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然後夢天極為嫻熟的將那條大魚分成兩份架在了烤架上,烘烤了起來。

【未完待續】

投pk票支持作者獲贈積分和k豆 (今天家裡來客人了,我先陪他們去吃飯。下一更可能會晚點,估計會在八點多,實在是抱歉)夢天一覺睡到天亮,然後便是從樹上跳了下來,到湖邊洗了把臉。

由於昨天晚上那條魚太大,夢天只是烤熟了一半,另一半只是烘乾了罷了。

而夢天今天的早飯,便是那條幹魚了。

吃過早飯後,夢天便是又打了一套天地拳。這套天地拳,共分二十七式,一式比一式強。

而且天地拳也不光是用來打鬥的,在平常時候,打一套天地拳,不僅可以穩固拳法,更是能夠強身健體,舒展骨骼和肌肉。


而就在夢天一套天地拳打完之後,傑諾斯也是正好來了。


這一次,傑諾斯嘴上的尖刺上竟然還帶了一隻葯鼎。

「鐺……」

傑諾斯頭一甩,那隻葯鼎便是落在了岸上,發出一聲清脆的響聲。而夢天則是緩緩轉過了身,走到了葯鼎邊。

「準備好了?」傑諾斯現在的心情可以說極為的緊張,因為這一次,他們的材料只有一份。若是一不小心把這得來不易的材料毀了的話,那麼傑諾斯便只有等到聖階的時候才能引發化形劫了。

「嗯,早便是準備好了。」夢天點了點頭,然後扭了扭脖子。

「藥方呢?拿出來我看看。」夢天將手伸到了傑諾斯面前,對著他索要到。

「藥方?不是在你那裡么?」

「在我這裡?」夢天疑惑的重複了一句,然後四是想起了什麼,心念一動,一個捲軸便是自陰陽戒內閃現而出,落到了夢天的手中。

「果然是這個。」夢天點了點頭,在這張耀放上,記錄了煉製之法和對於火候需要掌握到什麼程度。

不再廢話,夢天直接便是將葯鼎拉到了面前,在它的裡面點起了一堆火。

沒有辦法,夢天手中沒有火源,更沒有參悟火之力,他現在只能用燃料來代替了。

熊熊火焰自葯鼎之內升起不一會兒,葯鼎便是被那火焰燒的發紅了起來。夢天用靈魂探知了一下溫度,然後卻是搖了搖頭,還差一點。

吞噬之力爆發而出,一道道充沛的靈氣便是直接灌注進了葯鼎之內。葯鼎內的火焰瞬間升騰了起來,顯然夢天讓這些靈氣的加入,是對的。

靈氣的燃燒,所釋放而出的熱量比起同等體積的氧氣還要高出數十倍。所以由它來助燃燃料,可以說是最好的選擇。

但是夢天這樣做,就不免有些lang費能量了。

「小斯,把血龍果給我!」按照藥方所記載,夢天先是要來了血龍果。

這是一種嬰兒拳頭般大小的紅色小果,因其中間的圖案像龍,故名血龍果。

血龍果屬陰,其內所蘊含的龐大陰氣,是煉製化形丹的主材料之一。

夢天將五枚血龍果依次投進了丹爐之內,用靈魂力在丹爐底部形成了一層屏障,不至於使它們落到燃料灰燼里弄髒了。

熊熊烈焰燃燒間,血龍果開始逐漸的乾癟,一滴滴血色液體開始滲出。但所幸有著夢天的靈魂力做屏障,不然它們要是落進下方的炭火中,那可就lang費了。

又這般持續了十幾分鐘,五枚血龍果終於是徹底乾癟,化為灰燼飄散到了爐底。而葯鼎中心,則是只剩下五滴拇指粗細的液體。

別看血龍果很大,其實它們其中的藥液並不多,那些膨脹的部位,只是它們的筋絡罷了。

「小斯,化形草!」

傑諾斯點了點頭,大嘴一張,化形草便是費盡樂要定之內。

夢天努力操控著火焰,此刻的額頭上已是布滿了些許汗珠。這種煉藥之術,是極其耗費靈魂力和精力的,即便是以夢天八階靈者的靈魂力,在煉製化形草之時,也是感覺有些吃不消了。

但還好,最後終於是成功的將化形草煅燒成了粉末。

然後夢天緊咬牙關,將剩餘的二十七株靈藥盡數煉化。現在所需要的,只是將它們融合到一起。至於能不能成丹,便全看造化了。

而煉製靈藥這一過程雖說艱辛,但夢天在靈海內卻是鍛煉了很多遍,所以對於火候的把握也是極好的。

但是最後一步這成丹過程,夢天卻是從沒有練習過。只因為這一步並不是要靠人力進行融合的。

成丹一步,所需要的,是運氣。如果運氣好的話,它自己便會慢慢的融合到一起,但若是運氣差的話,任你如何焦急,即便把藥材毀了,也是無用。

「呼……現在只能靠運氣了。」夢天抹了把額頭上的汗水,長長的舒了口氣。

接下來夢天要做的,便是不斷的往葯鼎內添加燃料和靈氣,讓葯鼎內的溫度能夠保持在現在的這個平衡上,靜靜的等著丹藥的融合。

但是別看這樣看起來很輕鬆,夢天只需要動動念頭就可以了。但是實際上,在這一步,夢天所要耗費的靈魂力,絕對要比煉化靈藥時耗費的多。

因為在這一步,夢天要一直關注著葯鼎內火焰的變化,不能夠懈怠絲毫。而這種高度的精神集中,是最令人疲憊的。

夢天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緊緊注視著葯鼎,現在的他,已是將靈魂力催動到了極限。葯鼎內火焰溫度一絲一毫的變化,都是被夢天所熟知。

而在這般狀態下,一直持續了半個時辰。就在夢天高度吃不消時,葯鼎內的能量波動終於是發生了一絲微妙的變化。而夢天的精神,也是在這一刻振奮了起來。

只見得葯鼎內那些藥液和藥粉竟然開始了緩慢的融合,雖然融合的很慢,但夢天卻知道,幸運之神這一次是真的站在了自己這邊。

照這般情況下去,只要再等上那麼一個時辰,化形丹應該便能夠融合而成了。

「呼……」夢天歡歡平伏瞎了激動的心情,他知道,現在這個時候他更不能懈怠了。

如果因為自己現在一剎那的懈怠而導致煉製失敗,不光是藥材沒了,更是lang費了自己的那番辛苦。

「嗡嗡……」

然而就在這時,夢天手上的陰陽戒卻是發出了一聲嗡鳴,似乎是在傳達著什麼。

夢天身為陰陽戒的現任主人,自然明白陰陽戒所表達的情緒是什麼。

在這一刻,夢天臉上的表情,卻是變得極為古怪。

因為陰陽戒所傳達出來的,竟然是飢餓的信息。而它想吃的,正是那蘊含了豐富靈氣的化形丹。

「乖,以後有時間了煉給你吃,這枚丹藥是給小斯的。」夢天撫摸了一下手上的陰陽戒,一道略顯歉意的意念便是傳進了陰陽戒之內。

「嗡嗡……」

陰陽戒似乎是極為不滿,川大出來的信息竟然如同小孩子一般,開始了哭鬧。

夢天不由得苦笑了一聲,看來,這陰陽戒不但聚靈了,而且靈智還不低啊。光看它剛才發出的想要和哭鬧的信息,便足以證明,現在的陰陽戒,應該已經具備相當於了人類兩三歲孩童的靈智。

而這也更讓夢天興奮不已。陰陽戒的靈智越高。便說明它的用處越大,價值越高。

「嗡嗡……」

陰陽戒所散發出來的嗡茗聖更響了,一道道不滿的情緒傳達而出,令得夢天很是無奈。

【未完待續】

投pk票支持作者獲贈積分和k豆 在一座風雨飄搖的破舊古廟裏,老人與劉逸鴻席地而坐,老人擦了擦眼角的淚水,慢慢地回憶起那些塵封已久的回憶。

“你母親的名字叫花夢蝶,是一週姓大戶人家的少奶奶,她溫柔賢惠,端莊大方,而且對下人極好,所以一直深受所有人的喜愛。她嫁入周家以後,不到九個月便生下了你,你爹周雁凡大怒,認爲你娘行爲不檢,一怒之下命人將你拋棄街頭,並且將你娘囚禁在屋內,不許她踏出房門半步。你娘悲痛交加,思念成疾,不到幾日便鬱鬱而終。老奴心裏清楚,少奶奶她爲人正直,一向潔身自好,絕不會做出如此傷風敗俗之事,是少爺誤會他了。”老者說到這裏,已經泣不成聲。

劉逸鴻輕輕地拍着他的背,自己也忍不住開始啜泣。老者的心情慢慢平靜下來,他繼續說道:“若不是少奶奶,老奴這條性命早就餓死街頭了,哪還能有今天?這十年來,我一直在找尋小少爺,今日終於心願得償,是少奶奶在天上保佑小少爺啊!”

見老者如此悲痛,劉逸鴻也忍不住淚如泉涌,他朝老者跪下,恭敬的磕了個頭,“這些年,辛苦老伯了!”

“小少爺快起來,這真是折殺老奴了,這都是應該的,小少爺跟我回家吧!老爺一定會讓你認祖歸宗的。”老者擦了擦臉上的淚水,忙將劉逸鴻攙起,用乞求的語氣說道。

劉逸鴻搖了搖頭,“我一定會回去的,但不是現在。”劉逸鴻從老人手上接過手帕,小心翼翼地折了幾下,揣入懷中,也不顧廟外風雨交加,電閃雷鳴,大步邁出門去,消失在了茫茫的雨霧中。

劉逸鴻這一消失就是整整六年,等他再次回來時,已是一個英姿挺拔的青年,他站在周府的門口,死死地盯着正門上懸掛的牌匾,不屑地吐了口口水。

夜半時刻,天地間漆黑一片,連月亮都消失了蹤跡,人們正在睡夢中幻想明日的美好生活。突然,陣陣慘叫聲將他們驚醒。“着火啦,快來救火呀!”一個時辰之內,周家的所有產業連同周府在內燃起了熊熊大火,火勢洶涌,迅速地向周邊蔓延開來。

周雁凡站在庭院裏,看着身邊的大火,和來來往往救火的人羣,內心十分疑惑,自從自己繼承家主之位後,做事一直深思熟慮,即使是敵人也給對方留一線生機,從不趕盡殺絕。究竟是誰這麼仇恨自己,要如此對付自己,讓自己萬劫不復呢?正在周雁凡迷惑不解時,一個高大的身影穿越人羣,來到他面前,眼神中充斥着深深的仇恨。

“小兄弟,不知道我周某是否在哪裏得罪過你,以至於你如此恨我入骨?”周雁凡看着面前這位素未謀面的青年,疑惑地問道。

“你可還記得花夢蝶?”青年沒有回答他的問題,反問道。

周雁凡聞言身子一震,不敢相信地看着青年的臉龐。火光的映襯下,青年的臉龐剛毅,鼻樑高挺,眉宇甚闊,這不正和自己年輕時一模一樣嗎?周雁凡痛苦地低下頭,“夢蝶啊!終究是我錯怪你了。”

周雁凡兀的擡起頭,盯着青年的雙眼,笑了,“你是來替你娘報仇嗎?那就動手吧,還猶豫什麼?”周雁凡閉上了眼睛,等待命運的審判。

劉逸鴻拔出腰間的匕首,憤怒地揪住周雁凡的衣領,卻怎麼也刺不下去。看着他滿頭銀髮,蒼老的面容,劉逸鴻怎麼也不能把他和那個冷血父親聯繫到一起。他鬆開了抓着周雁凡衣襟的手,丟下匕首,轉身向門外走去。

周雁凡看着這個即將離去的身影,似是乞求,又似是奢望地問道:“你能回來嗎?”

劉逸鴻聞言,頓時停下腳步,他沒有回頭,只是淡淡地說道:“我生命裏只有娘,沒有爹!”說完再也不做停留,迅速消失在瀰漫的煙霧中。

“天作孽,猶可違,自作孽,不可活啊!”周雁凡眼眶含淚,喃喃自語道。他轉過身去,走進了大火瀰漫的房子裏,房子正中的桌上,擺着一個靈牌,上面寫着“周雁凡妻花氏夢蝶之靈位”,沒有下款。

周雁凡在靈案前坐下,拿着妻子的靈位,輕輕地撫摸着愛妻的名字,“夢蝶啊!我今天見到兒子了,他長得好英俊呢!夢蝶,對不起,原諒我,原諒我……”周雁凡將靈位抱入懷中,嚎啕大哭。

火勢很快便蔓延至房頂,房子的頂樑柱被燒斷,大火瞬間將那個痛哭的身影吞噬,一切的因果就此劃上終點。

劉逸鴻出了周府,一路狂奔,他的淚水像斷了線的珠子,止不住地流下,“啊!”劉逸鴻痛苦地朝天大吼,“蒼天啊!我究竟做錯了什麼?爲什麼要這樣對我?”聲音縈繞在天地間,迴盪開來,煞是淒涼。

劉逸鴻就這樣漫無目的地走着,不知不覺來到懸崖邊,看着山下霧氣氤氳,劉逸鴻心一橫,閉上眼睛跳了下去,既然生無所求,活着又有何意義。身影迅速的向山下墜去,變成了一個黑點,直至消失不見。

當劉逸鴻再次醒來,他已經平躺在牀上,身上也換了一套乾淨的衣服,一位面容和善的老人站在身旁,微笑地看着他。

老者見劉逸鴻醒來,笑着衝他點了點頭,“孩子,這裏以後就是你的家了。”老者的話令劉逸鴻淚如泉涌,他掙扎着爬下牀,跪在老者面前,恭敬地叫了一聲,“師父。”

夜深得更沉了,劉逸鴻的臉上始終帶着微笑,他似是對曦晨說話,又似是自言自語,“可以拜在師父門下,是我這一生最幸運的事。”說完,再也不做停留,迅速融入進了黑暗中。 (哈哈……各位覺得不錯的朋友,將你們手中的鮮花、pk票、貴賓和章都交出來吧,打劫!!!)在夢天靈魂力的注視下,葯鼎內的丹藥緩緩凝聚,漸漸形成了一個不規則的圓形。

而一股濃郁的葯香,也是在此刻自葯鼎內緩緩散發而出。夢天知道,化形丹終於是煉成了。


雖然表面上看去沒有那麼美觀,凹凸不平的樣子,就猶如一個橢圓形的小石頭。而且顏色也不是單一的,其上摻雜著黃、綠、紅三色斑駁不一。

但是這的確就是丹藥的原形。而對於一些古籍上記載的那些一煉出來便是圓潤光滑沒有一絲雜色的丹藥,純屬胡扯!

煉出來的丹藥,根本不可能呈現那種樣子。要想達到那種樣子,還需要在成丹時用靈魂力為其塑造形狀,剔除雜色。

而夢天此刻的靈魂力已是所剩不多,精神極度疲憊,自然不可能像古代煉丹師那樣為了美觀在它們成丹時去修飾它們。況且現在的夢天就算可以弄,但他也怕在修飾的時候意念不穩,導致火焰溫度降低或增強,再把丹藥給毀了,那可真就是得不償失了。

不過所幸,現在終於煉成了。然而就在夢天起身想要去打開藥鼎的鼎蓋時,卻是突然被傑諾斯叫住了。

「怎麼了?」夢天疑惑的轉過頭,看著傑諾斯,目光中充滿了不解。

「你要是嫌命長了呢,那現在就把它打開吧,我絕對不攔你。」傑諾斯翻了個白眼,猶如看白痴一樣的看著夢天。

「額……什麼意思?」夢天表情一怔,疑惑的問道。

「大凡是丹藥,都是需要天地之力和各種靈藥的支持,也就是需要龐大的能量,它才能夠凝聚成丹。而在這過程中,它們所吸收的天地能量會一再的壓縮,難免會有一些沒有吸收完的壓縮能量充斥在葯鼎內無法散去。」

「而如果在剛煉完丹你便是將葯鼎打開的話,裡面的壓縮能量遇到外面的新鮮靈氣和涼氣便會猛地膨脹,爆發出堪比聖階強者的能量。而我們,便將這種猛然爆發的能量稱之為『丹能『。憑你這小體格,你認為你能承受的住聖階強者的全力一擊么?」

傑諾斯的一番講解,卻是讓夢天長大了嘴巴。

看著離自己的手不足幾厘米的鼎蓋,夢天趕緊縮回手,連連後退了十幾米。

笑話,聖階強者的全力一擊,就算是一座山,都會被夷為平地。而且這種消失,是徹徹底底的消失,連粉末都不會留下。

夢天可不認為憑自己現在的肉體,能跟足矣讓一座山消失的能量抗衡。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