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猛然張開了眼睛,秦天看到的,是豆豆那充滿了擔憂之色的眼神,此時,還有什麼比秦天能夠醒過來更加重要的嗎?

「豆豆,我這都昏迷了幾天了?」

「老大,你終於醒了,你都已經昏迷了兩個月了,這兩個月來,你身上的氣息,一直都在變弱,我還真怕你就會這麼去了呢!」

「兩個月了?我怎麼感覺到,只是過去了一會兒呢?」

「確實是兩個月了,我也一直都在呼喚你,現在,你終於醒了,真是太好了,我就知道,你是打不死的小強,是沒那麼容易就下去的。」

「我自然是沒那麼容易就下去的,對了,那個時候我昏迷了,最後那群人怎麼樣了?」

「那群人?自然是被我弄死了,我們兩個的合體力量,就算他們兩個聯手,也根本就不是對手,雖然那個時候我依然感覺到有點不解氣,但是,殺了也就殺了。」

「殺了啊…魅影,這樣的人,多入牛毛,我們只是殺了這麼幾個人,都這麼困難了,以後要是遇到更加強大的,我們還有機會將他們殺死吧?越是戰鬥,我就感覺到,我的力量越渺小,哎,我們終究還是抵不過人家一個大勢力啊。」

「老大,你這是在害怕嗎?還是說,你打算退卻了?我是無所謂的,反正我都是跟著你走的,要是你不想報仇了,我也無所謂,每天不用為這種事活著,過得也輕鬆點。」

「害怕?或許吧,豆豆,有些事情,就算是我的實力不夠,我也一定要去做的,因為,這是我欠他們的,欠了他們的,就一定要還的。」

秦天的這個身體,是屬於秦家莊的,而秦家莊的人,也正是因為他這個人,才全部被殺死的,所以,秦天欠他們的,實在是太多,太多了,單單就殺了這麼幾個魅影的人物,根本就不能代表什麼。

「老大,我知道,你背負的東西,實在是太多了但是,你要記住,你不是一個人在戰鬥,有時候,也請你將一半的包袱,交給我。」

「謝謝你,豆豆,其實,有一件事情,我一直都瞞著你,本來,我打算讓這個秘密一直隱藏下去的,但是,被那個靈魂體攻擊的時候,我終於還是想通了,有些事情,就算是你想要去可以隱瞞,依然還是沒有任何作用的,因為,事實就是事實!」

「是什麼事情?看你的樣子,似乎很重要一樣?」

「那就是,我本來是不屬於這裡的,這個身體,跟我原來的靈魂,根本就不是同一個人,這樣說,你能明白嗎?」

「原來是這樣,這個,我是無所謂的,我跟你的關係,根本就不是肉體與肉體的聯繫,而是精神與精神的關係,你就是我的老大,永遠都是,就算你換了個身體,這個關係,是不會改變的。」

豆豆的話,讓秦天一陣感動,雖然說,這不是什麼肉麻的話,但是,依然讓秦天的心裡一陣觸動。

「好,豆豆,你果然是我最好的兄弟!」

「既然你醒了,那麼,就不要忘記了我們的大業了,兩個月以前,我們可是想好了要在這個地方好好的掠奪一番的。」

「這個我倒是沒有想象到過,你這是要去哪裡?」

「自然是去找那些藥劑啊,什麼千年果實啊之類的東西了,這種東西,在這裡存在的時間都很長了,放在這裡,完全是lang費的,還不如讓我們將他們采走的好。這樣,它們也算是有了用武之地,你說對吧?」

「受不了你,說得這麼冠冕堂皇,還不是要去做賊?不過,這個,我喜歡,你還等什麼?還不快點帶路了,你以為我的鼻子,可以聞到那種東西嗎?」

秦天也有點迫不及待了,早些年,他就聽說過千年靈芝,萬年雪蓮啊,這種生長了千年萬年的東西,都是價值不菲,有錢也買不到的,現在,擺在他面前的,可能是上萬年,甚至幾十萬年的東西,他們怎麼可能不心動呢?要是真的能夠找到這些東西,那他們,可真是的發了一筆橫財了。

「說來很奇怪,這個地方,似乎有多處像是有葯果藥劑之類的東西,但是,有的是天然的,有的似乎是後天製作而成的,我們先去哪裡?」


「自然是先去葯園了,那些天然生長的,才是真正價值最高的,事不宜遲,我們快點行動吧!」

「老大,我想跟你說個事!」

「還有什麼事,你不能一次說完嗎?」

「你的眼睛在發光了,而且,你的口水,都已經流出來了!」

「你妹!廢話少說,再不帶路,小心我今天晚上把你燉了吃。」

「切,你燉的了嗎?地火都拿我沒轍。」

話雖然是這麼說,但是,豆豆依然還是帶路了,雖然秦天一副想要馬上去那個地方的衝動,但是,其實豆豆的心裡,比起秦天來說,更加的焦急。


要不是秦天沒有醒過來,豆豆早就去那些地方進行大肆掠奪了,現在秦天醒過來了,而且狀態也很良好,它自然是迫不及待了。

整個天葬冢裡面,自古到來,雖然沒有真正的知道裡面有什麼東西,它存在的時間,到底有多長,也沒有人知道,就算是讓火龍在火焰地獄的那個人,也不過是天葬冢現在名義上面的主人罷了。

而整個天葬冢裡面,到底存在著多少的東西,沒有人知道,也沒有人能夠清楚的找到,因為,在這個小世界裡面,小空間,實在是太多了,就算是小空間裡面,可能還存在著小空間!

但是,這一切都難不倒豆豆,它天生就對於那些藥材,靈果有著敏銳的嗅覺,所以,就算是在原來的螞蟻森林,它也依然能找到很多的好東西。

這不,現在,他們進入了一個小空間中的小空間,裡面的藥材,頓時讓秦天跟豆豆大吃一驚,那碩大肥沃的靈芝,那如蘿蔔一般大小的人蔘,還有許多不知名的珍貴藥材,頓時讓他們感覺來到了天堂一樣。

「這下子,我們真的是發財了!要是將這些東西都拿出去拍賣,我們絕對是能夠成為整片大路上最有錢的人的!」

「豆豆,你是不是掉到錢眼裡面了,這些東西,都是有錢也買不到的,要是我們用的當,或許,我們就可以創造出一支無敵的隊伍出來了!」

雖然一人一獸,有著不一樣的想法,但是,此時,這些藥材就是都是真實的,讓他們感覺到,無邊的幸福感,朝著他們席捲而來!

… 對於藥劑什麼的,秦天還真是認識的不多,除了人蔘跟靈芝他知道的以外,其他的,他一個都不認識,只知道,這些東西應該都是比較稀有的,在這裡長了很久很久了,都很貴重,都把這些東西帶走,就可以了.

當然了,帶走,也是一個問題,好的藥材,採摘那是要一個手法的,秦天不知道要去怎麼採摘,此時他突然想到了艾琳,第一次出去任務的時候,她採摘還魂草的時候,就是那麼的小心翼翼,要是她在這裡,估計就會分辨出哪個是哪個,哪個要怎麼去採摘了。

當然了,這些都是秦天一廂情願的想法,艾琳,根本就不可能在這裡,所以,他也只能用自己的辦法去將這些東西弄下來了。

不過,好在的是,當他們在極北之地的時候,項榮給了秦天一個叫做空間戒指的東西,裡面大約有幾個立方的空間,可以放下一些東西,要不然,秦天還真不知道要怎麼處理這些藥材了,難道都吃了,那不拉死,也肯定是要流鼻血流死的!

「老大,你覺得,這些東西放到你那個什麼空間戒指裡面,真的沒有什麼事情嗎?我可是知道的,有很多的植物類東西,一旦拔下來了,就要在一定的時間裡面使用的,不然,就會直接枯萎至死的!」

「你懂什麼?沒看到我剛才弄了一大片的泥土嗎?我在空間戒指裡面,放了一半的東西,都是這裡的泥土,你知道不?把他們採下來,還不如將他們養在那裡,在這樣惡劣的情況下都能存活的植物,在空間戒指裡面,應該也是能夠存活的!」

「可是老大,你想過沒有,這些東西,都是活的,但是,空間戒指裡面,能夠存在的東西,都是死的,也就有說,裡面沒有一絲一毫的元素存在!」

豆豆的話,倒是讓秦天一凜,自己似乎是忘記了,空間戒指裡面,是沒有空氣的,也就是說,植物生長所需要的氧氣,二氧化碳什麼的,都是沒有的,就算是有泥土,也是沒有任何的作用的。

「額……這個啊,那就只能每天都往戒指裡面換空氣了,雖然這也不是一個好辦法,但是,現在我們也是沒有辦法啊,我們要呆在這裡,還要九個多月了,而且,其他的地方,我們也都沒有一一去過,誰知道還有沒有更好的東西啊。」

「不過,這麼多的東西,你一個小小的空間戒指,真的能夠全部裝下去嗎?要知道,有很多植物都不喜歡挨著長的……」

「好了,別廢話了,你不是知道哪些東西是可以吃的嗎?天生對那些東西有所感覺的么?既然我們拿不走那麼多,你就都去看看,哪些是我們能夠直接吃了的,妹的,裝不下,也不能讓它留在這裡!」

聽到秦天的話,豆豆一陣無語,這樣的好東西,要是直接吃了,還真是有點lang費了,不過,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了,就好像是秦天說的那樣,把這些東西真的留在這裡,那是要被雷劈的,因為,實在是太奢侈了!

豆豆可沒有那麼好心,將這些東西留給其他的人,所以,在經過一番的挑選了以後,他找出了很多的不知名植物,這些,都是可以直接吃下去的,而且應該是對他們沒有絲毫的壞處的。

說時遲,那時快,這個時候,他們兩個居然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了,就把這些植物,果實當做是食物一般,風捲殘雲了,直到最後,兩個人都很是無語的看著對方。

「豆豆,你妹的,沒看出來,你什麼都變化了,但是胃口卻是一點都沒有變化啊。」

「切,你還不是一樣啊?剛才那個像是大白蘿蔔一樣東西,你居然一口氣就吃下去了,你就不怕,自己營養過剩了?」

不管怎麼說,他們終於還是把這裡的植物,幾乎都帶走了,只留下了一小片豆豆覺得不能移植,也不能就這麼吃下去的東西。

當然了,要是他們就這樣停下來,顯然是不可能的,秦天現在的實力,比起以前,要強大的太多了,雖然,有很多地方,還是他不能夠去的,有著巨大的危險。但是,就速度方面,秦天還是很有信心的,只要在那些兵魂屍魅感覺到他的存在前,他就跑進葯園裡面,那樣,他們就是安全的了。

而這一次,他們到來的這個地方,裡面卻是什麼藥草都沒有,只有一顆很是巨大的樹木,而且,在這個樹木上面,長滿了果實,一個個晶瑩剔透的果實,看得豆豆都要流口水了。

「豆豆,這個東西,能吃嗎?」

秦天自然是不知道的,他以前看過一部電視,叫什麼封神的,那裡的雷震子,就是因為誤食了一種果實,變成了雷公嘴一樣的存在,要是這種東西也有這樣的能力,秦天到時候找誰哭去?

豆豆沒有回答秦天,就在秦天問出話來的一瞬間,它就已經來到了樹上,然後,抓起一個果實,就一口咬了下去。

而就在這個時候,秦天突然感覺到一陣危險正朝著豆豆這邊席捲了過去,就好像,有什麼獵物正盯著豆豆一般。

「豆豆,小心!」

不過,顯然,秦天喊出來已經晚了,因為,此時,一條大約有半畝粗細的巨蛇,一口就咬在了豆豆的腦袋上,以豆豆的能力,居然沒有發現,而且沒有逃離這個險境!

一時間,秦天的心裡急了,他馬上就想要去將豆豆救出來。

不過,就在他的腳想要動彈的瞬間,讓他驚訝的一幕出現了。

只看到,本來應該被這條巨蛇咬住的豆豆,居然像是沒有什麼反應一樣,依然自顧自的摘下了一個果子,然後塞到了自己的嘴巴裡面吃了起來,彷彿,被咬住的,根本就不是它的腦袋。

而,就在這個時候,巨蛇的臉色變了,變得極其的痛苦,然後,只看到,它的兩顆尖牙部位,流出了一絲絲的綠色血跡,更加讓秦天想不到的是,它居然發出一聲慘叫,然後瞬間就逃離了。

「豆豆,難道你在什麼時候,練了一身的鐵頭功了?」

秦天也抓起了一個果子,這個果子,秦天看起來有點眼熟,看起來有點像是以前看到過的人蔘果,一個個的,像是人類一般,有著手腳,倒掛在枝頭上,而入嘴之後,卻是整個人像是奶油一樣,整個的化掉了,他不明白,豆豆有什麼可以咀嚼的。

「我的身體,可是它這樣的魔獸可以相比的,要不是現在美食當前,我早就弄死他了,一個初入八階的魔獸而已,居然也敢跑來攻擊我,不知道死字怎麼寫嗎?」

「好吧,你的腦袋強大,我說不過你,不過,這個東西,給我的感覺,似乎有點不一樣啊,好像是吃下去就像是有一股清泉留到我的肚子裡面一樣。」

「這就對了,這個東西,本來就是有這個效果的,是用來增強體內的那些器官的一種果實,我們的現在的肉體,雖然還算是強大,但是,只要有那種可以無視我們防禦的技能,就可以攻擊到我們的內部,但是,要是我們將這裡的果實都吃了,那麼以後……」

「也就是說,以後就算是遇到那樣的人,比如地獄組織的那些,也根本就不用懼怕什麼了,是嗎?」


「知道還問,還不快吃!」

這棵樹,長了也有足足的幾十年了,幾十年來,這裡除了那條蛇以外,根本就沒有什麼人進來過,雖然那條蛇也是靠這個果實活著的,但是,它根本就吸收不了那麼多的能量,但是,現在這兩個強盜過來了以後,居然把百分之九十的果實,都吃了,讓它頓時欲哭無淚。

當然了,還不只是這樣,秦天跟豆豆,這一對強盜組合,對於其他什麼天財地寶的,根本就沒有什麼上心的,只是一直不斷的對這裡的一些葯園子進行洗劫。

而等到三個月過去了以後,幾乎這裡的所有葯園子,果樹什麼的,都被他們清洗了一邊,而這個時候,他們兩個,終於感覺到自己的身體有點不對勁了。

雖然沒有什麼特別的不舒服,但是,總是感覺到有那麼點不自在,秦天終於明白,怕是自己的身體也受不了這樣的進補了,於是,他們只好停下來,找了個地方慢慢的去煉化那些進入體內的能量了。

不過,就在他們停下來的時候,暗處的一雙眼睛,突然沒由來的睜了開來,朝著秦天他們所在的位置,看了過來,僅僅是一眼,就閉上了,然後嘴角微微的掛起了一絲微笑。

「想不到,還有這樣的魔獸存在,這個預言者,不簡單啊,或許,他真的就是我要等待的那個人了吧。」

遠處的秦天,似乎感覺到有什麼人在窺視自己一般,猛然就睜開了自己的雙眼,但是,四周除了他跟豆豆,根本就沒有第三個活著的存在,他有點詫異的拍了拍自己的臉。

「可能是我多心了吧,要是真有什麼存在,被我們洗劫了園子,可能早就出來了。不過,這個地方估計也呆不長了,還是快點將體內的那些能量煉化吧!」


… 天葬冢,可以說,秦天來到這個世界以後,在裡面呆的時間,是最長的,現在,雖然他依然還是二十齣頭的樣貌,其實,他真實過去的年紀,已經是一百多年了.

一百多年的時間,他卻是一直都在不斷的修鍊,雖然說,現在他的成就也比較高了,算是跟九級只有一層紙一樣的境界了,但是,這一層紙,卻是讓他感覺到,想要突破,是巨大的困難了。

不過,這個絲毫沒有影響他的心情,這不,在殺了魅影三大長老的兩個月以後,他跟豆豆對整個天葬冢進行了一次徹底的洗劫,有豆豆在,那些什麼隱藏的小世界,根本就沒什麼問題,只要是它想要的,就沒有找不到的。

於是,此時,他們就只能在一個房間裡面,痛苦的去『消化』這三個多月來吃下去的東西了。

不過,就在秦天進行煉化那些藥劑的能量的時候,他突然感覺到,似乎有一雙無形的眼睛朝著這邊看了過來,這是他的直覺,一直以來,他都無法解釋的直覺。

但是,當他睜開眼睛的時候,卻又發現,這種感覺沒有了,似乎,這一切都自己的錯覺一樣。

「老大,怎麼了?」

「沒有,只是我剛才突然感覺到,好像有人朝我們這邊看了一眼一樣,但是現在又沒有了,可是,我的直覺一向很準的,難道這一次錯了嗎?」

「可能真是你的錯覺吧,我倒是沒有絲毫的感覺,這裡的環境太過於特殊了,有很多潛在的東西,都是我們不知道的,就好像是你師父這樣的,還有差點殺死你的那個靈魂體,都是在這萬年來進入到這裡的人,或許,他們其中還有人存在也說不定。」

「或許吧,不過,這些都跟我們沒有絲毫的關係,我們到時候只要找到那個空間節點,趁著這裡的主人還沒有醒過來,我們偷偷的離開就好了,我可不想也想我師父那樣,留下一半的靈魂在這裡,雖然到時候找到這裡是方便了,不過,我這個人也就不完整了。」


「那是自然的,大不了,我們就去跟他打一架,我還不信了,他的能力還通天了不成。」

豆豆揮舞著自己的小爪子,彷彿現在他們眼前就有這樣的一個人一樣。

「這個倒是不急,還有半年的時間,這半年來,我們就好好的靜下心來,也算是對這百年來得到的東西進行一個整合吧,而且,我體內的地火元素,我也要進行一次大的排列整合。」

「我不知道你們人類怎麼那麼麻煩,反正這些呢,都是我不需要去想的事情,而且,這個把月來,我體內的東西,也都已經煉化了,你就先等在這裡,我出去玩會兒。」

看到秦天沒有要再一次出去的打算,豆豆有點不樂意了,讓他一直呆在一個地方,那是根本不可能的,它根本就不是個能夠靜下來的主!所以,雖然秦天還呆著,他依然還是選擇出去。

當然了,對於豆豆到底是要出去做什麼,秦天是不會去管的,現在的豆豆,秦天知道,實力比起他來說,根本就不弱,而且更加重要的是,它的肉體比他要強大的多了,所以,對於它,秦天也是沒有絲毫的擔心的。

不過,他的體內,現在像是要爆炸了一樣,那一股股到處流動的能量,就算是他的身體,一時間也根本就煉化不了,只能慢慢的去引導,將他們帶入到自己的各個細胞裡面。

不過,讓秦天感覺到很是不可思議的是,這些東西雖然吃了很多,但是,想象中的實力精進,根本就沒有發生,這個時候,他才知道,精神力的突破,靠著這些吃下去的東西,根本就是沒有絲毫的作用的,只有靠自己不斷的感悟,不斷的去嘗試,才能夠有所成就的。

不過,這麼多的天財地寶吃下去,難道就真的一點用處都沒有了嗎?自然不會,雖然秦天沒有多少的感覺,但是,他的肉體,還有他體內的各個器官,細胞,都在慢慢的發生著變化,都變得無比的堅韌。

就比如,原來他的細胞,能夠裝入的元素,是一,就已經飽滿了,要是再多,可能就會直接撐破了,但是現在能夠裝入的,就是二,是三,比起原來的要多出了很多,這不是因為他的精神力增加,排列的規則變了,才有這樣的變化的。

而是因為他的肉體變得強大了,細胞還是那麼多的細胞,但是,裡面的強度,容量,卻是增加了,一個個細胞,也變得更加的緊湊了。

可以說,要是原來的秦天,實力已經很接近九級了,只有一張紙那點的話,現在的秦天,那麼就是無限接近於九級了,可以說,在八級裡面,是無敵一般的存在了,當然,要真的進入九級的話,他還差那麼一個契機,只有真的過了這個契機,那麼,他才能夠真正的突破到九級!

不過,這個契機,秦天也不知道是什麼,他只知道,現在九級已經就在眼前了,但是,就是不能夠邁過去,這種感覺,很是難受,但是卻又無可奈何。

在天葬冢裡面,根本就不知道時間是什麼東西,因為,在天葬冢裡面,無時不刻的都充滿了危機,在裡面的人,要不然,就是在不斷的戰鬥,要不然,就是徹底的死亡了,而秦天,也在這裡不知不覺的呆了半年了。

離獨孤楓說好的時間,也只有一個月了,此時,秦天終於算是將體內的那些藥劑能量都煉化了,雖然說,還有很多留下來的藥性沒有揮發,但是秦天相信,只要到時候自己的實力強大了,那些藥性,必然會慢慢的煉化的。

似乎也知道是要離開這裡了,豆豆也準時的出現在了秦天的邊上,不過,它此時的樣子,卻是不怎麼雅觀,本來藍白色的毛髮,這個時候居然顯出了淡淡的黑色,而且,渾身上下都有一股難言的味道。

「豆豆,這段時間,你是去鑽地了嗎?怎麼搞成這個樣子了。」

「別說了,說出來都是一把淚啊,本來找到一個好地方,可以讓我在裡面好好的,舒舒服服的修鍊一陣子的,沒想到裡面卻有厲害的魔獸在,這不,雖然我還是逃出來了,卻是弄得現在這樣灰頭土臉的樣子了。」

「你活該,讓你沒事去那些地方,你不知道,天葬冢的深處,最低的也都是九級的存在嗎?要不然,我師父他也不會讓我們先提高實力了。」

「切~不過,有一點我想不通,以我吃了那麼多的東西,修鍊了這麼久的實力,應該早就達到九級了,為什麼就是沒有突破呢,真是太奇怪了。」

聽到豆豆那似乎是自言自語的話,秦天一陣驚訝,難道說,豆豆的突破,也是跟自己有關的嗎?一直以來,都是他們一起突破的,本來倒是沒有什麼感覺,但是現在聽豆豆這麼一說,還真有可能啊,是自己限制了它的成長的嗎?

「豆豆,你說,會不會是因為我們兩個的契約關係,所以只有我突破了,你才能夠有所突破的呢?」

「不,契約的事情,我清楚,根本就跟這個沒有關係……等等,現在我們是共生體,也就是說,一榮俱榮,怪不得了,我說怎麼總是突破不了了,原來是你還沒有突破啊!鬱悶了,這麼說,要是你一直突破不了,我就只能是這樣了?」

「你也覺得有那麼可能嗎?好了,這件事情以後再說吧,跟師傅約定的時間,也差不多了,我覺得,我們也是時候到了要離開這裡了,這裡的空氣,還真是讓我感到難受,妹的,以後要是沒有必要,我真心不想再到這裡來了。」

「我倒是覺得,這裡對於修鍊,是個不錯的地方……」

獨孤楓,在進入了自己的身體裡面后,就一直在房間裡面,從來沒有出來過,此時,他的手指,突然微微的動了下,然後,整個人慢慢的站了起來,然後很是茫然的看向了自己的手掌,隨即,他臉上出現了淡淡的微笑。

「想不到,時隔多年,我居然還能夠重新進入到這個身體裡面,這種感覺,真是太好了……我的那個徒弟啊,這一次,真是多虧了你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