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爲什麼會這樣?因爲過於迷信技術!‘盡信書不如無書!’你們要知道技術指標的準確性只是概率,而且永遠滯後於行情才顯現出來。不是說技術指標沒用,肯定有用,但你不能迷信。”

李白在臺上自問自答。

“這個時候的操作,有時短線、有時長線,試過各種方法,有時賺,有時虧,經常坐過山車,到頭來都是紙上富貴。懂得越來越多,資金越來越少,信心越來越小。”

“試圖用某一個技術指標或某一種技術分析方法預測行情,根本就是一個僞命題啊!如果你希望把這個根本不可能的事情變成現實,現實當然總是會讓你白費力氣!”

“這個階段的結果,要麼走入死衚衕,陷入外道,要麼徹底對技術絕望,淪爲技術無用論。”

李白一口氣說了這麼多,頓了頓,喝了幾口茶水,看了看臺下同學沉思的模樣,從煙盒裏拿出一支菸,點上。

“五級股民,也許絕大多數股民都會止步於此了”


李白說到此不禁哀嘆了一聲。

額……從這麼吊炸天、拽炸天的一個人嘴巴里聽到哀嘆聲,特別是還是以那個吊吊的樣子說出來,怎麼感覺那麼彆扭,很違和啊!

張元一和胖子、徐曉峯不禁面面相覷,明顯的愣了一下。

“迷惘輪迴,股海無邊。這就是多數散戶的最終歸宿和命運!”

“學習了各種知識,經歷過各種行情,經過了大漲大跌,試過各種各樣的方法,但卻是處處碰壁!”

“吃過各種苦頭,怎麼努力都不見提高,錢賺了又賠掉,或者越來越少,即使賺,也不太多,而且感覺很辛苦,特別是‘心’裏苦楚,陷入非常迷惘的狀態,好像是處在一個陷阱或者重重迷霧之中,看不見曙光,也看不到希望,也不知道何時能夠走出。”

“心累,真的心累!也許是五級股民的最真實感受!”

“這個時候,股市好像總是跟自己作對,信基本面,基本面是假的,信技術,技術沒用,不信技術時技術反而管用。”

“別人不可信,自己沒自信,技術不能信,價值不可信,看什麼都不對,怎麼做都是錯!”

“更可氣的是這個時候發現原來網絡、電視、媒體上的專家、都是大忽悠,周圍的所謂‘高手’也是高頻率的出手,真實的盈利情況其實也和自己差不了多少,五級股民的信心低落到了極點!”

“現在,股市在眼裏已經不再是剛開始入市時“遍地是黃金”的感覺,反而發現是遍地是陷阱,到處都是坑!”

臺下一片笑聲,又歸於寂靜,同學們都擡頭望向李白。

李白在臺上繼續他的演說:

“其實,股市是一個沒有標準答案的地方,只要想說,誰都可以發表自己的意見,聽起來也都象那麼回事,所以,股票市場裏充滿了一知半解和盲人摸象式的評論。”

“同時,股市又是一個金錢的角鬥場,一些心懷叵測的人爲了利益不擇手段,股市裏也就充滿了謊言和欺騙。 ”

“許多人會困惑,爲什麼剛開始炒股時什麼都不懂的情況下還能賺到錢?真的只是初生牛犢不怕虎的精神嗎?顯然不是。”

“現在爲什麼持續虧損?一般人很容易被陷入其中,不能自拔。大部分人都會先後進入這個階段,而且遺憾的是,超過80% 的人一直會停留在這個層次中,永遠也不會走出,有的會重新回到第二、三、四級的階段去,墮入苦海輪迴,不能解脫。有些人也許會因爲徹底失望而退出股市。”

臺下一片唏噓。

“這個過程,別人幫不了你,你只有自己幫助自己。”

“我們剛纔講述的 5 類股民不屬於高手級投資者,時間久了這些股民會繼續發生裂變,一部分人可能走火入魔,甚至變成神經病患者、成爲廢人。”


“還有少數人容易轉變成股評家,販賣自己一知半解的技術,或變成職業騙子,從炒股賺錢變成賺股民的錢。”

“只有極少數,可能不到整體的 10%吧,歷經萬苦千辛後覺悟到更高層次,開始把股市當提款機的層次,當然只有有悟性、對技術孜孜以求、勇於戰勝自己的人才能晉升到更高層次。會不會轉變和需要多長時間要看個人的悟性和努力。”

……

很多同學聽完李白的講座,都產生“聽君一席話,勝讀十年書”的感覺,股民還有如此分級啊,六級啊! 李白把股民分爲六個層級。

難不成自己前世已經達到了李白理解的常見高手最高境界?

張元一心裏有點小得意。

常見高手的最高境界:技高一籌,風光無限啊!

的確,正如李白所說,在股市裏,只有少部分悟性較高的投資者,一般而言,是那些有較長股齡、經驗豐富的老股民,在實戰積累的基礎上,能融合各種理論形成一套獨特的、能適合自己風格的交易系統或操作體系,並且能夠把它們運用得得心應手。

也有一些人,能夠熟練的應用某一項技術,賺錢概率較高,或者有的掌握了某種絕招,也能做到虧少贏多,進入一般人難以企及的高手行列。

這個階段的股民,尤其喜歡說話,期望獲得別人的承認,喜歡預測和向別人推薦股票,低調的不是沒有,但比較少!

很多人的自我感覺相當不錯,但張元一清楚,表面上風光無限的背後,錢賺的並不輕鬆!因爲前世他就屬於這一行列!

賺錢的概率並不如想象的那樣高,盈利幅度也不是很高,正所謂如人飲水,冷暖自知。

這種狀況會持續很長的時間,技術也很難再有突破和提高。前世的張元一就有這樣的苦惱。

依然會經常止損,而且會感到痛苦。

張元一想到此,意識到李白所理解的頂尖高手,也許並不頂尖。六級之外,應還有分級!李白或許只理解到此,或者明白了沒說。

張元一很清楚,六級股民並沒有真正找到投資的真理,理念和技術上都還有缺陷,仍然會遇到許多不能解決的問題。

看來前世的自己已經達到一般高手所能達到的最高境界,不過也只是如此而已。

張元一在心裏嘆了一口氣。

也許,能夠到達這一級的人不會很多,比例不會大於10%,一般常見的高手絕大部分都應屬於這個級別,儘管這一級別裏面也有層次高低之分,只是遺憾的是,六級股民的大部分一般可能終生都停留在這個層次了吧。自己呢?

不,這輩子我一定要走的更遠!張元一握了一下拳頭。

也許這種局面比上一級更難打破,張元一開始重新審視股市和自己,認識到了自己的不足,並下決心戰勝自己,看來要重新迴歸簡單、輕裝上陣才行,只有如此才能向更高的目標進發,也許將來自己會有“恍然醒悟”的一天!

在一片雷鳴般的掌聲中,李白吊吊的走下講臺,在同學們崇拜的眼神中,晃着他的雞冠頭離開了教室,因爲他說他自己已經達到了六級層面!

“尼瑪,這是真正的吊炸天,拽炸天的節奏啊”

胖子也是一臉崇拜,都快變成迷你小白胖了。

“一哥,啥時候咱也能成六級股民,那牛氣啊!”

胖子說着,嘴邊還留下饞涎欲滴地口水。

“死胖子,擦掉你的口水”張元一一臉嫌棄地說。

“額……”胖子擦了擦嘴邊,也不好意思起來,訕訕地一笑。

“也許有那麼一天哦,奮鬥吧,胖子,遠離蒼老師也許行!”

袁成一臉黑線地看着張元一,真的嗎?兩者有啥關係嗎?

與胖子、徐曉峯在教學樓分手後,張元一一路小跑着來到了學校旁邊的中山公園,中午何長空就打了電話,說下午要殺一盤。

張元一遠遠地就看見一白鬍子老頭在一顆大樹樁做成的棋盤旁邊坐着,好像在聚精會神地在看着什麼,張元一悄悄走近,猛地一聲:

“老頭,看什麼呢?”

“……”

“張小子!”一看到張元一來 了,何長空樂了,“來,來,下棋,下棋”

張元一一看棋盤上有一殘局,原來何長空剛纔在自己和自己下棋呢,心想這老頭也怪有意思,你也爲自己是周伯通是嗎?

還別說,這老頭和《射鵰英雄傳》裏的周伯通還真有點像!最近張元一又在看金庸金大俠的武俠名篇《射鵰英雄傳》,對於經典小說,張元一也是百看不厭。

“老頭,就你這殘局,咱們下下怎麼樣?”

“好啊,張小子,你不反對,咱們就下”

一老一少擺上了陣勢,你來我往起來。

張元一下棋的時候偶爾讓讓何長空,再加上何長空一如既往的悔棋,沒想到最後何長空竟然贏了一局,把老頭樂的,那簡直是鬍子飄飄樂逍遙啊!

“要不再來一局?”何長空一看才五點,磨蹭着不想走。

“額……”張元一一臉黑線,心想,老頭,你不知道我剛纔讓你了嗎?你的操盤術呢?

“老頭,你就不想和我聊點別的?”張元一隻好鬱悶地開口。

“你們今天培訓啥啦?”何長空,摸了一下白鬍子,頗有點仙氣範。

“……”張元一沒想到何長空這麼問,劇情是這麼演的嗎?沒辦法,只好把今天的培訓內容大概的說了下。

“六級股民?”何長空看了一眼張元一,開始隔着褲子撓癢癢,直接回歸一糟老頭形象。

“額……”看到何長空這動作,張元一不淡定了:“老頭,注意點形象啊,你好歹是‘大師’啊”

“咋啦?大師就不能撓癢癢了啊?”何長空吹着鬍子,瞪了張元一一眼。

張元一無語了。

“難道,小白就只講了六級股民?沒再講其他的?”何長空問道。

果然如張元一所想,在六級之上應該還有更高級別的境界。

“沒有”張元一如實回答。

“小白,只是講到尋常高手境界啊”


“小白?”張元一蒙了,感覺怎麼叫小貓小狗樣樣的啊,也是,人家李白比這老頭小三十多歲,不是小白是什麼,但爲什麼不是小李呢?

何長空又深深地看了一眼張元一,繼續說道:“張小子,股路漫漫,在尋常高手之上,還有四級,你可想了解?”

“講真?”張元一是真的震驚了,沒想到還有四級?那且不是說,股民分十級?十級股民啊,我的天!

“當然想了解了!”張元一立馬屁顛屁顛地靠近了老頭坐下,一副“要認真聽講”模樣。 何長空也是一臉黑線,這小子還挺好學啊!

“老頭,你快說,一流高手之上還有哪些境界?”張元一表現出一副求知若渴的樣子,“一流高手之上是二流高手嗎?”

“……”何長空看着張元一好奇寶寶似的發問,突然感覺有點牙疼。

忍了好一會才順了氣,緩緩地說道:“如果六級股民算一流高手的話,那麼七級就是大師級別”

“那八級之上是大大師?”張元一又插了一句。

老頭差點把白鬍子揪下來幾根。

“能不能憋說話?”何長空氣的鬍子直抖。

“哦,不是啊”張元一擡眼看着何長空,依然是一副好奇寶寶的模樣。

“八級股民就是宗師級別,九級股民達到聖手境界,十級股民就是真正的大圓滿。”何長空一口氣說完,他可不想再被張元一打斷。

張元一一聽,啥還有宗師,聖手,大圓滿?好像很牛逼的樣子啊,不禁雙眼冒光地說道:“老頭,你給我詳細說說唄”


“你聽着啊,張小子”何長空摸了下鬍子,醞釀了下。

突然問道:“張小子,你讀過佛教的經書沒有,比如《般(bo)若(re)心經》?”

“沒有”張元一一臉疑惑的看着何長空,心想炒股與般若心經有毛關係嗎?

“那你得找幾本看看,最好能精讀”何長空建議道。

“讀經書?”這回輪到張元一牙疼,這老貨不是要坑自己吧,誘導自己出家?但又一想,應該不會。

“那好,老頭你推薦幾本我來看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