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為了這天龍花,蜃龍已在此守候了千百年,今天晚上,就是天龍花成熟的日期,可沒想到的是,有個年輕修士誤打誤撞進入了自己的地盤,這讓蜃龍警惕而又惱火,然後就布置了一道幻境,將那小年輕封鎖其中,以免被其打擾。

先前那小年輕誠懇道歉,蜃龍覺得自己馬上也是要成為真龍的人了,得大度一點,就準備天龍花成熟之後,就撤去幻境,放那小年輕一條生路,可不曾想,那小年輕竟然拿出一塊下品白晶來侮辱它!

荒唐契約:不做總裁傀儡妻 馬上就要成為真龍的人了,豈能被這樣侮辱?所以蜃龍下定決心,要用幻境將其困死。

可沒想到的是,那小年輕變本加厲,現在開始叫罵起來,蜃龍心頭氣啊,很想過去把那小年輕收拾了,可天龍花即將成熟,它怕有所閃失,被人趁虛而入,所以半步不願離去,心頭自我安慰著:「馬上要成為真龍的蛟了,不跟這腦殘一般見識。」

「吸收蜃龍的惡意,進度+2。」

吳安罵了一通,成功吸收了2點惡意值,總進度也變成了3/100,而且那蜃龍沒有要出現的意思,吳安大受鼓舞,越發猖獗起來:「蜃龍你媽,愛吃粑粑……」

蜃龍扭頭,往吳安的方向看了一眼,本就邪惡醜陋的面容,越發猙獰起來,但它頗能隱忍,又把頭對向天龍花,千萬不能因小失大!

「吸收蜃龍的惡意,進度+7。」

總進度已變成10/100,這就完成十分之一了啊,而且蜃龍還是沒出現,說明對方肯定有事抽不開身,吳安就更不客氣了,他袖裡乾坤取出一副快板,稀里嘩啦的就打了起來:「竹板那麼一打啊,別的咱不誇,我誇一誇蜃龍大大的他媽。這蜃龍的他媽,它究竟好在哪兒?它是膀大腰圓沒菊花……」

在這期間,李慕雪又被驚醒了一次,可聽清吳安在說什麼,再次暈死了過去。

「吼吼……」四面八方傳來一聲聲不知名的怒吼,而吳安的系統也不斷彈出提示:「吸收蜃龍的惡意,進度+9。」

「吸收蜃龍的惡意,進度+10。」

……

惡意值採用了新的計算機制,最小為1,最高為10,等到了後面,每次吸收惡意都是10個大點,說明蜃龍起了無數次的殺心。

就在蜃龍忍無可忍的時候,天龍花散發出一陣異香,說明其成熟了,蜃龍大喜,連忙用爪子將天龍花摘下,但它沒有立刻服下,而是準備先去把吳安打殺了來,一刻都忍不了了。

「吸收蜃龍的惡意,進度+5。」

「蜃龍的惡意值已完成100/100,正在抽取獎勵……」

「叮咚,恭喜玩家獲得物品——天龍花。」 吳安看著系統物品欄里多了一枚花的圖標,再一看簡介,明白了天龍花的神異和珍稀,心滿意足,系統果然是越更新越強大滴!

然而就在此時,只聽遠處傳來一聲怒吼:「是誰偷了我的天龍花!」

「吸收蜃龍的惡意,進度+10。」

「吸收蜃龍的惡意,進度+10。」

……

話說蜃龍苦苦守候千百年,終於等來了天龍花的成熟,可剛剛採到手裡,天龍花就不翼而飛了!

就好比如說,你省吃儉用養了個兒子,結果等兒子長大才發覺不是親生的,可想其中有多麼絕望了!

吳安聽到了蜃龍的怒吼,有些恍然,系統提取對方的能力或物品,並非複製一份,而是直接搶了過來?

好野蠻,但我好喜歡的說!

吳安心裡正高興,一頭醜陋的蜃龍從夜幕中躥了出來,惡狠狠的盯著吳安:「你拿了我的天龍花?」

吳安打了個寒顫,自然是打死不承認的,他溫潤一笑:「前輩說笑了,我一直被困在幻境之中,如何拿得了天龍花?」

蜃龍想想也是,這小年輕只不過天境九階的修為,根本沒有能力神不知鬼不覺的從自己眼皮子下拿走天龍花,但蜃龍還是決定不放過這小年輕,畢竟若非他一直聒噪,自己也不會分神!

「去死!」蜃龍張口一吐,七彩斑斕的氣息湧向吳安,這氣息如夢似幻一般美麗,但大自然中越美麗的東西越恐怖,所以吳安絕不敢觸碰,當即飛身躲避。

可這裡是蜃龍布置的幻境,別看吳安飛得迅速,但實際上並沒有拉開多少距離,轉瞬就被蜃氣包裹。

眼前一花,吳安好似來到了地獄,這裡有青面獠牙的惡鬼,也有舌頭拖在地上的黑白無常,他們用鐵鏈鎖銬押解著吳安,一步步向著黃泉深處走去。

吳安眼中有一抹疑惑,自己已經被蜃龍殺了,然後來到了九幽黃泉嗎?

可就在此時,系統又傳來提示:「吸收蜃龍的惡意,進度+4。」

還能吸收到惡意,說明自己很可能沒有死,而這九幽黃泉的景象,說不定依舊是蜃龍製造的幻境!

吳安開始掙扎,怒吼,想要掙脫地獄惡鬼的束縛,但不得不說,這些虛幻所化的東西,卻顯得真實無比,吳安根本掙脫不開。

「吸收蜃龍的惡意,進度+5。」

「蜃龍的惡意值已完成100/100,正在抽取獎勵……」

「叮咚,恭喜玩家獲得能力——蜃龍幻境。」

吳安怔了怔,原來蜃龍的惡意又滿了一百,所以再次提取了獎勵,而這次從仇家那兒獲得的東西,不是物品,而是能力。

但蜃龍幻境是什麼能力?

轟的一聲,一股強大的意識注入吳安的腦海,就像以往玄技灌頂一般,關於蜃龍幻境的一切都注入到吳安的腦海。

回到現實之中,吳安閉著眼睛,佇立在地,蜃龍則纏繞著吳安,不斷噴吐七彩蜃氣,於此同時,吳安的身上時不時散發出一些黑色氣息,蜃龍張口就將這些黑氣吞噬,這些是吳安產生的恐懼,蜃龍以此為食。

蜃龍吞噬了吳安的恐懼,再次噴吐蜃氣,準備製造一波最強的幻境,讓吳安在恐懼中死去,可它噴著噴著,嘴裡噴不出七彩蜃氣,蜃龍面露疑惑,清了清嗓子,咳嗽了一聲,可依舊沒有蜃氣吐出。

吳安所處的虛幻,他已被押到閻羅大殿,主座的閻羅帝君判道:「你生前無惡不作,死後理應遭到萬鬼吞噬,十方小鬼,給我上刑!」

無數面目猙獰的小鬼憑空出現,撲向吳安,撕咬著他的血肉,吳安痛得汗如雨下,但他始終閉著眼睛,消化著腦海中的蜃龍幻境。

等到吳安的內臟被小鬼掏出來時,吳安痛得幾乎昏厥,但他也在這一刻睜開了眼睛,怒吼道:「區區蜃龍,也想審本座性命!」

稀里嘩啦,彷彿玻璃碎裂的聲音,這九幽黃泉、十方惡鬼頓時煙消雲散,吳安再睜眼,已經回到了大沙漠,蜃龍纏繞著自己,就像個老煙民一眼,正在清理嗓子。

吳安所獲得的,正是蜃龍的幻境能力,所以他能打破地獄幻境,而蜃龍則丟失了它的幻境能力。

蜃龍見吳安蘇醒,只以為是蜃氣的作用消失,並無詫異,但它黑紫的臉色有些紅暈,因為身為蜃龍卻不能製造幻境了,好生尷尬。

「看什麼看,我準備咬死你!」就算不用幻境,蜃龍依舊是遠勝吳安的凶獸,當即張口咬向吳安。

可吳安並無惶恐,甚至掛著一抹笑意,他張口一吐,噴出七彩斑斕的氣息,這正是蜃龍的蜃氣!

蜃龍瞠目結舌,正想吼一聲你怎麼會我的幻境能力,可它眼前一花,也來到了九幽地獄。

閻羅還是那個閻羅,小鬼還是那十萬小鬼,閻羅一拍驚堂木:「押上斬龍台,抽筋扒皮!」

蜃龍知道這是幻境,當即掙紮起來,但它已經失去了幻境的能力,無法打破,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被押上斬龍台,遭小鬼抽筋扒皮。

蜃龍默念這些都是假的,可痛覺是真的,等它的龍筋被一條條抽出來后,蜃龍就這般活生生的痛死了過去。

大漠中,蜃龍變得筆直僵硬,停止了呼吸,吳安這才鬆了一口氣,但他馬上又噴出一口血,面如燙金,搖搖欲墜。

施展蜃龍幻境對吳安來說比較勉強,特別是用幻境殺這麼一頭實力強悍的凶獸,吳安的氣海被壓榨得一絲不剩。

總裁大人,情深入骨 吳安吊著一口氣吃了療傷丹藥什麼的,不見身體好轉,看著死去的蜃龍,乾脆一把火將它烤了,這種頂尖的凶物,渾身氣血都是大補之物,比什麼天材地寶都有效。

吳安吃了一頓烤肉,感覺身體沒那麼枯澀了,這才運轉玄力,飛身離開大漠。

路上,李慕雪醒了過來,看了看四周青翠樹木,驚訝得嚶嚶幾聲,意思是我們走出蜃龍幻境了嗎?

吳安回答道:「出來了。」

李慕雪滿眼不敢相信,用小爪爪在吳安胸口寫字:「怎麼出來的?」畢竟吳安先前罵得那麼凶,哪怕慈悲的佛祖也會想弄死他的。

吳安輕描淡寫說道:「蜃龍大大覺得我快板打得好,就把我放了,然後還請我吃了頓烤肉,差不多就這樣。」

吳安把烤好的蜃龍肉也給李慕雪分了一塊,李慕雪將信將疑的吃著烤肉,最終感嘆了一句:「真是一隻善良的蜃龍,祝它早日化形真龍,話說回來,這烤肉好好吃啊……」 神域廣袤無垠,大體分為東南西北四大極洲,其中宗門林立,幫派如雲,瓜分了這浩瀚疆域。就算偶有王國倖存,那也是在宗門的掌控中,畢竟神域的玄士,很多都能達到一人滅一國的程度,所以國家式微,宗門強盛。

東極洲的邊陲,有一個小鎮,名叫四聖鎮,因為它夾在四個聖級宗門間。聖級宗門,顧名思義,就是宗內有聖境玄士坐鎮,掌握了聖境的法門。

四聖鎮除了四大聖宗弟子前來互通有無,還聚集了數萬散修,倒也熱鬧非凡,吳安來到四聖鎮好幾天了,打聽著關於神域的消息,畢竟他初來乍到,純粹兩眼一抹黑。

通過玄士們的交談,吳安除了對神域有個整體印象,也解決了一些困惑。

譬如說,荒域為何要被神域封鎖?這對神域玄士來說並非秘密,吳安輕易打聽到了,按玄士們的說法,玄界分為三個層次,從高到低,分別是玄域、神域、荒域。神域封鎖荒域,主要是玄域先把神域封鎖了,不過玄域大能的手段比神域的封鎖更為高明,是整個玄域直接消失了,哪怕神域大能們趕到世界的盡頭,也找不到玄域的影子。

自從玄域消失后,神域的天地靈氣稀薄了很多,玄士們最多只能修鍊到輪迴境,也就是靈魂不滅的程度,想到到達涅槃境肉身不腐,長生不老,幾乎不可能了。

經過神域大能們的推衍,認為玄域並非消失不見,而是隱入了另外一層空間,想要進入這個空間,至少需要涅槃境的修為。可天地靈氣稀薄,到不了涅槃境怎麼辦?神域大能們絞盡腦汁,一不做二不休,就花費大量的人力物力將荒域給封鎖了,這樣天地靈氣就不用分給荒域,而讓神域有更多突破的機會。

可過了這麼多年,神域還是沒有到涅槃境的玄士,吳安聽到這兒哈哈大笑,真尼瑪活該!

不過他轉瞬一想,自己來神域尋覓長生之道,就算走上巔峰,也不過輪迴境靈魂不滅,想要真正的長生不老,還是難以辦到啊,一時之間,吳安又有些唏噓起來。

等到基本弄清了神域的狀況,吳安對李慕雪問道:「你的通天徹地神通,範圍只在東極洲嗎?」

李慕雪知道吳安是想找雲霓裳和李文嫣,思忖片刻,用小爪爪寫字道:「通天徹地神通,並非從近到遠,抵達任何地方的消耗都是一樣的,她們可能出現在東極洲,也可能出現在其他三洲,我說不準。」

李慕雪施展通天徹地神通,都被打回原形了,她控制不了,也是情有可原的。

吳安思忖片刻,把小白狐從懷裡掏了出來,放在一處石桌上:「既然這樣,你我也該分別了,尋找各自的機緣,我打聽過了,只要到達神境,即可取消共生契約,你我都好好努力吧。」

李慕雪的神情有些錯愕,說實話,除開共生契約的關係,這幾天和吳安朝夕相處,還是挺合得來,沒想到現在卻要分別了。

不過李慕雪很快壓下心頭的異樣,點了點頭,就要離去,可吳安又叫住了她,李慕雪回首,只見吳安手裡拿著一朵潔白無瑕的花兒,李慕雪的神情莫名有些慌,難道說,吳安要對自己表白?

混蛋,就算你要表白,也不要對著狐狸時候的我啊,起碼等我重新化形了來啊!

然而吳安只是說道:「這是天龍花,你把它吃了,或許可以彌補你的元氣虧損。」

李慕雪聽說過天龍花,想到當初吳安性命關頭,也只拿一顆下品白晶賄賂蜃龍,現今如此貴重之物,說送就送?

李慕雪有些不想欠人情,可轉念一想,自己是為救吳安一家子才元氣大傷的,甚至於,能佔一次吳老魔的便宜,那也是替天行道啊,所以李慕雪一口就將天龍花吃了。

天龍花磅礴的藥力灌入李慕雪的四肢百脈,她白絨絨的身軀散發著潔白的光暈,漸漸的,白狐直立而起,身形不斷拔高,等到毛髮褪去,李慕雪恢復了人身。

李慕雪打量著自己,喜上眉梢,正要對吳安說一句謝謝,卻見吳安眼睛圓睜,鼻血噴涌,李慕雪這才反應過來,自己化形為人,一絲不掛的,還在吳安面前晃悠了一圈,丟死人了,李慕雪連忙變化出一套羅裙穿戴。

吳安也回過神,擦了擦鼻血,看向遠方,自言自語道:「哎,找不到我媳婦兒,急得都上火了。」

李慕雪翻了一記白眼,不過話說回來,吳安被自己的身子激得流鼻血,為何鄙視之中有那麼一丟丟成就感?

「那就,告辭了!」李慕雪覺得在吳安面前有些不自在,準備離去,吳安又叫住了她:「對了,獸神骨還在你手裡吧?」

李慕雪心頭鄙夷,原來送我天龍花,是想要回獸神骨,但李慕雪沒有使用法門,拿了獸神骨也沒用,手掌一翻,托給吳安:「拿去!」

吳安卻沒接,而是說道:「你就拿著吧,我把法門告訴你……」吳安傳音入密,說了使用方法。

李慕雪的神情說不出的怪異,這摳比吳老魔,先送天龍花,又送獸神骨法門,到底是要做什麼啊?

「你,為什麼對我這麼好?」李慕雪沒有發覺,自己的語氣溫柔得就像三月的春風細雨。

吳安冷冰冰道:「琢磨著你底蘊比我雄厚,我又比較懶,你應該會先一步到達神境,到時候記得解除共生契約昂!」

反正吳安拿了獸神骨也沒用。

李慕雪銀牙緊咬,惡狠狠道:「好,等我到了神境,第一時間解除共生契約,誰不解除,誰就是烏龜王八蛋!」

……

等送走了李慕雪,吳安漫無目的走在四聖鎮里,神域這麼大,該如何才能與二女重聚呢?

發布尋人啟事?以吳安目前的財力可覆蓋不了太大區域;又或者沒有目標的遊歷四方碰運氣?可吳安的運氣一向不好,恐怕到死都找不到的……

最好的辦法,還是提升實力,等自己成為聖境或者神境玄士,聲名大噪,雲霓裳和李文嫣聽說自己,就會直接趕來相聚,比漫無目的的尋找,效率高多了。 就在吳安琢磨著如何快速提升實力時,作為四聖宗之一的虎神宗在四聖鎮內貼了一張懸賞告示,圍觀的人太多,吳安沒能擠進去,不過聽人朗讀道:「現重金聘請能人異士,但凡對神獸繁育有心得者皆可報名,倘若完成要求,除賞賜天材地寶,另傳聖境玄功一份。」

聖境玄功,珍稀至極,玄士們當即來了興緻,議論紛紛:「虎神宗懸殺這類人做什麼?」

有知情人士透露:「虎神宗養了一公一母兩頭白虎神獸,世間可能就這兩頭了,但這麼些年過去,沒有繁衍壯大,看樣子,虎神宗是想請人去解決它們的不孕不育。」

眾人恍然大悟,有人仗著懂點醫術或者精通靈寵飼養,當即就前去虎神宗碰碰運氣。

吳安猶豫片刻,自己已到天境九階,想要更進一步,必須拿到一份聖境玄功修鍊才可。吳安雖然不擅長靈寵飼養,卻掌握了天境丹藥全能,有幾味專治不孕不育的方子,應該足夠應付。

退一萬步講,實在不行,吳安看向肩頭正在揉小鉤鉤的倉小空,找它借個種什麼的,絕對藥到病除。

「你小鉤鉤還能用吧?」上次小倉鼠玩弄至尊玉簫不成,反而受了傷,這幾天可老實了,所以吳安問了一句。

小倉鼠聽到吳安詢問,當即臉色就垮了,叉著腰吱吱罵著什麼,好像在說你全家不行我都能行。

「你能行就好。」吳安不置可否,便跟著眾多玄士前往虎神宗報名去了。

虎神宗,建立在一處大江環繞的崇山之中,此地靈氣逼人,仙草遍野,果然是個適合修行的洞天福地。

吳安隨著一群玄士來到虎神宗山門,說了來意,就有專人領著大夥進入其中,不多時,一行人來到虎神宗一處名叫虎跳峽的勝景,大江峽谷分隔兩岸,這頭是虎神宗弟子的起居之所,那頭則有兩頭房子大小的白虎于山間戲耍,有人詩興大發,當即頌了兩句:「斧劈峰嵐一壑開,波濤滾滾動驚雷……」

不多時,虎神宗有一名長老裝束的老者前來,他長了一圈絡腮鬍,仿若蒲扇,不知是染的還是天生,鬍鬚竟然是紅色的,加上那一對銅鈴般的大眼,如同獅子老虎似的,讓人心生敬畏。

「這位是我們虎神宗的楊波長老。」有弟子在旁邊介紹了一句。

眾多江湖玄士恍然,原來這就是大名鼎鼎的伏波拳聖楊波長老,連忙行禮:「在下見過楊長老!」

「楊長老雄姿英發,真是聞名不如見面,見面更勝聞名啊!」

大家都是散修,在虎神宗這等聖境門派面前,自然要客客氣氣的。

楊長老橫眼掃了一圈,嗓門如雷:「免禮。」

頓了頓,楊長老又說道:「諸位賞臉,前來為我虎神宗解決困擾,楊某萬分感激,不管事成與否,都有厚禮相贈。當然,楊某也醜話說在前頭,凡是濫竽充數,或者行事有所閃失,就別怪楊某不客氣!」

畢竟二虎可是虎神宗的鎮宗神獸,若是被人治病不成,反弄出個三長兩短,肯定不能善了。

敢來的都不是濫竽充數之輩,江湖玄士們紛紛拍著胸脯保證:「楊長老請放心,在下尤為精通靈寵繁殖、接生、產後護理……」

「楊長老,在下研製了一種丹藥,專治不孕不育……」

眾多玄士毛遂自薦了起來,楊長老卻一句都沒聽進去,擺了擺手:「無需多言,決定你們誰能留下,誰不能留下,不是本長老說了算,而是我宗的虎祖說了算。」

那兩隻白虎起碼有幾千歲了,所以楊長老要尊稱一聲虎祖。

玄士們怔了怔,看向虎跳峽對面的那兩隻白虎神獸,當即面露微笑,以期能給神獸一定好印象。

楊長老上前兩步,向著虎跳峽對岸拱了拱手:「有請虎祖。」

兩隻白虎嗷了一聲,輕輕一跳,就從峽谷對岸躍了過來,打量著在場的玄士。

江湖玄士們被盯得汗毛豎起,有個仙風道骨的老年玄士倒是膽大,不卑不亢的說道:「虎祖,在下精通兩性醫術,可否容在下為二位診治一番?」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