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滅魂幾人站立在門口,迎接無痕他們,見無痕等人沒有動手的跡象,全部人鬆了一口氣。正在眾人準備商議立下神之血誓的時候,突然上空的禁制一陣閃爍搖晃,滅魂等人立即臉色一變。

原本還以為能抵擋一兩天的禁制,竟然這麼快就破裂了?到底來了多少天魔王?


滅魂青木石雲紫衫身子爆射而起,朝天魔戰場中心飛去,無痕等人也沒有多說了,此刻哪有時間去立下血誓啊。

全部武者和凶獸海獸都衝天而起朝天魔戰場飛去,想看看到底有多少天魔?還能抵禦嗎?

很快他們就知道了,因為天魔戰場中心飛去一群天魔,天魔並不多,只有三四百隻,但是…卻全部都是天魔王。


「嗯?」

不對!

怎麼有一名女子穿著衣服?長相還很像是人類?這是什麼類型的天魔啊?

當眾人詫異的朝那個女子望去的時候,他旁邊的一名天魔王卻笑了,一道傳音響起在滅魂青木石雲紫衫望月閣主耳邊:「滅魂老狗,公主殿下,宮主,閣主,好久不見!我很想念你們啊!」

蕭浪!

聲音非常熟悉,滅魂殿主,青木石望月閣主臉色瞬間蒼白如雪,雲紫衫嬌軀亂顫,似乎被人幹得就要**了。蕭浪居然沒死,去天魔域面轉了一圈回來了,還是帶著一群天魔王回來的? 滅魂不知道蕭浪怎麼會變成一隻天魔,也不知道他是怎麼在天魔域面內活下來的,更不明白他怎麼能帶幾百天魔王回來?他只是知道麻煩了。如果蕭浪真的能指揮這些天魔,怕是天上地下沒有他們幾人的立身之所了。

蕭浪用實際行動解答了滅魂等人的疑惑,他和旁邊的魔青青說了一句話,魔青青大手一揮,喊話道:「阿擼!」

阿魯是殺的意思,魔青青下令了幾百天魔王中間的眼睛內頓時亮起暗金色光芒,數百道靈魂攻擊朝滅魂雲紫衫等人射去。

無比奇怪的是…

這些靈魂攻擊全部鎖定滅魂雲紫衫青木石等人攻擊,而蕭魔神無痕沐山鬼落葉松等人就開始快速的朝旁邊躲避開去…

因為所有人剛才都得到了蕭浪的傳音:「所有人不想死的立即退下,今日我只殺滅魂他們!」

蕭浪的外形改變了,但是聲音沒有變,所有人都身子一個激靈,很多人無比狂喜起來。雖然蕭浪變成了天魔,雖然此刻天魔王有數百,但是很多人都沒有半點擔憂。

有蕭浪在,什麼問題都不是問題!

這是很多人的內心想法,既然蕭浪回來,那麼局勢就已經發生了驚天的逆轉,勝利的曙光自東方亮起。

「哥,哥。我就知道哥不會死的!」


小刀虎淚縱橫,他實力強大不少,他手上有大神神兵,蕭浪不在的時候他感覺自己變成了一個大人,可以承受很多東西。但當蕭浪回來的時候,他還是感覺自己是個孩子,還是個需要蕭浪幫他撐起一片天空的孩子。

無痕內心也很是複雜,他一直算定蕭浪是新的大帝,他從來不相信蕭浪會死。他在古神禁地內獲得大機緣,突破了半神還得到一把大神神兵。他很感激蕭浪,想回來幫蕭浪一把,哪裡知道他回來之後還是沒能改變局面,反而變得更加糟糕。但此刻蕭浪一出現卻立即逆轉了局面,最重要的是…他感覺蕭浪身上的氣勢強大力壓了他,這讓他有種挫敗感,似乎怎麼追都追不上這個少年的腳步。

蕭魔神冰冷的臉上露出一絲笑意,他沒有想太多也沒有自慚形愧,只是一邊快速閃避一邊鎖定蕭浪,笑著呢喃道:「蕭浪,我就知道你死不了,我們這類人其實才是上天的寵兒,天州絕對不是我們征戰的終點。」

幾家歡喜,幾家愁!

滅魂幾人苦不堪言,數百道靈魂攻擊,青木石一人站在最前方擋住了大部分,他們也快速的閃避躲避了很多,但還有幾道攻擊在他們身體上。她們的靈魂攻擊很強大,除了滅地外,其餘人都快速清醒了過來,但遠處的天魔已經圍殺過來了,他們陷入了苦戰。

其實這些天魔王也很鬱悶,內心也很惶恐。

因為他們衝出天州域面之後,那個通道突然一陣顫動,然後通道內的空間一片片塌陷了,通道居然毀掉了?他們不知道為何會發生這樣的事,不過他們都猜到了一些,應該是那兩個內鬼大統領搞的鬼。

他們回不去了,此刻唯有將天州域面的強者全部擊殺,霸佔這個域面了。但魔青青下的命令卻很奇怪,不要動其餘人,只是將這幾個半神擊殺即可。內心的惶恐,回不去的鬱悶,這些天魔王全部都把怒火發泄在滅魂他們身上。

不得不說滅魂和雲紫衫得到了信仰之力,實力強大了不少,兩人左突右閃,每一次攻擊都能帶走一名天魔王的生命。望月閣主也不差,本身是獸神防禦和攻擊都是頂級的。

有些苦bi的就是青木石父子還有滅地,青木石父子修鍊的是靈魂,所以天魔王們射出的靈魂攻擊對兩人幾乎無效。問題是…天魔王的靈魂都很強,兩人的最強大攻擊對天魔王也無效。滅地最慘,他實力在幾人中是最低了,他的攻擊都不能重創天魔王,只能不斷的逃命。

蕭浪帶著沐小妖和魔青青站立在遠處,他還不會飛由沐小妖帶著,他沒有冒然去蕭魔神他們那邊去,畢竟這邊還有幾百天魔王,要是亂殺一通會很麻煩的。

他眼睛半眯著,盯著滅魂幾人眸子內都是冷意,他既然能回來,那麼…所有人都活不了,在天魔域面內轉了一圈,他的心已經很冷了,他絕不會心軟。

烏黑的血液飆飛,滅魂實力差不多有魔蛇魔頭那麼強大了,擊殺一些天魔王倒是不費勁。雲紫衫的神體有天賦神通,此刻她身上亮起七彩光芒,形成一個七彩護罩,如此多天魔王攻擊居然不能擊破。

「殿主,救命啊…」

滅地很慘,一隻手完全被抓碎了,後背已經血肉模糊,此刻都不敢隨意攻擊了,只是一邊快速的逃命,一邊攻擊阻擊追兵。

「咻!」

滅魂隨手打出一條毀滅之力所化的黑龍,朝追殺滅地的三隻天魔王攻擊而去。然後他也不管了,因為身後數十隻天魔王已經追殺而來了。

滅魂的攻擊威力巨大,空間都不斷顫動,那三隻追殺滅地的天魔王連忙躲避。滅地鬆了一口氣,快速的朝遠處逃去。

「哼!」

一道冷哼聲響起在滅地的耳邊,他下意思的朝蕭浪那邊掃去,卻看到一道黑白交加的光芒飛射而來,眨眼就沒入了他的腦袋內。他靈魂內頓時感覺一陣絮亂,身子在半空中呆立,那三名天魔王一看立即劃出一個弧度,鋒利的爪子狠狠的抓入滅地的胸口用力一撕…

滅地,死!

望著連慘叫都沒有發出的滅地,望著漫天的碎肉,滅魂等人脊背一涼,青木石和青木玉更是打了一個冷顫。滅魂等人不斷四處遊走,帶著一群天魔在天魔戰場內繞圈,逐一擊殺,剛才幾人都看到了那道光芒也知道蕭浪動了手腳。

滅魂眼睛轉了幾圈,暴怒的大吼起來:「蕭浪,有種明刀明槍的來干,你就這點本事?背地裡捅刀子?」

雲紫衫打出一道七彩流光,擊退十多名天魔王,也淡淡的開口道:「蕭浪,紫衫敬佩你是個人物,要不我們單打獨鬥?就算死…紫衫也願意死在你手裡!」

蕭浪淡然一笑,由於此刻他是天魔王的樣子,所以笑的有些猙獰,他目光幽幽的望著雲紫衫傳音道:「公主殿下別來這套了,如果蕭某還上你的當,我就是煞筆了。不過你說要單挑?我成全你!」 雲紫衫智慧很高,獨孤行被他算計了一次,這個人很會演戲,不僅僅是目光,話語,還是給蕭浪的感覺,似乎都對蕭浪有一絲愛慕之心。蕭浪這人吃軟不吃硬,多次也對她下不了殺心。

比如上次就沒有第一時間滅了雲紫衫,如果他當時滅了雲紫衫,青木石也不會再次出賣他了,很有可能滅魂都會轉變觀念。

所以他雖然答應了單挑,但卻絕對不會在心軟。

他眼中光芒一閃,情滅釋放,卻沒有朝雲紫衫攻擊而去,反而朝正在被幾十隻天魔追殺的滅魂射去。不過滅魂早就有準備,第一時間躲避開去了。蕭浪也不在意,不斷的釋放情滅攻擊滅魂,完全沒有要和雲紫衫單打獨鬥的意思。

滅魂應付一群天魔王本身就很費勁,雖然不斷有天魔王被他擊殺,但他身體也受傷了,身體內的半神之力如流水般消耗,此刻有蕭浪配合攻擊更是苦不堪言。

「蕭浪,你不是說單挑嗎?你還在等什麼?」雲紫衫再次嬌喝起來,蕭浪卻直接無視,繼續攻擊滅魂。

終於!

滅魂躲避了十幾次蕭浪的攻擊之後,最後還是中招了,身子呆立了一秒時間,沒有任何意外,四五名天魔王攻擊在滅魂身上。他剛剛釋放的護罩立即破裂,等他驚醒過來已經遲了,小腹左肩和後背被抓的血肉模糊,小腹內的腸子還被抓碎了。


「噗…」

滅魂狂噴一口鮮血,身上黑色能量傾瀉而出,化作一條黑龍把四五名天魔王淹沒進去,手中一把閃耀的神兵出現,猛然一掃,五名天魔王的頭顱飛射而起,他帶起漫天的鮮血,朝遠處狂奔。

蕭浪不再理會滅魂了,轉而朝望月閣主開始攻擊,望月閣主此刻變幻出了本體饕餮獸,銀色和血紅的雙瞳令人心悸,它的每一次攻擊都能把一隻天魔王擊飛,不過本體也傷痕纍纍。

在蕭浪一次情滅攻擊之後,望月閣主被蜂擁而上的天魔王抓得鱗片翻飛,骨頭都斷裂很多根,暗紅色鮮血灑遍長空,立即被重創了。

「熬嗚!」

獸神重創欲死,那些在遠處剛才被望月閣主下令不得妄動的凶獸海獸,終於忍不住了,全部暴動朝天魔攻擊而來,而血塔章戈敖古它們赫然在列…

蕭浪一看,只能停止攻擊望月閣主,還和魔青青交代,把攻擊望月閣主的天魔王調集一部分出來,將整個天魔戰場圍了起來。

同時蕭浪也下令讓無痕等人注意,別讓滅魂和望月閣主逃了,他的目光這才投到了青木石身上。

這個老者曾經幫過他,讓青木玉救過他,不過在第一次背叛之後,他已經和青木石漸行漸遠了,第二次出賣之後,他內心已經徹底冰冷下來。

當他看到青木石被天魔王追殺的慘不忍睹的時候,他內心沒有半點波瀾。既然青木石選擇了雲紫衫,那麼他應該承受犯錯的後果。

所以他讓沐小妖和魔青青朝大部隊那邊靠去,沐小妖沒有那麼蠢了,先是套上袍子,這才慢慢的變幻出本體的樣子。小刀一看頓時大為驚愕,而後全部狂喜起來,不過對於魔青青倒是很是顧忌。

蕭浪身子飛落下去,重重的在地上一踏,整個人就飆射而起朝青木石衝去,他右手暗金色光芒閃耀,身上天魔能量環繞眼內沒有瞳孔,讓青木石感覺到靈魂深處都一陣發涼。

「蕭浪,別殺我!看在青帝老祖的面子上,放我一馬吧?」

蕭浪飆射而來,身上的氣息強大無比,超過了所有天魔王,加上剛才滅魂和望月閣主都被重創,他內心已經很清楚絕不是蕭浪的對手,只能傳音哀求道。

「青帝?」

蕭浪身子沒有半點停頓,繼續飆射而來,他嘴角都是自嘲寒聲傳音道:「我知道你們青木家族的後代一直在一個虛無空間內潛伏修鍊,所有看在青帝的面子上,我會照顧他們!但是…你和青木玉,必須死!我不想再被人賣第三次!」

兩道黑白分明的光芒閃耀而出,情滅啟動,蕭浪身子以恐怖的速度衝去。青木石的眼中也射出一道藍光,顯然也釋放了靈魂攻擊。但是蕭浪的靈魂已經強大到恐怖的地步,那個漩渦佔據了他整個靈魂空間,青木石的靈魂攻擊射入,頓時被漩渦絞碎,沒有對他造成半點影響。

「嗤!」

裂神手勢不可擋抓入青木石的胸口內,青木石眼睛一縮然後苦笑起來,沒有再說什麼,只是留下一聲沉沉的嘆息聲。

「父親…」

青木玉那邊更慘,被幾隻天魔王追殺的上天入地,卻始終不能擺脫,他看到青木石被擊殺發出一聲悲嚎,也不逃了只是愣愣的望著青木石的屍體從半空墜落而去。

「邪主,讓那些天魔王住手!」

蕭浪不懂天魔語,看到青木玉就要被天魔王擊殺,連忙和邪主傳音道。

邪主立即怪叫幾聲,那些天魔王疑惑的朝蕭浪一望,蕭浪身子在一隻天魔王身上一拍,借力朝青木玉飛去,他眼中沒有半點情緒波動,盯著青木玉傳音道:「青木大人,我心中一直認為我們應該是朋友,局面為何會變成今日這樣?我想原因不在我吧?你放心去吧,你的族人後代…我來養,這是我給你的承諾。」

青木玉望了一眼蕭浪,點了點頭,身上突然無數血箭爆出,他自斷了筋脈,眼睛深深的望了一眼天空和四周,最終無力的閉上。

「砰!」

青木石和青木玉的身上先後砸落在地上,天州叱吒風雲數百年的迷神宮算是徹底湮滅了…

滅魂還在逃,雲紫衫絕美的臉上露出一絲絕望之色,蕭浪既然能殺了青木石和青木玉,這說明他的心已經不再軟。他唯一的弱點消失了,任憑她有千般計謀也無懈可擊啊。

蕭魔神小刀無痕他們看得大為欣慰和快意,凌帝他們卻腳底發涼,蕭浪變得如此冷血,他們還有活路嗎?獨孤行淡淡一笑喃喃道:「青衣啊,浪兒終於成熟了,你可以放心了…」

蕭浪心軟的毛病幾乎所有人都知道,如果在神魂大陸算不了什麼,如果蕭浪只有一個人也無所謂。

但是——

這裡是天州,蕭浪作為他們一群人的主帥,他身後有無數的家族,有數十近百萬跟隨他的武者,他的心軟有時候將會成為致命的禍患。如果他對待敵人還是優柔寡斷,就算這次眾人不被他連累死,下次也會全軍覆沒的。

蕭浪沒管那麼多,他的目光又落到滅魂身上,讓邪主喊話讓那些天魔停下,他朝滅魂快速飆射而去,森冷的話語穿在滅魂的耳邊:「滅魂老狗,你是自裁?還是讓我送你上路?」 滅魂自然不想死,也不想讓蕭浪送他上路。所以天魔一停下來,他身子一閃,瘋狂的朝遠處奔逃,想逃出天魔戰場外。

他知道有一個非常隱蔽的虛無空間,那裡靈氣非常充足,他可以在那裡繼續修鍊,等待時機。

他的速度很快,可惜他還沒飛出外面,一道身影突然閃來,無痕手中的暗青色長槍在虛空中消失了,下一秒射到了他的面門之上。蕭浪早已經讓他悄悄留意,防止滅魂等人逃離了。

「咻!」

後面蕭浪破空而來,滅魂咬牙身子強行扭轉一下,躲過心臟的致命要害,繼續不要命的朝前方狂奔而去。

「砰!」

他的右肩膀被槍頭刺中,饒是他如此強大的**也立即炸裂出一個深深的口子,一隻手臂無力垂落明顯被廢了。

「無痕,死!」

最後關頭,滅魂再也不敢隱藏實力了,手中長劍光芒閃耀,黑色能量傾瀉而出。這次沒有化作巨龍,而是化作黑色海浪鋪天蓋地的拍打下去,本來這招他準備最後關頭對著蕭浪攻擊的,是前不久感悟出來的。此刻只能先擊殺無痕,逃了再說。

「咻!」

天不作美,他剛剛釋放出「波濤擊」身後一道輕微的破空聲響起,讓他靈魂大駭,果然一股非常奇特的靈魂之力穿透而入,頃刻間讓他靈魂混亂了一秒。也讓他釋放的「波濤擊」被打斷,威力減少了幾分。

「嗤嗤!」

等滅魂清醒過來的時候,他背後已經一痛。他達到了半神巔峰,經過信仰之力凝塑,他的身體已經接近神體的地步了。剛才無痕的的大神神兵都沒有把他身子爆裂可見一斑,卻沒想到如此強大的**,在裂神手下竟然薄如草紙?

「你放心走吧,你的後人…我不會幫你養!」

蕭浪冰冷的聲音在滅魂耳邊響起,滅魂剛剛聽完最後一個字,裂神手已經揮動起來,把他的身子絞成了一堆碎肉。

滅魂,死!

「轟!」

那邊的無痕身子卻被炸飛出去,而且一邊炸飛一邊還不停的狂噴鮮血,這波濤擊果然洶湧,力道一層一層的,還是避過防禦直接震傷內臟,如果不是蕭浪情滅攻擊的及時,怕是無痕內臟都要被震碎了…

「魅兒,給無痕治療!」

蕭浪看了一眼見無痕沒死,鬆了一口氣,草藤呼嘯而出,他身子卻朝天魔戰場內飛躍而去,每次彈跳都能飛射數萬米。很快他就飛到瞭望月閣主的附近,他望著奄奄一息的獸神,又望著將它團團圍住的海獸凶獸們,尤其是血塔章戈等海獸暴怒的目光,無奈的一嘆道:「血塔,這次我對不起你們了,遲些我會給你們一個交代的。」

「咻!」

蕭浪手中出現一把長刀,長刀一出空氣都凝固了一般,很多獸王更是被那強大的氣勢鎮壓的透不過氣來,更別說敢動了。

凡心滅神劍!

蕭浪身子一閃化作殘影,在所有獸王獸皇還沒來及反應前,幾拳把前方的幾隻獸王擊飛,提著滅神劍重重的朝望月閣主的本體劈下。

滅神劍是大神神兵,威力不用說,鋒利程度和裂神手不相上下,蕭浪灌注了一道天魔能量在裡面,更是氣浪吞吐數百米。雖然蕭浪沒有去煉化滅神劍,但大神神兵本身的威力就能增幅一兩倍攻擊力,望月閣主已經奄奄一息了,結局可想而知…

「嗤嗤!」

凡心滅神劍如同西瓜刀切西瓜般,把望月閣大半個身子劈成了兩瓣,望月閣主那雙銀色和血紅的雙瞳眼珠子無力的閉上,留下一句傳音:「蕭浪,我不怪你!當初我既然選擇了雲紫衫,就想過這個結局。我只希望你對我的子民不要趕盡殺絕…」

數十萬凶獸海獸一統發出齊天悲吼,還有一些凶獸不要命的朝蕭浪衝去。

蕭浪身子幻化出殘影,輕鬆幾拳擊出,獸王獸皇們的身子都飛射而起。他一言不發,提著凡心滅神劍,緩緩朝雲紫衫走去。一邊行走一邊運轉天魔變幻化出自己原先的樣子快速取出一件袍子套上,他長喝起來:「殿下,讓所有天魔退下!」

蕭浪剛才釋放裂神手和情滅已經讓天魔王們驚疑了,此刻竟然變成人類?當下殘餘的天魔王都屹立在半空,有些不知所措了。剛才一直在交戰他們來不及多想,此刻在想到狂境內傳出有異位面生物,天魔王們紛紛都有些不安了。

經過滅魂雲紫衫等人的奮力擊殺,天魔王被擊殺了近百。這其中主要的功勞是滅魂和雲紫衫,以及望月閣主不要命攻擊。

魔青青很快喊話了,魔風本身已經被邪主煉化了,自然不會有任何的驚疑,帶著洪境的數十名天魔王去了下方老實站立。

其餘的天魔王卻開始怪叫這質問魔青青,蕭浪恐怖的攻擊力,和可比魔頭魔蛇的氣勢他們看在眼裡,他們很擔心蕭浪對他們下黑手。

「邪主,讓那些天魔王乖乖給我滾下去,不聽話我會全部擊殺了!」

邪主立即喊出了天魔語,加上魔青青的喊話,部分天魔老實的飛下去和魔風他們站立,還有七八十隻天魔王卻是有些暴怒的屹立在半空。他們聽從魔青青的命令來征戰天州域面,沒有想到最後魔青青似乎和天州人勾結了?他們都被利用了?

蕭浪和魔青青傳音一句準備動手了,魔青青無所謂,這些天魔王本身就不怎麼服她。她只想回到神域,這些天魔王的死活他可不管。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