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王聰又不是模特,也不是數據專家,哪知道一千五百焦耳熱量是什麼概念:“那是吃多少?”

“一份白米飯的熱量就要兩百多千卡。”金鷺苦笑一聲:“我每吃一樣東西,都感到身體在向我表示感激。”

王聰的嘴巴再次驚的掉下來,哎呀媽,這還能活嗎!一份白米飯?一天?!

“早上半塊雞蛋白,兩片生捲心菜葉,中午一個小番茄,晚上只吃兩片捲心葉。”金鷺道:“這就是我每天的生活。我們有嚴格的身材控制合同,一磅都不能胖。一旦你胖了一磅,都有可能會被公司退貨。”

王聰喉結聳動,嚥下一口唾沫,這若是讓他,一天估計就被餓死了。

“幸好我現在有了一些名聲,公司也不至於對我那麼的苛刻。”金鷺道:“但我仍然不敢多吃,我說我已經八年沒吃過一次飽飯了,你信嗎?”

王聰的腦袋搖晃的跟撥浪鼓似的。

“算了,不說了,說了你們也不會相信。”金鷺再次苦笑:“所有人看到的只有維密天使T臺上的光鮮,沒有人會看到背後的傷痛。”

王聰都不知道自己應該說什麼來安慰金鷺,只能舉杯示意喝酒。

金鷺也沒猶豫,一飲而盡。

再次倒酒,金鷺繼續說道:“我很幸運,嫁給了世界上頂級的服裝設計師,他在圈子裏呼風喚雨,所以我才一步一步帶上了頂級模特的皇冠。”

聽到這裏王聰也爲她鬆了一口氣,至少這樣感覺還是挺不錯的。

“可他幾乎從未回過家,在國外,我幾乎都是一個人生活,一個人照顧孩子。”金鷺的臉上露出了苦笑:“果兒是試管嬰兒,因爲他以前生活太糜爛,所以他連正常男人的能力都沒有。他會娶我,和我一起‘創造’了果兒,完全是因爲他看中了我的基因,他認爲我能爲他‘生’出的孩子會是完美的。”

王聰聽到這裏已經徹底驚呆了,實在是不可思議。 金鷺又獨自喝了一杯酒,嘆息道:“可是令他失望的是,我的基因太強大,果兒長得幾乎就是一個東方人,完全沒有西方混血的那種樣子。所以他很失望,他覺得果兒不完美……果兒已經五歲了,這五年來,她也只見過她這個名譽上的父親三次而已。”

王聰徹底沉默了。

他真的沒想到金鷺的背後竟然有這樣的故事,他有些心疼眼前這個外表光鮮亮麗的超模了。

“那你還要和這種男人在一起?”王聰道:“直接和他離婚啊!”

“如果我和他離婚,會影響他的名譽,影響他在圈子裏的地位。”金鷺又一次長嘆:“如果他名譽因此受到了影響,他也不會放過我,我在我的圈子裏也就再也混不下去了。”

王聰就不明白了:“做模特既然那麼辛苦,連吃飯都受限,那爲什麼還要做啊。”

“任何行業總會有人去做。”金鷺認真道:“有些人是有選擇,有些人則沒有選擇。”

王聰忍不住好奇:“那姐姐你是有選擇的還是沒有選擇的?”

“我沒有選擇。”金鷺毫不猶豫的回答道:“我必須成爲一個公衆人物。”

公衆人物,很多人都會去關注。華夏做模特或許得不到太多關注,除了什麼獸啊,什麼嬌一類曝出不堪照片和視頻的。

但在歐美可不一樣,維密超模是相當受關注的,而金鷺這種得到維密長約能夠帶上翅膀的維密天使,那就更是萬衆矚目了。

維密每年都會砸錢辦一場超級秀,顯然觀衆也非常的買賬,從每次維密秀網絡直播都會造成網絡大面積癱瘓,就可以看出人們對美好身體與美麗設計的期待和追捧。

這種情況下,金鷺自然會受到萬衆矚目。

少年王 ,纔不敢下手。

金鷺很清楚,自己應該如何去做才能讓自己永遠處於一個有利的位置,她揹負的東西太多,有些事情只能她自己去承擔,她不能讓金鑫知道,因爲金鑫一旦知道,就會有危險。

危險的事情她自己一個人來承擔就好。

遠走他鄉的事情也讓她一個人來承擔便好,過自己並不喜歡過的生活,也讓她一個人去接受就夠了。

只有這樣做,金鑫才能做她喜歡的事情。

這是金鷺唯一在乎的東西。

“在我很小的時候,身邊的朋友就都羨慕我,都說我有一個那麼厲害的家庭,豈不是想做什麼就做什麼。我也一直都是這樣認爲,所以我很任性。”金鷺一邊喝酒,一邊跟王聰聊。

王聰平靜的點點頭,這是肯定的啊,無論是誰生在一個有青幫勢力的家庭之中,那都會很任性的。

“後來我長大了,突然發現事情根本不是我想的那樣子。”金鷺的語氣變了:“我意識到,因爲我生在這樣一個家庭之中,才變得做任何事情都要小心翼翼,都需要顧忌各種規矩。我想要的生活根本就不是這樣的……”

真是應了一句話,誰都有煩惱。

沒錢人家的孩子,煩惱自己爲何沒有出生在一個富裕的家庭,有一個腰纏萬貫的老子,有一個富可敵國的老媽。

他們以爲那樣的生活纔是無憂無慮,想買什麼就買什麼,他們不會爲了一雙幾百塊的阿迪達斯而顧慮爸媽上個月的工資。

有錢人家的孩子,煩惱自己爲何沒有出生在一個普通的家庭,有一個普通職員的父親,有一個工作簡單的母親。

他們以爲那樣的生活纔是自由自在,想做什麼就做什麼,他們不會爲了一頓飯有十種要求規矩而顧慮父母在朋友前的面子!

“富二代有富二代的憂心,負二代有負二代的煩惱。”王聰只能這樣安慰金鷺:“每個人的成長都有煩惱,這無關家庭和背景,任何人都一樣,成長必經的東西。”

金鷺挑眉看了王聰一眼,這個比她小好幾歲的傢伙居然跟自己講人生大道理呢?

金鷺突然將王聰的被子給掀起來。

王聰差點把魂兒給驚飛了,本以爲接下來會發生點乾材烈火的事情,可金鷺卻又把被子給他蓋上了。

“毛都沒長齊呢,居然要對我說教。”金鷺看似輕鬆道:“你還是先走好你自己的路吧。”

好尷尬呀!

王聰一時之間竟是無言以對,難道是被窩太黑?他早就長齊了……爲什麼金鷺要這樣說,顯然是眼神不太好吧。

但這事兒王聰又不能解釋,解釋出來多尷尬啊,還是忍了吧。

就這樣,王聰坐在牀上,聽金鷺給他講她小時候的事情,講金鑫小時候的事情,又講金鑫長大之後的事情,講她自己長大之後的事情,還講她成爲維密超模之後的事情……

滔滔江水連綿不絕,紅酒一瓶也見底了。

王聰從一開始緊張的傾聽,到後來疲倦的傾聽,再後來……再後來就睡着了,畢竟他也困啊,聽故事很容易被催眠的。

況且金鷺的聲音又那麼好聽,王聰聽的一入迷,就緊跟着入夢了。

夢裏王聰夢到了金鷺居然從背後抱住他,那溫柔的豐滿讓王聰好一陣**呢。


然後王聰就轉過身……

……


白狗一早五點半就接到了金鑫的電話,金鑫讓他送幾件XL的男士衣服,裏裏外外,上上下下的都要,還說最好是安德瑪運動品牌的,因爲王聰之前穿的就是安德瑪這個牌子。

白狗本來還睏意朦朧呢,一聽到這裏就蹭的跳下了牀,驚呼一聲:“誰呀?你這悄無聲息的就玩上同居了?金鷺姐不是回來了嗎?她沒回家住?她知道這事兒嗎?”

“你胡扯些什麼呢,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子。”金鑫氣的翻了個白眼:“你抓緊時間給我送來,記得順便買些早餐,二十人份量的吧。”

“晚上開派對了?”白狗這下更不解了,金鑫好像不是那種喜歡熱鬧的人。

金鑫提高聲音:“你哪來那麼多廢話,抓緊時間把我讓你做的事情做好。一小時之後給我送到。”

“行行行,馬上做。”白狗急忙答應下來:“但是我能不能說個事兒啊,這才早上五點半,就算我去安德瑪專櫃,人家也不開門呀!”

“你是上滬人嗎?”金鑫無奈搖搖頭:“你就不會去七浦路服裝批發市場看一看啊!那地方這個時間已經開門了好不好?”

白狗一拍額頭,哎呀,早說啊。批發市場的高仿肯定實惠,同樣三百塊在專櫃就買一件T恤,能把高仿的三個色號都買全咯。


“成,放心吧。”白狗這時候也基本上沒有了睏意:“我現在就去做事。”

“那我等你。”金鑫道:“記得幫我姐買一些低熱量的早餐來。”

“我也不知道什麼熱量低啊。”白狗哭笑不得,這就太難了,說出個名稱他能做,這低熱量……什麼是低的?

“你鼻子下面是什麼?”金鑫卻反問道。

“嘴巴啊。”白狗一怔。

金鑫瞪眼道:“要嘴巴就只是吃飯的嗎?不會問嗎?這還用我教你嗎!真是服氣了。”

說完這番話,金鑫不給白狗辯解的機會,直接就掛掉了手機。


白狗也被教育的徹底清醒了,迅速起牀去洗刷一下,拿起手包就迅速出門,開車直奔七浦路。

……

金鑫囑咐過白狗之後,自己也迅速起牀洗刷,她答應過早上要讓果兒第一眼就看見她的。

很快,金鑫就把自己弄的美美噠,她走出臥室就悄悄的去打開了姐姐和果兒的房間。

此刻果兒正一個人睡的甘甜,卻並沒有金鷺的身影。

金鑫愣了一下,走出房間又看看樓下,沒有啊,金鷺一大早這是去哪了?

金鑫也知道當模特的要保持身材很辛苦,估計金鷺是出去晨跑保持體重了。真是挺不容易的呢。

“果兒,你這個小可憐,竟然自己一個人睡覺。”金鑫憐愛的爬上牀,看着被窩裏一個五歲多的小姑娘,小姑娘長得特別精緻,一看就像她媽,特別有氣質,標準的東方美人。

果兒睡的非常熟,根本沒有意識到身邊竟然有人來了。


金鑫也很是小心的躺在了果兒的身邊,就等待這果兒睜開眼睛第一眼就能看到她。

雖然金鷺和金鑫兩姐妹每次見面都會“互掐”,但是在面對果兒這件事情上,卻一個比一個親,金鑫這個當小姨的更是對果兒甚是疼愛。

每次果兒回到國內,金鑫都幾乎是寸步不離自己的外甥女。

其他人都因過度疲倦而睡的很沉,若不是因爲果兒,金鑫這個時間也肯定醒不了的。

這一個小時過的很快,金鑫還沒看夠果兒呢,門禁就響了。

金鑫馬上按下牀頭旁邊的遠程開關按鈕,她知道是白狗來了,沒想到這傢伙還挺快呢,時間觀念可以啊。

殊不知白狗這一小時可真是忙死了,出門第一時間就去早餐店訂了一堆早餐,什麼類型的都有,還要了低熱量的蔬果沙拉。

殊不知水果糖分多是單糖,能被直接吸收,但能量有限,只吃水果不但容易餓,反而還會吸收更多熱量。

早餐店準備早餐的時間,白狗就着急忙慌的去了七浦路的服裝批發市場,大江南北來批發衣服的生意人也都聚集在此了。

白狗平日也沒來過啊,有點懵圈,幸好碰到一個熱心人,告訴了他去哪能買到他想要的那類高防運動名牌。

時間緊急,白狗也沒怎麼挑選,反正是要黑的白的一定買不錯。一千塊錢買了三套,黑白灰都齊全了,質量還不錯呢。

買過衣服白狗就回早餐店取了打包好的早餐,然後一路開車狂襲趕來金鑫家。

這一路上風風火火,一秒鐘都沒停歇,白狗倒也聰明多要了兩份早餐,算是給自己準備的。

白狗大包小包的來了,金鑫下樓迎接的時候就伸手做了一個禁聲的手勢,示意他不要大聲講話:“果兒還睡着呢,他們也都還沒醒。”

白狗無語:“那你讓我來那麼早?”

“我讓你來送衣服,那傢伙不穿衣服怎麼起牀。”金鑫瞪了白狗一眼。

白狗一臉詫異,究竟是誰呀,哎呀媽,光着睡呢?

“趕緊的,把早餐準備一下,衣服給我,我去簡單清洗一下。”金鑫把衣服拿過來,去洗衣房直接用乾洗機清理一下,然後烘乾除蟎就可以直接穿了。 金鑫十幾分鐘的功夫就把衣服清理好了,白狗這時候也已經把早餐全部放入碗盤,他正在廚房納悶兒一件事情呢,垃圾桶裏的泡麪盒等垃圾都堆滿了!

“你這是幾天沒去扔垃圾了?”白狗皺眉,臉上一臉無語的嫌棄。

“這都是昨天晚上才吃的好不好。”金鑫瞪了他一眼:“我有那麼窩囊嗎!”

金鑫說完就把衣服直接拍在白狗懷裏:“去,樓上左邊第一個房間,把衣服給人送過去,順便把人喊醒。其他房間你就別打擾了,都是女孩。”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