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煉獄之王!”其他的惡魔們被這種無形的威懾力震懾住了,所有的人都停住了正準備展開攻擊的手,看着這個昔日的煉獄之王。

只一擊,也只准備用一擊,達克就將利瑟置於死地了。若是說兩個人面對面對拼魂力,達克也許並不一定那麼輕鬆就能戰勝利瑟,但是藏匿在暗處的達克選擇了比本應該在更在暗處的更隱蔽的作戰方法,這就是達克的高明之處。

爲了把幕後人物引出來,達克不惜用芮恩和徐飛做誘餌,他有勇氣有魄力更有無比的耐心。

“達……克……”倒在地上的利瑟還在地上掙扎。

“利瑟將軍,不,是S先生,恭喜你了,相信地獄的拷問官會喜歡你那粗大的舌頭的。”達克報出了利瑟在人類世界附身的身份。

利瑟就是藏匿在四先生中的S先生,這也是人類之中突然有了對達克一族持有負面聲音的原因。

達克看了看其他惡魔,隨後冷漠地甩了甩手對他們說:“願意投效我的留下,不願意投效我的滾回煉獄去,若是讓我在芙蕾得陣營裏再見到你們,你們得腦袋絕對不可能再長在了脖子上。”


所有的惡魔都不知道究竟應該是去還是留,在利瑟的帳下當差,所有的人都已經習慣了不去相信這個謊言將軍的承諾,誰知道達克是不是在看究竟誰值得留下,誰應該除掉呢?

“偉大的煉獄之王,我們願意投效在你的帳下,任你驅使!”當第一個惡魔開始投降得時候,其他的惡魔也紛紛效仿,至少這樣,他們可以暫時不用擔心生命的問題。

“很好,都回到公館內部待命吧,誰趕離開公館一步,殺無赦!”達克的命令聲不容置疑。

惡魔們一窩蜂的都竄會了公館,見到惡魔們乖乖聽話,達克皺着眉頭走到了徐飛的身邊,他低下頭,檢查着徐飛的身體狀況。

連續的幾場惡戰已經幾乎拖垮了徐飛的身體,面對科爾德時候那刺入心扉的寒冷,面對塔特爾得時候用半數魂力連續作戰得堅持,以及現在面對利瑟的時候遭到的偷襲,徐飛得渾身上下已經佈滿了傷痕。

“菲利現在傷得很重,芮恩,你得光屬性魂力比較強,看起來需要我們兩個交替給徐飛治療了。”達克說。

芮恩馬上點了點頭,救徐飛是他必然要去做的事情,達克趕忙把徐飛安置到了安全的地方,開始爲徐飛治療身體起來。

劉興和秦書的傷也不輕,劉興暫時還有知覺,不至於馬上掛掉,但是秦書卻不一樣。魂力低微的他遭到七將軍之一的利瑟的猛烈攻擊,現在已經是氣若游絲了。露比負責照看秦書和劉興,他搖了搖頭說:“秦書這傢伙危險了,就算他能僥倖活下來,也許也不能像以前那麼活躍了。”

“劉興……劉興怎麼……樣?”徐飛聽到了露比說話,趕忙問道。

“徐飛,我沒事……活着。”劉興有知覺,他可以回答徐飛的話。

“芮恩……通知……文森。”徐飛畢竟瞭解人類世界得善後方法,他馬上示意芮恩去找文森他們過來。

“不用了,我已經和文瑞聯繫過了。”達克揮了揮手說,“老頭子很快就會來。”

果然,臨近中午,獵人家族的成員除了受了重傷的卡爾-萊特外全部都到齊了,肖茨安妮西斯和龍蕭也很快投入到了救治工作中來。

“你就是煉獄之王達克?”趙衛國走到了達克的身邊問。

“請注意你得口氣,人類,我可沒必要接受你的盤問。”達克根本就懶得搭理趙衛國。

“達克,我的朋友,你這次是故意讓徐飛和芮恩來到這裏的吧。”文瑞出面對達克說。

“若不是我用這種辦法,我能幫那些無能的人類找出S先生這個潛伏在你們中間的惡魔來嘛?”達克鬥氣盎然地說,“這個死者,就是煉獄的七將軍之一的利瑟,當然,你也可以繼續叫他S先生。”

趙衛國心中一驚,他剛忙招呼手下,去確認S先生的身份。果然很快,國際社會不得不公佈了S先生的信息,正是現在已經變成了屍體的利瑟。

趙衛國這下沒話說了,原來他一直都在受到這樣身份的人的控制,這是他怎麼也想不到的。

“別緊張,人類,你在乘風島做得很好,你還算有血性得漢子,要不然,我也不會留你到現在!”達克這麼說,趙衛國脖子裏突然一陣涼,他知道達克要對付他易如反掌,現在他的感覺真就是與虎謀皮一般。

“達克,我的朋友,獸血的事情已經辦妥了嘛?”文瑞馬上轉移話題。

奇遇無限 。”達克插着手說,“現在當務之急,我是要知道你們究竟準備怎麼處理獸血?”

文瑞用柺杖敲擊了下地面後說:“當初在卡薩布蘭卡我和你有過約定,你幫我解決獸血的事情,人類的獵人將成爲你最忠實的盟友,這事情包在我老頭子身上了,若是其他的獵人不同意,那我文家也必然赴湯蹈火供你驅使。”

“其他的獵人我不相信,你文瑞的話我絕對信得過!”達克突然哈哈笑了起來,在這個位面上,只有文瑞和達克能達成一致的對話。

“既然如此,那你什麼時候將獸血交給我?”文瑞警惕地問。

“隨時都可以。”達克答應的非常爽快。

“那你需要我爲你做什麼?”文瑞知道達克不可能不提出條件。

“我的條件就是,當我反攻煉獄的時候,希望人類世界能成爲我的後勤基地。”達克一字一句說得十分精細。

文瑞皺了皺眉頭,達克確實辦事是步步爲營滴水不漏,他每一步棋都想得十分自仔細一點不留縫隙。

“沒有問題,你要把基地安排在哪裏?”文瑞覺得人類世界的大部分地方,以文家得實力都可以辦得到。

“就在臨海,我就在文家大院,已經我的徐家,我對這些地方有感情。”達克嘴上是說有感情,但是文瑞知道達克的潛臺詞,臨海是地球的大城市,若是達克反攻煉獄的計劃被人類干擾,那臨海將首當其衝的受到波及。

文瑞不得不答應,畢竟獸血的事情是當務之急,而且和達克建立獵人和惡魔的攻守同盟,對於未來很長一段時間人類世界的和平以及對煉獄的瞭解都會起到很積極的租用。

“完全沒有問題, 豪門專寵:失憶新娘霸道愛 ,我都會盡力而爲。”文瑞說,“但是有一個問題我必須問你,你究竟怎麼才能回到煉獄?”

達克笑了笑,畢竟人類世界對於往返煉獄的方法完全不瞭解,他也知道,文瑞很希望能掌握往返煉獄的方法,這樣就算他們遭到攻擊,也不至於不能反擊。

“到時候你自會看到我如何打開煉獄之門。”達克暫時賣起了關子。

文瑞知道達克不願意說的東西再怎麼逼他也沒有用,反正達克要反攻煉獄,總會打開煉獄之門的,屆時文瑞自然可以看到。

達克望了望天,他捏緊了拳頭看着接近昏迷的徐飛。

“計劃就差最後一步了,我的孩子,反攻煉獄需要你。別讓我失望了,惡魔菲利,不,人類徐飛!”達克看着徐飛,面無表情地想道。

您的一次輕輕點擊,溫暖我整個碼字人生。登錄一起看文學網,支持正版文學 當徐飛張開眼睛的時候,達克正坐在他的旁邊抽着煙,芮恩則躺在了沙發上,臉上寫滿了疲憊。

“醒了?菲利。”達克掐滅了菸頭,然後將它從窗外甩了出去。

徐飛看了看四周,這是文森家的客房,徐飛來過很多次,不會把這給弄錯。他慢慢地直起了腰,看着達克說:“父親,我睡了多久了?”

“三天吧。”達克冷漠而有沉穩地回答。

“其他人,都沒事吧?”徐飛沒見到同樣收受的劉興和秦書,他趕忙詢問道。


“劉興沒什麼事情,只是皮肉傷,秦書嘛,雖然僥倖活了下來,但是我想魂力是保不住了。”達克看着窗外回答。

徐飛黯然地低下頭,看着窗外,現在得時間從外面的光線上來看是夜晚,徐飛也不清楚是晚上幾點,他還需要一點時間重新讓意志清醒起來。

“菲利,我們很快就要回到煉獄去了。” 滿級導演

“父親,你準備好了嘛?”徐飛略嫌擔心地說。

回到煉獄,也就意味着達克已經徹底融合了徐遠達的肉體,這也就是說,徐遠達的肉體將永遠拿不回來了。徐飛現在的感覺就好像失去了父親那般,但是他知道現在他必須忍住,因爲姐姐的身體還是有救的。

“若是你能幫我打下煉獄,我就將你和你姐姐的身體還給你。”達克平靜地說出了這句話。

徐飛一開始還沒有反映過來,但是很快,他就聽出了達克話裏面的意思,達克已經發現了徐飛得真實身份,這從這句話裏面已經顯而易見了。

“父親,你……你這話是什麼意思?”徐飛還在做着最後的抵抗,但是這樣得抵抗顯得軟弱而無力。

“不要再演下去了,菲利,不,現在應該叫你徐飛纔對。”達克看着徐飛很認真地說,“我早就已經看穿你的身份了,徐飛。”

徐飛現在是啞口無言,他一直覺得自己忍辱負重扮演得惡魔角色相當地好,沒想到到頭來只不過是自己演給自己看罷了。

“這件事情我一直都沒有對別人說,露比,芮恩他們也許都不知道,但是徐飛,你覺得你有可能漫過我達克嘛?”達克進一步說。

“若是幫你打下煉獄,你就把姐姐得身體還給我?”徐飛這個時候只有這華山一條路了,徐飛也知道,若是拒絕達克,那他不會得到更好的結果。

“沒錯,看在父子一場,這是我給你最好的優待了。”達克坐在了徐飛牀邊的椅子上,也許他這番話已經醞釀了好久,但是對於徐飛來說卻好像晴空霹靂一般嚴酷。

“父子一場?”徐飛從沒有把達克當成父親過。

“難道不是嘛?你已經融合了菲利,你的精神世界中至少有一半是我的兒子,這點你不能反對吧?”達克悠然地說,“其實我一直都不想拆穿你,我覺得,總有一天,菲利的影子會告訴你最好的決定的,但是直到現在都沒有。現在出發在即了,我想,我不得不讓你我的關係更明確一點!”

達克的話不容質疑,這更讓徐飛有着嚴重的挫敗感,自己之前所忍受的一切,原來都不過是一場獨角戲而已。他以爲自己是救世主,其他他自己什麼都不是。

“那達克,你準備怎麼做?”徐飛這個時候只能做出被動的選擇。

“不是我準備怎麼做,而是你準備怎麼做。”達克默然地看着徐飛,“若是我想殺死你,我早就可以做了,在你沒有融合菲利意志的時候,你根本不堪一擊。我以爲融合肉體的時候,你必然會被菲利同化,但是沒有想到,你得意志力竟然如此強大。不過沒關係,你融合菲利和菲利融合你,其實問題並不大,也不知道爲什麼,我倒是更希望你去融合菲利,你比菲利更堅強,更上進,更努力,你比他更有前途。”

“我現在還能怎麼做,以你的力量,動動手指頭就能殺掉我。”

“是的,但是,我不希望這麼做。”達克繼續說,“我現在可以給你三個選擇,第一個選擇,你可以幫助我反攻煉獄,我會完成我的諾言,將芮恩的肉體還給你。第二個選擇,你繼續充當菲利,我達克的兒子,煉獄的王子,未來,煉獄將在你的手中。第三,現在和我死戰一場,勝利者拿走一切。這三個選項,我想你會滿意的。”

徐飛死盯着達克,他企圖從達克的眼睛裏看出更多的東西,但是哪怕達克直盯盯地和徐飛對視,徐飛也看不出任何深層次的東西在裏面。

“我選擇二!”徐飛堅定地說出了他的答案。

“很好,這是最聰明的選擇。”達克讚許地說。

“不過,我希望,你別讓芮恩融合我的姐姐,我希望她能以人類的形態活下去,至於我,就如你所說的那樣,我已經有一半是惡魔菲利了,既然這已經成了事實,那我也不用去更改了,我繼續當菲利,讓我們一起回到煉獄,我要成爲煉獄的王者。”徐飛不知道哪裏來的勇氣提出瞭如此討價還價的提案。

“很好,不愧是我的兒子,菲利!”達克的話已經從側面同意了徐飛的話。

一切雖然來得突如其然,但是卻有其必然的內在聯繫,徐飛已經一步一步踏進了這個漩渦中,那他就已經沒有辦法逃脫了。煉獄之王對於徐飛並沒有什麼誘惑力,但是成爲了煉獄之王后,他卻可以避免相類似的事情再度發生,這就是權力的作用,也是一個讓人無法抗拒的原因。

“那好,既然你已經決定了,那你就好好休息吧,我也該回去休息了,記住,你還是菲利,並且一直都是菲利,我的兒子。”達克說完後就邁着自信地步子走出了門外,他輕輕地合上了徐飛房間的門,留下了獨自思考的徐飛。

一切會如他想象的那麼順利嘛?這事情會安然收尾嘛?徐飛並不知道,但是他能做的,就是積極的面對這件事情。

只是他不知道,芮恩早已經被兩個人的對話聲所驚醒了,此時的他只不過是面對着沙發靠背,眯着眼睛裝睡罷了。

==========分割線===========


落日城,芙蕾的王宮,她現在自然不會有什麼好心情,王宮的大殿上,三個惡魔將軍和她的副官布雷克正守候在宮殿中等待着他的指令。

“沒有想到,已經有四位將軍先後死在人類世界了,難道人類和達克真有那麼強大的力量嘛?”芙蕾威嚴地說到,下面三個則是互相看了一眼,都沒有率先搭話得意思。

最先按捺不住的被稱爲七將軍之首的阿爾加特,他挺起了胸膛看着芙蕾說:“陛下當時篡位時的血性呢?如此懼怕達克,那怎麼能行?”

“阿爾加特大人你這就不對了,我們煉獄七將軍可是煉獄實力最強的七個人,如今四個人死在了人類世界,這你讓大人不擔心也是不可能的。”三人中個子最小的哈伯裏希說。


三將軍中,格瑞德還沒有發話,他似乎並不想在這個時候加入什麼意見。芙蕾看了看他,然後問:“諸位,你們看,接下來我們應該怎麼面對達克一族?”

“陛下,達克一族已經和人類建立了牢不可破的同盟關係,這個時候,若是再貿然攻擊人類世界,那結果就不樂觀了,我們七將軍雖然實力超羣,但是說到一對一,卻也未必就必然能勝達克,所以,不如合我三人之力,將達克引到落日城中……”

“誰說我們一對一未必贏得了達克了?”阿爾加特粗暴地打斷了格瑞德的話,“達克和我還沒有分出勝負呢!我倒要看看我們兩個究竟誰纔是煉獄最強的男人!”

“阿爾加特大人稍安勿躁,你且聽格瑞德大人說完嘛,呵呵。”哈伯裏希露出了虛僞地笑說。

“阿爾加特大人,我只是覺得,就算要決一死戰,我們也應該將戰場放在煉獄,而不是人類世界。”格瑞德補充道。

“格瑞德,你得意思是?”芙蕾看出了一點端倪然後說。

“就讓屬下想辦法讓達克回到落日城吧!”格瑞德走上一步請命道。

“格瑞德將軍,你有什麼妙計?”佈雷斯眯縫着眼睛看着格瑞德問。

格瑞德只是笑着,什麼都沒有回答。 獵人文家的府邸,文森撓着頭皮在徐飛的房間裏來回踱步,他瞅了瞅徐飛,一股欲言又止的樣子。文婷則靠在門邊,安靜地看着他們哥哥近乎於暴走的步子。

“文森,你倒是別在來回走了。”陳夢晶坐在沙發上,大家明顯都顯得憂心忡忡。

“現在徐飛的身份已經被達克識破了,難道你們都能那麼安心嘛?”文森停下腳步問。

“我覺得你都沒必要太過操心了,這些事情都不會波及到你們的,而且我也已經決定了,我會隨達克去煉獄。”徐飛冷靜地說。

“哪有你想得那麼簡單。”文森的想法似乎更多,“你去了煉獄,你覺得你若是幫助達克佔領了煉獄,你覺得他會放過你嘛?他現在需要我們的幫助,所以不會對你下手,一旦他沒有了顧及,你覺得他還會那麼客氣嘛?”

“我倒沒你想得那麼悲觀。”徐飛冷靜地說,“他若是下手除掉我,只能動搖他在煉獄的勢力,達克若是有機會重返煉獄,肯定需要大量的助手幫他穩固煉獄的方方面面,這個時候着手對付我,顯然不是一個好時機,而我則可以利用這個機會提出我的條件,相信他會答應。”

文森知道這件事情徐飛已經下定了決心,就算自己怎麼阻止想必也難以左右了,他看了看陳夢晶,希望陳夢晶能幫他勸勸徐飛。陳夢晶則是沉默不答,徐飛能看出來,他心中也是不捨得,但是她什麼都沒說,她只是看了看徐飛然後用堅定的口吻說:“徐飛,不管你去哪裏,我都跟着你。”

“瘋了,瘋了,你們都瘋了。”文森抓着頭皮崩潰了似的坐到了椅子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