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無數次的毀滅與重生,鴻蒙世界,仙路何求?是誰?阻了萬族氣運,蔽了仙機?……

絕世佳人,可悲可嘆的愛情。億億萬年的布局,神秘的傳聞。眾生之謎,仙道之謎,無數人的前仆後繼,是為了什麼?

神秘的第十卷天書,詭異的佛門傳奇,至尊的劍道強者,演繹著鴻蒙大世界上的一出出驚心動魄的傳奇…..

楓霜個人認為,這是一本可以超越誅仙的書。

《鴻蒙仙蹤》作者是我朋友諸葛小劍,打個廣告,嘿嘿。 蘇徹懷著一種非常忐忑的心情走入了廂房。

廂房之內非常的簡樸,可是誰能想到如此簡樸的廂房之中,同時坐著兩個百花帝國之中非常有份量的人。

「大師。」蘇徹恭敬的彎腰,身後的小和尚將門關上,自己則退了出去。

「蘇公子請坐。」這時,左邊身穿錦衣袈裟的通惠大師指著一塊青色蓮草蒲團說道。

蘇徹安穩盤膝就坐。

「蘇公子果然不同凡響,見我二人也面不改色。」右邊穿著一身灰褐色衣衫,和顏悅色的木離大師說道。

其實蘇徹是驚異的說不出來話,所以自己板了個臉而已。

「大師,找我前來,所為何事。」蘇徹也沒有接話,而是有些著急的問道,畢竟蘇媚的情況他還不清楚,他要在她身邊,才能完全放心。

「公子不必擔心。」通慧大師溫和的說道:「貴家小姐已經無恙。此次邀請公子前來,是有些事情需要託付。」

若是換了別人說出此話,蘇徹未必會信,但是面前這個傳說之中盡知天下事的神僧之言,蘇徹倒是有些信了,便張口說:「大師有話請講。」

「此話還要從十年前說起。」大師開始了一段陳述。

兩位大師互相說著,而蘇徹卻陷入了沉思。

原來這項木寺之中,竟然有如此情節,讓他十分驚訝。

這一暢談,便是一天一夜。


「怎麼樣,蘇公子,若你能允諾與我等,我便為你卜我一生最後一卦。」木離大師為蘇徹斟了一杯茶,向蘇徹推去。

蘇徹思索了很久,但是卻沒有接過茶水,「命與天降,我知前生不知後事才能改變自己的命運,這就不必了,大師。」

「那蘇公子言下之意?」通慧大師顯得有些著急。

蘇徹點了點頭,「既然帝國已成定局,那我也沒有託詞繼續推辭,此事,就交予我吧。」

「可是如此,蘇公子便會背負罵名,我等的威望也會讓蘇公子遭受諸多誤解。」木離大師有些不忍心的說道。

左嘴角微微上抬,「我本就該是隱姓埋名之人,就算背負又有何妨,這可能便是兩位大師叫我來的緣由吧。」

「哎……」

兩人皆是一聲嘆息,通慧大師將一本佛經和一串佛珠遞給了蘇徹,「項木寺和整個帝國所有的秘密都盡數在此佛珠之中,可是你一定不能貿然行事。」

「大師放心,我不是那武斷之人。」蘇徹接過佛珠,手卻停了下來。

「這是古念心經。是我等從天府之國大召神寺之中取來的心經,上面記載了許多靈法靈技,我盡此一生也未能將其盡數參破,希望對你有用吧。」 閃婚成愛:兇猛老公停一停

蘇徹倒是不在意,直接收下了佛經。

「蘇公子,請便。」木離大師的臉色已然慘白,勉強說出一句話之後,閉上了雙眼。

蘇徹起身,看到兩個大師雙眼緊閉,端坐於青色連草蒲團之上,十分令人敬仰,嘆了口氣,走出了廂房。

廂房之外,空無一人,蘇徹警惕的看了看周圍,快步走向項木寺的大門。

蘇徹的神情非常平常,路過的僧人沒有對他起意,可是就在他準備走出項木寺大門的時候,身後忽然想起敲鐘之聲。

「留下此人!他將住持和師叔祖殺害了!」

身後的聲音非常年輕,可是蘇徹能清晰的感覺到,此人已經是中階歸元層的實力了。


蘇徹沒有回頭,只是站在了原地。他沒有解釋什麼。



頓時,項木寺的僧人全部圍住了他,拿出棍棒直指蘇徹。

「布陣!天殺五法棍陣!」

這句話讓蘇徹十分驚異,原來這個天殺五法棍正是項木寺的絕學。

頓時火焰直升,周圍的靈氣達到了十分龐大的程度。

蘇徹轉身向後看去,一個少年穿著袈裟直立在不遠處的台階之上。

「你就是項念?」 六零年代白眼狼

「正是!」項念怒視著蘇徹,右手木棍一抬,「我佛慈悲,便讓你在寺中囚禁到死吧。」

正當項念欲起攻擊之時,蘇徹右手握拳,無名指放入了頸脖。

「日後,我們還會相見,不用如此急躁!」

忽然,天地之間,已無蘇徹身影。

「追!」項念大喝一聲,他能清晰的感覺得到,蘇徹並沒有走遠。右手木棍一甩,凌空躍起。

蘇徹的腳步十分快,雖然沒有開啟向南步,可他現在的速度,在同級別中,也是佼佼者的層面。

如此算來,自己朝著這個方向一直走下去,便可到達百花城的所在地,到了那裡,蘇徹便可以乘坐飛行馭獸半日之內就可以抵達江南城。

就在蘇徹疾馳的時候,一道靈氣從後方射來,直打到了身前不遠處的地上。

「隨我回到項木寺,否則,別怪我手下不留情面。」身後的聲音正是那項念。

此人好快的速度!蘇徹也為止感嘆,沒想到自己的靈移天轉再加上如此快速的逃跑也沒能逃出他的追捕。


「站住!」項念見蘇徹仍然在向前賓士,冷哼一聲,兩道靈氣再次射出,此番他的目標是蘇徹本人。

就在靈氣快到自己背後時,蘇徹使出向南步,靈巧的躲過了項念的攻擊。

項念似乎也是驚異,但是沒有罷手,繼續沿著蘇徹逃跑的道路追逐著。

蘇徹不是不敢抗敵,雖說項念的等級比他高一級,但是他也不是沒有戰勝的把握,而是木離長老臨終之前特意交代,千萬不要與項念為敵,他是自己最為喜愛的一個徒弟,並且根骨奇佳,天賦秉異。

沒有讓他知道其中原委的原因也是想將他保護起來。

既然答應了人家,蘇徹一定會做到,所以沒有去糾纏,而是選擇了逃跑。

可是後者,緊緊的跟隨讓蘇徹不禁有些惱火。

「項念。」蘇徹忽然停住了腳步,對著身後的項念說道。

項念也駐足在不遠處,雖然他在實力佔優,但是可以將兩個高僧如此簡單的殺害,也不會沒有什麼絕技,所以還是警惕的站在了遠處,聽聞蘇徹叫他,他應聲了一句。

「何事?」

「接招!」蘇徹忽然大喝一聲,右手龍鳳棒一出,直接揮向項念。

「火棍!」

項念見此也是驚訝,「你竟然偷學了我門神法!找死!」

見火焰化為龍身,項念也是手起木棍,橫掛而去。

「水棍!」

一個水形成的金剛頓時現身,雙手直奔襲來的巨龍。

頓時,兩物相撞,僵持了片刻,那金剛的手抓碎了龍身,火龍瞬間消散。

「嗯?可惡!」項念化解了蘇徹的攻擊之後,才恍然大悟!此人可以製造天殺五法棍這樣的大型靈技來對斗,實際是在拖延自己對招的時間,得以空閑逃脫。

現在的項念已經感知不到了蘇徹的方位,惡狠狠地咬牙,「殺我師父!我必追你天涯海角!」

憤怒的聲音響徹整個森林。

「這位兄弟,你要去哪裡?」

百花城是百花帝國的首城所在,其地貌廣闊,人口眾多,非常之繁華,皇室的宮殿就坐落其內。

蘇徹披著披風,將帽兜帶在了頭上,為了掩人耳目,還做了一些簡單的易容。

「我去江南城。」蘇徹輕聲的說道,這時他注意到了周圍數量非常多的和尚正在來來回回的走動著。

「去江南城需要200晶石。」飛行馭獸價格十分昂貴,所以這樣的收費也讓一般的人望而卻步。

蘇徹拿出了兩個整克100的晶石,遞給了那人。

「稍等,我去給您安排。」

這時,身旁不遠處的道路上,突然出現了雜亂的聲音。

人群被撥散開來,出現了三個人,兩男一女。

前方的女人騎著一匹很奇異的怪獸,看上去像麒麟,可是卻有龍口、獅頭、魚鱗、牛尾、虎爪、鹿角,全身赤紅,腳下踩著雙霧,卻實則踏在地面之上,面部的龍鬚飛揚在鼻前,怒目前方。

身後的兩個男子的坐騎卻十分普通,一馬一虎,待兩人到少女身後之時,那馬和虎都有些畏懼女人的坐騎,向後退怯了幾步。

「我沒有坐騎之時,你們耀武揚威,說什麼騎著的都是天靈神獸之類的,怎麼現在如此懼怕我?」少女神氣的拿著皮鞭,指著身後的兩個男子。

「那是那是,公主,您的坐騎誰能匹敵,不過,它應該有個名字吧?」身後的一個男子恭維的說道。

少女聽了也是納悶,「叔父給了我此坐騎,並沒有告訴我他的名字,但是讓我不要虐待與它,要好生與它相處。」

「皇叔的東西?」兩人聽了好像十分吃驚的樣子。

「是啊。」少女大笑,「你們都知道三皇叔手中的東西無一不是稀世珍寶,看來這傢伙也肯定是個好東西。」

朗朗的笑聲傳在蘇徹耳中,後者鄙夷的看了少女一眼,沒有說什麼。

皇室公主,囂張跋扈是見慣了的,當年雨天皇帝膝下只有一女,叫做雨文君,是雲仙老人的獨門弟子,更是狂傲的不得了,除了見到自己大哥蘇龍有所收斂之外,其餘的人都忌憚她三分。

「公子,您的馭獸已經準備好了,可以出發了。」這時,管理飛行馭獸的人走向蘇徹和他說的。

蘇徹點了點頭,向馭獸欄走去。

當蘇徹坐著馭獸飛起的時候,他的心裡忽然有一個聲音輕聲的說。

「主人,我等你很久了。」

蘇徹的眼睛不由自主的向下望去,直直的看著地面上少女坐下的那個坐騎。

已經無法下馭獸,蘇徹的感覺又十分的莫名其妙。

「下次歸來,請主人為我解封。」

四目相對,蘇徹看著坐騎那個眼神。

那犀利的眼神之中,充滿了期待和希望。

——————————————————————-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