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王宏偉在一開始的時候,腦門就暴起了青筋,等聽到後面便再也忍不住,怒罵一聲就衝了上去,一拳對着王成高的臉上砸了過去!

這一拳結結實實地砸在了王成高右眼上,王成高慘叫一聲就向後倒去,後面的人眼疾手快連忙把他頂住,這纔沒讓他摔到地上。

而王宏偉又掄着拳頭對他砸了過去,王成高不甘示弱,伸出手就抓向了王宏偉的頭髮,兩個人就像地痞流氓一樣打了起來。

壽堂打架成何體統?

王宏業等人連忙衝了上去,想要將兩個人拉開。

但拉架的人也不老實,拉起了偏架,還有人順勢就踹了幾腳,讓王成高又捱了好幾下。

然而王成高也不是孤身一人,他身後也有一批人頂着,那些人立馬也加入了進去。

原本兩個人的鬥毆頓時變成了十幾個人的大亂鬥。

“這……這算什麼事?”張雅琪整個人都傻了,沒想到這場壽宴居然能變成這個樣子。

李悼注意力也從王德運身上轉移到了那邊,無語地看着鬥毆中的衆人。

不過王素琴又沒有被捲入其中,所以他也懶得管這場鬧劇,而且也輪不到他來管這事。

早年帝國的環境可沒那麼太平安穩,能發家的大老闆沒有幾個是乾乾淨淨的。

王家生意做得這麼大,可不是完全靠的遵紀守法。

“……這些雜碎!!”

王家麒火冒三丈,狠狠一拳砸在了八仙桌上!

他拿起手機,就要打電話喊人過來結束這場鬧劇。

而另一邊,王素琴皺眉看着打作一團的衆人,順勢瞥了一眼王德運。

這一瞥頓時就讓她臉色一變。

只見王德運的腦袋無力的垂在那裏,臉上雖然還一片紅潤,但整張臉卻透露着一種詭異的僵硬感。

王素琴連忙來到王德運的身邊,伸出一根手指小心移到王德運的鼻前。

哪還有一點氣息?

她再把手按在王德運的心口上,同樣感受不到心跳。

王德運死了。

“都別打了!爸他走了!”

聲音響起,瞬間所有人都望了過來,全都看到了王德運垂着腦袋的那副樣子。

王宏偉等人也都大驚,再也顧不得王成高他們,一個個向王德運衝了過去。

“壽宴變喪宴……有點兇啊。”

劉文頭皮有些發麻。

“表姐夫你還信這個?”

李悼對王德運本來就沒什麼感情,聽到他的話後不由感到好笑。

“而且都過到了八十歲,就算喪事也應該是喜喪吧?”

“八十高齡確實是喜喪。”

劉文刻意放低了聲音:“但你外公這分明是被氣死的啊,能不兇嗎?”

李悼不置可否。

雖然他一點不信這方面的事情,但要按對方這個理論的話,這事確實是挺兇的。

王德運那邊,一些人已經開始哭了起來。

就連王宏偉都紅了眼圈,淚水在裏面打着轉,隨時都要往下落。

“王成高!”他死死咬着牙,猛地向後望去,“你給我死過……”

聲音戛然而止。

因爲王成高已經不見了蹤影。

“他人呢?!!”

王宏偉徹底爆發了,衝下去就抓住其中一人的衣領,怒問道:“王成高哪去了!”

“我……我不知道。”那人感覺自己就像在面對一頭失去理智的雄獅,聲音都顫抖了起來。

便在王宏偉即將發作的時候,旁邊有人道:“王成高剛剛好像趁亂溜出去了。”

“家麒,讓人把他給我抓回來!”

王宏偉一把推開了抓在手中的那個人,眼中充滿了血絲。

“他不說自己是老頭子的兒子嗎?我要讓他在老頭子的靈堂前跪上七天七夜!給老頭子盡孝!!”

邪王嗜寵:醫妃太傾城 ……

王成高捂着烏青的右眼,一瘸一拐地往外跑着。

不跑不行了,他知道鬧到這個地步,王家肯定不會放過他這個出頭鳥。

所以他連家人都沒管,趁壽堂裏最亂的時候就趕緊跑了出來,不然等晚點就沒有這麼容易跑了,

至於留在壽堂裏的家人他也顧不上擔心了,自己先溜掉纔是正事。

“他媽的,真是晦氣!!”

王成高怎麼都沒有想到,王德運居然這麼簡單就掛掉了,真是讓他一點心理準備都沒有。

現在好了,王德運一死,他算是徹底沒機會分到王家集團的股份了。

甚至就連那一百萬都沒了。

“……嘶!”

王成高不小心牽動了身上一處傷勢,疼得倒吸一口涼氣,“王家那幾個雜碎下手可真他媽狠啊!”

混戰開始的時候他幾乎吸引了對面所有火力,被對面好幾個人狠狠打了一陣,現在全身上下到處都在痛。

但現在也只能先忍着了,痛也得跑,不然還不知道王家會怎麼處置他。

只是跑着跑着,王成高就感到有些不對了。

“這是到哪兒了?”

他愕然地看着四周。

原本按照記憶中的路線,他這會兒早就跑出這個走廊了。

但現在,周圍一片黑暗什麼都看不到,只有掛在兩邊的一個個紅燈籠散發着朦朧的紅光,向前方深處一路延伸。

原本只有很短距離的走廊,此刻卻竟看不到盡頭。

王成高嚥了口口水,心中隱隱升起了一種不安的情緒。

他此刻才發現,自己從壽堂那邊一路跑過來的時候,路上竟然一個人都沒有遇到。

今天可是王德運的八十大壽,莊園從沒哪天像今日這樣熱鬧過,這一路怎麼都該遇到幾個人啊。

這太不正常了。

“難道是剛剛沒注意,不小心跑岔了嗎?”

王成高給自己找了一個解釋。

畢竟莊園這麼大,大部分人都集中在壽堂那邊,不小心跑到了什麼偏僻的地方遇不到人也是正常。

回頭是不可能回頭的,說不準王家的人已經找過來了,只能繼續往前走。

他壓下心中的不安,順着走廊繼續往前走去,很快沒走多遠就看到前面出現了一道身影。

王成高頓時鬆了口氣,這鬼地方實在安靜地有些過分,他一個人慌得不行,現在終於看到了其他人,心裏頓時就安定了不少。

“喂,等一下!”

他加快步伐,向那個身影快步走了過去,準備問問這裏是莊園的什麼地方,從哪裏可以出去。

但是當他越往前走,臉上就越發疑惑。

前面那人穿着一件大紅色的衣服,總給他一種很眼熟的感覺。

當王成高再走近一段距離後,他終於知道那種熟悉感是怎麼回事了。

那不就是王德運身上穿的那一套嗎?

王成高心中頓時一突,再仔細向那人臉上瞧去。

正好那人也慢慢轉過身子,向他望了過來。

當看清那人的臉後,王成高臉上唰的一下瞬間就白了。

那分明就是剛在壽堂裏,當着衆人面斷了氣的王德運!

“鬼啊!!!”

王成高面如土色,嚇得屁滾尿流,轉身就要往回逃。

但當他剛轉過身去,就一頭撞在了一人的身上,把猝不及防的他直接撞倒在地。

他擡頭一看,便看到剛剛還在後面的王德運正站在他的身前,低着頭用那對渾濁的眼珠子死死地盯着他。

“兒啊,你還沒給我拜壽呢。”

王德運僵硬的臉上帶着詭異的笑容,張開乾癟的嘴巴,對王成高說道。 慕青抓着王欣欣的手一路向前跑着,時不時緊張地注意着四周的情況。

好在到現在爲止,她們這一路都很順利,沒有出現什麼異常。

周圍也是一片安靜,只聽見她們的腳步聲和喘氣的聲音。

“不行……我跑不動了……”

王欣欣停了下來,胸部劇烈的起伏。

現在的她只感覺肺部一片火辣辣,氣都快喘不過來了。

慕青看到王欣欣臉上一片病態的紅暈,知道她快到極限了。

但現在還沒有脫離危險,是絕對不能停下的。

便在慕青準備讓跟在後面的那兩個保鏢,把王欣欣抱起來繼續跑的時候。

“怎麼還沒到……我感覺……已經跑了好久……”

王欣欣大口喘着粗氣說道。

慕青就像醍醐灌頂,一下子就猛地醒悟了過來!

對啊!怎麼還沒跑出去?

按道理來說,她們這會兒應該已經差不多離開王家了纔對。

但現在這裏又是在哪兒?

慕青神情緊張地打量着四周,這才發現不知從何時開始,周圍變得一片死寂,顯得有些過於安靜。

就連這個季節晚上經常聽到的昆蟲聲都消失得一乾二淨。

她拿出手機一看,信號格那裏一點信號都沒有。

“該死!”

慕青知道她們真的陷入麻煩了。

她從一開始就精神高度集中,緊張關注壽堂那邊的動靜和周圍的異樣,卻唯獨忽略了這份安靜。

“慕青,怎麼了?”王欣欣看到她臉色有些不對,緊張地問道。

前妻,別來無恙 “是域,莊園已經被域覆蓋了!”

慕青臉色非常難看。

“從一開始我們的感知就被影響了,一直都在裏面打圈,白白跑了那麼久。”

域,是兇級異類所掌握的一種能力。

當兇級異類釋放域之後,被域所覆蓋的這片區域就等於化作了絕對的凶地,幾乎沒有人能從裏面逃脫出去。

不光是生物的感知,就連電子信號都會受到影響。

她們已經成爲了甕中之鱉。

“那我們是逃不出去了嗎?”王欣欣臉都白了,聲音都在顫抖。

“三號,你去周圍查探一下。”慕青沒有急着回答她,而是對後面一個保鏢下達了命令。

“不要再掩飾了,使用你的能力!”

隨着她的吩咐,其中一個保鏢點了點頭,接着張開嘴巴,猛地嘶吼一聲!

吼!

在王欣欣驚恐的目光中,那個保鏢原本就強壯的身體再度膨脹了一大圈,可怕的肌肉直接撐裂了西裝,嘴裏長出了獠牙,面龐也變得粗野了許多。

就像變成了一個沒有進化完全的野人。

“五分鐘。”慕青沉聲道:“五分鐘內不管有沒有收穫,必須回到這裏!”

保鏢沒有說話,直接走進了黑暗中。

王欣欣又忍不住問道:“慕青……”

“三號是那位大人轉化的僕從。”慕青努力維持着冷靜,“說不定可以抵抗域的影響。”

那位大人是家族裏僅有的三位兇級之一,就算是在兇級中也是非常強大的存在。

而三號的力量正來源於那位大人,或許可以……

但現實給慕青潑了一盆冷水。

五分鐘很快就過去了,而三號卻再也沒有出現。

“我們走!”慕青毫不猶豫,抓住王欣欣就向前走去。

儘管域已經籠罩了整個莊園,但就這樣待在原地肯定是不行,必須想辦法繼續尋找出路。

“不……不等他了嗎?”王欣欣強忍恐懼。

“不用等了。”慕青做了個深呼吸,維持着最後的冷靜,“既然超過了時限,那就說明他回不來了,至少短時間內無法回到這裏。”

但這一次還未等她們走多久,慕青忽然就看到前面遠處多出了一道模糊的紅色身影。

遇到別人了?

慕青卻沒有任何高興,因爲其他人也被困在了這裏面,並不能幫她們改變現在的困境。

“那是……爺爺?”

王欣欣卻張大了小嘴,一臉的吃驚。

“什麼?王德運?”慕青猛地瞪大了眼睛,很快就看清前面那人身上穿的確實就是大紅的壽衣。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