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溫辰俊后槽牙咬的咯咯響,冷著臉說道:「媽,我讓您來,是幫我修理溫涼的,不是讓您幫着溫涼欺負我的茜然的。」

王素雅內心有些崩潰,她知道兒子對白茜然那小賤人的痴情,可那白茜然真的不是什麼好姑娘啊。

「如果,我是說如果,你一無所有了,白茜然不再把你當回事了,你不後悔嗎?」

溫辰俊很篤定的說道:「茜然不是你們說的那種女孩,她非常單純善良。因為溫涼強迫岳薇薇退學,而茜然是岳薇薇的朋友,為了保護朋友,才做了傻事,是情有可原的。」

「可溫涼卻死咬着不放,非要她道歉,現在害得她掉了代言,新簽約的幾部劇也解約了,這對她的打擊有多大,您知道嗎?」

王素雅瞪圓了眼睛:「辰俊,你蠢啊,她那是活該呀,再說了,她不是還有華煜行護著嗎?你管她做什麼?」不是她看不起自己兒子,而是她兒子的能力,真的無法跟華煜行比。

溫辰俊攥了一下拳頭,聲音微沉:「媽,我不管您怎麼想的,但是請您以後,不要在我面前說茜然半個不好的字,因為我愛她。而她,也不是你們想的那樣。她是我見過最純潔,最善良,也是最漂亮的女孩。」

王素雅嘴角狠狠抽搐了一下:「好,好姑娘會去坐枱?」

「夠了,她跟我說過,她是個普通服務員。」溫辰俊憤怒呵斥了一聲。茜然不會騙他。

王素雅也較真起來:「好,就算是普通的服務員,那跟我說說看,你前腳剛替她安排好學校,她後腳就跑去跟華煜行說,是她自己考上的大學是什麼意思?」

溫辰俊不耐煩的說:「這還用說嗎?一是說托關係進去名聲不好,二是她不想讓華煜行看不起她。」

王素雅譏諷的輕嗤了一聲說:「如果華煜行看不起她,你覺得就她那山村村姑的身份,接近得了華煜行嗎?她就是不讓華煜行知道,她就是個學渣,她要給華煜行一個完美的形象。」

華煜行黑色瞳仁里泛出冷光:「閉嘴,別胡說八道說,她是信任我,所以才沒去找華煜行幫忙,而是找了我。我能為她做點事情,我很自豪。至少我對她而言,還是有用的。」

「……你,你知失去了溫家的庇佑,你會是什麼下場嗎?」王素雅急得跳腳。這是被灌了什麼迷魂湯了。

溫辰俊有些不耐煩的說道:「我最多重新找份工作,憑我的能力,找個工作,不是什麼大問題。好了,如果您來不能幫我解決問題的話,就請先回去吧。」

「辰俊,你能冷靜下來,好好考慮一下問題嗎?你還年輕,你為什麼非要白茜然那種心口不一的女人呢。而且她只是在利用你,對你並沒有愛意。你這樣付出真的值得嗎?」王素雅苦口婆心的勸說着。

「要我警告多少遍,您才會不侮辱茜然。」溫辰俊露出殺人的目光。

兒子凶神惡煞的樣子,嚇的王素雅後退了幾步:「溫辰俊,你那麼橫眉怒眼的看着我幹什麼,我是你媽媽,難道你要為了白茜然那個小賤人……」

王素雅話沒說完,客廳內就『啪』的一聲,一個耳光,重重的落在了她臉色。

王素雅被打的整個人都懵逼了,數秒后,才露出憤怒又絕望的目光,被她捧在手心裏的兒子,為了一個外人給了她一巴掌。呵呵,自己怎麼就養了這麼一隻白眼狼呢。

溫辰俊心頭猛的顫抖了一下,他都幹了什麼?衝天怒火迅速消失,取而代之是內疚和惶恐。

「媽,對不起,我說了,不要說茜然不好。」

「好,好的很,不能說,是嗎?做媽媽的祝你好運。」王素雅憤怒至極,拿起包包往門外走了去。

溫辰俊追了幾步,可終究還是沒繼續追上去,因為他怕母親還會說傷害白茜然的話。

溫涼站在二樓,將這一切看在眼裏,也錄在了手機里。內心說不震驚是假的。

溫辰俊太沒良心了,居然對親媽動手,王素雅三個孩子,最寵的就是他溫辰俊,可溫辰俊居然抬手就打。

難怪原主掛掉當天,他會如此的冷血無情。對親媽都下得去手的人,往後就算他是離開了溫家,也得留個心眼。免得被他反咬一口。

低頭看了看手機里的視頻,毫不猶豫的轉發給了溫國華。 「叮!」

「叮!」

李羨的手機響了兩聲消息提示音,於是他就沒着急下車,而是先拿出手機看了一眼。

兩條消息,一條是李在熙發來的短訊,【東西發你郵箱裏了,仔細看。】

另一條消息則是郵箱收到新郵件的提示。

看到這個,李羨一愣,他完全不記得自己什麼時候找李在熙要過什麼東西。

等他把郵件打開,看到裏面的東西后,立刻驚嘆的說了一聲:「好傢夥!」

李在熙給他打過來的居然是他身邊所有女孩子的詳細資料!

分別有家庭背景、戀愛經歷、興趣愛好、大事記。

從目錄上來看,分別有少女時代、Tara、孫藝珍、和f(x)。

李羨覺得,很有可能是因為鄭秀晶的緣故,所以李在熙讓人把f(x)也調查了一遍。

嗯……就挺無語的。

李羨當然知道李在熙是好心,可問題是,有這個必要嗎?無聊不無聊啊?

談個戀愛有必要把人家查個底兒掉嗎?

這些東西李羨根本就不想看,可他注意到目錄裏面,劉花英的名字特意被加粗了。他感覺劉花英可能有問題,於是就點過去看了一眼。

特么的!這特么狗東西果然有問題!

上次Tara在電視台被一個叫劉恩珍的女愛豆陷害那件事,居然是劉花英指使的!

起因是調查人員在調查劉花英的時候,發現她跟六妞的關係很不好。又發現劉花英姐姐居然給陷害Tara的那個劉恩珍轉過一筆錢。

於是調查人員就黑進劉恩珍的手機、電腦仔細查了查,不但查到了劉花英和劉恩珍密謀先陷害全寶藍,進而陷害六妞的聊天記錄,還搞到了她們通話時劉恩珍特意錄下的錄音。

因為咸恩靜就在旁邊,所以李羨沒有聽那幾段錄音,可聊天記錄他看了,很憤怒!

可李在熙特意給李羨留言,告訴他劉花英暫時不能動。

因為那間青瓦白牆的房子裏快要換主人了,劉花英的父親是國會議員,有一定的影響力,雖然這個影響力不大,但李在熙支持的那個人,需要劉花英父親的支持,最起碼也需要他不去支持對手。

等再過兩個月,一切塵埃落定了,李羨想怎麼對付劉花英都可以。

既然這樣,那就先忍忍吧。反正一個劉花英而已,還能掀起什麼大浪來嗎?

不過也不能太掉以輕心,得讓孝敏她們小心些點兒才行。

還有就是,怎麼對付劉花英的問題。既然劉花英想毀了六妞,那就以彼之道還施彼身好了。

讓她遺臭萬年!

想到這兒,李羨連忙抬頭看向咸恩靜問道:「恩靜,劉花英最近有沒有作過什麼妖?」

咸恩靜正疑惑李羨怎麼突然就愣住,生氣了呢。聽李羨突然問起劉花英,她感覺可能是劉花英又幹了什麼「好事」了,所以李羨才會生氣,於是她急忙問道:「你問這個幹嘛?」

「你先回答我。」

「沒有,最近她挺老實的,沒欺負過我們,也沒有沒事找事過,還有就是她最近搬回家住去了,沒跟我們住一起。」

聽咸恩靜說完,李羨點了點頭道:「哦,那行,我先走了,再見。」

說完,他就打算下車,咸恩靜急忙拉住了他的胳膊說道:「等一下,你還沒說你為什麼突然問我劉花英的事兒呢!」

「你先別管了,反正我不會害你們就對了,安心拍戲吧。」許晟微笑着給了咸恩靜一個安心的眼神,然後就下車離開了。

「唉~」望着李羨離開的背影,咸恩靜有點兒無奈的嘆了口氣。

她知道肯定是劉花英又做了什麼壞事了,也知道這件事肯定跟她們六個有關係。

可李羨為什麼會收到消息?他一直在保護着她們?為了孝敏?還是為了……她們?

畢竟他可有不止一個女朋友。

唉,好睏惑啊!

被人保護的感覺當然好,可這個人要是沒安好心的話,那就比較恐怖了。

等回宿舍後跟孝敏好好聊聊吧!

李羨這邊從咸恩靜的車上下來后,直接回自己車上去找金宰赫了。

「你安排一個女的去Tara劉花英的身邊工作,當卧底,負責收集劉花英的一切負面新聞。記住是一切負面新聞,上不封頂,下哪怕她只是隨口吐痰,也得想辦法偷拍下來。

能拍視頻就拍視頻,拍不了視頻就拍照片。找個機靈點兒的,別搞砸了。一個人要是不夠的話,就多安排幾個。」

「是!我這就安排人去辦。」

「嗯。」

吩咐完金宰赫,李羨就下車回片場了。

孫藝珍和鄭秀晶的對手戲拍完了,一群人正在導演那兒看回放,李羨見狀也湊了過去。

看到李羨還敢來,孫藝珍和鄭秀晶幾乎是同時站起來,面帶微笑的對他說道:「李作家,我有事想請教您……」

話沒說完,兩個人就停下看向了對方,周圍的人們也疑惑的看向了她們。

李羨則笑了笑對二人說道:「想問我什麼?咱們去旁邊聊吧,別打擾金導演看回放了。」

說完,他就轉身朝孫藝珍的保姆車走了過去。

孫藝珍看了一眼鄭秀晶,然後微笑着牽着她的手說道:「走吧!」

「嗯。」

見李羨過來了,孫藝珍的助理、司機站在車旁恭恭敬敬的給他鞠了一躬。

「你們好,不用這麼客氣。」微笑着跟二人打了個招呼,李羨就上車了。

隨後孫藝珍和鄭秀晶也上了車,然後李羨直接就把車門關上了。

看到這一幕,眾人有點兒見怪不怪了,反正李羨又不是第一次上孫藝珍的車。

但咸恩靜卻看不下去了,拿出手機就朝孫藝珍的車那邊拍了一張照片,等一會兒李羨下車的時候她還拍,要拿回去給朴孝敏看。

而此時車裏,孫藝珍和鄭秀晶都有點兒尷尬,有對方在,她們不好意思開口問李羨她們想問的事。

不過,她們不好意思,李羨好意思。

關上車門后,李羨直接快速的對孫藝珍說道:「我從沒對侑莉下過手,不過那次她喝醉把衣服吐髒了,確實是我把她睡衣脫掉給她抱床上去的。但是我沒占她便宜,是她抱着我不讓我走,我一走她就對我又咬又打的,這不能怪我吧?」

說着,孫藝珍還沒反應過來呢,他就又扭頭看向了鄭秀晶,然後繼續快速的說道:「至於你!我跟西卡還沒在一起,但估計要不了多久就會在一起了。你這個小姨子當定了,認命吧!」

「……」

「……」

「去死吧你!!!╰(‵□′)╯」×2

。 秦家大少和二少的交鋒暫時告一段落。

救護車來后,秦平和秘書都被送到醫院檢查了。

當然,在被送去醫院前,小奶娃給他們倆檢查了一遍。

秦平要上救護車時,發現大腿有些重,挪不動腳步,低頭一看,小奶娃正扁著嘴,緊緊抱著他的大腿,不讓他動。

冷酷的面容有瞬間的鬆動。

彎下腰,他輕聲問,「怎麼了?」

小奶娃將臉蛋扭到一邊去,眼睛和鼻子都紅通通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