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猶如他所猜想的一般,珍珠裡面的世界顯的異常廣闊。而灰原誠的精神體一邁進這個世界的時候他就看見了兩個一黑紅色一金白長相一致的精神體。在空中猛烈的互相衝撞著。看起來誰也奈何不得了誰的樣子。

黑紅色精神體的表情看上去異常兇狠,而白金色精神體看上去極為和善神聖。而後像是感知到了他的到來,他們就立刻停下了互相爭鬥,一起向他沖了過來。

這讓灰原誠有些慌,因為對方的力量十分強大。雖然來到這裡的只是他部分精神體給對方滅了也沒事,但是這還是會疼的啊!

而且被磨滅的還是精神體,那更是撕裂靈魂一般的痛苦! 大家感覺到了一陣骨骼折斷的聲音,然後就是吉人的一聲慘叫。

天寶大驚,可是,許風這陣掌力不光是對著吉人而去,而是橫掃這些人的。

「快走!」這時,天音急忙拉著騫人,他們一下子就遁走了。

天寶本身有有法力,他也急忙拉著他們幾個撤走,臨走前,他抱起了吉人。

只是許風這邊的人還是聽到了一些悶哼聲。敵人中很多還是受傷了。

許風的掌力打在了洞壁上,洞壁出現了一個巨大窟窿。

許風收了掌力,這時,他看到身邊的那個人已經消失了。那個人是誰,是軒轅黃帝嗎?

許風在想,他恭敬對著剛才那個人站立的位置,拜了一拜。

「大哥你在拜誰呢?」玉笙好奇的問道。

「在拜高人啊!」許風說道。

琪人對他笑了。小雪雖然沒看到,可是她看到許風在拜的時候,也感覺到了一些端倪。

「估計剛才那些人都受傷了吧,他們暫時不會來了!」小雪說道。


「是呀,我們再看看!」許風說道。

他走了過去,他看著黃帝權杖,他心裡一動,手伸了出去。他一下子就拿了起來。

許風驚奇了,可是他想到剛才那道金光,他有點點頭。

他知道,那一定是軒轅黃帝給自己傳遞了能量,這能量在身上,一定能拿起這個黃帝權杖。

許風拿起了這個權杖。這權杖一定還有很多神奇的功能。

只是許風想,這樣長一把權杖以後如何用它呢。

「找個東西包起來就成了,我可以幫你拿!」琪人說。

「你一個大姑娘,拿這個不好看吧!」許風笑了。

「要不我們平時放起來,不用就是,我覺得這樣的長兵器,打仗時才管用!」玉笙說道。

許風點點頭,「是的,應該是如此的!」

不過他看著這個權杖,突然靈機一動。他對著權杖,施加了意念。很快,權杖變小,成為可以握在手裡的和劍一樣長的東西了。

「哈哈,大哥,你可以再做一個袋子,背在背後,需要時就拿出來。我估計你使出這個權杖來力量很大的。千軍萬馬都不怕!」琪人說道。

「是呀,有道理,就這樣辦!」許風笑了。

不過他很快看到了在那個石頭檯子上,本來就有一個蛇皮套子,尺寸正好是許風變小后的權杖長短。

許風笑了。

「原來是如此收藏的!」琪人也看到。

琪人拿了過來,將權杖裝了進去。劍御玫將權杖背在背後,正好合適。

「走,我們去另外的屋子!」許風說道。

那雙劍是一定要拿到的,許風想。

他們來到了另外的屋子,在尋找那對雙劍。在另外一間練功室里,許風他們看到了那把劍。同樣的,那也是在一個石頭架子上的。

那一對劍沒有許風的劍這樣寬大,還是比較窄的,畢竟是女子使用。

許風看著玉笙和小雪,「你們去看看,能不能各自拿起來!」

玉笙和小雪看著他,「好吧,我們去試下!」

走到了兩把劍的面前,玉笙和小雪對著劍拜了幾拜,和許風一樣的說了些對旱魃恭敬的話。然後她們走了過去,那兩把劍很輕鬆就拿了起來。

她們拔出了劍,劍發著寒光,如一泓碧潭。寒光讓山洞更加明亮。

許風看到這個光芒直衝宇宙。許風知道,這劍能量一定是驚人的,也許不光能解決一般的爭鬥,還有些特殊能力。

「你們各拿一把吧,希望你們能夠法力大進步!」許風說道。

「好啊,但是琪人姐姐呢,她和我們一起來的,要不以後如果我們不執行任務,就給執行任務的姐妹吧。我們兩個就日常保管,好不好!」玉笙說道。

「哈哈,知道你小孩貪玩,那就這樣吧!」

許風想,那我這個權杖平時也讓琪人保管吧,她也可以防身。不過,萬一有壞人打主意呢,琪人打不過,反而吃虧,那就算了吧。

拿起了劍,許風看著這四周,不知道為何,竟然不想走了。

「那我們今晚就住在這裡吧。你們住在旱魃這裡,我住在黃帝這裡,我們都好好練功,我覺得這裡練功的效果會很好!」許風說道。

「好吧,那我們就這樣吧!」琪人笑著說。

「我們出去給大家說下,他們就在外面大廳宿營。我們就在裡面的房間!」玉笙說道。

「就這樣辦!」許風點頭。

他們走了出去,大家看到他們平安出來,都很欣慰。

許風給大家講了安排,他們把人手都安排好,一部分人在洞口外值守,一部分人在大廳里休息。

許風也知道,自己不能久留。雖然這次任務沒有納入商軍行動,只是個人行動。可是許風總是覺得有些不對勁。


他總覺得朝歌會發生一些事情,具體哪些事情他也說不上來。

晚上許風他們吃的是一些乾糧。吃完之後,許風和琪人她們一起在山上散步。

看著這裡的雪峰如雲,一切如夢。

想著當年的軒轅黃帝在這裡和旱魃一起,日出日落,修鍊功夫,然後最後仙去。想著想著,許風就很神往。

「你說我們要是以後來這裡隱居好不好!」許風問道。

「好呀,這裡是崑崙,是華夏始祖庭!在這裡當然好。只是我有時還是喜歡家裡的群山!」玉笙說道。

許風突然想起了娘,想起了那些山。

他點點頭。

「可以啊,這裡好像是冷了點!」許風笑了。

琪人突然笑了,「許風,你是在南方長大的!還是不適合冰雪之地。反正你去哪裡我們去哪裡!」

「這裡適合過一段時間來一下,算是補充能量!」許風說道。

「好呀,我也覺得這裡不錯,來這裡可以讓身體得到凈化!」小雪說道。


他們一起沿著山坡散步,暮色蒼涼,一切如亘古之前。

當晚,許風和她們各自在練功。


許風閉上眼睛后,巨大能量傳到了自己身體里。許風感覺到了如巨浪在洶湧。他不斷收集這些能量,將那些能量放在身體里。

最後當一切都平息,許風靜靜進入了空明之境。


這樣一種狀態下,許風突然看到了很多往事,那些往事,經歷了千年,依然彷彿在眼前。

許風看到了那場戰爭。黃帝和蚩尤的大戰。那場戰鬥和戰史里的說的差不多。

那年,蚩尤勢力在東方崛起,他們九黎部落威風凜凜。他們得到了外星球人的幫助,學會了打造鋒利的兵器和結實的甲胄。

他們西進奪取中原,因為這裡土地更加肥沃,疆土更加遼闊。

炎帝的人和他們大戰,結果一敗塗地。 「啊,這是何等令人讓人熟悉的味道,汝就是當初將吾之前身封印在這裡的人類吧!真是好膽!竟敢還敢出現在吾之面前!卑微的人類啊!今日你必將由這一百多年來的封印而遭受到代價!」黑色精神體,看著眼前的灰原誠散發著一股毀天滅地的威壓直朝灰原誠而去。雙眼更是放出凜然紅光。似乎是要盡全力將灰原誠給擊殺。

「夠了!住手曲靈!你還要執迷不悟到什麼地步!當初是我們的前身有錯在先,怪不到這個人類的身上!難道你連這點道理都不知道么?」白色精神體,擋在了灰原誠的面前。抵擋住了名曰曲靈的存在的進攻。

「啊!直靈!那是那四隻愚蠢的獨角獸做的事情!與我曲靈何干!你給我讓開!這一百多年來的封印,他必須給我付出代價!今日,這個人!吾比殺之!你給我滾開!否者今日休怪我不顧兄弟情義,你也得給我死在這裡!」聽到叫做直靈的精神體的話語,黑色精神體曲靈更顯暴露!

這一百多年來的監禁生活豈是如此就可以說的算了?今日他必報此仇。

原來在灰原誠獻出生命的那一場終焉之戰,用這顆珍珠為陣眼所封印住的四隻獨角獸,並沒有當場死亡,那個由翠子主持的方圓幾千米的超大型陣法,是能夠將敵人從靈魂將**里抽出的禁忌陣法。

而當時四隻獨角獸的靈魂就被封印在了這顆珍珠之中。因為殺死獨角獸們必定遭受不詳,因此這才採用了這樣的陣法。

然而,可惜的是即使如此,灰原誠還是遺憾的陣亡就是了。

而被封印在了這顆珍珠之中的獨角獸魂們,在被封印在了這顆珍珠之中,為了逃跑不斷努力研究進發著,

可惜的是收效甚微,然而,就在這樣的日復一日的想要越獄的同時,獨角獸們卻是發現了自己的力量在不斷削弱,甚至有著消亡的跡象。

這不禁讓幾隻獨角獸們開始慌了起來。在一日日的惶恐之中,幾隻獨角獸決定在想出了一個新的辦法。

那就是將所有的力量集中到一人的身上,讓那個人繼承他們的意志活下去。,

然而誰活下去,卻是一個問題。現在的他們都是靈魂是精神體狀態,如果將力量分配給其他人,就相當於把自己的生命所獻出。

四隻獨角獸,雖然都是親兄弟一般的存在。就連身上的血統也是堂兄弟的關係。但是唯獨在這一點上,沒有人願意做出退讓,畢竟誰都想活著下去。

就這樣一場兄弟之間的慘殺開殺了,他們互相吞噬著對方的靈魂,每成功吞噬一點對方的靈魂,他就不僅僅能夠得到力量還能獲得對方殘留的記憶。

而就算在這樣的過程之中,兄弟之間的慘烈戰爭在這樣的狀況之下進一步升級。

他們萬萬沒有想到,對方居然滿著自己做出了那樣的事情?而且,在他們的心底自己居然是如何的不堪。

雖說,對付的記憶里,也有著一些美好的存在,但那也只不過是些許溫暖,並不能改變這已經愈演愈烈的敵對態度。

就這樣,最後一人終於吞噬了其他所有人的靈魂,但是那隻獨角獸的靈魂也已非是當初的獨角獸了,現在的他已經有著其他兄弟三人的所有記憶。

而此時的他的力量也已經達到了全新的程度。可惜的是他依舊衝破不了這個封印。

畢竟這個封印就是根據他們的力量作為陣眼所作出的封印,因此這個封印將因為他們的力量提升而得到進一步的提升。

因此,最後全新的獨角獸更加悲催的在這個地方一獸獨自呆了十幾年,最後飽受混亂的記憶造成的疼痛感以及長年來獨自一獸的寂寞,讓他不禁有著自我消亡的想法。

但是兄弟幾人的余念卻是要著他活下去。

就這樣在生死之間的彷徨線上渡過了不知多久,這個四合一的獨角獸做出了選擇。

他將自己的精神體分做了兩份,一份集中了的是他的善念,一份則是他的惡念。

因為只有這樣在日後被封印的日子,他們才不會感到無聊,讓他們互相掐架來渡過這多餘的時間吧。

然而這一次的在分離卻是直接導致了獨角獸精神體的再度變化,不如說已經是升華的地步了。

再一次分別出來的兩個意識,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