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然後鏡頭給到了其它人一副獃獃的望著坤泰。

「我與罪惡不共戴天。」

這時,坤泰做了一個標準的手勢,他的馬仔們也是非常配合的鼓掌了起來。

……

「媽的,這個坤泰笑死我了。」

「是啊,這他媽的惡搞的不錯,最關鍵的是竟然對唐仁還是真愛了。」

「不過這麼看來,不是坤泰告的秘啊。」

「那是誰給唐仁打的電話?」

……

另一邊,唐仁和秦風開始了日常懟懟。

「你去自首吧,反正泰國沒死刑,做個四十幾年牢就出來了。」

「聽聽,你說的這是人話嗎?我可是你舅舅。」

「表表表的。」

「血濃於水啊。」

……

「你知道泰國什麼最多?就你這姿色,進去沒別的,先被十幾個大漢輪姦幾十遍了。」

唐仁大聲的說道。

這時,劫匪三人組上場了。

唐仁的功夫還是挺厲害的,而且他最厲害的就是猴子偷桃。

「南派莫家拳唐仁,承認了。」

一翻耍帥,唐仁做了一個功夫姿勢。

「承什麼讓?承你媽的讓啊。」

戴眼鏡的北哥這時突然掏出了手槍:「給我套上。」

畫面一轉,唐仁給拷上了,然後被狠狠的揍了一頓。

顯然,三人是想問唐仁金子在哪裡。

「原來是舅舅啊,你快說,不說我就打死他。」

「你快說啊,我可是你外甥啊。」

「表的。」

……

看到這一幕也是讓不少的人都是笑樂了。

影廳里看著唐仁這一副認真的樣子搞笑真的是逗樂了。

這時,唐仁也是終於想起來了。

原來是雕塑作坊,他說那人給他打電話,然後讓他把箱子運送到了海天大廈停車場,一輛麵包車的旁邊。

「金剛,看好他,越南仔,咱倆找箱子去。」

北哥大聲說道。

劇情繼續,唐仁帶著秦風一起逃跑了,臨走之前又是一招猴子偷桃把金剛給弄了一翻。

當然,這一段劇情也是逗得大家不行。

一本正經的搞笑最容易添加喜劇效果了。

目前劇情已經快40分鐘了。

宋廣坤的女友齊風已經快要笑噴了。

「太好笑了,這哪裡是懸疑破案劇啊,這完完全全的就是喜劇啊。」

「沒錯,我也覺得是喜劇,目前看來挺樂的。」

……

隨著劇情的進一步繼續,秦風和唐仁一起來找阿香,想著在這裡碰頭。

結果唐仁和秦風剛到阿香這邊,北哥三人組也到了。

笑點上來了。

三人這還沒說幾句話呢,泰哥來了。

泰哥還沒說幾句話呢,黃蘭登來了。

影廳里響起了此起彼伏的笑聲。

尤其是大家都是一本正經的在搞笑,更是引得不少人笑個不停。

同時,秦風看著案件表示唐仁就是兇手,同時希望唐仁別回去,一塊去破案,可是唐仁只想走。

結果看著偷渡船里的人他決定不走了。

這個時候,終於開始破案了。

先去了停車廠進行調查。

調查發現車已經處理掉了,他們來到廢棄的停車廠準備找一下車子。

然後兩人一起來到了工坊。

「房間整潔沒異味,不是偽娘就是gay.」

唐仁一副判斷的說道。

「靠。」

秦風只能回應他這一個字。

一念成婚! 繼續搜查房間里的東西的時候,突然有人來了,是北哥三人組。

同時,大家也是通過秦風和唐仁的聊天知道了誰是內應了。

那個最早給唐仁打電話的人。

那個看見了唐仁卻沒有讓他離開的人。

黃蘭登的助手。

兩人最終準備去找泰哥幫忙。

「你好。」

「泰哥是我。」

「唐仁啊,你到馬來西亞還是韓國了?」

「我在你家門口啊。」

……

這個對話簡直就是讓影廳里的人再一次笑了起來。

腹黑老公 「我操,我真的被泰哥給笑死了。」

「哈哈,沒錯,這尼瑪的,是真的要笑死我嗎?」

「就是,太他媽有意思了吧。」

……

影廳里笑聲一片。

坤泰則很鬱悶:「你們為什麼不走呢?」

「我也要證明我自己是清白的呀。」

唐仁說道。

秦風則非常的乾脆:「我們要破案。」

「你以為這是拍電影嗎?」

坤泰異常憤怒的說道:「你王者歸來嗎?」

唐仁哀求道:」你得要幫助我啊」

「我已經幫你跑路啦。」

「你還得要幫助我啊。」

「我再幫你我警察干不幹了?」

「他們要是知道你收黑錢,開小賭場。」

「你竟然敢威脅我?」

「你老婆要是知道你包養小老婆?」

「我該怎麼幫你呢?」

「我們要看頌帕的詳細資料。」

「和他近半年的消費清單。」

「好。」

「我們還要進警察局啊。」

「看監控錄像。」

「你們瘋了嗎?」

「你連局長的老婆你都??」

「我們計劃一下啦。」

……

…… 「我靠,坤泰這麼牛逼?」

「哈哈,笑死我了,我是真的沒有想到啊,坤泰竟然連局長夫人也睡。」

「媽蛋,有意思啊,這坤泰看起來還真他媽的是個人才。」

……

唐仁威脅坤泰的這段劇情讓影廳里的人都快笑鳥了。

然後坤泰告訴唐仁和秦風,警察局根本進不去。

秦風表示:「就白天進,你負責把他引走。」

唐仁一臉的懵逼:「什麼叫我負責把他們引走?」

畫面一轉,警察局,黃蘭登大聲的讓所有的警員去找人。

這時,唐仁一身白衣裝成清潔工來到了警察局,一翻的操作,又是灑珠子,又是灑釘子。

結果他來警察局了,故意的撞撞這個,撞撞那個,甚至故意的盯著別人,結果都沒有人注意他。

他就是尖叫也沒有用。

這時,唐仁突然大叫一聲:「薩瓦迪卡!」

所有的人都是彷彿定身了一般。

還是黃蘭登看見唐仁大聲喊道:「唐仁,抓人啊!」

一翻雞飛狗跳,唐仁成功的把警察引出了警察局,這時,秦風則隨著坤泰一起來到了黃蘭登的辦公室里查監控。

快速幾倍的查監控,就彷彿是開了外掛一般。

不得不說黃蘭登還是很有實力的,他跑出警察局后突然反應了過來,這有可能是調虎離山,於是黃蘭登快速的返了回去。

猛得推開門,就看得坤泰一個人坐在那裡。

「你在幹嘛?」

這個古代一團糟 黃蘭登冷冷的說道。

「我的電腦壞了,我借你電腦打打遊戲。」

坤泰突然說道。

「打遊戲??」

黃蘭登猛得切換頁面,結果桌面上則是響起了白花花的東西,同時還有呻吟聲。

「這都被你發現了?我借你電腦,我看一看片片嘛。」

坤泰一副猥瑣淫蕩的樣子說道。

這時,黃蘭登看了一眼坤泰的下邊,再一看他的手指,突然之間感覺異常的噁心加嫌棄。

影廳里,很多人爆笑了起來。

這一場並沒有兒童,大家都是成年人,因此基本上也都知道咋回事。

「頌帕九年前前妻就和他離了婚,原因這沒寫,從淶堪府搬來曼谷,一直開這個雕塑工坊,他有一個兒子叫丹,一年前失蹤了。」

一個人朝著秦風和唐仁介紹著。

聽到這裡的秦風突然臉色一變,然後猛得抓到了手裡。

偏執總裁小嬌妻 「全是泰文你看得懂嗎?」

唐仁無語的問道。

秦風則是指著文件問道:「這是什麼地方?」

「一個華人超市。」

「幸運啊,咖啡館。」

……

秦風帶著唐仁一起前往咖啡館。

因為秦風分析了一翻,這是最後一個線索。

同時,警察局裡,局長也是暴怒,並且只給他們三天的時間來破案。

鏡頭一轉,來到了咖啡館里。

依舊笑點滿滿。

接下來,兩人開始查破案的登記處。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