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狀態:體質1階。?

力量:999/1000?

體質:999/1000?

敏捷:1000/1000?

理性:——?

精神:1000/1000?

生命:重度傷害/基因系統瀕臨進化?

技能:可配備?

裝備:可配備?

積分:660?

在這幾年裏,劉雨根據自己從情報系統得到的線索,順藤摸瓜的清除掉幾個普通穿越者,得了些積分,這時候,還剩下六百多分,身體上的鍛鍊,基本都是靠她自己苦練來的,積分來之不易,在彌補體質不足的前提下,她還留着有用。?

如今,該到用的時候了。在技能和裝備項上,終於出現了可配備的提示。?

劉雨試着點開兌換的目錄,在技能兌換類裏,1階類別已向她開放。而裝備目錄裏,同樣也開放了1階的類別。?

劉雨一項項的仔細看了,在她進入系統狀態時,主神系統會自動給她開啓防禦,雖然看似昏迷不醒,別人擡動也可,但無法真正傷害到她,一旦進行實質上的攻擊,便會受到力量反噬,因爲早就知道這件事,所以,劉雨倒不急着清醒過來。?

查過了1階的技能和物品後,她思索了一會。這裏的技能和物品,說實話,沒有讓她合心意的。劉雨又點回自身資料那一列,目光默默的落在了力量和體質那裏,隨後,用着兩點積分,將這兩項各自調到了滿格。生命那裏,詢問主神:“基因系統瀕臨進化是什麼意思?”?

“生命體非兌換性質自行進化,不在主神系統管理範圍,但可進行生命體力量回收控制,是否控制?”?

“是。”已經想到了所謂基因自主進化,指的就是獵人世界的念能力覺醒,劉雨知道在強行打開精孔的情況下,能存活下來的都是天才。她不認爲自己天賦過人,既然可以選擇控制,何樂不爲??

隨着她的聲音落下,只見一道白光,從頭頂驟然落下,將她整個人都罩在了其中。?

雖然意識與身體的交流暫時中斷,可那種生命力量源源不斷收回來的感覺,她還是能感覺到的。而只是這一個控制的命令,整整用了100個積分,等劉雨重新睜開眼睛一計算,面無表情的盯着屏幕好一會,有種想要劃玻璃的衝動。?

這時候,顯現在她面前的資料陡然一變,已是顯示爲2階了。力量、體質等,皆顯示出0/10000這樣的數字,看起來又比上一次多出一個零來,很顯然,以後要強化,靠積分兌換來實現,就要越發的難了。劉雨在屏幕前查詢了一會資料,發現念能力的覺醒,不僅可以自主覺醒,還可以通過進階後選擇積分兌換覺醒狀態,在2階的技能裏,就有着類似的分類,不過如果連覺醒帶技能配套兌換的話,十分的昂貴。?

現在,她自己覺醒了念,那麼,擺在她面前的,就有兩個選擇了,一是自己去感悟覺醒的念,修煉,並且悟出屬於自己的念能力。二是在主神系統這裏直接兌換一個念能力,可以直接使用。?

“主神,二者可以共同進行麼?成爲雙念能力者?”?

“可以。”?

這件事,劉雨倒是早就知曉了。這個世界上,雙念能力者,甚至多念能力者都有,不過,很多雙念能力者的能力,都是相輔相成的,如之前她的任務目標,那位讓庫洛洛吃了虧的約翰·梅斯特那樣的,在是雙念能力者的同時,兩個念能力都如此彪悍的,少見。?

“先查詢一下,我是什麼繫念能力者?”?

“需要兌換5積分,是否查詢?”?

“是。”?

“叮——查詢完畢,任務者自身覺醒爲具現化繫念能力者。”?

“如果兌換同系念能力需要多少積分?如果兌換他繫念能力需要多少積分?”?

“兌換同系念能力需要500積分,兌換他繫念能力需要1000積分。”?

這其中,應該就有其他念能力覺醒的附加項了。?

得到答案後,劉雨先是查詢了一下2階裏的關於具現化繫念能力的選擇。?

之前她也稍微的瞭解一些唸的事情,知道自己如果覺醒了念,有可能會是具現化系。此係念能力使用者的特點是神經質。主要能力是利用念能力物質化。也就是說利用念製造出具體的物質。?

這個系能力與變化系很容易混淆,變化系是改變唸的特性,而這個系主要是改變唸的形態。具現化系能力者和變化系一樣在具現化某種物質之前必須熟悉其特性,往往需要時刻與想要具現化出來的物品朝夕相處,纔會漸漸的形成那種東西的形態。如果有自己想要具現化出來的東西,也必須是一直想着,慢慢的出來形狀。?

而在主神這裏兌換的,與自己具現化出來的能力不起衝突,二者可以共同存在。?

在具現化的念能力一列裏,劉雨發現了一樣念能力,手指在上面一指,將其的資料顯現出來。?

[死神的鐮刀]——可以將任何靈魂體進行超度、禁錮、滅殺。可以將任何非靈魂體進行魂體剝離。依照使用者的用意、實力不同,死神的鐮刀會進行不同任務。?

看着的確是一個很厲害的念能力,但其實細細思量就會發現,這段內容裏,有着潛臺詞呢。?

就如同普通刀劍一樣,如果它們也可以來一段內容解釋的話,也會如上面那樣,寫着,可以將任何生命砍傷、砍死……可前提是,你要砍的到對方纔成啊,這與使用者自身的實力直接掛鉤,所以,看似很牛,其實,不過如此。大文學dawenxue.net即便是普通的鋒利鐮刀,如果砍到對方,也能砍死了不是麼?但是,如果碰到身體防禦高的,那樣,只要碰到,就能震出靈魂,靈魂就好對付了。?

劉雨繼續向下看,補充的那一項,讓她的興趣一下提起來了。?

死神的鐮刀因爲性質的原因,居然附加贈送了死神之眼。?

這裏的死神之眼,就是能看到靈魂體,畢竟,如果使用死神鐮刀的人看不到靈魂體,使用的前提也就沒有了。所以,這是配套的。更重要的一點是,擁有死神之眼的人,也可以察覺到一些靈異的情況,劉雨知道即便是在主神的世界裏,因爲系統的崩壞和外界的破壞,一些意外情況隨時可能發生,有這個能力,會有用處的。?

“兌換死神的鐮刀。”?

隨着她的決定一下,再次有白光罩下,將她罩在其中。?

……?

退出系統,緩緩睜開眼睛,劉雨感覺有些不太對勁,自己似乎是平躺在地上,身上卻有些發沉,好像有什麼東西壓在自己身上。擡頭向上看,正好與正上方一張臉對上,對方似乎沒想到她會突然醒來,微微一愣之後,衝她露出一個純真可愛之極的笑容。?

=皿=?

“呵,原來急救的方法是真的,你果然醒了。”對方用着認真的表情,衝她點點頭。?

去死吧你!如果你剛纔沒將兩隻手放在我脖子上,你這番話還有些說服力!?

不過這傢伙還挺幸運的,剛掐上,她就醒了,否則有他好看的。?

不過……猛地一翻身,反下爲上,將對方按到下面,騎在對方腰上控制着對方不動的同時,她向周圍看去。?

這一看,她心中好奇扭動的小人,表情再一次變成了=皿=……?

十幾雙眼睛,本該是天真無邪的,但此時,那火辣辣的目光,都滿是好奇、震驚的投到了她……和她騎着的這個人身上。?

面無表情的低頭,正好與下面的雙黑少年目光對上。?

對方黑亮的眼睛與她對視着,可疑的,居然臉上還浮現出不好意思的神情,略帶羞澀的說道:“這個,雖然你現在女孩子的模樣很漂亮,我也不介意你的性別,可是……大庭廣衆之下,這樣不太好吧?十八禁啊!”?

去死吧你!到底你看了多少本小黃書才能練出如此厚臉皮啊??

“說說吧,親愛的庫洛洛,現在是怎麼回事?”拍拍對方的小臉,劉雨有些惡意的反擊道。“現在你看起來,大概只有歲的樣子吧?來,這次換你了,乖,叫聲哥哥來聽聽。”?

聽到這話,下方本來還裝出一副可愛害羞模樣的少年,嘴角緩緩的勾起來,一對黑眸也同時恢復了曾經的平靜。剛纔那個眼睛彎彎的少年,彷彿只是幻影,再不存在。?

“如果我是你,先去考慮的,該是如今的處境……”?

庫洛洛說話的同時,突然身體一扭,掙扎起來。?

別看他現在莫名的成了縮小版本,攻擊能力依舊凜冽,二人扭打幾下之後,各自退開。?

劉雨之前換上的雛妓的衣服,有些不太合身,略顯得大了些,在扭打的過程中,被庫洛洛扯開了上身的衣襟,露出平坦的胸。庫洛洛站在不遠處看着,雖然成了一副小鬼的模樣,卻還是很優雅的抹了下臉上擦地蹭出的血痕,又整理了一下被扯得豎起來的頭髮,然後,纔有些遺憾的嘆道:“哎,你扮成女孩也滿不錯的,平胸蘿麗……”?

劉雨面無表情的盯着對方,片刻後,舉起右手,平攤開來,幾縷黑髮被她輕輕一吹,掉落在地上。?

“啊,對不起,技術不到位,拔多了。”她很沒誠意的歪歪頭。?

庫洛洛深深的盯着她的手一會,扭頭不去理她了。?

難得耳根子清靜下來,其實,看似玩笑似的一場對峙,二人都經歷了一次危機。?

因爲剛剛身體進化,一時間還沒有適應過來,劉雨能發揮的實力,不到五成,而對方,顯然也遇到了危機,二人都是彼此彼此,都對對方有些忌憚,這才能保持着一種微妙的平衡,不至於在仇人見面之後,立刻就殘殺起來。?

靠着牆角坐下,因爲庫洛洛少年離她挺遠,她很是悠閒的四周看着。?

可能是之前她和庫洛洛的“表演”太過刺激了,被這個打扮成少女的貼着變態標籤的少年目光一掃,封閉空間裏的十幾個孩子都低下了頭,有幾個長的特別俊俏的,甚至還微微臉紅了。?

→_→喂! 高調強寵:惡魔老公,停一停 我說少年們!你們纔多大啊,至少現在咱們都是純爺們,被我看一眼而已,你們臉紅個什麼啊?你們這樣,我壓力很大好不好??

一旁有人傳來輕笑。?

不用特意去看,就知道是哪位發出的單音節呵聲,劉雨默默的扭過頭,望過去:“妹妹,你這身衣服哥哥穿着不合身,我們換回來吧!”?

妹妹?所有人的目光都瞬間轉移了對象,落到角落裏的少年(少女?)身上。?

恩,所有人都點了點頭,兩個人都是黑髮黑眸,這個少年(少女?)長的又這麼俊俏,說是女孩子……也不是不可能嘛,於是,偷偷望向庫洛洛的少年多起來。?

“這麼危險的時候,還能有人被美色迷住,該說你天生麗質麼?”嘆了一句,不去看對方有些難看的表情,劉雨站起身,走到這個房間的鐵門那裏,鐵門是整塊鐵鑄造的,非常結實,周圍的牆,也都是建的結實厚重,這裏是什麼地方?從剛纔周圍那些人的竊竊私語裏聽出,這裏似乎是黑幫關押抓來的相貌出衆的少年少女的地方……販賣人口麼??

退後幾步,看了看旁邊的牆,想試一試能不能砸開……?

“我勸你還是省一省力氣吧!”歲年紀的庫洛洛冷冷的開口,大概是之前的拔頭髮之恨讓他記下了,對劉雨說話也不怎麼客氣了,一副“我和你說話是看的起你,要不然我纔不和你這變態說話呢”的語氣。“牆是用特殊材料製成的,除非是念能力者,否則,根本打不破……你還沒有覺醒吧?”庫洛洛之前和劉雨數次交手,又不知道她後來的遭遇,自然以爲她現在還沒有覺醒念能力。更何況,即便是覺醒了,沒人指導,沒時間去練習,一時半刻也派不上用場。?

劉雨默默退後,倒不是完全信了對方的話,只不過,她現在實力恢復的還不完全,她又不是什麼大善人,多麼多麼的捨己爲人,摸清情況後再行動也不遲。庫洛洛大概也是這麼想的,表情清冷的坐在角落裏,隨後的一段時間裏,一直沉默着。?

隨後,不知道過了多久,劉雨猛地察覺到,地面在微微的顫抖着。動靜很細微,但她受過專業訓練,一下就反應過來了,外面有情況!?

下意識的扭頭去看那邊的庫洛洛,發現他一直閉着的黑眸,也在這時候猛地睜開,臉上現出警惕的表情。?

此時,身體已經退化到六七歲左右模樣的庫洛洛,身上的衣服,大的已是不止一號了,衣袖和褲腿不知何時被他挽得高高的,沉着的表情和小小的模樣襯托着,出奇的協調,在這時候,他的臉上、眼中,竟絲毫看不出一絲的害怕。?

說一點都不佩服那是假的,換成其他人遇到這種情況,身體不斷的退化,力量不斷的消失,連心智也開始退化,還能保持着基本的冷靜,強壓着自己內心的不安,而不讓自己發瘋發狂,這已經不是正常人能做到的事情了。?

再看其他孩子,到底是流星街出來的,這些孩子雖然應該是剛被扔進流星街時間還不算長的,可也不像生活在太平環境裏的孩子,一個個雖然面現驚慌之色,可是,沒有一個人驚叫出聲。他們都小心翼翼的站起來,靠着牆角,傾聽着。?

轟隆隆的聲音,隱隱的傳來,外面的動靜開始越來越大……?

轟隆!隨着一面牆的轟然倒塌,無數的灰塵驟然騰了起來。?

在灰塵落下之後,一個身影漸漸出現在衆人面前。?

這是一名身材修長、容貌出衆的年輕男子,大概有着十六七歲,因爲身材高挑、表情冷淡,而顯得要比實際年紀成熟一些,他從外面緩緩的走進來,毫無表情的一張面癱臉上,大大貓眼裏沒有任何的波動。?

因爲他的出現,在場的人,都一下子不敢動了。?

對方臉上、身上,帶着一層的灰塵,還有着一些血跡,沾落在手上,滴滴答答的鮮血,讓他看起來就如同索命的惡魔。?

可當他的目光,終於準確的落在裏面某個人的身上後,奇蹟般的,他那張毫無表情的臉上,猶如冰層解凍,不自知的露出一抹淺到不能再淺的微笑來,剎那間,溫暖之極。?

少年用着清冷的聲音開口,他說:“糜稽,我來接你回家。”??

xcviasd扔了一個手榴彈?投擲時間:2011-11-30?23:56:13?

an圖圖tu扔了一個地雷??投擲時間:2011-11-30?20:09:24?

感謝以上兩位姑娘!?

============================================================?

庫洛洛·魯西魯:? 不要走……好麼?

?“大哥,殺了他。”?

劉雨見到伊爾迷說的第一句,不是“大哥,我好想你啊”,也不是“大哥,你怎麼在這裏”,而是指着一旁的庫洛洛,說了一句,“大哥,殺了他。”?

站在那邊,只有幾歲大小的庫洛洛,一雙黑眸頓時眯了起來,手裏一直握着的匕首,緊了緊,已經走到那個孩子身邊的年輕男人,顯然是十分強大的,如果自己沒有被封住念力,也沒有變成現在這副模樣,對付這個人,雖然困難些,但結果未必是自己輸,可現在這種情況下,對方怕是真能殺了自己。?

但望向劉雨的目光裏,沒有怨恨。?

在流星街長大的他,從來不會有應該不應該這個概念,從一開始的弱小,隨時可能喪命,到後來逐漸強大起來,漸漸讓別人喪命,弱肉強食的生活環境,讓他隨時都有去死的覺悟。所以,他不會怨恨讓自己死去的人,那隻能說明自己還不夠強大。?

但只要還有一線機會,他都會努力的想要活下去。?

他還沒有去看一看外面的世界到底是什麼樣子,他還沒有去看過書中所描繪的蔚藍天空、純淨的雨和雪,他還沒有去看過,那個將垃圾不斷拋棄在這裏,甚至也拋棄了他和他的同伴的外面世界,所以,他不想死。?

而劉雨開口之後,伊爾迷甚至沒有去問爲什麼,直接看向庫洛洛,一把釘子,朝着庫洛洛就扔了過去。?

“咦?”但隨後,伊爾迷就發現,自己似乎是有些小瞧對方了,在他的攻擊下,對方小小的年紀居然躲了過去。雖然姿勢很狼狽,整個人在地上打了個滾,才躲過那一排釘子。?

大大的貓眼眨了眨,隨後,伊爾迷的身影在原地消失不見,下一刻,他已是到了庫洛洛的上空,從上向下的一落,一腳踩了下去。?

若是這一下踩中,庫洛洛肯定是活不了。?

可伊爾迷這一下,卻又再一次落空了,對方又一次無比狼狽的躲開了。?

面癱少年的貓眼裏,終於閃過了一絲驚訝。?

隨後,身形一閃,到了庫洛洛的面前,右手猛地探出,以着迅雷不及掩耳之速直抓向庫洛洛的脖子。?

在對方向旁邊一閃的時候,本來還是正常狀態的右手一下突變,驟然增長的尖銳指甲,直接順着庫洛洛右臂那裏,向下撕扯了下去。?

這一下的力道是極大的,只聽喀嚓一聲,庫洛洛的整條右臂,都被伊爾迷給硬生生的扯了下去,只還連着一點皮肉,鮮血頓時迸現出來。趁着庫洛洛轉身的動作一緩,伊爾迷放開手,再次飛腿,直接一個旋踢,將庫洛洛踢飛出去,小小的身影重重的摔在地上,砸在了剛纔倒下的那面牆上,塵土飛揚。?

伊爾迷緩步走過去,似乎是想再補一下,卻在這時候,感覺到地面劇烈的搖晃起來。?

“這裏快塌了,走。”於是,再也顧不得別的,伊爾迷直接抱起劉雨,向外跳了出去。?

其他幼童這時候也恍然醒悟,隨後也想跑出去,又哪裏來的及??

只有剛纔倒在地上,一動不動的庫洛洛,這時候,掙扎着爬了起來。?

幾乎是一瞬間發生的這一件事情:他的右臂已是廢了,剛纔他被踢飛出去,正好落到倒塌的那面牆上,湊巧的是,耷拉下來的那隻右臂正卡在縫隙裏。 癡情錯付:愛人慢點來 如今,這裏即將塌陷了,強烈的求生,讓庫洛洛再不猶豫,左手抓住右臂,狠狠的向下一扯,硬是將自己的右臂,給生生撕扯下來。隨後,左手從亂磚裏扯出右臂,拖拉着,連跑都來不及了,直接就骨碌碌的順着豁口滾了出去。?

剛出去,後面的那座建築,就已然轟然倒塌,將其他人都砸在了裏面。?

掙扎着爬起來,望了一眼後面的一片廢墟,庫洛洛眼眸裏,沒有任何的情緒,只是那隻左手,還死死的抓着斷肢,嘴脣也抿的緊緊的。?

不遠處的空地上,很多人正在混戰。?

剛纔這座建築的塌陷,和倒了一面牆有關,也因爲有念能力者,之前在房頂之上廝打,這時候,他們都已經轉移了戰鬥地點。看着正被一羣賞金獵人圍在中間的那個銀色長髮男子,他身上強大無比的力量,讓庫洛洛的嘴脣抿的越發緊了。?

他想要這樣的力量,他希望自己有一天可以比這個人更強大……?

只是,眼下,他卻顧不上這些,一陣陣的眩暈感,讓他知道,再不進行急救,自己很可能會昏倒在這裏。?

在這樣的情況下昏迷過去,只有死路一條,於是,他轉過頭,從肩膀那裏,用牙咬着襯衫袖子的縫合地方,向旁邊用力一扯,頓時,整隻襯衫袖子都被他給硬扯了下來,然後,只用着一隻手,忍着常人難以忍受的痛苦,倉促而熟練的將自己的右臂傷口給包紮上了,現在,他必須要馬上想到恢復念能力的辦法,否則,想活着離開,很難。?

殘顏舊夢何時休 “糜稽?你怎麼不說話?”懷裏抱着弟弟向前走着,所過之處,一把把的釘子扔出去,衝殺過來的黑幫成員紛紛倒地,無一例外。伊爾迷悠閒的,就彷彿是在自家後山散步一樣,整個人優雅的走着。可口中唸叨的話,卻好一會都無人迴應了,這讓伊爾迷腳步頓了一下,好奇的開口問道。?

“大哥,剛纔你殺的那個孩子,沒有死。”趴在伊爾迷的肩頭,看着廢墟前,正在給自己進行包紮的庫洛洛,劉雨面無表情的回道。?

她的注視,似乎讓不遠處的庫洛洛有所察覺,黑髮少年猛地一擡頭,二人的目光正好對上。?

劉雨就發現,庫洛洛的臉上,表情淡淡的,黑黑的眼眸望過來,沒有任何的過激行爲,彷彿造成他現在這副模樣的人,不是她一樣。?

誠然,劉雨之前讓伊爾迷殺死庫洛洛,抱着的,是既然已經結了仇,對方又潛力很大,索性就趁人病要人命,斬草除根的想法。但現在,對方的反應,已經大大超出了她的預料。在這樣的情況下,對方還能如此小強,如果是在對方狀態正常的情況下,這該是怎樣一個變態的人物??

似乎……記憶裏,這個世界劇情開始之後,的確有過這樣一個人的出現。?

當初主神給她的資料裏,只有簡單的世界介紹,以及揍敵客家族的資料,並沒有提到過太多其他的信息,現在想來,似乎是不想她過多的知曉內情,干涉什麼。那麼,如果她真的殺死了這個劇情人物,主神是否會進行干預??

“啊,還真是個有潛力的人。糜稽,你和他結下仇了,對麼?”聽到劉雨的話,伊爾迷又扔出一把釘子,將周圍的一干小嘍羅都殺了個乾淨之後,伊爾迷這才轉過身,將劉雨放到地上,問道。?

“是的,大哥。”劉雨答道。?

“那麼,即便是這樣優秀的人才,也不能被吸納到家族裏了。”略帶着遺憾的口氣,可臉上卻真實的帶着殺意,伊爾迷修長的身影,一步步的向着庫洛洛走去。?

“大哥。”身後忽然傳來聲音。?

伊爾迷腳步一頓:“糜稽?”?

“大哥,這次讓我來。”以此,來表達對一個和她有着同樣強大求生之人的敬意。?

劉雨緩緩的走過去,越過伊爾迷,向着庫洛洛所在的廢墟走去。?

那邊,庫洛洛這時候已經將右臂放置在一旁,站了起來,他手持着匕首,清秀的小臉上,面無表情。?

劉雨走到距離庫洛洛有着幾十米的地方,手一張,一把巨大的鐮刀,隱隱欲現。因爲是第一次召喚死神的鐮刀,所以,鐮刀的出現難免有些遲緩。?

就在這個時候,變端驟出。?

一顆子彈,突然從一旁射了過來,險些射中劉雨,被伊爾迷扔出的釘子中途攔截,擊落在地。下一秒,伊爾迷已是抱起劉雨,跳出極遠,而剛纔劉雨所在的地上,早已出現了一片大坑。默默的收起死神的鐮刀,劉雨看了過去。?

只見,在庫洛洛的身旁,已經出現了幾個人,有男有女,有高有矮。?

“瑪琪,這是咱們團長?怎麼變成這麼小了?”其中,一個大嗓門的野人模樣的人,正驚訝的問着。?

“是團長,我先急救,你們靠邊。”清冷的少女聲音響起,隨後,一個藍髮少女撿起放置在一旁的斷肢,非常快速的給庫洛洛縫合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