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火烈石自言自語著,而他說話之間,林銘已經與那二十四人交手了。

嘩——

二十四人同時攻擊,攻擊目標鎖定林銘的周身要害,在六百人斬的時候,林銘還能憑藉他超凡的速度,利用武者攻擊速度快慢差別產生的間隙躲避攻擊,可是現在八百人斬的時候,面對這如迅雷一般利落的攻擊,林銘已經很難閃避,他頓時陷入了四面圍攻的局面。

林銘瞳孔收縮,猛然一聲暴喝,在他精神之海之中,黃金戰靈呼嘯而出,形成了意志世界的投影。

黃金戰靈的意志世界會形成對現實世界的壓迫,當意志足夠強大的時候,灌注到任何物體之上,都會成為堅不可摧的武器,就比如意志世界投影之中的空氣和天地元氣。

意志灌注空氣之中,可以讓空氣突然變得堅硬如精鋼,直接將踏入意志世界的敵人擠死,灌注天地元氣之中,可以讓天地元氣變得暴躁如火山,讓敵人無法利用。

「蓬!蓬!」

在林銘身前,兩道劍芒直接被林銘以意念引爆!

看起來只是林銘望了那兩道劍芒一眼,其實在電光火石之間,林銘以意念攪亂了組成劍芒的能量元氣,讓它們自然潰散,不再凝聚,這樣的一招,對林銘的靈魂力消耗也不小。

而後,林銘趁著這一道被自己撕開的攻擊間隙,身體一穿而出。

追電!

沒有使用鳳血槍的能量攻擊,林銘直接動用了自己的真元,追電的威力雖然不及鳳血槍的九九歸一大陣,但是論速度,卻比九九歸一大陣快得多,現在林銘最需要的就是速度!

嚓!

紫芒一閃,一個用刀的黑衣人直接被林銘貫穿的小腹,電芒席捲而出,瞬間絞碎丹田,黑衣人當場斃命。

林銘秒殺一人之後,順勢要擊殺第二人,卻被其它人的攻擊所阻攔,只得身體暴退,然而席捲的電芒,依然將第二人電得渾身麻痹,出現了一瞬間的僵硬。

這點僵硬的時間,對林銘來說足夠了。

紫獅雷源!

吼!

邪神幼芽的第二片雷霆葉子紫光大盛,隨著一聲獅吼,一隻紫獅如閃電般衝出,在黃金戰靈的加持之下,紫獅的速度瞬間達到了難以想象的地步,連空間都出現了輕微的扭曲!

噗!

紫獅化成一道光虹,沖入那第二名黑衣人的胸口,灼傷五臟六腑,再次秒殺!

雖然是一個眨眼的時間秒殺兩人,但是這電光火石之間,林銘的戰鬥卻並不輕鬆,若是反應稍微慢一點,或是攻擊招式銜接不上,都會是截然相反的結局,八百人斬的時候,林銘面對的敵人確實已經開始慢慢威脅到他了,讓他不得不進一步展現出更多的實力,也消耗掉更多的力量。

林銘開始佩服四萬年前完成千人斬的戰王了,幻神陣中的千人斬比林銘原本想象的還要難一些,雖說林銘現在還有留手,但他卻可以預料到,到九百人斬,千人斬的時候,難度會更加恐怖,即便是自己面對,也必須全力以赴,別想留手。

幻神陣千人斬,難度更超十八層火獄第七層,上古鳳族四萬年來只有一人通關,不是沒有原因的!

要知道上古鳳族一千億族人,四萬年時間怕是能湧現出萬億天才,這些天才當中,不乏大量的名門之後,還有無數人有大奇遇,大機緣,結果,全部在千人斬之前鎩羽而歸!

殺死兩個人後,林銘感覺壓力頓時降低了許多,他以黃金戰靈配合,順利擊殺第三人、第四人、第五人。

等殺死第八人的時候,二十四人的方陣已經被林銘斬殺三分之一,組合戰技也徹底被破了!接下來便是屠殺時間,林銘種種招式接連使出,二十四人全死!

從八百人斬到九百人斬,也只是四波敵人,一波二十四人,林銘已經滅了一波,顯然猶有餘力,已經沒有人懷疑他能順利突破九百人斬了。

「沒想到,林師弟在雷之意境方面也有如此造詣!」

「他有雙系體質,對雷霆意境的親和度也超乎想象的高!」

林銘就這樣一波接也波的屠殺,一直殺到八百九十多人,毫無懸念的超過了火烈石當初的成績。

而此時,他面臨的對手,再多出了三人,變成了二十七人!二十七,三九之數,這個數字,本來就蘊含了一種難言的道理。

只要通過了這九百人的關卡,林銘將會迎來他的千人斬!(未完待續。) 九百人斬的這二十七人,九重命隕的便佔了三分之一,!若是放在七十二分宮,天賦比路小鳶也有過之而無不及!

領域、極品聖器、頂尖的戰鬥經驗,種種條件加起來,要戰勝他們的難度可想而知!

而就在這二十七人出現之後,他們腳下同時閃爍起道道光華,這些光華凝聚成一道道奇異的符文,連成一片,如漣漪一般的波動著。

二十七個人腳下,竟然形成了三幅先天道圖!

這三副道圖分屬三方,呈三足鼎立之勢圍住了林銘,每一個道圖都一共有七個方位,七個方位的符文分別是紅黃橙綠青藍紫的顏色,而在中間是一黑一白yin陽太極魚的八卦圖案。

二十七人,每九人一組,一共三組,包圍林銘。

紅黃橙綠青藍紫的顏色則代表了金木水火土風雷七種元氣,紅為火,黃為土,橙為金,綠為木,青為風,藍為水,紫為雷!

除此之外,再加上zhongyāng的一黑一白,黑為yin,白為陽!

金木水火土風雷yin陽一共九種,九為數之極,而三大道圖,則蘊含著三生萬物的道理,三為萬物之始!

林銘瞬間就精惕起來,面色十分凝重,這九百人斬的敵人,竟然如此強大!不單單都是白道鴻、路小鳶差不多天賦的對手,而且還凝聚成了大陣,讓他們的攻擊力倍增!

而在圖騰廣場之上,三大分宮的弟子也不是傻子,當然看得出這等陣勢的恐怖了,現在姑且不論林銘要怎麼闖這大陣,光是想想四萬年前,戰王到底是怎麼完成千人斬的,他們都覺得心中油然而生一股崇敬之情。

「這簡直不是人能過的啊!」

「確實太難了,不過四萬年前的不是有個前輩闖過去了么?真不知道他是怎麼過的!」

「我原本還以為林銘完成十人斬跟玩一樣的,現在才知道·千人斬有多變態!」

三大分宮的弟子彼此討論的時候,林銘已經與眼前的二十七人交

這二十七人各自施展出自身修鍊的功法,林銘這才發現,他們每個人的功法求契合腳下的先天道圖屬性·修鍊火功的便對應火,修鍊雷功的便對應雷!


「這是……」

林銘瞳孔一縮,眼看著三輪先天道圖襲來,林銘真元灌注鳳血槍,猛然一槍刺出。

鳳血槍上湧現出一股暗紅色的血流,這暗紅血流捲起了血色風暴,由九百九十九枚血色小槍組成·每一枚小槍,都蘊含了無窮的煞氣和天威!

轟隆!

這一股血槍匯成的洪流重重的撞擊在三輪先天道圖之上,血光與煞氣爆發·而這先天道圖,卻並沒有被撼動,那二十七人,依然向林銘掩殺過來!

「好厲害,居然擋住了鳳血槍的攻擊!」

「這下林銘不妙-了,鳳血槍是接近通天聖器的極品聖器,它本身的攻擊力就相當於一個絕頂高手,可是現在,鳳血槍也對這二十七人組成的陣法無效·要殺它們,得更強的力量!」

「九九歸一大陣都不行了,林銘還有什麼招式能使出來?」

鳳鳴宮弟子都為林銘捏了一把汗·極品聖器足夠武者使用到神變境後期,威力無匹,林銘擊敗火炎廣的時候·依靠的也是鳳血槍本身的威力。

林銘眉梢一挑,鳳血槍的威力毋庸置疑,他全力催動之下,卻沒有破開那三輪先天道圖,這不是輸在了力量上,而是輸在了法則上,這三輪先天道圖太過精妙-·金木水火土風雷yin陽九重意境互補,威力倍增!

而反觀林銘這方·鳳血槍九九歸一大陣衍化出的血色風暴,卻需要血之意境的領悟,林銘對血之意境的領悟當然不行,破不開這先天道圖是必然的。

不過林銘並不慌張,他還是沒有動用鴻蒙武意,而是採用了另有一種應對方式。

他身體暴退開來,清喝一聲,邪神之力開啟到極致,那一刻,在火靈星之中無處不在的火元氣被林銘到一起,如同一個巨大的漏斗,火能量凝聚,一株光璨的青蓮徐徐盛開!

這是一招林銘從未用過的招式,也是他自己創造出來的殺招!

林銘在圖騰塔之中苦悟一年,又在十八層火獄之中,將他心中得到的明悟融會貫通,將火系意境前三重融合為一體,在骨頭筋膜之中銘刻骨文和先天道圖!

後來更是在七重命隕的時候,就承受了三里元氣雲法則洗禮,又是靜坐兩日,將這些法則消化吸收。

這麼多的苦悟、參悟,林銘可不是在玩,而是已經悟出了火系法則的殺招!早在林銘開啟開門之前,他就能更具靈魂碎片中的諸多記憶,組合起來自創招式,現在開啟開門,悟性一躍到神域頂尖,自創招式更加容易!

他創造的招式,當然比不得一些大人物創造出來的,但是更加適合自己來施展,此時林銘一劍斬出之時,驚天動地的槍嘯聲響徹天地,一道熾目的火紅色光柱點亮整片天空,如擎天柱一般,直射在那一株青蓮的zhongyāng。

林銘從物質組成的方面,洞悉了火系前三重意境的本質,在法則方面的成就比起一年前不可同日而語!就連白道鴻、路小鳶這樣的神變期天才,對火系意境前三重的領悟,也完全比不過林銘!而法則領悟是衡量武者實力、潛力的一個重要標準,林銘將法則領悟到這種程度,當然不會只是拿來看看,炫耀一下,而是能真真切切的將它轉化成戰鬥力。

那一時間,在幻神陣中彷彿多出來一輪太陽,整個世界都被點亮,槍芒帶著一股勢不可擋的氣勢,撕碎蠻荒大地,切出一條深深的峽谷天塹,無數的土石盡被碎成粉末飛散!

這一槍,是林銘習武十四年來施展出的最強一擊!


轟隆!

槍芒重重的撞擊在一輪先天道圖之上,雖然只是撞向一輪先天道圖,但衝擊力卻同時由三輪先天道圖承受,那一刻,時間彷彿靜止了,天地間,只剩下橫貫長空,撕裂大地的槍芒,還有那三輪先天道圖。

原本飛速旋轉的先天道圖猛然震顫起來,旋轉之力生生的停止,而在林銘攻擊的正zhongyāng,那太極yin陽魚中站著的兩名武者大口的吐血,他們腳下的虹光忽明忽暗,似乎馬上就要撕裂,但卻還差了一點!

林銘目光一凝,在精神之海中沉睡的黃金戰靈直射而出。

「破!」

強大的意念爆發出來,灌注到太極yin陽魚虹光內部,毀滅其中的法則之力!

青蓮槍芒攻擊,再加上黃金戰靈的意念投影,林銘除了鴻蒙空間之外,已經用出了最強的力量!

而這樣的力量,也終於撕裂了這一輪先天道圖,讓敵人直接暴露在林銘的攻擊之下。

「死!」

林銘哪會放過這個機會,一瞬間就開啟驚門和玄雷光影,將速度提升到極致。

手中鳳血槍直刺而出!

貫虹!

原本三意境融合的暴躁火焰之力,又混入了雷霆之力,狂猛的爆炸爆發出來,那兩名之前就被林銘重傷的武者再也沒有能力承受這樣的攻擊,它們大口吐血,旋即整個身體直接在爆炸中被撕裂,身殞當場。

二十七人,已被林銘斬殺其二,金木水火土風雷yin陽九元大陣,被林銘破了!

「破陣了!」

「太強了,連鳳血槍的自身九九歸一大陣都奈何不了的大陣,林銘也能憑能量破掉,一旦殺掉兩人,這大陣就再也布置不起來了,林銘贏了!」

「林銘用的是火系法則,而且很可能是自創招式!是了,從林銘開始闖幻神陣到現在,他根本就沒動用過真正的火系法則之力!」

下一更會很晚,別等了,抱歉。

…… 任憑九百人斬之後的對手再怎麼強大,林銘還是憑藉他在系意境上的造詣,將這三大先天道圖的陣法撕裂!

這一招自創武技,林銘將其命名為青蓮火舞,是融合了火系法則灼熱、毀滅與創生意境的最強殺招,目前林銘的最強招式。


一旦九元陣法被撕裂,林銘再殺其他人就容易多了。陣法的攻擊無法再對林銘構成威脅,而林銘施展出來的青蓮火舞,卻足以將在場武者秒殺。

「蓬!」林銘從天而降,火焰吞沒了敵人的劍光,如毒蛇一般的槍芒探出,直接絞碎了一個藍衣武者的丹田,瞬間秒殺!

而與此同時,死去武者身邊的幾個人紛紛手持兵器襲殺而來,想要趁林銘攻擊之時把他留下在這裡,可惜,道圖被破,攻擊終究無法封閉所有的角度,林銘施展極限速度,如同雨燕穿過暴風雨一般,從這些攻擊中穿了過去,瞬移一般的出現在一個紫袍武者的身邊,不等那紫袍武者反應,鳳血槍橫掃,九百九十九枚小槍激射出來,直接將他射成了篩子!

又殺兩人!

殺死的人越多,林銘殺的就越快,越輕鬆,到了後面就隨便殺了,這二十七人,終於被林銘殺光!

結束了!林銘長出一口氣,而就在這時,他面前一陣光芒閃動,下一次的對手出現了!

又是二十七人,他們腳下的先天道圖卻換了另外一種,而且其中竟有十二人達到了九隕!

幻神陣的對手,一次比一次強!

周圍的武者都看得倒抽冷氣,太變態了,連喘口氣的時間都沒有!

「這簡直是不可理喻的考驗,這也就是林銘了,一般人誰能受得了?」

「是啊,這是給人準備的考核嗎?我上去一個人都打不過,別說是對方組成陣圖了!」

「只能說天外有天·四萬年前,不是也有一個號稱戰王的前輩,通過了考核么?」

一個神變期武者突然如此說道,並不是每個人都知道戰王的名號·事實上,在場的大多數弟子都只知道四萬年前有人完成了千人斬,可是這個人究竟叫什麼名字,後來去哪裡了,卻是個迷。

「原來那前輩叫戰王?他現在在哪兒?四萬年前就那麼牛逼,現在肯定是個絕頂人物,不過·好像現任族長不是他啊,我沒聽說過族長有戰王的名號,既然戰王這麼牛逼·為什麼沒能成為族長?」

一個弟子突然問道,這個問題也激起了所有人心中的疑問,是啊,戰王為什麼不是族長?

而且好像這數萬年來,也沒怎麼聽說過戰王的事迹,更沒有見到戰王留下來的圖騰石刻,這人難道隕落了?這樣牛逼的天才,隕落的話,那太可惜了。

三大分宮的弟子們紛紛議論著·香狐王和金劍尊使聽了,頓時臉上的神態有些不自然了,其實關於戰王·上古鳳族歷史上確實很少提及,有意將這個人淡化了。

他們兩人小心翼翼的看了火烈石一眼,怕火烈石聽了這些議論后不痛快·囡為戰王跟上古鳳族不少高層之間的關係實在是不怎麼好,包括火烈石貌似也是如此,這使得這二人愈發忌諱提及戰王了······

可是他們沒想到火烈石卻似乎並沒有避諱此事,而是冷哼了一聲,略帶諷刺意味的說道:「赤戰雲不算我們上古鳳族的人,當然不會繼任族長了,他是赤光界現任界王第一百九十六個兒子·此人天生對火系法則親和度很高,四萬年前·我上古鳳族為了巴結赤光界界王,將上任族長最出色的女兒,擁有完美古鳳血脈的小公主,嫁給了赤戰雲,後來赤戰雲在上古鳳族呆了一段時間,也曾在總部參加過古鳳試煉,當時赤戰雲參加古鳳試煉的時候,我上古鳳族的天才,全部被他橫掃,根本無法與他相比。用一個詞語形容,那就是鶴立雞群!」

「你們能想象嗎?整個上古鳳族,千億人口,卻沒有一個天才能在赤戰雲面前站得直腰桿,因為,沒有底氣!!」

火烈石說到這裡,神情有些感慨,他口中說的赤戰雲,就是戰王的真名。當時火烈石也是上古鳳族的天才之一,可是幻神陣千人斬讓他望洋興嘆,他根本想象不出,赤戰雲是怎麼通過的!

他深吸一口氣,慘笑著說道:「最可笑的是,當時上古鳳族的高層們,卻還要在古鳳試煉的現場不斷的讚美巴結著赤戰雲,先是送了小公主的元yin和血脈之力給他,然後看著赤戰雲踩我們族內的天才還要叫好,最後,還送了赤戰雲大量的資源,你們說,他們賤不賤?」

任誰都沒想到,火烈石突然說出這麼一番話來,四萬年前就做到上古鳳族高層的人,那輩分都高的嚇死人,誰敢1石的話?!

「嘿嘿,確實是賤,他們自己都覺得自己賤,但是沒辦法,他是赤光界界王的兒子啊!赤光界界王你們知道么!上古鳳族總部就在赤光界,既然在赤光界,就得彎腰低頭,正常的!現在上古鳳族的很多高層,當年都是小公主的追求者,你們想象不到小公主的美貌和天賦,真是用萬年天之驕女形容也不為過!可是…···他們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赤戰雲把小公主娶走!在上古鳳族精心準備的婚房中拿到了小公主的元yin和貞cāo,得到血脈之力,嘿嘿!」

火烈石雖然在笑,但笑聲卻有些yin冷,讓周圍武者聽得有些不寒而慄,他們不禁在想,當初火烈石不會也是小公主的追求者?當然,這事他們也就是想想,去問那是找死了。

火烈石沉默了一會兒,又道:「赤戰雲財色兼收,臉面也賺足了,拍拍屁股走人,留下當年被赤戰雲踩過的人,慢慢成了上古鳳族現任高層,是不是很悲慘?是不是覺得不可置信?是不是覺得,那些上古鳳族的絕頂人物,在你們面前的形象轟然崩塌了?」

火烈石言語肆無忌憚,他也確實沒有什麼好避諱的,以他的輩分,除了幾個曾經是族長的太上長老,沒人敢把他怎麼樣。

可是三大分宮弟子卻聽得瞠目結舌,甚至沒有注意到,在幻神陣中,林銘已經開始與第二波敵人大戰了。

火烈石所說的這一段不為人知的歷史,確實讓底層弟子們震驚,在他們看來,上古鳳族的絕頂人物都是能移山倒海的大能,沒想到也有這樣憋屈烏龜的時候。

而於上古鳳族的形象,在他們腦海中也是根基深厚而浩大,有通天之能,可是現在看來,在更高層次的力量面前,上古鳳族也得夾著尾巴做人。

「怪不得關於戰王這個人,我們知道的才不多,原來現在上古鳳族的高層當年都被戰王踩了的,他們看中的心上人,也被戰王搶走了,能不恨么?這要是我,我也不想提。」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