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然而還是晚了,因為離央兩人這時也已經飛離漩渦,也看到了當頭罩下的金色大網。

面色紛紛變化間,還來不及有什麼反應,就同何青川一起被金色大網罩住,不過卻是有一道青色電光險之又險地逃出了金色大網。

只因叫奎哥的築基境修士,選擇拋下金色大網的時機太過於精準了。

「鎖靈金網!」

被金色大網罩住后,離央本能地就要運轉靈力毀掉大網,但卻是感到靈力運轉極為遲緩,這時剛好聽到了白秋髮出的驚呼聲。

「這回麻煩了,我的靈力也被徹底封鎖住了!」

何青川的神色也是難看之極,因為他體內的靈力在鎖靈金網下,竟是連調動分毫都難以做到。

聽到何青川的話后,離央心中一動,他自己的靈力只是運轉極為遲緩而已,然而何青川他們卻是似乎無法運轉靈力。

「何青川……」

離央心中念頭閃過時,忽然聽到了一聲充滿怨恨之意的尖叫,循聲看去時,發現一名面容被毀的女修士雙目儘是怨毒之色的看向何青川。

「原來是你們!」

何青川聽到這道聲音后,目光掃過圍在邊上的四道身影,最後落在了那名面容被毀的女修身上,目中難以抑制的冒出了怒火。 聽完董晚霞是彙報,楊鳴覺得這小丫頭做的確實是很不錯,至少比自己想象的要好很多,但還是接著問道:「長老會的事情先放一放,那二十七名金丹修士的修為怎麼樣?」

「嗯,二十七人中,有兩名金丹巔峰修士、三名金丹後期修士、七名金丹中期修士、十五名金丹初期修士,其中包括那蔣平在內。」董晚霜看著楊鳴說道。

楊鳴點了點頭,對兩女說道:「華夏商會正常發展即可,至於黑水皇朝那邊先拖著吧,不要觸怒他們,針對他們的行動也都停一停,明天開始,先讓那兩名金丹巔峰修士嘗試著突破元嬰,等神殿有了元嬰修士再考慮與黑水皇朝正面爭鬥的事情。」說完又對著董晚霜說道:「明日我和你一起見見那些金丹修士吧。」

「是。」董晚霜應了一聲,才與董晚霞一起離開。

次日,當楊鳴與董晚霜一起來到六百七十八號院落時,二十七名金丹修士早已經等候在了那裡,見到二人到來,紛紛施禮道:「屬下見過殿主、見過聖女。」

「聖女?」楊鳴有些驚訝,偏頭看去,董晚霜正俏皮的向他吐了吐舌頭,附在他耳邊解釋道:「公子,是他們提議讓人家做這個聖女的。」少女的氣息隨著嬌媚的聲音一起進入了楊鳴的身體,登時讓楊鳴心裡一陣火熱,不禁想到自己好像上一次還是和夏輕初夏輕舞那荒唐的一夜,距離現在也過去了很久了。

搖了搖頭,將這些念頭甩在腦後,楊鳴對面前的眾人說道:「起來吧,眾位辛苦了,晚霜你幫我介紹一下吧。」

「是,公子。」董晚霜走到楊鳴的旁邊,指向兩位金丹巔峰修士說道:「這兩位是白虎堂堂主沈戰和青龍堂堂主萬青山。」

「沈戰(萬青山)見過殿主。」兩人拱手說道。

楊鳴點了點頭,董晚霜繼續指著一位身材高大的修士和一位中年女修介紹道:「這兩位是玄武堂堂主李遂淵和朱雀堂堂主季紅鸞。」

「李遂淵(季紅鸞)見過殿主。」兩人同樣拱手道。

接下來董晚霜將所有的金丹修士都向楊鳴介紹了一遍,其中包括四個堂口的副堂主,楊鳴發現,那周詩白也被安排為了玄武堂副堂主。

等到所有人都介紹完畢后,楊鳴站起身,揮手朝著每人的手中拋了一瓶極品金靈丹,這才朗聲說道:「見面禮而已,大家收下吧。」

看著他們欣喜若狂的表情,楊鳴點了點頭,繼續說道:「我對大家只有一個要求,那就是盡心辦事,平時我若不在,一切聽從聖女的吩咐。當然,我也絕對不會虧待了大家,只要大家的境界達到,對於突破瓶頸的丹藥,我也絕不吝嗇。」

聽到楊鳴的話,眾位修士都是興奮不已,躍躍欲試。看到他們的表情,楊鳴翻手拿出兩枚丹藥,拋給了沈戰和萬青山,說道:「你二人已經達到金丹巔峰,這兩枚極品培嬰丹就賜給你們,儘快突破元嬰期,我在此承諾,不論是誰,只要達到金丹巔峰,都可得到極品培嬰丹的賞賜,只要突破到元嬰期,即可位列炎黃神殿長老會之內。」

「多謝殿主,我等為殿主赴湯蹈火在所不辭。」看到楊鳴的舉動,所有人都被打了雞血一般,渾身顫抖著對楊鳴叩拜道。董晚霜也立在楊鳴身邊,一臉愛戀的看著楊鳴。 「想不到吧,你何青川今日會落到我等手中!」

看著何青川目光反而放在同行女修的身上,並沒有正眼瞧自己的樣子,成奎原本就陰沉的面容變得更加的陰寒了。

「奎哥,夜長夢多,這裡本就距離玄府不遠,趕緊動手吧!」

眼看自家老大依然還沒有要動手的樣子,其中一名築基境後期的同夥出聲提醒了一句。

「除了何青川之外,另外兩人直接殺了!」

原本還想再繼續言語羞辱一番何青川的成奎,聽言當即就手一揮,直接下達了動手的命令。

這命令一下,那名面容被毀的女修毫不猶豫地祭出了一方枯黃色的手帕,手中一道法訣打出,手帕上綉著的一個美人首其雙目驟然流淌出兩行血淚,其一頭漆黑秀髮更是開始蠕動了起來。

下一息,枯黃色手帕飛臨鎖靈金網的上空時,無數的黑色髮絲蔓延而出,伴隨著陣陣瘮人的凄厲之音,朝著困在金網中的離央三人席捲而下。

「兩位師弟,這回怕是要連累你們了!」

感受著上方傳來的危險氣息,何青川眼中的怒火已經被他壓了下去,換而之的是對離央以及白秋兩人的愧疚之意。

「這個時候還說什麼連累不連累的話,趕緊想辦法破開這破網才是正事。」

白秋艱難地抬頭一看,見到那席捲而下密密麻麻的黑色髮絲,只覺一陣頭皮發麻,無法動用靈力之下,竟是開始用嘴直接撕咬起金網來。

「情況還沒有這麼糟糕!」

相比於白秋與何青川兩人,離央反倒是最為平靜的,因為除了他自己的靈力尚能勉強運轉外,還有險之又險逃出去的青鳥。

「離央你有辦法破開金網?」

聽到離央這話,撕咬著金網的白秋眼睛一亮,上方的攻擊已經快落下,到時一旦中招,不死也要殘,但如果能及時破開金網的話,一切都將反轉。

然而離央卻是沒有回答白秋的話,因為他這時忽然看向了金網之外。

「啾啾!」

一聲熟悉的鳴叫聲忽然響起,白秋以及何青川循著離央的目光看去時,看到了一道青色電光激射而來。

還不待兩人有所反應,青色電光已然沖著鎖靈金網一劃而過,眨眼間鎖靈金網便被破開一道口子。

鎖靈金網雖然能封鎖住被網住修士的靈力,但其韌性卻也只是普通法器的範圍,一旦從外界破開的話,卻是簡單的很。

堪堪金網被破開的瞬間,密密麻麻的黑色髮絲席捲而至,早已有所準備的離央,其身上驟然有土黃色光華綻放而出,繼而將三人一起籠罩,擋下了黑色髮絲。

而這一切說來漫長,但從面容被毀女修出手攻擊,到青鳥破開金網,也不過片刻左右的功夫。

「該死,竟然漏了一隻鳥!」

面容被毀的女修根本沒想到金網竟然在關鍵時刻被破開,再看一時奈何不得離央他們,其手中法訣一變,所有黑色髮絲轉而向著青鳥纏殺而去。

「別看著了,一起出手!」

原本勝券在握在握的成奎,當看到金網竟被一隻青鳥破開時,神色瞬間一變,他可是深知這些宗門弟子,即便沒有多少戰鬥經驗,但其實力往往不弱,更是有宗門長輩賜下的法寶,沒有那麼容易滅殺。

最重要的一點便是這裡距離玄府不遠,原本他們潛伏跟蹤到這裡,便是想找適當時機一舉伏殺何青川,但沒想到的是這裡竟有一個弄虛寶庫,使得他們改變戰略。

沒有絲毫的猶豫,成奎話音才落,其身上驟然有灰白之光流轉而出,身形更是瞬間拔高了一倍有餘,一種兇悍狂暴的氣勢從他身上爆發而出。

成奎的目光看向何青川之時,其身形陡然化作一道灰色電光,再出現時,已然來到何青川身前,右拳爆發出眩目的灰白盛芒,並攜帶著萬鈞之力直轟向何青川的腦袋。

感受著這一拳的驚人威勢,即便早有防備的何青川也不敢大意,身形暴退的同時,手中劍訣一起,一柄青光閃爍的飛劍橫在了他的身前。

何青川這時猛然止住了身形,手中劍訣再變,橫在他身前的飛劍爆發出了熾盛的劍芒,剛好迎上了成奎的拳頭。

「怎麼可能!」

下一刻,何青川的目中露出了不可思議的神色,因為交鋒的那一瞬間,他與飛劍的聯繫竟然被斬斷了。

然而這時也由不得他多想,那宛若驕陽一般的拳頭繼續向著他轟砸而來,在飛劍莫名失去情況的聯繫下,只能後退暫避鋒芒。

但這一退,何青川驟然感到了身後有襲來的寒意,神色變化間,不再有絲毫的猶豫,其雙手迅速掐訣:

「青玄劍意!」

隨著一聲低喝,何青川手中法訣完成的剎那,從他身上有仙劍虛影浮現而出,一種宏大的劍意瞬間激蕩而出,沒有劍氣縱橫,卻是擋住了身後的襲擊以及前面轟砸而來的拳頭。

也是這時,何青川終於知道自己的飛劍為何會被斬斷聯繫了,因為那拳頭上竟是散發著一種及其驚人的奇寒之力,直接將他的飛劍冰封住。

甚至若非有青玄劍意的阻擋,怕是這一下就能將何青川也直接冰封。

而從背後襲擊何青川的,不是別人,正是被離央擋下,奈何不了青鳥的女修,轉而出手一起攻殺何青川。

至於離央這邊,則是對上了那名身材臃腫的修士,這傢伙雖然臃腫,但身形卻是異常的靈巧,往往出手間都伴隨著一種黃膩的光芒,這黃膩光芒竟是能削弱一定的術法攻擊。

加之他的修為足足高了離央兩個小境界,戰鬥經驗也是極為豐富,一開始便使得離央處處受制,落在下風。

不過隨著戰鬥越發白熱化,離央漸漸也開始掌握了主動。

他並沒有直接施展玄域,而是一方面御使著元良劍,一方面配合道辰法典使出追風拳,以此來磨礪自己,並體會著突破築基境后的種種不同,同時也可以測出他自己現階段真正實力的極限在哪裡。

與之相反的,同離央對上的臃腫修士,原本以為憑他築基後期的實力,足以輕鬆碾壓只有築基初期的離央。

但越是戰鬥下去,就越是心驚,因為他清晰地感應到了離央正在逐步適應戰鬥節奏,並且開始掌握主動,從最初的只能防禦開始,到現在已經能作出一定的反擊。

再看白秋這邊,雖然初始也很是狼狽的扛著大黑鍋,上躥下跳地被對手追著打,但到了後面,局面卻是開始漸漸反轉過來…… 「起來吧,現在神殿還不夠強大,因此大家平日里還要小心行事,中層以上必須要保證是自己人才行,大家可明白了?」 百鬼眾魅:妖妃要上天 楊鳴想到目前的處境,不由的叮囑道。

眾人當然明白楊鳴所說的「自己人」是什麼意思,因此臉色鄭重的應道:「是,謹遵殿主吩咐。」

「嗯,既如此,大家散了吧,沈戰、萬青山你二人不必有顧慮,儘力突破元嬰期便可,只要不是殞身在天劫之下,我便有把握恢復你們的傷勢。」楊鳴對他們揮了揮手,說道。

「是,多謝殿主體恤。」沈戰、萬青山恭敬的回答道。

遣走了兩人後,楊鳴轉身靜靜的看著董晚霜,好長一會時間后,楊鳴緩緩的開口道:「晚霜,我已經突破了金丹期,也是時候去黑水皇朝了。」

「啊?公子你帶著我好不好?」聽到楊鳴準備離開,董晚霜不禁神色大變,抱住楊鳴的胳膊哀求道。

「聽我說,我暫時會待在萬法城之中,有傳送陣相連,我們見面還是很容易的,而且,你要坐鎮炎黃神殿,怎麼能和我一起走呢?」楊鳴雙手抓著董晚霜的肩膀,認真的說道。

「那好吧,」董晚霜憋了癟嘴,無奈的說道:「公子打算什麼時候走呢?」

「明天吧。」楊鳴也不願意在這裡多呆了。

「這麼快?沈戰二人還沒突破元嬰呢,公子就這麼急著走嗎?」董晚霜有些驚訝楊鳴的回答。

「讓他們慢慢準備吧,我會把丹藥放在你這的,就算他們失敗也無妨,讓他們治療好傷勢後繼續突破便是了,不要吝嗇丹藥,這東西公子我有的是,元嬰修士卻是暫時沒有的。」楊鳴拿出一枚儲物戒指,裡面是大量的極品丹藥,包括兩瓶共二十顆極品培嬰丹,全部交給了董晚霜。

「那,公子你能不能指點一下我的功法呢?」董晚霜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

「功法,什麼功法?」楊鳴卻是有些發愣。

「陰陽聖決呀,公子你讓我修鍊的功法,有些地方我還是不能理解,公子你能不能指點一下我呢。」董晚霜越說聲音越低,臉也紅的能滴出血一般,整個頭都低了下去。

楊鳴這下子明白了董晚霜的意思,不由憐惜的將她摟入懷中,輕聲在她耳邊說道:「現在還不是時候,需得等到公子我修為達到金丹巔峰或是你的修為達到築基巔峰,那樣催動功法才可以讓你我藉助功法突破境界。」

聽到楊鳴的話,董晚霜抬起頭看著楊鳴,認真的說道:「公子可要說話算話,到時候必須,必須……」說著竟有些不好意思繼續說下去。

楊鳴自然明白她的意思,索性在她的臉頰上親了一口,說道:「我決不食言。」就這一下,就讓小丫頭通紅了臉,雙手捂著臉頰,半天後才開口道:「我等著公子,還有姐姐,也等著公子。」

「晚霞?這又從何說起?」楊鳴奇怪道。之所以楊鳴能感知到小丫頭的心意,主要是平時從小丫頭看他的眼神中就透露著一種依戀和愛意,楊鳴作為合歡宗弟子,對這種眼神自然是不會陌生,但董晚霞看他的眼神可是無比正常的,因此,他想象不到董晚霞也會對他產生情意。

「姐姐不讓我說。反正公子不要忘了姐姐就是了。」董晚霜俏皮的回答道。

楊鳴也不繼續詢問,轉移話題道:「好吧,現在回去吧,我也該準備準備明天前往萬法城。」 何青川這邊,由於一開始飛劍被封,再加上又是以一敵二,雖說不至於陷入危局,但也一直處於下風。

但即便如此,何青川依然從容應對著,也可以說是在拖住成奎兩人,因為他不時在觀察著離央以及白秋那邊,發現他們開始漸漸在佔據上風,擊敗各自的對手是早晚的事情。

反觀成奎,眼看遲遲無法拿下何青川,而且另外兩邊的戰鬥似乎也很是不妙的樣子,心知不能再這樣下去了,當即暗中對著面容被毀女修傳音:

「伊姂,最大可能的幫我封住何青川的行動!」

忽然收到成奎的傳音,女修原本滿是仇恨的目光清醒了一些,目光再看向雖處下風,卻顯得從容的何青川時,猛然一指點向了自己的心口。

這一指點下,女修的面色出現了不正常的潮紅之色,緊接著竟是從她口中噴出了一口暗紅色的鮮血來,化作血霧直接被半空中的枯黃色手帕吸收。

很快的,在吸收了血霧之後,枯黃色手帕上流著血淚的美人首竟然脫離而出,滿頭黑色髮絲更是瘋狂生長,飄飛在半空中甚是駭人。

此時面色變得蒼白的女修,手中法訣變幻,飄飛在半空中幾乎被髮絲淹沒的美人首,其口中發出了凄厲的尖鳴,一晃之下就來到了何青川的頭頂上空。

美人首口中發出的凄厲尖鳴,竟是具備精神攻擊之力,令何青川出現了剎那的恍惚,待他穩住心神之時,他才後知後覺的感到了從頭頂上方,有什麼滴落在了自己的身上。

何青川抬頭看去時,在他自己頭頂上空的美人首,目中不斷有血淚滴落而下,而剛才滴落在他身上的應該就是這血淚。

雖然不知這血淚滴落在自己身上有何後果,但何青川還是第一時間撐開護體靈罩,而血淚一滴落在他的護體靈罩上,竟是化作了血色霧氣,開始侵蝕著護體靈罩。

「妖女,怨氣凝血淚,不知殘害了多少無辜生命!」

當何青川見到這一幕時,原本從容的神色瞬間變得勃然大怒了起來。

然而女修看到這般憤怒的何青川時,臉上竟是同時露出了快意與詭異並存的神色來,並且手中的法訣又是一變。

被憤怒情緒左右的何青川,這時忽然感覺到了有什麼鑽出了自己的身體,當他本能地低頭查看時,竟是看到了有黑色髮絲從他體內鑽出。

這從他身體鑽出的黑色髮絲,就猶如一盆冷水當頭澆落,令他從憤怒的情緒中恢復了過來,連忙運轉靈力想要驅除這些黑色髮絲。

「何青川,我今天一定要收割你的靈魂,好讓你生不如死!」

女修看著何青川的動作,目中怨毒之色再度浮現時,懸在何青川頭頂上方的美人首,其飄飛的黑色髮絲驟然朝著何青川席捲而下,轉眼間在原地出現了一個人形大繭出來。

「吼!」

見到何青川被成功困住后,成奎口中居然發出了一聲野獸般的吼聲,緊接著他的身形竟是開始膨脹了起來,將衣服撐破,眨眼間一頭十餘丈大小的野豬出現在了原地。

這頭野豬正是成奎的本體,其從口中探出的兩支獠牙足有一丈之長,有氤氳寒氣在獠牙上繚繞不散。

「竟然是妖修!」

受到這邊動靜的吸引,離央將目光看了過去,當他看到那一頭體型巨大的野豬時,目中露出了驚訝之色。

而離央之所以驚訝,並不是因為成奎的妖修身份,而是因為在他現出真身之前,自己竟然沒有感受到絲毫妖氣。

「不好!何師兄有危險了!」

下一刻,離央就看到那頭巨大的野豬直接以野蠻的方式,朝著何青川衝撞而去,這過程中,兩支獠牙發出了刺眼的白光,所過之處,就連大地都出現了被冰封的景象。

但離央這一分神,卻是給了對手可乘之機,幸好一直在半空中徘徊觀望的青鳥及時提醒,才讓離央險之又險地避過黃膩光芒。

「你的對手是我!」

眼看成奎快要解決何青川了,臃腫修士豈能讓離央過去破壞,自是連連出手,將離央限制在了原地。

被對手糾纏上,何青川那邊又危在旦夕的模樣,離央也不再猶豫,體內丹田綠色光柱騰起,第一次將玄域展開到極致。

在堪堪巨大野豬的獠牙要頂到何青川時,綠色光華覆蓋而至,從地面上突兀地有粗大的藤曼破冰而出,往巨大野豬的身上纏繞而上,硬生生地令它在原地止步。

然而藤曼也堅持不到半刻的時間,在巨大野豬的蠻力下悉數綳斷,幸好在這個時刻,又有一道黑色颶風呼嘯而過,將被困住的何青川給捲走。

「好險!」

這道黑色颶風正是白秋出手了,他同樣被對手纏住,但好在有離央的木靈玄域拖延了些許時間,他才順利利用黑色颶風將人捲走,此刻也是鬆了一口氣。

「可以把我放下了!」

就在白秋鬆口氣之際,被困住的何青川忽然給他發了一道傳音,而收到傳音的白秋則是立即將黑色颶風解除,放出了依然被裹包成大繭的何青川。

下一息,裹包著何青川的大繭驟然有青芒散出,繼而有驚人的劍氣從中爆發而開,將黑色髮絲盡數粉碎。

黑色髮絲粉碎之際,又有一道仙劍虛影橫空出現,朝著半空中的美人首橫斬而過。

「噗!」

伴隨著美人首被仙劍虛影毀滅,爆成大量血霧之際,面容被毀女修口中接連噴出了幾口鮮血,身形更是變得搖搖欲墜起來,飄飛在半空的枯黃色手帕也失去了光華地飄落下來。

重獲自由的何青川單手一掐劍訣,之前被冰封斬斷聯繫掉落在地上的飛劍,發出了一聲清脆劍鳴時,在它身上的寒冰瞬間碎裂消融。

緊接著何青川目光看向了野豬妖,地上的飛劍當即爆發出璀璨劍芒,剎那間出現在了野豬妖頭頂,當頭斬下。

「吼!」

感受到頭頂劍芒的威力,野豬妖仰頭大吼一聲,兩支獠牙白光大放地迎上了當頭斬下的劍芒。

而在擋下劍芒后,野豬妖的身形重新幻化作人形,並且沒有絲毫猶豫的就御空飛逃。

「現在想逃,遲了!」

看著意欲逃跑的成奎,何青川目中冷冽之意閃過時,身形直接化作一道劍光,直接就攔在了成奎的去路上。

「也該結束了!」

離央注意力從何青川那邊收回,將注意力重新放到對手身上時,心中下了一個決定,那便是嘗試同時施展出五個靈域來。

隨著離央心念一動,丹田小島金,藍,赤紅,土黃四道光柱同時升騰而起,同綠色光柱總共五道光柱交相呼應著。

而在外面,隨著離央一口氣將五靈玄域一起施展出來,五靈玄域疊加之下,方圓百里的天地靈氣盡皆往離央這裡瘋涌而來,一時之間五色靈光綻放,有一種莫名的威壓降臨。

隨著這種莫名威壓的降臨,即便是離央本身,也有一種說不出的壓抑沉悶。

「不好!」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