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獰笑聲中邪力身體衆目睽睽之下竟然bàozhà了開來

頓時那片bàozhà的空間中有着一股極爲精純的滔天邪氣在涌動凝而不散仿若冤魂在嘶吼着

邪氣的正中是那一團濃郁的猩紅之色散出濃濃的血腥味道顯然這是邪力的一身精血

如此鮮血伴隨着滔天邪氣狂風一般的朝向辰夜席捲而去

“邪神降臨血祭化牢”

一道xiéè更好似來自遠古的聲音如同梵音般的響起旋即鋪天蓋地而來的滔天邪氣直接朝向辰夜籠罩下去邪力那一身的精血陡然化開將這滔天邪氣盡數的充斥而進

此刻從遠處看去那方區域全都是一片猩紅之色xiéè的氣息也盡數被轉化成血腥之味籠罩下來將這方無盡虛空瞬間變成一方血獄之地

血獄之地面積並不大以辰夜爲中心數十米範圍而已可是輻射開來的血腥氣息卻是將整個tiānzàng山脈望川河以及鷹澗要塞全都覆蓋了進去

所有的人在感受到這股濃烈血腥後修爲不到皇玄境界者全都感覺到一陣陣的虛弱感不但身體似乎要爆體就連魂魄都好像受到無形牽引將要破體而出

皇玄高手固然可以承受的住卻也能夠瞧出他們非常的辛苦需要在身體外面構建成一道無形的玄氣光璧才能繼續站立着

血腥的蔓延也讓得其他倆處大戰bèipò停了下來瞧着那邊血獄之地邪帝殿倆大高手臉色頓變那年輕人究竟有什麼了不起的手段竟然逼迫的邪力使出了這樣的手段

在邪帝殿中常人所謂的自爆遠遠不如邪力這一式那可是化自身**精血魂魄融爲一體出來的強大攻擊

一旦此式被施展出來邪力所受之苦絕對不僅僅是魂魄永生永世的消亡這樣簡單他的魂魄會殘留下一絲從此後受盡無窮無盡之苦沒有化解之法

那種苦真正的生不如死叫天不應叫地不靈

因此即使邪帝殿中人便是生死攸關都不會動用此手段而這倆個邪帝殿的高手心中更加清楚所謂血祭並不是單純的強大攻擊而是困

被困其中無可救贖 [ome],高速全文字在線!

包辦婚姻后我被大佬寵斷腿 冷酷總裁迷糊妞 血祭化牢被困之人無可救贖

除非修爲遠施法之人數個層次之上或許有這樣的可能破開當然如果雙方修爲相差如此之大比如辰夜已在聖玄之境或許與邪力相同級數修爲邪力又怎可能有機會施展此法

但是如果要從外面其他的人想要破開憑在場的人沒有一個人可以做到即便是邪風紫萱和濁離以及這裏的衆多之人聯手都做不到

血祭出施法之人將永生永世在無盡黑暗中遭受着天地懲罰以如此大的代價換來的一式手段豈會是可以被簡單破掉的

望着那數十米空間的血牢邪帝殿倆大高手眼瞳不由爲之一寒血祭最大的力量乃是困而不是攻擊

邪力竟然施展出如此一式那就意味着被困之中的年輕人一定有着極大的重要性

“邪山去抓了那小子離開他們由我擋着”

聞言邪風大笑:“哈哈邪炎就憑你一人也配”

“配與不配試過你自會知道邪山走”

一聲厲喝落下漫天中頓時無窮無盡的邪氣自天地各個地方快掠出只是一瞬彷彿這片天地已經由邪氣所組成

邪氣之中名爲邪炎的邪帝殿高手體內彷彿與外界共鳴了一樣當玄氣暴涌而出的時候竟也瞬間化成了精純的邪氣

邪氣蔓延之時邪炎整具身體立即變得虛幻無比似乎整個人都融進了邪氣之中

“邪神降臨tiānnù”

剎那時一道龐大的足有數十丈大小的虛影猶若真正邪神一般自這邪氣之中暴涌而現而虛影剛一出現便是赫然感應到方圓千米之地已若銅牆鐵壁般

“嗤”

空間纔剛剛被禁錮一道白光閃掠天刀已是硬生生的自這禁錮之中暴射而出轉瞬後便是將那邪山攔截而來

龐大邪氣之中那道虛影虛幻眼瞳中頓有着一抹震驚之意浮現

邪風再度大笑:“邪炎如果沒有手段破你此法你以爲我們會仍由着你施展這般手段現在就很好我們三人聯手你覺得你能堅持多久”

虛幻眼瞳大變自以爲的計謀不曾想到卻被反利用了

“邪風本座就讓你們知道即使你們三人聯手也殺不了本座”

龐大血牢中辰夜負手站立着古帝殿自體內掠出璀璨紫芒籠罩全身將周圍道道強烈的血腥之味盡數的阻擋在外

然而辰夜能夠清晰的感應到以古帝殿之力無法護他太久那如波浪般的衝擊力量固然是在源源不斷的加固着這方空間的堅硬度可依然有着一小部分朝向他衝來

僅是這微不足道的攻擊便讓辰夜感覺到了極大的危險按照他的預估頂多一刻鐘古帝殿就會無力支撐下去屆時他就會面對來自四面八方的攻擊

辰夜心中很清楚邪帝殿的人絕對捨不得殺他至少沒被帶回邪帝殿之前自己一定不會死

可是一旦古帝殿無法守護自身辰夜也很明白周圍的力量不殺他也會將他永遠的禁錮在這裏

邪力應該已死另外倆大邪帝殿高手他們或許無法對付紫萱等人加天刀卻能夠阻擋他們來救援自己

甚至辰夜都不相信在場的人能夠破開這一切將他解救出來就在方纔所謂血祭出現邪風大變的眼神已足以說明了一切

邪帝殿倆大高手殺不了紫萱他們同樣紫萱他們也殺不了邪帝殿的倆人等到他們離開之後不日將會有更多的邪帝殿高手趕來到那個時候即便是天閒等人趕到或許都無法幫助自己脫困了

一旦被抓

辰夜想都不多想伸手一動凌厲刀芒越出璀璨紫芒狠狠劈出

“嗤”

那道刀芒纔剛剛出現在血牢的空間中赫然半點威力都沒有釋放出來便已經被那充斥着血腥味道氣息腐蝕成無影無蹤的消失不見

“竟然如此的可怕”

辰夜目光一凝固然知曉邪力用命換來的攻擊必定強大無比可仍沒想到可怕到了這種地步

“再來”

辰夜沉喝殘餘玄氣自體內暴涌出現全數化成吞噬之力席捲而出可遭遇到血牢中的血腥氣息後吞噬之力彷彿遇見了剋星般無聲無息的憑空消失

“可惡”

玄氣暴涌化成狂暴的火焰之力雷霆之力乃至冰寒之力可無一例外在那血腥氣息的包裹中如螻蟻般的存在半點漣漪都不曾波動而出

看上去那血腥氣息纔是無物不吞的吞噬之力

“辰夜有危險了我們去幫忙”

鷹澗要塞上看到如今的一幕長孫然顧不得這蔓延天地之中令她需要全力防禦才能勉強撐下來的血腥氣息身影一動率先暴射而出

在她身後昊玄和沈億通青木老怪與葉邙等等但凡能夠出手者全都化成了光電快的對着那方數十米大小的血牢衝去

“轟轟”

片刻過後數十道強大的能量匹練在最近的位置重重的甩打出去

驚天的震響中能量颶風好像要侵吞了整方天地然而卻是讓那數十米大小的血牢連輕微的顫抖都沒有做到

衆人臉色齊齊大變而由於離之較近修爲稍顯弱者出這一擊後好似被反噬了整個人倒飛了出去猶若斷了翅膀的鳥兒竟朝向地面跌落而去

強如昊玄與沈億通者都免不了臉色青一陣陣的血氣上涌

“都離開這裏”

“辰夜”

“小兄弟”

“馬上離開我自有辦法脫困”

辰夜怒聲喝着盤腿坐於虛空中時雙眼也是旋即緩緩的閉上連禁忌峽谷他都是闖了出來就不相信這一方血牢真能困他一生一世

數分鐘過去後古帝殿光芒越來越弱到的最後只能如衣服般緊緊的貼在了辰夜的身上即便如此此刻便已有着血腥之力悄然的不受阻攔的緩緩滲透進去

“嗤”

一陣強烈的波動頓時自辰夜體內瘋狂的席捲開來以他如今的肉身強悍度加上身體曾在禁忌峽谷中鍛體過這些疼痛絲毫影響不到辰夜它們也無法對這具身體進行着破壞

然而令辰夜沒有想到的是當一絲絲的血腥之力逐漸的涌進身體中後他赫然感應到自身的鮮血竟然被這些血腥之力給凝固了下來

無論辰夜使怎樣的手段在短時間中都無法將凝固的鮮血給衝破開來使之在體內正常的運行着

一個武者不管修爲達到了何種地步心臟被洞穿腦袋被砍掉一身鮮血被放光那麼即便你是神是帝都將面臨着死亡

而鮮血被凝固固然不會讓辰夜身死但是會令他極快的虛弱下去以他身體本就重傷不堪的狀態稍微的繼續就可以令他萬劫不復

一旦全身鮮血都被凝固住那麼他將寸步難行身子的奇特虛弱會使他任何的手段都施展不出來到最後變成待宰的羔羊

這種情況絕對不允許生

辰夜咬咬牙關不管這些血腥之力的侵襲整個人立即進入到xiūliàn狀態試圖恢復玄氣以本身玄氣的不同凡響直接在身體當中對抗

可在他狀態剛剛進入xiūliàn中便馬上退了出來辰夜震驚的現在這方血牢的束縛中竟然天地間半點靈氣半點空間之力都沒有順着gōngfǎ而進來的居然是這些可怕的血腥之力

“這下真的麻煩大了”

辰夜略是苦笑了聲當收回了已經無力維持的古帝殿之後當整個身子暴露在血腥空間中後漫天的血腥直接將他籠罩了進去

這一剎體內每一處運行着的鮮血再以極快的度被凝固在鮮血被凝固的同時不但虛弱感加重辰夜的意識竟也開始渙散了

更加有着濃郁的血腥之力好像受到了牽引一般快若閃電般的朝向意識空間中而去瞧那模樣似乎想將辰夜的本命魂魄都侵蝕了

不過這一點辰夜倒不擔心化形狀態的魂魄辰夜有自信儘管無法阻擋但抵禦應該沒有問題本命魂魄之中所擁有着的遠非自身可以相比

但這樣下去便是個等待被抓的過程

“無論如何都要拼上一把”

辰夜突然狠了一下再一次進入到xiūliàn中不管有多少血腥之力被吸收進來辰夜始終保持着心神的平靜運行起殘留不多的玄氣快的涌動着

他想看看這些血腥之力是否可以被煉化

如果可以即使事後會留下什麼後遺症或是不安分的後果那也顧不得了總比落在邪帝殿人的手中強

若是不可以被煉化辰夜也不願意束手就擒迫不得已那也只能走最後一條路了 [ome],高速全文字在線!

大寂滅心術運行到極致這方空間之中無數血腥之力被快的吸收而進與此同時丹田之中殘餘不多的玄氣能量亦如洪水般狂暴的衝涌了出來

“煉”

玄氣如猛獸惡狠狠的朝向離之最近的血腥之力籠罩而去旋即極力的煉化着

在外面玄氣一分爲四被血腥氣息盡數的消融而去所以在這個時候儘管辰夜有心這樣去做卻不一定抱着太大信心

當然這是身體之中乃是辰夜可以完全主宰的地方情況或許會有所不同

“蓬蓬”

玄氣與血腥之力剛一接觸便開始了劇烈的撞擊果然煉化並不是那麼簡單不但不會太簡單在那撞擊過程中被包裹在裏面的血腥力量就若那吞噬之力一般反向開始腐蝕着本身玄氣

並且身體其他地方也有着血腥之力源源不斷的暴涌而來直接將這一團並不是太強大的玄氣給包圍在了裏面

一瞬間中血腥之力相融腐蝕的力度更加之大盡管有辰夜全力的抵擋都是無法阻止腐蝕的過程逐漸強盛起來

短短數秒時間而已所有玄氣盡數消失連一點渣子都不剩足夠的徹底

見這一幕辰夜倒並不顯得有多驚慌這也是有所預料到的

當玄氣徹底失去除卻肉身力量外辰夜也就與普通人一般無二但血腥之力顯然沒有停止下來它們繼續涌動着凝固了所有鮮血後目標一轉對準了他的身體

很明顯這些血腥之力是要辰夜從此連動彈一下都是無法做到

“嘿嘿”

辰夜裂牙一笑一股極端的瘋狂在體內潮水一般的升騰已經到了這個時候那也只好走最後一條路了

儘管這條路接下來將會十分的難走或許今生都將在一個極其困苦的狀態之中但也不能在這裏等死被抓進邪帝殿中

一股毀滅力量的氣息突然在身體當中波動着伴隨着如此氣息的出現那些強大的血腥之力似乎都感覺到了危險不在繼續衝擊着辰夜的肉身而是快匯聚在了一起防備着接下來的危險

“主人不要”

當毀滅氣息越來越盛之時一道陌生的聲音突然響在了辰夜腦海中令他現在的舉動不由爲之一頓陌生的掃視着自己的身體

好一會後辰夜才醒悟過來忙道:“殿靈是不是你”

所謂殿靈自是古帝殿殿靈辰夜萬萬沒有想到殿靈居然在這個時候甦醒了

“是我主人”

殿靈急促的說道:“主人並未走到最後一步你不能這樣做的”

聞言辰夜卻是淡然一笑道:“殿靈你親身感受過這些血腥力量的強大你認爲現在的我還有什麼力量去阻擋去破開嗎我已做不到所以不能等着邪帝殿的人過來將我帶走”

“可是主人你應明白一旦失去了肉身雖然你本命魂魄是魂變狀態更達到了化形層次比起其他人的肉身死亡無疑情況是好上許多可想要借體重生仍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古帝殿殿靈趕忙說道

“我知道”

辰夜淡淡道:“如不是情非得以我也不想這樣做可一旦落到了邪帝殿的手中殿靈你應該比我更清楚會有怎樣的下場那個下場不是我想要的更加不會是你和天刀想要的”

“主人”

殿靈沉默了一會後說道:“其實有一個方法可以讓你不需要這樣做”

“什麼方法”辰夜身體一震忙問

如他所說不是被逼到了絕路他也不會放棄自己的肉身武者都是知道一具肉身對他們來說意味着什麼

即使到最後有着大際遇本命魂魄可以借體重生但始終不是自己的身體多多少少總會有一些瑕疵無法達到完美的境界

因此聽到殿靈這樣說辰夜的激動可想而知

殿靈道:“如果主人你能夠將大寂滅心術真正領悟藉助着寂滅之力或許還無法破開這方血牢但至少身在血牢中你不會有事有着足夠時間想辦法將之破掉”

辰夜身子再震只要血腥之力無法對自己構成威脅那麼就算依然被困那也就不足爲慮了

血牢儘管強大無匹只要自己在巔峯狀態並且活動zìyóu擁有着衆多底牌的自己哪怕還是無法破開總是有着足夠的時間在這裏面xiūliàn着

即便到最後會有其他邪帝殿高手趕過來只要自己沒事到那時當邪帝殿高手化開血牢抓自己的時候自己就可以藉助着古帝殿未必不能離開

對於古帝殿辰夜有着極大的信心殿靈未曾甦醒前辰夜已經可以把古帝殿當成自己的家而今殿靈甦醒了他的神通勢必要更加的強大

屆時隨着自身修爲精進普通的聖玄高手或許都不能輕而易舉的抓住自己

然而領悟大寂滅心術

辰夜不由淡淡苦笑了一聲當年在衆神之墓中刀靈與他提起過大寂滅心術的xiūliàn要決可是這麼多年過去對於這其中的真諦他是半點頭緒都沒有

無數次xiūliàn中大寂滅心術無數次的運行對於這套gōngfǎ辰夜自認已經爛熟於胸可是一點點的變化都是不曾被感覺到

而今卻說要儘快將其領悟何等之難

知道辰夜心中所想的殿靈繼續說道:“主人不管怎麼樣這都是一個機會你何不先試上一試如果真的不行到時候你在這樣做也不遲難道你真想試也不試就放棄”

“殿靈你不要激我”

聞言辰夜再度苦笑旋即眉目一寒:“有機會我豈會不試”

話音一落辰夜立即收斂了心神不再理會一切的其他大寂滅心術緩緩開始運行

‘寂是寂靜滅是滅除煩惱妄想但寂滅不是死亡的代名詞寂滅更不是什麼都沒有了而是絕對的寂靜進入不生不滅中去而在某種程度上來講寂滅則是重生的開始’

‘心指本心心若還在天地自然擁有’

‘大寂滅心術不是毀滅的代表而是重生的開始’

腦海中重複不斷的浮現出刀靈曾經與他講過的話:‘由生到死由死到生當這個過程領悟之後便是真正的大寂滅心術’

伴隨着辰夜沉浸於大寂滅心術的領悟中後這方天地似乎變得極其安靜了下來

外面的無數人均是看見辰夜彷彿睡着了一樣那種狀態顯得有些安詳但同時也透露出一絲絲的猙獰

至於那好像與天地融爲一體的血牢則依舊是源源不斷的爆出強大的血腥氣息儘管不曾蔓延出去卻是讓得那方血牢所在地越加的可怕起來到得最後就算是昊玄和沈億通都休想靠近

在辰夜這般領悟過程中其身體內無數的血腥之力感覺到危險消散後再度開始進行着它們未完的舉動 錯愛:冷少,不安好心! 遠程俏佳人 六跡之夢魘宮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