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炎陸那剛猛的一拳轟然擊中炎辰的驚天刀芒。

「轟隆隆」劇烈的爆炸聲瞬間響起,整個院落猛烈的顫抖起來。

「所有人全部離開這裡。」見到兩個人的勢力如此強大,炎家老祖猛地怒聲吼道,這裡決不能再讓這些炎家眾人觀看了,一旦他們兩個全力出手,必然會帶來巨大的破壞力,而這些炎家的眾人根本無法抵抗,到頭來只會領個多的無辜的人殞命。

炎家眾人聽到家主說話了,全部蜂擁著離開了這裡。

兩個人的決戰這裡遲早要變成人間煉獄,強大的鬥氣絕不是他們能夠抗爭的。

轟隆隆的爆炸聲迅速蔓延著,一道道鬥氣瘋狂的肆虐著這裡的一切。

院落的圍牆早已經轟然倒塌,在這強大的鬥氣破壞下,瞬間變成殘渣。

「小辰」炎青焦急的喊道。

如此強烈的碰撞,炎青心中早已經擔心不已了,如果炎辰真的出現時什麼意外,他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不用擔心,相信小辰。」這個時候,炎家老祖輕聲說道,對於炎辰的實力,他非常的放心,因為炎辰給他的驚喜實在是太多了,也太大了。

「小辰。」炎青輕聲的說道,雖然老祖十分的堅信,炎辰必然能夠擊敗炎陸,但是他心中的擔憂始終無法放下。

那強烈的爆炸終於緩慢的散去了,炎辰的身影率先出現,強大的戰意依舊籠罩著他的全身,手中殘月刀不斷地嘶鳴著,似乎在那強大的戰意下,殘月刀也變得十分的嗜血了。而炎辰的臉上看不出任何的情緒波動,似乎,對於這一戰,他的心中充滿了信心,那種絕不服輸的信念令炎青的心久久不能平靜,他所熟悉的那個小辰回來了。

而炎陸此時略顯狼狽,畢竟那一拳他匆忙的打出,根本就沒有防備,此時全身的衣服有些殘破,再加上那猙獰的面容,披散的長發,此時的炎陸看起來十分的瘋狂。

「殺!」

「殺!」

兩個人同時大吼一聲,兩道身影再次沖了上去。

天空中那輪高掛的圓月不斷地閃出一道道月光衝進炎辰的體內,他丹田中的那輪丹心瘋狂的吸收著這強大的月光,在月光的照耀下,炎辰整個人都顯得格外的聖潔,尤其是在他的體表,竟然閃爍著淡淡的白色光芒。

「殘月斬」炎辰一聲大吼,那隻剩下半截的殘月刀猛地遙指天空,此時,一道明亮的月光剛好沖了下來,瞬間衝到那殘破的刀身之上。

整個殘月刀頓時充滿了強大的光芒,一陣足以令天地失色的滔天氣勢瞬間從殘月刀上猛地擴散出來。

見識到如此強大的氣勢,就連炎家老祖都微微的顫抖起來,剛才的那一刻,他只感覺眼前的炎辰絕不是他所熟知的那個孫兒,而是一個戰神,一個充滿無限戰意的戰神。尤其是那殘月刀在手,無法匹敵的氣勢更是令他整個人看起來雄偉異常。

隨著炎辰的雙手猛地向下揮動,那引導著強大月光的一刀轟隆隆的狂劈了下來。

「刷」驚天刀芒閃爍著耀眼的銀白色光芒,引導著強大而月光,如同九天長虹一般,天空中頓時閃爍著陣陣驚雷。

倒不是炎辰的修為足已逆天,只是,這殘月刀竟然帶起了天地巨變,那輪明月更是瘋狂的涌動真明亮的月光散落哎刀身之上,這才驚奇了如此巨大的異象、

炎陸此時完全的驚呆了,雖然魔化了,不過那僅有的意識還是令他知道,自己絕不是炎辰的對手,倘若自己真的結下了這一刀,那麼計算不死,也要丟掉半條命。

不過,這道刀芒飛快的劈斬了下來,根本就不給他躲閃的機會。

轟隆隆,刀芒如距,狂雷怒劈。瞬間將炎陸籠罩在內。

炎陸全身魔氣瘋狂的涌動著。全身的魔氣驟然聚集在雙手之上,望著這漫天的刀芒和驚雷,用盡全力猛地轟出震懾天地的一拳。

一拳出,萬物顫抖,魔氣現,誰與爭鋒?

!! 這一拳如同出海的蛟龍,不斷地怒吼著,龐大的魔氣瘋狂的掙扎著,似乎想要完全吞掉眼前的巨大的刀芒和漫天的驚雷。

「咔嚓。」這個時候,天空中異象再次發生,一道碗口粗細的驚雷狂轟而下。

碗口粗細的驚雷一泄如注,那轟轟轟的雷聲徹底的將炎陸籠罩在內。

天地異象,威力強大的可怕,縱然是修為逆天的蓋世強者也不願與天抗,這種巨大的威壓令他們都會感到恐懼。

更何況是炎陸這樣的修為?

在被那碗口辦粗細的驚雷籠罩的瞬間,炎陸頓時口中猛地吐出一口鮮血。

「轟隆隆」驚雷繼續兇狠的劈下,一道道驚雷如同條條蜿蜒盤旋的巨龍一般,瞬間狂轟而下。

「咔嚓,咔嚓!」一聲聲脆響不斷地響起。

「啊!」被雷電包圍的炎陸徹底的陷入了瘋狂之境。狂霸的魔氣瘋狂的涌動著。

一道道黑色的魔氣瘋狂的向著他的雙手中聚集著,這是他最後的希望,倘若真的能夠在這狂暴的雷電中突圍出去,或許他還有活命的機會,但是如果自己不抵抗,任由著瘋狂的驚雷在他的身上肆虐,那麼等待他的只有死亡。

「殺!」一聲憤怒的大吼,炎陸雙手猛地轟向高空,只見兩道巨大的拳風戴震滔天的魔氣狂閃而出,瞬間將數道閃電擊碎。

「轟轟!」隨著著兇猛的一拳的擊出,一道道閃電被他生生的額擊碎,而就趁著這個縫隙,炎陸全身化作一道虛影,飛快的想著雷電之外快速的沖了過去。

隨著他的不斷地想著外面衝去,那一道道狂怒而下的雷電似乎長了眼睛一般,不斷地追逐他的蹤跡。

「轟轟轟!」望著前面的狂閃不斷的雷電之,炎陸不斷地轟出一拳又一拳。這狂暴的拳風猛烈的撕開一道與一道的閃電。

良久之後,炎陸的身影終於完全的從那片雷電之中沖了出來。

此時的炎陸,全身都是被雷電擊中的痕迹,一片焦黑。

嘴角處,一絲血跡還在流淌,整個人看起來十分的猙獰。


看到炎陸如此模樣,炎辰的不覺得微微一笑。對付炎陸這樣的人就應該不擇手段,以彼之道,還施彼身,苦果最終還是要讓他自己嘗下。

看到炎辰的微笑,炎陸的心中驟然升騰起一團怒火,但是,他知道,自己絕不會炎辰的對手。

炎家老祖冷冷的看著炎陸,雖然他有萬般的過錯,可是他終究是自己最看重的孩子之一,此時見到他如此的凄慘,心中難免有意思酸楚,而炎青同樣深有感觸,他們本就是從小一起玩到大的玩伴,甚至,他和炎陸的情義較之和炎辰的情義更深。少年時候的炎辰就是一個花花公子,流連於風月場所,整日過著渾渾噩噩的日子,而炎陸則是刻苦修鍊,發憤圖強,那個時候,他真的在她的心中有著很重的位置,而如今見到他如此模樣,炎青緩緩的轉過了頭顱。

「炎陸,你走吧。」似乎感受到了炎家老祖和炎青的心思,炎辰看了炎陸一眼,隨機沉聲的說道,他知道,在他們的面前擊殺炎陸終究還是不好的,手中的殘月刀頓時化作一道黑芒瞬間消失在他的手掌之中。

聽到炎辰的話語,炎陸微微一愣,在他的印象中,炎辰絕不會如此好說話,可是現在,炎辰竟然想要放過自己,這究竟是為什麼?而與此同時,對於炎辰這種冷淡的態度,他心中同樣充滿了憤怒,這似乎是一種十分瞧不起的眼神。

「陸兒,無論如何你也是我炎家的子孫,今天既然辰兒放過你,記得不要在為非作歹了,離開煥宗鎮吧,永遠都不要出現在這裡了。」炎家老祖緊閉著雙眼,緩緩的說道。

炎辰能夠放過炎陸,流連炎家老祖都有些難以置信,多麼深的仇恨啊,炎陸曾經一直想要奪走炎辰的性命,可是如今,炎辰竟然能夠如此識大體,這不僅令炎家老祖再次刮目相看。

「爺爺,孫兒想和炎辰說幾句話,從此以後絕不會再出現在煥宗鎮了。」炎陸表情異常的誠懇,帶著真摯的眼神看向炎家老祖。

老祖微微點了點頭,既然炎陸能夠有這樣的醒悟,也算得上是最好的結局了吧。

「炎辰微微一笑,果然是父子啊,竟然練手法都如此的相似,隨機,殘月刀的氣息頓時被他握在手中,只要炎陸有任何異常的舉動,他就能瞬間將他斬殺。」

並沒有注意到炎辰的這個動作,炎陸依舊平靜的向著炎辰走了過去,平靜之中帶著十分誠懇的模樣,似乎,在他的心中,早已經失去了抵抗的力氣,有的只是想要和炎辰好好的交談一番的決心,

「炎辰,你的修為能夠提升的如此的強大真是十分的出乎我的預料,你很強大了。」炎陸走到炎辰的面前,微微一笑說道,微笑中似乎帶著一絲的不甘心,更多的則是對於炎辰能夠進步如此快速的疑惑和震驚。

「炎陸,從我被查的無法感知鬥氣,你們父子就一直針對我,羞辱我,那個時候我從來沒有被你們放在眼中過。後來我能夠修鍊了,反而更加成為你們父子的眼中釘,想盡辦法想要除掉我,我過不是我夠強,早在你們父子的手中死無全屍了。還能有如今的情形嗎?」炎辰看著炎陸,淡淡的說道。的確,如果不是炎辰這次的強勢回歸,或許炎戰父子的陰謀已經得逞了。

「你的強大很好,的確成為你保命和對付我們最大的手段,但是,炎辰,我要告訴你的就是,你最依賴的,最倚重的修為,早晚會成為要了你性命的隱患。炎子風看中的就是你的修為和潛質,一旦你做了他的走狗,那麼下場就會和我還有我父親一樣,所以,你最好仔細的想清楚。」炎陸低聲的對著炎辰說道。

聽到炎陸的話,炎辰的心中再次驚起軒然大波,炎戰對他說過這樣的話,如今炎陸同樣對他說這樣的話。如果說他們真的協商過這明顯不可能,炎陸一直都是處於昏迷狀態的,直到炎戰偷襲自己,恐怕他才醒過來,而他的強大的修為完全是依靠炎子風的那粒丹藥,否則,他早就死了。

看到炎辰再次陷入了沉思,炎陸微微一笑,體內的鬥氣猛地飛快的想著丹田涌動,雙手沒有任何的動作,只有全部的鬥氣在凝聚。

感受到如此強大的鬥氣波動,炎家老祖頓時皺起了眉頭,隨後一聲怒吼。「小辰,趕快躲開,他想要自爆。」炎家老祖頓時看出了炎陸的目的,那急劇集聚的鬥氣全部收斂到丹田之中,如果這樣強大的鬥氣全部爆炸開來,那麼足以將這裡完全化為平地。

炎辰頓時一驚,炎陸的反應一驚引起了他的懷疑,但是此時聽到老祖的吼聲立即明白了事情的嚴重性,全身猛地發力,一道巨大的掌力瘋狂的轟向了炎陸。

而炎陸此時見到了炎辰的動作,頓時也動了起來,雙手猛地揮出,一雙巨大得拳頭驟然置於胸前,望著炎辰猛地轟了出來。這一拳十分得兇猛,無盡得鬥氣瞬間聚集,兩道低沉得嗡鳴聲隆隆想起。

炎辰猛地一怔,望著這轟過來得一拳,全身飛快的躲閃著,如今炎陸一心想要指自己於死地,已經拚命了,而自己唯一能做的就是阻止他自爆,只有這樣,他才有機會保住自己和炎家老祖以及炎青的性命。

「刷」殘月刀猛地出現在手中,阻止炎陸自爆,這是炎辰唯一的想法。


殘月刀猛地出手,一道驚天刀芒頓時呼嘯而過,望著炎陸得頭顱猛地斬了過來。

轟隆隆,刀芒震天,氣勢恢宏。

炎陸全身劇烈得顫抖起來,面對炎辰如此強大的一刀,他根本就無法抵擋,

只見炎陸全身猛地散發出陣陣華光,一道殘影留下,身體飛快的向後退去。

就在炎陸沾沾自喜得以得以為自己能夠躲過炎辰得這強烈得一擊得時候,突然,一刀強大的鬥氣呼嘯著穿破了他的胸膛。

「啊」炎陸慘聲得大叫,隨即望著身後依舊臉色冰冷得炎家老祖,帶著十分強大的不甘心,緩緩得倒了下去。

這一切似乎都發生在一瞬間,炎辰得突然出手就是為了給老祖創造機會,他知道自己權全力出手,炎陸必然會躲閃,而這個時候就是炎家老祖得機會。

果然,老祖沒有辜負炎辰,在這最關鍵得時候果斷出手,一擊擊殺了炎陸。

倘若不這樣,一旦讓炎陸抓住機會,那麼斗者七星得修為爆炸產生的威力足以令他們全部身隕。

「小辰,這樣的人該死,你無須多想。」似乎看出了炎辰心中有些不自然,炎家老祖淡淡得說道。

「小辰。」見到炎辰終於完勝了炎陸,炎青再也顧不得其他的了,猛地撲進了炎辰得懷中。

那一刻,她真得深深得擔憂,生怕炎辰會出現什麼意外,而如今,見到炎辰終於完好無損得結束了這場戰鬥。內心得喜悅可想而知。


看著兩個孩子如此,炎家老祖微微一笑,轉身離開了這裡。

解決了炎陸父子得反叛,炎家可謂是受到了極大的損傷,在煥宗鎮,原本是三足鼎立得形式,炎家,雪家,暗家三大家族彼此爭鋒,

!! 而如今雪家和暗家完全投靠了炎辰,這無疑給了炎家很大的發展空間,否則按照他們如今得形式必然會被兩大家族狠狠得打壓,甚至會完全在煥宗鎮上消失。

正式因為有了炎辰,這一切都成為了可能。

夜深了,炎辰淡淡得坐在老祖得面前。

「小辰,如今炎家得一切都已經得到了解決,炎陸父子已經成為了過去,我們炎家不會再出現如此得事情,而你也將是我炎家日後唯一的主人,爺爺現在還能夠有精力管理整個家族,所以不去逼著你,可是日後有朝一日,爺爺不在了,整個炎家就全部放在了你的肩頭了。」炎家老祖看著炎辰輕聲得說道。炎家在這煥宗鎮繁衍生息數百年,到了這一代雖然炎家已經沒落了,但是卻還是能夠繼續生息下去,但是日後得事情誰也說不準,或許很快就有更加強大的家族崛起,這一切都只能依靠炎辰了。

「爺爺,您得身體還很好,我們炎家得這一切還需喲啊您來支持,孫兒雖然現在有了一些修為,可是終究無法挑起炎家得大梁啊。」炎辰看著面色蒼老得炎家老祖,動情的說道。

其實,炎辰本就不是那種能夠安逸得管理家族得那種人,他性格浪蕩,喜歡無拘無束,如果說真的讓他去管理炎家,那麼一定會令炎家雞飛狗跳得。

「好了,小辰,這個日後再說吧,你如今得修為在鎮比上取勝毫無疑問,待到鎮比結束之後,再有一年得時間才會參加族比,在這一年的時間裡,爺爺希望你能哦故去歷練,只有這樣才能在炎家總部佔有一席之地,也只有這樣,我們煥宗鎮炎家才能夠更好得發展。」

「爺爺,孫兒一直想問您一個問題,您知道魔域嗎?」炎辰看著炎家老祖終於問出了心中得問題。

「魔域?辰兒,難道你知道了些什麼嗎?」聽到炎辰詢問這個地方,炎家老祖皺起了眉頭問道。

「老祖,炎戰和炎陸父子都曾經和我說過,炎子風有可能來自那個地方。」

「轟」炎辰得話猶如晴天霹靂一般,頓時,炎家老祖驚呆在那裡。

「什麼?炎子風竟然來自那個地方?『炎家老祖顯然有些驚呆了,面容十分得恐懼,聲音有些顫抖得說道。

「老祖,我想知道,那究竟是一個什麼樣得地方。」炎辰再次開口問道。

炎家老祖不斷的皺起眉頭,心中早已經不斷的震顫了。那是一個充滿恐懼得地方。

「小辰,在我們這個大陸上共有三個區域。」良久之後,炎家老祖開口說道。「他們分別是中州,也就是我們所屬得這個區域,還有妖域,在妖域裡面共有三個大的種族,骨翼幽狼族,遠古妖龍族,九天妖鳳族,他們都是強大的妖獸,實力不容小覷。而剩下的一個區域就是魔域。」

聽到炎家老祖得話,炎辰心中微微的有些真驚了,難怪那些妖狼見到自己會如此得恭敬,原來母親來自得骨翼幽狼族如此得強大,那是妖域得三大種族之一啊,而且是能夠和妖龍與妖鳳兩族並駕齊驅得存在。這樣的強大的種族是任何妖獸都要認真對待得。

炎家老祖繼續說道。「剩下的一個區域就是魔域,魔域是一個充滿了神秘色彩得區域,在這個區域中有很多神秘而有強大的存在,他們之中不僅僅都是修鍊魔氣得,還有很多來自其他區域得強者為了躲避一些無法解決的額事情而逃到那裡,在哪裡如果沒有足夠強大的實力根本無法生存,因為他們每天都會進行戰鬥,修為弱得會被吞噬,而那些強者就是完全依靠吞噬弱者積聚魔氣,使自己變得更加得強大。」炎家老祖聲音有些低沉得說道,提到這個區域,老祖似乎心中充滿了恐懼。

「靠著吞噬弱者?」炎辰皺起了眉頭,果真是一個神秘得種族啊,倘若在哪裡沒有足夠強大的修為,那麼根本就生存不下去,但是同樣的,在這樣的地方更能激發一個修鍊者得動力,非生即死,逼迫者每一個人都去修鍊,去戰鬥。

「對,在哪裡充滿了血腥,魔域得每一個人都十分得貪婪,好戰,他們總是希望能夠吞併其他的兩個區域,所以千百年來,很多得魔域高手滲透到其他的兩個區域,目的就是為了詳細得了解其他兩個區域得實力,為他們進一步得吞併兩個區域作積澱,所以如果你說的是真的得話,難么炎子風絕對是一個十分危險得人。」炎家老祖憤憤得說道,炎家得人體內流淌著魔族得血脈,這一點他並不是十分得相信,但是既然有人這麼說了,他也沒有辦法否認,不過從眼前得形式來看,這或許真的是事實。而有些人就是為了遮掩某些事實而編造得謊言。

「老祖你的意思是說炎子風很有肯能就是魔域前來收集我們中州資料得人嗎?」炎辰淡淡得問道。

「恩,如果炎子風真的是魔域中的人,那麼很有這個可能。」

「既然如此,我們不如就將計就計,先深入到炎子風得身邊,這樣才能夠有機會得到更多得訊息。」炎辰猛地張開眼睛,沉聲得說道。

「潛伏?可是這樣得話,小辰你就很危險了。魔域得人全部都是殺人不眨眼得惡魔,一旦讓他們知道你的真實得目的,他們不會放過你的。」炎家老祖擔憂得說道。

「就算不這樣的話,他們也不會放過我得,因為炎子風現在就像讓我進入到炎家總部,還有炎青,我想他應該想要利用我們得潛力,成為他們最得力得助手吧。」炎辰依舊十分平靜得說道,似乎這一切都和他沒有關係一般。

「竟然有這樣得事情,難怪炎戰父子會被他殺人滅口,看來,炎子風已經做好了長遠的打算,不過,小辰如果你真的去潛伏倒也不是一鍵壞事,至少在炎家總部那裡可以的得到更多得修鍊得資源,再加上你的潛質我相信用不了多久,你一定會開創修真界得一個奇迹得。」炎家老祖突然話鋒一轉,興奮得說道。這個世界就是這樣,成功都是與危險并行得,想要不費吹灰之力就得到自己想要的東西,那簡直就是痴人說夢。

「爺爺,鎮比之後我想去歷練一番,畢竟只有在族比中獲得成功才能夠更加容易得接近炎子風,才會得到他的信任,所以我想到危險的區域去歷練。」

「這樣啊,我倒是知道一個適合小辰你歷練得地方。」炎家老祖笑著說道。

「什麼地方?」

「那裡叫做北域,傳說中那裡是月光最強盛得地方,我知道你對月光有足夠得親和力,所以我覺得你到那裡一定會大有收穫,只不過想要在哪裡修鍊沒有極強得毅力是遠遠不夠得,所以小辰你要想好了。」炎家老祖說道。

「好,我就去那裡,我父親說過,如果沒有足夠強大的實力就連狗屎得不如,至少狗屎還沒有人趕去踩呢。」所以我一定要變得更加的強大。

「你父親?真沒想到他竟然也能夠說出這樣有哲理得話。」

時間過得很快,鎮比在人們得期待中很快得就繼續開始了。

沒有了炎陸這樣修為強大的高手,再加上炎家老祖,暗家老祖,雪家老祖暗中得操作,炎辰毫無疑問得到了第一名,而雪蓉和暗雙毫無疑問得得到了第二名,和第三名,炎青第四名,其他的炎辰並滅有去關心,因為那些人都是濫竽充數罷了。

鎮比結束之後,炎子風立馬找到了炎辰。

「小辰,恭喜你這次在鎮比之中取得了勝利,為我炎家爭光了。」炎子風依舊帶著那種自信得笑容,十分得迷人。「還有炎青,你也不錯。」

聽到炎子風得話,炎辰微微一笑,並沒有太大的表情波動,而炎青則是欣喜萬分,畢竟這是他第一次得到如此好的成績。

「族長,不知道你這次來找我們有什麼事嗎?」還是以往得那般平靜,言語中帶著淡淡得氣勢。

「哈哈,小辰,這從你們兩個表現的十分得不錯,因此都可以參加族比,所以我這次找你們第一是給你們頒發家族得核心弟子令牌,說著炎子風從懷中拿出兩塊令牌,這是炎家核心弟子得身份標誌,只要有這兩塊令牌,那麼無論在哪裡只要遇到炎家得子弟都可以差遣他們做任何得事情。而第二件事情就是我曾經和你說的,我真的很希望你們兩個能夠到家族本部去修鍊,因為只有那裡才是最適合你們得地方,也只有到那裡才能夠讓你們得潛質不浪費。」炎子風開門尖山得說道。

「聽到炎子風得話,炎青頓時楞住了,到家族本部去修鍊?這對他而言是十分難得得機會,但是,這畢竟是十分重要的事情,因此,在聽到炎子風得話之後,他轉頭看了看炎辰。」

「族長,我同意你的建議,不過,我想這一年的時間裡去做一件自己得事情,一年後我一定回去炎家本部得,至於小青,我尊重他的絕對,而且我也很希望他鞥能夠到家族去修來練。」從炎青得眼神中,炎辰就已經看到了他的心思,對於力量得渴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