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炎兒吩咐完畢,也是螓首微點,而後嬌軀一動,便是出現在不遠處的平台上,那先前還略顯威嚴的小臉立刻有著甜甜的笑容湧起來,她抱住古諺的手臂,笑道:「古諺,我們可以動身了。」

古諺聞言,也是笑著點點頭,看向慕盈:「那我們走吧。」

話音落下,他袖袍一揮,三人便是出現在那空間挪移陣法之中,而此時下方則是有著無數虛神谷的強者恭敬的跪伏而下。

「恭送谷主。」整齊而恭敬的聲音,在此時響徹起來。(未完待續。。)

… 炎兒沖著下方微微點頭,而後小手一揚,那空間挪移陣法便是被她催動,頓時有著狂暴無比的空間波動瀰漫開來,璀璨的銀光涌動間,將三人的身形盡數的包裹。

「嗡。」

璀璨光芒爆發而開,眾人眼睛一眯,待得再度睜開時,天空上的三人已是憑空消失而去,唯有著那片空間,還呈現著一片扭曲之狀。

待得古諺三人撕裂空間出現在衍化大陸時,已是三日之後,這般效率比起去時顯然是要快上數倍,而且以後再想過去,也是能夠憑藉著留下的空間印痕輕易的抵達,再也不用去穿越那千萬大山。

古諺自扭曲空間中走出,他目光四處掃視了片刻,突然望向了北方,眼中掠過一抹莫名之色:「那裡是?」

慕盈也是望了望,旋即她看了古諺一眼,輕聲道:「那裡原來是天雷閣的方向。」

「天雷閣啊……」

聽到這個給古諺留下極深印象的名字,他也是忍不住的輕嘆了一口氣,好在一切都過去了,天雷閣這個曾經赫赫有名的超級宗派,也是煙消雲散,消失在這片天地。

「既然來了這裡,那便去一趟吧,懷念一下。」古諺道,他還記得,當年被追殺的上天無路入地無門,那種感覺,想想也是有些恍惚。

當年的那墨長空在古諺眼中,幾乎無可匹敵,反而如今,或許他反手將便是能夠將其抹殺無數次。

慕盈與炎兒自然是對他的決定沒什麼異議,當下都是微微點頭。古諺見狀。也不遲緩。手掌一揮,三人已是化為流光掠過天際。

短短數分鐘的時間,數千里已是跨越而過,一座巨大的城市,則是出現在了古諺視野之中。

古諺注視著那座古城,好半晌後方才再度動身,而下一刻,他們已是出現在了那天雷閣遺迹之外。前方的空間微微蕩漾,一道古老的陣法若隱若現。

這是天雷閣流傳下來的護宗陣法,但眼下,古諺他們顯然已不再需要什麼手段,袖袍一揮,只見得那片空間便是被生生的撕裂而開,三人身形一動,直接是掠了進去。

在他們進入其中時,那下方還有著不少等待著陣法開啟進入撿便宜的強者,他們望著三人這般可怕的手段。皆是一臉的獃滯。

對於這些小插曲,古諺自然是未曾理會。進入遺迹后,他視線一掃,天雷閣覆滅之後,這片遺迹依舊有著淡淡魔氣繚繞,放眼望去,一片古老與滄桑,那地面上一道道巨大的溝壑,顯露著當初這裡曾經爆發的驚天大戰。

古諺三人並未過多停留,直往天雷閣遺迹深處而去,以他們如今的實力,這曾經衍化大陸的禁地顯然沒有絲毫的阻礙性,因此不過十數分鐘的時間,他們已是抵達遺迹深處。

一路前行,古諺最終逐漸的停下了身子,目光看向不遠處,那裡,一座巨大的赤紅岩漿火山矗立,而在那火山之殿,隱約可見一道猶如石像般的身影。

古諺身形緩緩的飄近,只見得那道影子,猶如雕像,身體之上布滿著塵埃,而那岩漿火山中也是有著一股能量波動散發出來,令得人無法的靠近,不過如今這種波動對於古諺而言,顯然不具備絲毫的效果。

「這位前輩已經坐化,難道還能有救?」見古諺似乎有意出手,慕盈清眸望著那道布滿著塵埃的人影,輕聲道。

「他的情況有些特殊,並不算完全的坐化,應該是當年為了鎮壓那魔王,他將自己煉製成活死人,以此求得不滅,欲要將那魔王永遠鎮壓,所以,從某種方面而言,這位前輩並不算徹底坐化。」古諺微微搖頭,若想要救這位前輩,至少得參悟輪迴,現在的古諺雖說還未真正的晉入輪迴境,但也算是觸及輪迴,魂力更是達到了大神魂師的境界,即便是尋常輪迴境強者,也完全不是他的對手。

「這位前輩將自己煉製成活死人,不過眼下他體內死氣鼎盛,生氣盡消,所以方才會坐化而去,若是能夠為其補充足夠的生氣,應該能讓他再度蘇醒。」炎兒大眼睛看了一眼這道坐化的人影,想了想,說道。

古諺頗感贊同的點點頭,旋即他沖著那道人影微微一笑,道:「這位前輩為了鎮壓魔族,也是可敬可謂,今日晚輩便試著出手一試。」

話音一落,其手掌伸出,頓時有著滔滔靈力席捲而出,那靈力之中,生死之力完美相融,而古諺心神微動間,那靈力之中便是有著濃濃的白芒被剝離而出,在那白芒之內,瀰漫著精純到極點的生氣。

生氣瀰漫,古諺屈指一彈,只見得那浩瀚生氣竟是化為一道巨大的漩渦,漩渦中心,便是那道坐化的人影。

生氣瀰漫,然後源源不斷的對著那道人影身體之中湧起,那等生氣,竟是令得這岩漿火山山頂,都是有著碧綠生長出來。

這道身影體內的死氣顯然是極端的濃郁,想要令得他體內的生死達到平衡,即便是輪迴境的強者辦起來都是有點難度,不過好在如今古諺今非昔比,體內靈力浩瀚如海,再加上魂力相助,待得半日時間過去,只見得那人乾枯如樹皮般的皮膚,竟是逐漸的變得鬆緩下來,一絲淡淡的生氣,開始從他體內滲透出來。

在灌注著靈力時,古諺心神微動,那傳承自神玄至尊的一些輪迴之意,也是融入那生氣之中,而後漫天生氣涌動著,竟是化為一枚乳白色的丹丸,直接順著人影天靈蓋沒入他身體之中。

這道身影本就是觸及輪迴的頂尖強者,距那輪迴境僅有一步之遙,當年他突破失敗,如今若是能夠有著這神玄至尊的輪迴之意相助,或許還能夠再度衝擊輪迴境。


當那白色丹丸沒入這道身體時,後者那近乎已經死去的身體,突然在此時猛的顫抖了一下,而後那蒼老的臉龐上,有著紅潤浮現,那對眼睛,也是緩緩的睜開。

他茫然的睜開眼,再然後,便是見到了身前那一臉微笑的年輕臉龐。

人影緩緩的睜開雙眼,他望著面前的青年,那張臉龐似乎有著一些熟悉的味道,但他皺著眉頭,卻始終都無法讓得自己神智徹底的清晰,雖然將自己煉製成活死人令得他能夠長久的存在下去,但顯然,與正常人來相比,終歸還是有些區別的。

「你……」老人茫然的道。

「前輩,晚輩古諺,此番出手倒是讓您見笑了。」古諺微微一笑,倒是沒有太多的倨傲之色。

老人怔怔的望著那張年輕臉龐,那茫然的眼神頓時清醒了一些,他連忙將其接過,目光打量著古諺,片刻后,他似是記起了什麼,震驚的道:「你是神玄至尊?」

老人並沒有太過清晰的時間概念,在他有些模糊的意識中,他記得似乎是在很多年前見過古諺,僅此而已。

他能夠清晰的感覺到從古諺身體之上傳來的壓迫,那種壓迫感,令得他體內的生死之氣都是略微的有些遲緩。

古諺搖了搖頭,道:「我只不過獲得了神玄至尊的傳承罷了,不然想要救你,必須參悟了輪迴才行,雖然如今尚未到那一步,不過我想,憑藉神玄至尊留下的輪迴感悟,應該還是具備了將你喚醒的力量。」

老人怔然,他眼神複雜的看著眼前的青年,神色肅然。

「小友謝謝了。」

老人長嘆一聲,對著古諺緩緩的行了一禮,雖然他的輩分比古諺不知大了多少,但這份情,顯然與那些無關。

「前輩勿要客氣,如今你體內生死之氣再度平衡,若是能夠晉入輪迴的話,說不得便是能夠脫離那種活死人的狀態,再度擁有真正的生命。」古諺擺了擺手,道。

「唉,想要擺脫這般活死人狀態,哪有那般容易,這種狀態,根本不可能再擁有輪迴的感應。」老人嘆了一口氣,道。

「那可不一定,前輩你感應下-體內。」古諺神秘一笑,道。

老人聞言也是一怔,而後依言略作感應,緊接著他那蒼老的臉龐上便是有著一抹驚色浮現,而後驚色變濃,最後化為狂喜之色:「這這是輪迴之意?」

「我曾自神玄至尊前輩那裡獲得傳承,這些輪迴之意今日便送予這位前輩了。」古諺笑道。

老人激動得身體連顫,老淚縱橫,他原本以為這一生都將會在這種令人生不如死的狀態之中渡過,但哪能料到,如今不僅被喚醒,而且他的體內,再度擁有了輪迴之意,憑藉著這些輪迴之意,他也是擁有了再度衝擊輪迴境的資格。

古諺望著激動無比的老人,也是微微一笑,雖然跟後者沒什麼交情,但對於他這種為了鎮壓魔族,甘願將自身煉製成活死人的大義卻是極為的敬佩,如今能夠幫其一把,他心中也是極為的歡喜。

「小友,大恩大德,沒齒難忘,以後若是有任何差遣的地方,老夫定是萬死不辭!」老人激動的對著古諺行了一個大禮,但卻被後者連忙阻攔了下來。(未完待續。。)

… 「前輩太客氣了。」古諺笑著搖了搖頭,剛欲說話,其神色突然一動,因為他感覺到這座岩漿火山突然發出細微的顫抖,那山底之處,竟是有著濃郁的魔氣散發出來。

「糟了,那被我鎮壓的魔王也蘇醒了。」老人見狀,卻是一驚,他坐化在此處,鎮壓著那魔王,如今他蘇醒過來,那魔王竟然也是隨之蘇醒了過來。

轟!

就在他聲音落下間,那岩漿底部魔氣愈發的濃郁,下一刻,魔氣竟是順著岩漿巨山侵蝕而上,短短十數息的時間,整座岩漿巨山,都是被那魔氣化為灰燼。

隨著岩漿巨山的消失,一股極端驚人的魔氣,頓時衝天而起,在那魔氣之中,一道魔影仰天咆哮,那等聲勢,比起當年,竟然要強上無數。

「這!」

岩漿老人感受著那股魔氣的強橫,面色卻是猛的一變,駭然失聲道:「怎麼可能?這魔王竟然進化了!」

古諺聞言,眼中也是掠過一抹驚異之色,他自然是能夠感覺到,這魔王的實力突飛猛進,顯然是達到了魔皇的層次,這傢伙倒是厲害,竟然能夠在被封印的這些時間中,依舊儲存足夠的力量,衝擊魔皇的層次,而且還被他衝擊成功了。

「糟了,古諺小友,你們快走,這魔王已是成功進化成皇級,堪比輪迴境的強者,我也完全鎮壓不住了。」老人急忙道。


「呵呵,老鬼,你想不到吧?本王不僅未在你的鎮壓下化為灰燼。反而是絕境中尋找得突破。現在。本將已是晉入皇級,你如何與我相鬥?」魔氣滔天,那道魔影腳踏天空,他望著老人,那陰森的臉龐上,滿是森寒之色。

老人一咬牙,就欲拚命將這魔皇阻攔,但卻是被古諺伸手阻攔下來。後者望著那猖狂大笑的魔皇,卻是笑著搖了搖頭,道:「連魔獄七皇殿我都交過手,你這一個剛剛突破到皇級的魔族竟然也敢在我面前猖狂,倒是有些可笑。」

猖狂大笑聲戛然而止,那魔皇有些驚異的盯著古諺,旋即譏諷一笑,道:「你這小子說些什麼胡話,七皇殿那是能夠與遠古至尊爭鋒的大人物,你這傢伙。在大人眼中,就是螻蟻般的存在。」

古諺笑笑。卻是不再與其爭辯,只是那雙眸之中,有著冰寒之意緩緩的湧上來。

轟隆。

突然間,雷鳴之聲在這片天地間響徹,天空之上,雷雲匯聚而來,無數雷霆在其中狂暴舞動,一股極端驚人的波動,瀰漫而開。

那魔皇也是因為這般變故一驚,猛的抬頭,然後眼神驚疑的望著這一幕,一股濃濃的不安,湧上心頭。

「這小子不對。」

這魔皇也不是傻子,見到這般陣仗,他心中也是的有著危險升起,目光閃爍,竟是猛的暴退而去。

原本準備與其大戰的老人見到他這般倉惶而退,而是一驚,不過還不待他說話,古諺卻是淡淡一笑,手掌一握,只見得那魔皇四周空間猛的扭曲,四道巨大的黑洞漩渦成形,將其困於其中,狂暴無比的撕扯力爆發間,頓時將那魔皇駭得瘋狂運轉魔氣,死死抵禦。

轟!

天空上,無數道雷霆匯聚在一起,最後竟是化為一道數千丈龐大的雷龍張牙舞爪的呼嘯而下,最後直接是在那魔皇駭然的目光中,衝進那封鎖的黑洞囚牢之中。


嘭!

一輪雷日,在那天空上爆發而開,狂暴而雄渾的雷霆之力瀰漫而開,竟是連這遺迹上空的魔氣,都是被清除了不少。

凄厲慘叫聲,自那雷日之中傳出,然後老人便是目瞪口呆的見到,那一道剛剛方才完成晉級而猖狂無比的魔皇,竟是在此時以一種驚人的速度消融而去,轉瞬間,便是徹徹底底的消失在了這天地之間。

「這……」

老人眼中滿是震動之色,他與這些魔族打了不少的交道,自然是明白他們那頑強到極點的生命力,一尊魔皇,就算是同為輪迴境強者,也難以徹底的將其擊殺,唯有著施展手段將其封印,但眼下,這古諺卻是在舉手投足間,將一尊魔皇乾乾淨淨的抹殺,這般能力委實太恐怖了一些。


古諺輕輕拍了拍手掌,天空上的雷雲消散而去,那眼神倒是未有絲毫的波動,以他如今的實力,尋常魔皇完全不是他的對手,更何況,這傢伙不過只是堪堪晉入皇級而已,這就敢在他面前猖狂,倒的確是不知道死字是怎麼寫的。

「小友的手段,真是讓老夫震撼,先前倒是我失態了。」老人緩緩的回過神來,目光直直的望著古諺,嘆道。

他這才明白,面前的青年,如今究竟是強到了何種恐怖的程度。

古諺笑了笑,目光望著那消散而去的魔皇,旋即望向下方的大地,眉頭忍不住的皺了皺,按照常理而言,若是陷入封印之中,那傢伙即便不會越來越虛弱,但也不可能在封印中晉級,為何這傢伙會這般的奇怪?

要知道,王級與皇級之間,可是擁有著極端龐大差距的,想要晉入,可是難上加難。

古諺皺眉沉思了片刻,卻是沒什麼理路,只能搖搖頭,或許是這傢伙運氣好吧。

「前輩,眼下這魔族被除,你是打算去哪?」古諺將目光看向老人,道。

「我這老命,是小友所賜,既然這傢伙被除掉,若是小友不嫌棄,我便跟在你身旁吧。」老人想了想,笑道,他本是遠古之人,如今倒是一人不識,也沒個安身之地。

「我正好要回我的王朝,既然前輩無處可去,若是有興趣的話,倒是可以留在王朝之中做個客卿長老。」古諺一笑,正好,老人實力強橫,他若是能夠留在王朝的話,倒也是能夠幫他保護一下玄雲閣。

老人本就無處可去,對此倒是沒什麼異議,當即笑著點點頭。

古諺見狀,也就不再此處繼續的停留,手掌一揮,便是對著遺迹之外掠去,而在他要掠出遺迹時,卻是忍不住的再度回頭看了一眼這片大地,不知為何,在其內心極深處,升騰起一絲淡淡的不舒服之感,只不過這種感覺極淡,一閃即逝,而他眼中也是掠過一抹疑惑,身形閃爍間,已是消失而去。

遺迹之外,古諺四人閃現而出,老人望著如今這萬千載之後的天地,也是忍不住的有些噓唏。

「那我們便直接先趕向玄雲閣吧。」解決了老人的事,古諺心情顯然也是頗好,當即笑道。

聽得他的話,炎兒與老人倒是沒有絲毫異議,倒是慕盈貝齒輕咬著紅唇,那清眸盯著古諺,緩緩的搖了搖頭。

「我就先回九傾閣了,玄雲閣與我們宮門在兩個方向,我們便在此處分別吧。」

「你不去玄雲閣了?為什麼?」古諺也是有些錯愕的看著慕盈。

慕盈清澈的眸子停留在古諺的臉龐上,旋即她淡淡一笑,道:「要回王朝,我怎麼也得把我唐叔叔接回去啊?」

「慕叔叔他沒事吧,好久不見了!」古諺聽到這個,也是舒了口氣,當年慕元無故失蹤,讓他擔心了好久,現在總算安心了。

「你已習會太上訣,我也沒了留下來的必要,九傾閣尚在重建中,我身為閣主不宜離開太久,所以便先回去參悟輪迴了,我們便在此分別吧,到時候再見。」

古諺望著慕盈那轉身的優美倩影,心頭卻是忍不住的有點難受,旋即猛的一咬牙,伸手一把將她那嬌嫩如玉般的皓腕抓住。

「你萬里迢迢陪我去獸域,還將太上訣教我,若就這樣讓你走了,豈不是讓人說我古諺狼心狗肺。」古諺皺了皺眉,道:「不管怎麼樣,你得跟我先去一趟雙月城,然後我再親自將你送回九傾閣,不然我可不讓你走。」

慕盈被古諺抓住,再聽得他這話,不由得暗暗羞惱,這人怎麼這麼霸道。

她本是極為獨立有主見的性子,但眼下見到古諺那皺起眉頭來的臉龐,輕咬了咬銀牙,卻竟是無法將其掙脫開來。

一旁的炎兒見到兩人這般舉止,小嘴頓時撅了起來,那心頭的醋罈子,早已撒了一地。

「我們走吧。」

古諺也不待慕盈出言反對,直接是拉著她對著黒木王朝的方向掠去,後者掙扎了兩下,但古諺大手卻是猶如鐵爪般紋絲不動,最終她只能放棄下來,她輕咬著銀牙望著身前的那道身影,這人真是沒個道理可講。

黒木王朝,落霞城。

如今的這座落霞城,比起當年的繁華,顯然是而強盛了太多,而玄雲閣也同樣不再是那小小的低級宗門,因為著古諺的存在,這個曾經的低級宗門,莫說是其他王朝的勢力,就算是大陸上那些超級宗派,都不敢對其絲毫的人不敬。

而其中緣由,衍化大陸之上,人人皆知。

在落霞城偏北區域,有著一片極為遼闊的院落,這是整個玄雲閣最為尊貴之處。

在院落周圍的一些高處,隱約可見一些猶如磐石般的身影靜靜盤坐,這些是吞蛟衛中的強者,雖說小炎他們回了獸域,但卻是留了一千吞蛟衛在黒木王朝,擁有著這股力量,顯然也不敢有人對黒木王朝心生凱覦之心。(未完待續。。)

… 現在的玄雲閣地位崇高,早已一統天下,而唐蒼的整肅,也是取到了不小的作用,黒木王朝再不復那種驕縱之氣,而且也是鮮有聽見玄雲閣子弟仗著這般名聲在外胡作非為的事,這無形中又是令得玄雲閣的名聲悄然的上升著。

落霞城天際之邊,突然有著流光暴掠而來,數個閃爍間便是掠進落霞城,然後直奔宗門而去,那些守護在玄雲閣的吞蛟衛強者也是有所察覺,不過很快他們臉龐上的警惕便是消散而去,取而代之的,是一種狂熱的尊崇之意,那身子更是連忙單膝跪下。

玄雲閣內,眾多子弟皆是見到他們這般動作,旋即都是一驚,眼中陡然有著狂喜湧出來,他們很明白,能夠讓得這些實力極端變︶態的強者這般敬畏相待的人,在這黒木王朝中,僅有著那一位傳奇人物。

「是古諺大哥回來了!」狂喜的騷動,頃刻間,便是在玄雲閣中爆發開來。

聽得眾弟子的騷動,那正處於議事廳中的唐蒼也是有所察覺,施即連忙帶著一些玄雲閣長老出來,而在他們出來時,那議事廳之前的院中,光芒閃爍,數道身影便是閃現了出來。

「古諺小友。」

接下來,古諺將那位老人也是介紹給了唐蒼,後者聽得對方的身份,頓時恭敬有加,這等超級強者就算是在衍化大陸,那也是足以成為一宗之主,這若是成為了他們玄雲閣的客卿長老,可實在是他們黒木王朝的大幸。

而因為古諺的關係。老人對唐蒼也是格外的客氣。兩人一番商談。他便是決定了暫留黒木王朝,反正如今他在這天地間已無認識之人,能夠留在這裡指導一些小傢伙,倒也挺適合他。

古諺見到他們聊得開心,也是笑著退開,而後漫步在這龐大的宗門中,沿途間還能夠遇見一些玄雲閣的子弟,而他們在見到古諺后。皆是眼神狂熱,這一點,甚至連那些長輩,也是無法避免。

古諺也是因為他們的目光有些苦笑,然後轉了方向,尋了一些幽靜小道,漫步而進。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