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無奈的嘆了口氣,這下麻煩大了,正愁著如何擺脫太監的命運,這又殺了外門長老的侄兒,難道上天就這麼嫉妒我嗎?勞資不就是長的帥了點嗎?

而就當易庭剛剛側身的時候,他的眼角餘光發現羌道的屍體胸口處露出了一個銀色的物品,讓他止住了離開了腳步。

「這是……」易庭眯著眼,蹲下身,從懷中拿出一塊破布,隔著破布摸向金屬球,令他有些驚訝的是,明明前不久還被火球符給炸過的金屬球,居然依舊冰涼,沒有任何燙手的感覺!

「祖老怪,幫我看看這個是什麼。」

一回到自己的茅草屋,易庭就將幽篁鐲放到了矮桌上,然後將從羌道身上搜到的金屬球拿出來,召喚出了祖老怪。

「嗯?這是……玄鐵精?你從哪裡弄來的好東西?」祖老怪在看到金屬球的第一刻就認出了金屬球的材質,他有些疑惑的看著易庭,「你販賣風刃符的靈石還不至於買到這麼多精純的玄鐵精吧?難不成是撿了漏?」

「怎麼可能那麼幸運。」易庭翻了個白眼,隨後,將他遇到羌道搶劫以及將羌道反殺的事情說了一遍。

「小子不錯啊!還沒真正的進入修真界就有膽子從屍體上扒拉東西,有前途!」祖老怪聽了易庭居然敢在羌道燒焦的屍體上面弄東西的事情,頓時對易庭豎起了大拇指。


易庭聽了祖老怪的話,也沒有多說什麼,而是轉移了話題,道:「祖老怪,這玄鐵精到底是什麼東西?難道說是什麼很厲害的材料?」

「厲害倒是厲害,但也只是放到聚靈境這個階段的修士中算是比較厲害珍稀的材料了,到了辟海境之後,玄鐵精也只是一般的材料,派不上什麼大用場了。」

祖老怪解釋道:「這玄鐵精是用來鍛造武器的,一般的武器中加入了一個指節大小的玄鐵精,都會變得輕鬆斷金石,十分的鋒利!而看你弄到的這玄鐵精……」

說到這裡,祖老怪觀察著金屬球的眼神陷入了思考,他停頓了幾秒,「我覺得,它有可能不是什麼普通材料,而是一件武器,甚至是法寶!」

「法寶?!」易庭聽到這兩個字,眼睛頓時亮了起來。

不為別的,只因任何一件法寶的價格,對於他來說,都是天價了!

如今的修真界中,法寶由低到高分為法器、寶器、靈器、玄器、道器、仙器、神器六個大等級,每個等級中分下、中、上三個小階,最低等級的下階法器,放到市面上去賣也能賣個幾百下品靈石的價格,這對一個窮的連內褲都想當掉的易庭來說,簡直是一個可望不可及的存在!

看著易庭那雙都可以拿來當照明彈的眼睛,祖老怪覺得自己遇上了一個土的不能再土的土鱉,「不就是個法寶嗎?那麼開心幹嘛。」

誰料,祖老怪這話剛說出口,就收到了易庭一個鄙視的眼神,「你是不當家不知柴米油鹽貴!這個金屬球要真的是法寶,少說也值個幾百顆下品靈石,足足抵上我的全部家當還有餘!我這輩子都沒見過這麼貴重的東西啊!」 說著,易庭搓了搓手,然後用靈力刺了一下自己的手指,將一滴血珠滴到了那金屬球上。

一般的法寶,都是以滴血認主的方式與修士產生聯繫的,所以易庭也選用了這個最平常的方法。

「嗡嗡——」

「嗯?」易庭見到手中的金屬球開始輕微發顫,但同時也感覺到了他體內為數不多的靈力以一種極快的速度被金屬球給吸收,似乎很快就要見底了!

「嗡……」

出乎易庭意料,就在金屬球貌似要被催發成功之際,他突然感覺體內的靈力一空,腳下頓時有些虛弱的踉蹌了一下,他面色微微蒼白。

「小子,看來這東西還真是一件法寶,但你的實力太差,所擁有的靈力還不足以催發這件法寶,不過看樣子到了聚靈境二重的時候,你應該就能使用這件法寶了。」祖老怪也看得出來,在易庭的靈力用盡的一顆,金屬球貌似也要被催發了,只是就差了那麼口氣而已。

「嗯。」易庭點點頭,有些遺憾的看了眼金屬球,然後忍著身體的虛弱,在床底挖了個洞,把金屬球埋了進去,隨後他重新坐到矮桌邊,從懷中拿出一塊和他衣服是同樣料子的布,那塊布包裹著一件物品,他將布塊放到矮桌上,伸手展開,一個外表被燒得焦黑,貌似快沒用的乾坤袋出現在他的視線內。

「小子,快把這乾坤袋打開來看看裡面有什麼好東西。」祖老怪一臉猥瑣的說道。

易庭點點頭,將乾坤袋滴血認主后,精神力探測到其中,發現這乾坤袋只是外面最為低檔的貨色,裡面不過十多見方的空間,但滿滿當當的塞了很多東西,為了避免麻煩,易庭直接將這些東西都從乾坤袋中取出,一時間,他原本空曠的茅草屋內,瞬間變得擁擠起來!

「怎麼這麼多東西?看來這倒霉鬼是個搶劫慣犯啊!」祖老怪剛剛恢復了視線,看到這滿屋子的東西,頓時叫出聲來。

「我把這些東西都分類,你幫我把把關,免得有我看走眼的。」易庭也知道這些東西的數量有點多,於是對祖老怪說道。

祖老怪點點頭,示意他趕緊把袋子打開提上來。

隨手提起一個較大的麻袋,易庭打開來一看,居然是幾十斤上好的靈稻,嗯,可以留給自己吃一陣子了,這個就歸為食物類。

「這個又是什麼?」易庭拿起一根青色的,手掌長短的小箭,「暗器嗎?」

「十之八九也是法寶。」祖老怪一眼就看出來了。

易庭頓時臉上笑開了花,滴血認主之後,卻沒有像祖老怪想的那樣,立刻朝裡面灌注靈力催發,而是把青色小箭埋到了床底下。

「你小子還不錯嘛,我還以為你會土鱉到看到一件法寶就去試一下呢!」祖老怪笑了起來。

易庭卻不理他,而是繼續整理這些東西。

「咦?這是什麼?」把東西都收拾的差不多了后,易庭突然在矮桌的角落處發現了一個黃色布袋,他伸手把布袋提到近前,隨手打開,朝裡面一看,頓時,他瞪大了眼睛,呼吸都要靜止了!

看到易庭這副受到極大刺激的模樣,祖老怪還以為他中了邪,連忙大聲喊道:「喂!小子,怎麼了?」

「靈、靈靈——靈石啊!」易庭突然仰天大笑,一副興奮過度的模樣,他伸手從布袋中一抓,頓時十幾塊散發著淡青色的下品靈石出現在他手中,他兩眼發光的看著這些靈石,嘴裡喃喃著,「發財了發財了……」

而一旁的祖老怪早就啞口無言,愣了好久之後,才反應過來,他大罵道:「土鱉!真是只土鱉!簡直是土到無可救藥了!虧我還以為你中邪了,結果只是看到了一點靈石!」

「一點靈石?」易庭聽到這話頓時就不樂意了,「這布袋裡的靈石起碼有上百顆啊!」

「一件法寶都值幾百顆靈石怎麼沒見你這麼興奮?」祖老怪翻了翻白眼,認定了易庭是個土鱉。

「出息!」祖老怪繼續翻著白眼。

易庭卻沒有計較祖老怪對他的鄙視,而是抱著這靈石袋傻樂了好一會才逐漸恢復了淡定。

「祖老怪,事不宜遲,現在就開始修鍊吧!」易庭現在心情大好,他抓起幽篁鐲,跳到了木床上,把幽篁鐲放到身邊,方便祖老怪隨時指點他。

「嗯。」祖老怪點點頭。

易庭把今天賣風刃符獲得的十六顆靈石和從羌道乾坤袋中弄到的一百多顆靈石全部倒在了床上,堆積成了一座小山,然後從其中抓取一顆靈石,握到了右手掌心,他盤膝而坐,開始閉目修鍊。 在易庭進入修鍊狀態的那一刻,他周身開始浮現出一股淡淡的白瑩瑩的光芒,追其源頭,是右手掌心中的靈石所流淌出來的。

兩柱香的時間過去,那些光芒漸漸的淡化,盡數被易庭吸入體內,最後消散無蹤!

「咔。」

易庭的右手中發出一道細微的聲響,他張開右手手掌,然後從靈石堆中取出第二塊靈石,繼續修鍊。

十天後。

「咔。」又是一塊靈石被吸收完靈力,化為碎塊。

「嘩啦啦……」

就在這塊靈石的靈力被易庭吸收完畢之後,他突然感覺體內原本細弱的靈力流壯大了一些,比起之前來說,他擁有的靈力至少多了近一倍!

睜開眼,易庭發現,自己的視線也變得清明起來,看東西也清晰了不少,彷彿自己的身體經歷了什麼蛻變般!

「小子,你終於到聚靈境二重了。」

這時,一個聲音從床邊傳來,是浮在幽篁鐲上的祖老怪,他的表情似乎有些不耐煩,「好慢。」

「我只是個身無靈根的普通修士,修鍊的速度當然慢了!」易庭並沒有什麼意外。

像易庭這樣在靈石充足的情況下修鍊的聚靈境一重修士,若是換成靈根修士,保證在三四天就可以順利晉級聚靈境二重!懸殊之大,易庭拍馬都不及!

「哎,我也不對你的天賦抱有什麼期望了。」祖老怪搖搖頭,但易庭看得出來,雖然祖老怪嘴上這麼打擊他,但看向他的眼神還是充斥著希望的,「如今你也到了聚靈境二重,可以選擇修鍊功法了,按照你的體質,我現在有三部修鍊功法給你,至於是修鍊哪一部,選擇權在你自己的手裡。」

「小子,你都想了一個上午了,還沒想好選哪一部功法么?」

龍虎派邊緣某一茅草屋內,祖老怪看著坐在床邊沉思中的易庭,開口道。

易庭聞言,苦惱的撓撓頭,「祖老怪,你除了這三部修鍊功法之外就沒有其它的么?這三部功法各有優劣,讓我很難選啊!」

「世上哪有十全十的好事給你碰到,現實點吧小子!」祖老怪鄙視道。

半天前,祖老怪給了到達聚靈境二重的易庭三部修鍊功法,供他選擇。

第一部修鍊功法,是普通的玄級高階功法,比現在修真界市面上的大路貨要好許多,修鍊起來也比較容易,只不過難以成大器。

第二部修鍊功法,是地級中階的,修鍊起來比較困難,而且需要雄厚的財力堆積。

而最後一部名曰《神罰》的修鍊功法,便是讓易庭一直糾結到現在的原因。

按照祖老怪的說法,《神罰》是超越已知功法最強限度的天級頂階功法!若順利修鍊下去,絕對是凌駕於同級修士的存在,但因為修鍊的危險性很大,隨時都有死去的危險!

「祖老怪,修鍊《神罰》的死亡率真的很高嗎?」易庭忍不住問道。

祖老怪看了他一眼,道:「當年我在一孤墳中得到《神罰》之時,還得到了《神罰》主人遺留下來的玉簡,上面記錄著歷代修鍊《神罰》修士的後果。」

「他們後來都是如何了?」易庭連忙問道。

「修鍊《神罰》者,共有三十七代修士,其中,三十五代人都死於修鍊當中,僅存兩名活口。」祖老怪面無表情。

易庭瞪大了眼睛,緩和一會,又問:「那剩下兩個活著的人呢?」

「其中一個因為難以熬過《神罰》修鍊過程中的苦痛,在飛升仙界之後,廢掉修為轉修另一功法,還有一個縱橫仙界,鮮有敵手,最後飛升神界,至於後來在神界中成為了怎樣的人物便無從得知了。」祖老怪說道。

易庭聞言,思緒萬千。人活一世絕不能庸碌,哪怕只有剎那的輝煌也要努力去追逐。

如今自己得罪了宗門弟子,殺了長老兒子,又顯露了風刃符,最重要的是,如果一年之內不達到聚靈境五重會變成太監。

要想擺脫這一切命運,只有實力,強大的實力。

毫無疑問,這本神罰能給他帶來志強實力!

一會兒后,他抬起頭,看向矮桌上的祖老怪。

「我決定選擇《神罰》!」

「嗯?」祖老怪有些意外易庭的決定,他以為易庭會選擇那部地級中階的功法。

「祖老怪。」易庭突然很認真的看著祖老怪,「凡人踏上修真之路,到底是為了什麼?」

祖老怪聽到易庭這個問題,平日里猥瑣的氣質盡數消失,變得豪情萬丈起來,他道:「自然是為了變得更強,遨遊天地,縱橫無敵!」 「那麼,我現在面臨這三條路,最低,中庸,最強。你覺得我會選擇哪一條路?」易庭又問道。

祖老怪頓時沒了話說,他看向易庭的眼神中帶點怪異的感覺,卻又滿懷期待似的,「小子,你到底是為了什麼想要變得更強?」甚至連自己的性命都放到了變強的后一位!

易庭不說話,只是沉默,但祖老怪能從他陡然變得暗沉的眸子里看出一絲難以摧毀的堅決。

在修真界中,境界劃分一共有五大等級,從低到高分為聚靈境、辟海境、天念境、金丹境、劫嬰境,每個境界中又分五重。

大多數的低級修鍊功法,很可能修鍊到了金丹境或是劫嬰境之後,就到了修鍊的頂峰,不可能再有進步!

除非修鍊者本身的悟性極高,可以自己將這部修鍊功法「續寫」下去,才有繼續晉級的可能,但這種情況少之又少!這也間接證明了高級修鍊功法的珍貴性!

「既然已經下了決定,我就不會更改的,縱使前途晦暗不明,我也要殺出個錦繡大道!」易庭堅毅的說道。

祖老怪用怪異的眼神看著易庭,這個毫無資質,毫無背景的少年,此時給了他一種錯覺,「或許這才是這個少年最真實的一面。」

祖老怪心裡這樣想到。

可是接下來祖老怪就會放棄自己的想法,因為易庭的一番話差點讓他吐血身亡。

「喂,祖老怪,你能不能不要用這种放盪的眼神看著我,我承認自己玉樹臨風,一朵梨花壓海棠,但你要控制自己的感情,我只對女人有興趣,對你沒『』。」

此時的易庭就像是一個被強盜抓來的小媳婦一般,害怕的往後退了幾步。

「滾,老子什麼時候對你有興趣了,想當年老子上天下海,什麼美女沒見過,就是那天上的仙子,地上的花精,水中的人魚,不都得臣服在老夫的淫威…不,威武之下?你這個土的掉渣的土包子,哪裡來的這份自信?」

祖老怪此時恨不得從桌子上跳起來,一拳頭將易庭砸死。


平復了一下心情,祖老怪道:「現在你也有些靈石了,我們再去一趟坊市,我需要調配一種靈湯,有了我的靈湯,你進入聚靈境三重還是很快的。」

聽到聚靈境三重,易庭「唰」的一聲從凳子上做起來,「走吧,怎麼說咱現在也是大款了,什麼買不到?」

見易庭這一副土包子暴發戶的表現,祖老怪實在不知怎麼應對,翻了一個白眼,留下一句「快走吧」然後化為一道青光射入幽篁鐲中,易庭拿起鐲子戴在手腕上,然後出門朝坊市而去。

路上,易庭忽然問到:「祖前輩是見過大世面的人,來,給晚輩說說,祖前輩都經歷過哪些香艷之事,讓晚輩開開眼界,一堵前輩風采。」

提到這事,祖老怪也來了興趣,說道:「我記得有一次,我在花叢中看見……嗯?滾,差點上了你小子的當,這種事怎麼能告訴你?」

易庭又嘀咕:「仙子還好,這花精和人魚…嘖嘖,看來祖老怪口味很重嘛,晚輩不及,不及啊。」易庭說完還自嘲的搖了搖頭。

祖老怪本想裝作沒聽見,可是易庭此時還故意說的很大聲,想聽不見都難。

聽見鐲子中傳出的額暴怒聲,易庭趕緊諂媚道,「得了,祖老怪,不,祖前輩,是晚輩的錯,前輩能告訴我這次要買什麼東西嗎?」

「嗯,這還差不多,這次我們需要靈芝,還有一些有靈氣的藥草,當然這不是最主要的,最重要的是琉璃草。」

「什麼?琉璃草?」易庭睜大了眼睛,「這種草可是很珍貴的,就算我有錢也不一定能買的到。」

「去碰碰運氣,走吧!」終於讓易庭遲了一次鱉,祖老怪心裡的氣才消了一些。

在坊市上轉了幾圈,花費了將近二十塊靈石,才將除了琉璃草以外的藥草全部買齊,此時已經是下午了,易庭其實挺失望的,要是能將琉璃草一起買到,那就太好了。


出了坊市,走在一片小樹林的時候,卻聽到了有人說話,「咦,這不是看守靈田的易庭嘛,這是去哪裡啊?」

一處路口,走出幾個身穿一樣衣服的人,正是龍虎派弟子。

易庭看見這四個人,一女三男,剛才說話的正是其中一個男修士,紀昀認得,乃是龍虎派的一個外門弟子,此人修為已經達到了聚靈境三重。

「原來是趙升大哥,好久不見,近來可好?還有翠翠師姐,沒想到今日一起見到你們?」易庭和這一男一女認識,雖然不是很熟,但也經常打招呼寒暄,易庭對這幾人挺有好感。 「呵呵,我們都還好,看易庭兄弟你這剛從坊市回來吧?」那個叫趙升的修士笑道。

易庭點了點頭,「是啊,我找米店的焦老闆商量一下靈田收成問題。」

「那正好,我們也回門派,要不一起吧?」那個叫翠翠的女修士說道,易庭本來是想拒絕的,但是想起上次回來遇到的劫匪,還是覺得和他們一起出發安全一點,於是點了點頭,一行五人上路。

不過接下來易庭就後悔了,因為剛走幾步,就有幾個人攔住了易庭等人的道路,看他們衣著應該也是龍虎派弟子。

圍住易庭幾人的是三個青年,都是聚靈境三重高手,其中一個青年雙手背後,臉上掛著壞笑,看那面相就知道不是什麼好人。

「剛才在坊市中,我聽說有一株琉璃草被你們其中的一位買走了,呵呵,不知可否再賣給我呢?」

「琉璃草?」易庭一聽,心中一震,「難怪剛才老闆說被幾個人買走了,原來就是他們買走的。」

易庭心中懊悔,要是自己早點去的話哪裡還能讓他們買走?

「這位師兄,琉璃草確實是被我買走了,如果師兄想要,那就出個價錢。」那個叫翠翠的女修士站出來說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