在我們唸完召喚咒語之後,忽見柏樹林的之上的蒼穹,竟然緩緩的變成了血紅之色,對於這番景象,我不知道究竟是隻有我們能看到,還是附近的百姓都能看到,不過當下也沒心思去思索這個了,趕緊請出刀兵劫,用來對付絕殺之陣,纔是最重要的!

天空,變成了血紅之色,慢慢的,從天空之上出現了一個亮點,那亮點朝着地下降落,正是對準了我們所在的生死旗門陣!

祖師爺大喝一聲,刀兵劫現,鮮血供奉!

我們同時咬破自己的手指,將鮮血流出,當那道亮光落在我們八人中間之時,祖師爺一揮手,收取我們所有人一滴鮮血,從四面八方涌向了那道紅光!

拙!

祖師爺大喝一聲,那道紅光竟然變化成了一把兩尺多長的紅刀,此刀,沒有刀把,從頭到尾都是刀刃,祖師爺抓上去之後,手掌竟然沒有被劃破!

原來我們八人的鮮血與刀兵劫混合在一起之後,竟能掌控刀兵劫!

這太強大了,我必須要學會這一招,如果以後我與人爭鬥,打不過的話,我就多喊幾個人,召喚出刀兵劫,這玩意比黃金大斧好用,也比方天畫戟好用啊!威力肯定不是一個檔次的!

祖師爺握着刀兵劫,對我們說道,絕殺之陣,馬上啓動,大家小心,一定要全力抵抗那口棺材!

衆人同時點頭,不多時,天空黑暗下來,這是生死旗門陣中的絕殺之陣,充滿煞氣,將蒼穹都遮蔽了,隨後一口黑色棺材從天而降!

沒錯,正是渡魂飛棺!

這棺材純黑色,上邊雕刻了很多鬼文,那些鬼文我看不懂,在場之人,除了素兒以外,沒人能夠看懂,此時我也來不及問素兒這是什麼意思了,只得提防棺材打開蓋子!

那棺材落在我們附近之時,正好將一頭對準了我,一頭對準了小狸子,小狸子看到棺材口,都快嚇哭了。

而我也是盯着棺材頭,怒目而視,我就要看看這棺材打開蓋子之後,能從裏邊飛出什麼玩意!

他奶奶個熊的,我們八個人在此,修爲高的大有人在,還弄不過他一個破棺材?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