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牆上立馬出現了細小的裂痕,順久很清楚的知道自己的,肋骨自己斷了幾根。

這一擊已經完全超出了順久的預料,但也在預料之內。總之,順久說不出來是什麼感覺。

順久縱然覺得自己的身體已經被撕裂般的感覺,但還是要咬牙。就連她也不知道為何這麼堅持,或許是因為慕小辰在這裡需要人照顧吧。

一陣清涼的風吹過順久的發,髮絲在空中揚起。

寒風如刀,如刀一般刮過順久的發。

伏擊,暗殺!

刷!

黑影朝她的脖子猛然抓來!

順久再也顧不得自己身上的所有疼痛,連忙一個轉身。

一個打滾,讓順久成功的躲避了攻擊卻也讓她摔在了地上。

她想要站起來,卻是無力支撐。

忽然,她的腦袋侵入了一股力量。順久眼眸一眯,這股力量足夠了。

來不及想這股力量是從哪裡來的,只能來的里站起身來。

黑影也隨之而來,這次,這個黑影的方向是她所設下的那個結界。

順久覺得糟糕透了,而後一個後空翻。手上射出一根細小的銀線,順著銀線的帶動朝著結界而去。

不知道哪來的爆發力,一個翻身回踢在黑影的身上。

暗將所有力量都用在自己的雙手,聚起一股力量。

雙腿抽擊的同時,黑影往後退了一步,順久抓著了這個時機雙手一哄而上。

嘭~

轟~

一道爆炸的聲音炸開,始終令順久看不清的黑影被炸成了碎渣渣。

可是順久看著煙霧寥寥,她總覺得自己忽略了什麼。剛剛好像有兩道爆炸的聲音,等等……兩道聲音?

順久的心被提了起來,心裡懊惱。

媽的,老娘居然把慕小辰的方向忽略了。順久進入煙霧,被嗆了幾下。

待她看到原本完好的結界後面,後面的牆壁凹陷出一個龜裂的洞時,心裡咯噔一下。

對沖 ,不見了!不見了!!!


順久的眼紅了,為什麼沒有早點注意到這個問題?為什麼?

「順久?你腿怎麼了?」一道疑問的聲音傳來讓原本眼紅第一次想要哭的順久眼睛一亮,她認識這道聲音。

這是……慕小辰的聲音,但是她不敢動。她怕,她怕這道聲音是她的幻覺。

「哎呀!怎麼傷的這麼重?是剛才那個王八羔子欺負你的?」

下一秒,順久就看到一張熟悉的臉在自己的眼中。臉上閃過一絲慌張和關心讓順久不由得吸了吸鼻子,她很想抱住眼前的人。

順久想著也做了,直接伸手拉住慕陌辰一把抱住。

「小陌,你沒事吧?我好想你,以後不要這麼拚命了。」順久一把鼻涕一把淚的,聲音有些咽哽。

「你別把鼻涕蹭在我的衣服上啊,混蛋!」順久的話讓慕陌辰一愣,這是關心么?可是為什麼不對勁?

慕陌辰一低頭就看到順久一個勁的把鼻涕和眼淚蹭自己的衣服上,立馬有些無語的喊到。

「好,我不蹭了。」順久感覺到慕陌辰的溫度,這才破涕為笑,放開了慕陌辰那可憐的衣服。

「你還沒告訴我你怎麼把匕首往自己的腿里扎啊?你知不知道……」慕陌辰鄒眉。

「叫我阿九。」順久打斷慕陌辰的話。


「哈?」慕陌辰愣住傻眼了,誰能告訴她眼前這個順久是真貨么?

「叫人家阿九嘛~」順久看到慕陌辰的愣神,於是再次重複了一遍。

「阿……阿……阿九,別這樣說話。太肉麻了,我接受不了。」慕陌辰擦擦自己冒出雞皮疙瘩的手臂,肉麻!這麼肉麻,肉麻的讓她覺得很難受。

「哈~哈哈哈哈哈哈!!!」順久看著這樣彆扭又呆萌的慕小陌,瞬間覺得慕小陌好可愛。笑的都牽動了傷口,仍舊停不下來。

「別笑了,讓我看看你的傷口。」慕陌辰沒好氣瞪了眼順久,笑的都沒牽扯到傷口了還笑。

。 「噥~看到你這麼活蹦亂跳的,我就不疼了……嘶~」順久話音一落,就感覺到慕陌辰的手在一個勁的戳著自己身上的傷口不由得倒吸一口氣。媽的,這丫還真能下狠手。

「哎呀!我原本只是想要看看你的傷口而已,結果不小心碰到了。抱歉啊~」


慕陌辰的話讓順久的眼睛一抽,她眼睛又不瞎好么?

「對了,你剛剛說不疼了?那就好,就這麼的吧。走,繼續前進!」慕陌辰回想了一下,然後果斷思沉的吐出一句話。

「慕小辰,你大爺的!回來,回來!!!」順久看著慕陌辰說走就走的樣子,不僅嘴上說還真的邁出腳步向前走去。讓順久不禁大喊道,怎麼感覺自己救了個白眼狼那。

「我回來了,你不說不疼的么。」順久的吶喊成功讓慕陌辰返折回來,挑眉說道。

「慕小辰,你就裝吧你。快,雖然我不疼了但是走不了路。你丫的快幫我看看,萬一我腿瘸了怎麼辦?」順久在地上伸了伸自己的雙腿,眼眸直盯著慕陌辰。

「哈!腿瘸了,你也知道你現在腿瘸了啊~」慕陌辰有些意味深長的撇了眼順久,成功的讓順久沉默了。

順久:「……」

老是戳我的痛處,這是幾個意思?

慕陌辰蹲下身體,手指覆蓋在順久的腿傷之處。

「阿久,你要是在往深扎一點你的腿恐怕就要真的廢了。還好沒有扎那麼深,還有你的肋骨斷了五根,你……」慕陌辰正了正臉色,順久的情況很糟糕卻也不算糟糕。

當慕陌辰看到順久身上流下的血液,有些掙扎。慕陌辰吞了吞口水,她的嗓子現在好渴,慕陌辰知道這是什麼反應立即關閉了自己的嗅覺。轉頭不再看順久的傷口,而是一直盯著順久。

「你怎麼了?慕小辰?」順久看見慕陌辰的眼光,有種不好的預感。她能看出慕陌辰現在在極力的壓制著什麼,眼光中也在壓制。

「沒事,你先在這裡休息一下。我,我先去給你配藥。」

慕陌辰在順久的目光中有些慌亂,立刻像是逃竄一般遠離順久。慕陌辰很害怕自己壓抑不住嗜血的衝動,自己有些無力控制。

順久一臉奇怪的看著慕陌辰慌忙逃離的背影,她的傷需要配藥?就算是需要也是先包紮一下呀,怎麼就走了?

慕陌辰走在一個小角落蹲下,心裡暗想順久的血為什麼會引起反應,而之前的那些血卻不會引起自己的反應。

這太不尋常了,或許是順久的血液很特殊?這一點很有可能,她必須要壓制自己的衝動。

慕陌辰做了幾個深呼吸,豁然轉身。

手指勾著一個丹藥慌忙塞進順久的嘴裡,手心裡覆上一層白色光芒。

那白色的光芒是光元素,不過也是治標不治本。

慕陌辰的眼睛一瞟,看到順久一直抓著她自己的手臂。眼睛一沉,急忙把手伸出去抓順久的那隻手臂。


只是還未來得及抓住,就聽見咔擦一聲。

「順久,你是豬么?」慕陌辰看著眼疾手快的順久把自己的手臂使勁一捏,向上抬去,順息接上了自己脫臼的手臂惹的慕陌辰直接大喊出來。

「我……小辰想我是豬,我就是豬好了。」順久蒼白的嘴唇與臉色使得整個人看起來就像一個沒有血色的人,忽然展開淡淡的笑容輕聲說道。

慕陌辰一愣,然後將原本要抓住順久的手覆上了一股力量。

一股白青色的兩股元素漸漸爬上了慕陌辰的雙手,順久只是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很癢,很癢。

她,想要去抓自己感覺癢的地方。但理智還在,理智不允許。她,選擇忍。

順久閉上眼睛,放空了思想。就這樣催眠自己,讓她任性一次吧。

慕陌辰鄒眉,加大了元素力。眼睛透露著慌忙與著急之色,但是她不能亂不能慌。因為此刻的她手中有一個順久,一個自己想要保護的順久。

忽然,慕陌辰感覺到了一股安靜的呼吸聲。她知道順久昏迷了,看著久久不能治癒好的順久腦中閃過一絲光亮她抓住了那條自己想要的信息。

血,她的腦中一閃而過的竟然是血。

對啊,她現在不是人類了。可笑的是她還一直以為自己是個人類,一個需要人關照的人類、缺乏關心自己的人。

慕陌辰收回雙手,拿起順久之前戰鬥過的匕首放在自己的手腕的上方。

輕輕劃過如晶瑩般的皮膚,一條透明卻猶如楓葉、曼珠沙華一樣的紅色,卻又似透明的血液。

慕陌辰將順久的嘴唇張開,將自己的血滴落在順久的嘴唇上。

原本不怎麼饑渴的順久感覺到自己的嘴唇似乎在滴水,本能的張開紅唇伸出粉嫩的舌尖在嘴角舔了舔。

不知是慕陌辰的血液很好喝,還是慕陌辰的血液讓順久感覺到饑渴。

順久居然直接抬起有血漬的手臂一把抓住慕陌辰滴血的手腕,放在自己的口中使勁吸血。

就好像慕陌辰的血液對順久有著極大的吸引力,也像是一個剛走在沙漠里的人看到水一樣的渴望、總是不能滿足自己的口渴一樣。

慕陌辰以為這是正常反應,可是兩柱香已經過去了順久還是不放手。

不僅不放手反而更加變本加厲的直接咬開慕陌辰的手臂不放了,就這麼一直咬、吸。

這讓慕陌辰鬱悶了好久,自己的血液有這麼好喝?然後疑惑的抬起眼睛看向順久,當她看到的眼睛是閉著的更加疑惑不解了。

她可不會單純的認為是自己的血液讓順久本能的感覺到水才一直喝自己的血,畢竟自己的血也是血,也是有血腥味的。

而順久常年殺人不可能連血腥味都聞不到,就算是聞不到但是這麼久了為什麼不醒來?

總覺得哪點不對勁,這個古墓也不對勁。縱然這個世界不符合常理的解釋,她可以理解。因為這是個神奇的玄幻大陸世界,不能用常理來解釋。

可,她總是感覺到這個古墓的存在不簡單。

也就是說這個古墓並不是一個普通的古墓,或許還有什麼東西是活著的。

。 順久似乎感覺不滿意,於是把自己的嘴唇向上移了移。在慕陌辰的手臂另一處向下咬去,不夠,不夠,遠遠不夠。

慕陌辰被順久的舉動驚了一下,迅速抽回自己的手臂。

媽的,這動作怎麼那麼像自己這類吸血的反應。唯一不同的就是他們這類吸血鬼在吸血的時候不會往別處移繼續吸,順久怎麼會有這樣的反應?

來不及想些什麼,一道白光在腦海閃過。那光似劍、似風,慕陌辰這回抓不住那道閃過的白光。

慕陌辰被白光一閃只獃獃的坐在地上,等她反應過來的時候順久自己抱著自己的手臂咬破繼續吸血了。

慕陌辰臉色也開始變得蒼白起來,她知道自己再讓順久吸下去那麼她的性命就堪憂了。

果斷的抬起自己的纖細手掌,混雜著風的呼嘯聲極速砍向順久的脖頸。

在慕陌辰劈下后,順久的整個人便暈了過去。

「唉~」慕陌辰感覺自己的心好累,好累。

或許他們從一開始就不該進這個古墓,如果沒進就遇不到這些事。可惜的是這個世界上沒有如果,更沒有返回的路。

慕陌辰抬起順久的手臂,手指緊貼著順久的脈像。

良久,慕陌辰深深的吐出一口渾濁的氣息。從她來到這個大陸就一直在發生怪事,最為奇怪的都發生在她的身上。

在自己遇難的時候,所有的契約獸要麼不在細節身邊,而那些在魔獸空間的契約獸都不出手。

也就無出過幾次手罷了,慕陌辰同樣不會簡單的以為自己契約的契約獸在給自己一個鍛煉的機會。


縱使這些獸獸一個個在她的面前很乖巧、很活潑,她反倒認為這些平時為她著想的獸獸在她最為關鍵的時候不出手,那是冷眼旁觀吧。

比如說銀子,銀子的實力明明比自己強為什麼在她以前遇到危險的時候出來救她?而現在,銀子又在哪裡?

還有那次小花和傲的事情,小花又是懷著怎樣的目的拿出禁忌的辦法去救傲?

現在無聊的她才想起來這些事情,那麼身為自己的契約獸,他們又在哪裡?

自己拍下的十二個人,故意放他們去走自己的路。但是為什麼就剩下一個陌淺憶沒走?

甚至還有那個夜以葬,那些個人讓慕陌辰頭疼不已。

對了,還有淚痣為什麼也不見了?

好像自從她一年後回來,幾乎都沒見過幾個人。這到底有什麼聯繫?難道自己對他們來說只是一個極為不重要的聯繫人,只是因為自己所有的力量?

也是,相當初她就沒有想到為什麼自己契約魔獸這麼簡單。而且,還是三番五次的碰到高級魔獸。

好吧,現在自己的契約獸幾乎都在高級之中。

慕陌辰真特么想破口大罵一聲「泥煤,說好的契約獸保護我呢?說好的都在我身邊呢?說好泥煤啊!!!全部都跑了,乾脆全部都解除關係好了。」

想到此,慕陌辰苦笑一聲。

「嚶~」順久覺得頭有些疼痛,呻吟了一聲。

「順久,怎麼樣?好點沒?」慕陌辰一聽到聲音就立馬拋開那些所謂的煩惱,繼而轉身問著順久。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