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然而現在可不是他動手的時候,還是逃命要緊。

只見趙霸天轉身便跑。

不過,顧銘怎麼可能會讓他如願,再次提升速度,同時一道攻擊向著自己身後的仙獸打了過去。

砰!

一道普通的仙力攻擊打在了蝕骨幻細牛的身上,讓原本決定沖另一個仙人的它,頓時大怒,快速的向顧銘追了過來。

我打造的鐵器有光 「別跟著我,你往別的地方跑!」

此時跑在前面的趙霸天看到顧銘的動作后,想死的心都有了。

明明那頭仙獸準備不追他們了,可又被顧銘給引了過來,心中頓時湧出一股憤怒。

顧銘心中冷笑,裝出一副恐懼的樣子,發了瘋的向趙霸天追了過去。

顧銘追著趙霸天,仙獸追著顧銘,兩人一獸便在這仙界的大地上縱情的奔跑著。

「混蛋!」

趙霸天徹底被顧銘那副愣頭青的樣子,給徹底激怒了。

如果再這樣跑下去,他就會死,他要擺脫掉顧銘。

想到這裡,趙霸天猛然停了下來,轉身舉劍斬向身後的顧銘。 顧銘冷笑,就在趙霸天停下時,他就迅速的使用隱身術,隨即向一旁跑去。

就在這時,蝕骨幻細牛也追了上來。

轟的一聲,趙霸天傻眼了。

他的攻擊直接斬在了仙獸身上,而他並沒有發現顧銘,想來應該是被仙獸給殺死了。

然而,他後悔了,早知道顧銘會被殺死,他還停下幹什麼?

現在他想跑也跑不掉了,因為蝕骨幻細牛已經來到他的身上,一隻龐大的牛蹄子已經向他踩了過來。

「不!」

趙霸天不甘的叫喊。

然而他卻沒有躲過被踩成肉餅的命運,徹底死在了仙獸的腳下。

顧銘隱身在虛空之中,看著眼前這一幕不由的鬆了一口氣,同時無比的激動,因為他發現自己隱身後,仙獸竟然發現不了他。

蝕骨幻細牛殺死趙霸天後,轉身就向其他人衝去。

顧銘閃身來到趙霸天那已經成了肉餅的屍體前,收走了他的仙戒。

抹去上面的神識后,頓時嚇了一跳。

沒想到趙霸天竟然這麼富有,僅仙石就有一千多塊。

仙戒之中還有一些仙藥和仙丹。

「收穫還真不小呀!」

顧銘微微一笑,將趙霸天仙戒內的東西全部轉移自己的仙戒之中。

東陽部落所下發的仙戒,都是有特殊印記的,誰的仙戒就是誰的。

顧銘可不想引起別人的注意。

不過,他可以將趙霸天的仙戒的重新煉製一下。

「這是什麼東西?」

顧銘在突然看到一塊令牌,心中十分的疑惑。

這令牌上面寫著一個居字,而在令牌右下角有著小小的數字,寫著六十六。

顧銘十分好奇,便將自己的仙力輸進了令牌之中。

咻!

就在顧銘的仙力接觸到令牌的那一刻,一道信息傳進了顧銘的腦海之中。

「東臨城仙居令,東臨街六十六號,剩餘時間九十年。」

看到這股信息后,顧銘臉上浮現出一抹笑容,同時知道這個東西到底是什麼了。

「仙居令,這便是在城中買了住處的證明。」

顧銘看著手中的仙居令,一時間想起了那個被趙霸天殺死的老仙人。

老仙人攢了一輩子的仙石,就是想在附近的城中買一個百年的院子。

可惜沒有實現,就被趙霸天給殺了。

「老仙人,雖然我們接受時間不長,但是你卻給我照顧了一個月,現在你的仇我已經給你報了,你可以安息了!」

顧銘抬頭看向東陽部落的方向,似乎在說給那個老仙人聽。

將仙居令收起后,顧銘向著東陽部落所在的地方趕了過去。

雖然他的實力已經達到了九品地仙,可是看到仙獸的實力后,他還是決定依附群體。

此時的東陽部落,裡面一片哀鳴。

這一次出征仙獸,可謂是遭到了重創,許多的仙人都被那蝕骨幻細牛給殺掉了。

顧銘悄悄的數了一遍,發現東陽部落裡面的仙人還不到三分之一,原本兩千多人,如今只剩下五六百人了。

顧銘回來並沒有受到任何懷疑,反而讓那個收攏部落仙人的管事,臉上露出了一絲高興之色。

他們的東陽部落這一次可以說是傷筋動骨,死傷慘重。

「回來就好,如果你再晚回來一會,你就看不到我們了!」管事看著顧銘,臉上露出一絲傷感之色。

「這是什麼意思?」顧銘疑惑的問道。

「首領剛剛做出決定,為了防止部落被仙獸報復,因此我們東陽部落集體遷往東臨城!」

管事說完,話語之中帶著一絲的不舍,畢竟他們東陽部落已經在這裡建立了上萬年,故土難離,自然會很傷感。

聽了管事的話,顧銘便想到了趙霸天的那個仙居令,此時他卻對趙霸天的所買的房子產生了一絲好奇!

回到隊伍之中。

他是礦工,是部落之中地位最低的男仙。

此時顧銘看去,發現跟他一樣的礦工已經所剩不多,而他們八號礦洞僅剩下他一人。

顧銘搖了搖頭,早就見慣了生死,那些人已經死了,想再多也沒有用。

拋去那股念頭之後,顧銘閉上了眼下,靜靜的修鍊起來。

等了沒多久的時間,便被帶到了東陽部落的仙獸所在。

「這仙界之中危險異常,想要前往附近的城市,最好是乘坐仙獸!」

路上,一位有經驗的仙人對著顧銘說道,臉上浮現出一股自豪的神情,十分的傲慢。

「我們東陽部落可是有著一頭仙獸烈陽大鵬,那可是趕路的極品仙獸,普通的部落可沒有這東西。」

「烈陽大鵬?」

聽到這個人的話,顧銘心中便產生了一絲好奇,對於仙獸也產生了極大的興趣。

不一會兒的功夫,顧銘便來到了仙獸烈陽大鵬所在的地方。

抬頭看去,便看到一隻巨大的大鵬鳥趴在那裡。

「那就是烈陽大鵬?」

顧銘看著遠處那個高大的身影,頓時驚訝不已,發現烈陽大鵬的身影比蝕骨幻細牛還要高大許多。

不過它身上所散發的力量卻比蝕骨幻細牛差了太多。

了解之後,顧銘才知道,這烈陽大鵬是專職趕的仙獸,根本沒有任何的戰鬥力。

然而,它可是整個東陽部落最為重要的財產,其餘部落可是沒有的。

「大家找好自己的位置,不要亂跑亂動!」

東陽部落的管事,大聲喊道,然後將顧銘安排在一個還算不錯的位置上。

大鵬身上就是個平台,十分的寬闊,東陽部落的所有仙人載上后,還有很大的空間。

顧銘抬頭看去,發現那些首領跟管事們都進入了一個房子里,而他們這些普能仙人卻只能站在外面。

顧銘搖了搖頭,難道仙界沒有戰艦嗎?

如果路上遇到其他的飛行仙獸怎麼辦?

要知道這隻烈陽大鵬可是沒有絲毫攻擊力的。

就在這時,烈陽大鵬的雙翅展開,瞬間扇動起來,隨著一道破空之聲,烈陽大鵬直接飛了起來,眨眼的功夫便來到了空中。

顧銘好奇的向周圍看去,發現烈陽大鵬周圍有著一道特殊的仙力屏障。

呆在烈陽大鵬身上,絲毫感覺也感覺不到,就好像站在地面上樣。

一路上並沒有遇到什麼危險,很快便來到了東臨城。 顧銘站在烈陽大鵬的背上,看著遠處一座巨大的仙城,仙城外彷彿被一道濃郁的仙光籠罩著。

「那就是東臨城,是這附近最大的一個仙城,住著十幾萬仙人,十分的龐大!」

一個東陽部落的護衛仙人走了過來,看到顧銘臉上露出震驚之色時,不由的笑道,臉上露出得意之色。

「你應該沒有見過這麼的城吧,好好看一看吧!」

那個護衛仙人對著顧銘說道,臉上更是露出一種看鄉巴佬的神情。

在他看來,顧銘就是從來沒有離開過部落的礦工仙人,而且是地位最低的仙人。

顧銘淡淡的瞥了一眼那個護衛。

此時,烈陽大鵬已經降落在東臨城城外,一處巨大的廣場上面。

這裡停留著大量的坐騎仙獸,跟那些仙獸比起來,烈陽大鵬連提鞋都不配。

顧銘抬頭看去,發現好幾隻散著強大氣勢的仙獸,它們所散發出來的氣勢,比起那蝕骨幻細牛還要強悍。

看來這東臨城才是最為恐怖的存在。

顧銘心中苦笑,在這種地方,凡事都要小心,否則小命就不保。

跟著東陽部落的仙人聚集在一起后,東陽大聲說道:「大家在這東臨城內,千萬不可鬧事。如果惹上麻煩,不要說是我東陽部落的人。因為,我保不住你們,而且我們全部落有可能都會死!」

東陽所說的是實話,雖然他是九品天仙,但是在這裡東臨城內,就算是金仙都要夾著尾巴住人,更何況是他。

這東臨城的城主可是一位二品的大羅金仙。

聽了東陽的話,顧銘暗自搖頭,對於東陽這個人,產生鄙視,因這他沒有擔當,更不配當一個部落首領。

特別是與蝕骨幻細牛打鬥中,原來他們是可以斬殺的,卻是因為他的第一時間逃跑,才造成現在的局面。

東陽部落並沒有被安排進城,而被安排在了城外的一處地方。

東陽和首領管事安排好他們后,便離開了。

「看來我們是無法逃脫當礦工的命運了!」

這時,一道嘆息聲傳了過來。

顧銘順著聲音看去,沒想到竟然是落星花。

「落管事!」

我欲吞天 「原來是你!活著就好,活著就好!」

落星華看見顧銘時,眼中閃過一絲激動。

「你為什麼不跟他們一起去?」顧銘不解的問道。

「我?」落星華嘆了一口氣,「不夠資格!而且我只是一個小小的升仙台管事,說句不好聽的,也就比那些護衛們強上那麼一點。」

「他們進城幹什麼去了?」顧銘問道。

「還能幹什麼?無非是把咱們這些人賣給城主,換取他們生存的機會。」落星華四周看看了,隨即小聲說道。

顧銘一聽眉頭緊鎖。

「落管事,你在城中沒有居所嗎?」

落星華搖了搖頭,「就算有居所又如何,百年之後還是要被趕出來,除非你能夠取得永久居住權。」

「永久居住權?」

「是的,永久居住權,煉丹師,煉器師、陣法師,這三個任何一個都行。或者是達到金仙加入護城衛軍,否則想都別想。」落星華輕聲說道。

顧銘聽后,心中頓時激動起來,如果真的是那樣的話,自己可在暫時先呆在這東臨城內了。

「小子,如果允許的話,馬上偷偷的離開,你是一個新來的礦工,而且實力低,就算你不在,他們也不會在意,否則你這一輩子就完了。會在仙礦內當一輩子的礦工,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落星華看了看四周,傳音給顧銘。

顧銘一怔,「你呢?」

「我走不了,我的名字在東陽東部是有登記的。而你卻沒有,因為你是新人,你來東陽部落還不到三個月,所以你的名字並沒有在東陽部落的名單上!」

顧銘一聽,頓時明白了。

原來還有這麼一說,同時他也明白,一定是落星華沒有將自己上報。

「沒看了,趕快走。我們同為下界升上來的,也算是老鄉,該做的我都做了!」

「那你怎麼辦?」顧銘問道。

「我?」落星華笑了笑,「再怎麼說我也是一個管事,就算是去仙礦,我也是一個管事,這是規矩!所以你不擔心,如果你真的記得我的好,那就等你哪天強大了,把我從仙礦里解救出來就行了。」

「你為什麼要幫我?」

「因為我不想讓你跟我一樣,走吧!如果晚了就來不及了!」落星華說道。

顧銘看著落星華,許久之後,輕聲說道:「你會被分到哪個仙礦?」

「我也不知道!」忽然,落星華臉色一變,急忙說道:「他們回來了,快走!」

顧銘一聽,瞬間使用了隱身術。

「咦!」

落星華大吃一驚,隨即笑道:「還真是個有趣的傢伙。」

「我沒走,你放心吧,他們發現不了我。實在不行,你跟我一起走吧!」

顧銘的聲音在落星華的腦海中響起。

「我走不了,如果沒有來到這裡,我走也就走了,可是我放不下自己的妻子。」

落星華說著,扭頭看向東陽部落中那群女仙人。

顧銘順著他的目光看去,發現一個老太太也看了過來。

想來那個人就是落星華的妻子了。

「落老,我一定會把你和夫人救出來的!」顧銘鄭重的說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