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班禪聞言默然以對,劉軍文眉頭也是緊皺。他們實在想不明白,究竟是什麼人會做出這樣的事情,而且這樣做究竟又是為了什麼原因。但他們明白,不管那幕後之人是為了什麼,絕對不會就這樣善罷甘休,恐怕藏區要迎來一段時間的風雨飄搖了。

「劉將軍,這件事情我會找些可靠的人仔細研究,然後來決定怎樣向外界公布。還請你轉告當局,靜心等待些時日,我一定能做出滿意的答覆。」小班禪沉吟良久后,露出和他面容完全不相符的成熟之色,對林白道:「林白,這件事情還請你替我們保密!」

「班禪放心,這裡面的關節,我自然清楚!」林白微微點頭。開什麼玩笑,丹增這件事情牽扯極大,關乎藏區的穩定,就算是借他一百個膽子,他都絕對不敢往外亂說。

「如此甚好!」班禪輕舒了一口氣,臉上終於露出一抹笑意,對林白溫聲道:「不知道你接下來有什麼打算,是準備在哲蚌寺休息些日子,還是有另外的謀划?」

話音落下,劉軍文的雙眼也落在林白臉上,想要聽聽他這個大外甥接下來要做什麼!

「我要去金陵一趟,調查清楚一些事情!」林白眼中露出熾熱神色,一字一頓道。 “你先別進來!”聽到雲天說話,裏屋的陳豔芸急忙喊道,雲天根本就沒有理會她的話,推開門,問道:“怎···。”那個“麼了。”還沒有說出來,雲天眼睛就直了,口中笑道:“呵呵,你說你洗澡就洗澡嘛,爲什麼不讓我進來。”

陳豔芸看到雲天進來急忙穿好衣服,對着雲天說道:“死色狼,冰兒妹妹都說了,所以我纔會不讓你進來的。”

“她說什麼了?”雲天問道。


“沒說什麼。”陳豔芸說道,接着扯開話題問道:“你來找我有什麼事情嗎?”

雲天點了點頭說道:“是有事情,我想讓你先回玄風城去。”

“怎麼了。發生了什麼事情?”陳豔芸問道,她知道雲天不會無緣無故就讓自己回去的,一定是有什麼棘手的事情讓雲天不得不做出這個決定。

雲天說道:“家族傳信讓我去就五大世家的子女,你留在這裏太危險了。”

“我不怕,我現在也是有武功的了,能夠幫助夫君了。”陳豔芸說道。

“我不想讓你冒險。”雲天說道,“再說了等我解決完這裏的事情,你還是可以再回來的。”

“那冰兒妹妹她走不走?”陳豔芸問道。

雲天說道:“她家族距離太遠我實在放心不下,所以就沒有讓她走···。”

“夫君,你不用說了,我明白的。”陳豔芸說道,她心裏也知道,雖然自己現在經過雲天的提升有了武神的實力,但是在雲天的勢力當中就顯得有些微不足道了,自己要是留在這裏的話雲天還要派人手保護,這樣雲天的勢力就會減少,要是與他們交手的話難免會吃虧。自己還走得好,等雲天把手上的事情忙完了之後自己在來找他。

雲天說道:“其實我也不想讓你離開的,但是沒有辦法,我保證只此一次,以後不管在有什麼危險的事情,我都不會再讓你走了。”

“我在這裏只會拖累夫君,這我是明白的。”陳豔芸說道,“我什麼時間走合適呢?”


雲天說道:“越快越好,我讓葉風他們保護你一程。”

陳豔芸點了點頭,就轉身起來開始收拾衣物,雲天走了出去,安排葉風他們幾人送陳豔芸一程。

至於那靈鷲宮的八十一人云天沒有讓陳豔芸帶走,自己手上多了一股人手,獲勝的機率就會大一些。

送走了陳豔芸之後,雲天就回到了學院現在要做的就是先讓司徒雲夢回家,在學院的路上,雲天碰到了冷傲。

雲天衝着冷傲擺了擺手說道:“冷傲。”

聽到有人叫自己冷傲回頭一看是雲天,笑了一聲說道:“是你小子呀。”

“這麼多天都幹什麼去了?我都沒有見過你。”冷傲問道。

雲天說道:“去處理些事情。”

“呵呵,我還以爲司徒家的大少爺只會遊手好閒,看來他們說的還真沒有錯。”冷傲說道。

“你怎麼知道我是司徒家的人,那個他們是誰?”雲天問道。

冷傲向四周看了一下,對着雲天說道:“跟我來,我有事情要告訴你。”

雲天問道:“什麼事情?在這裏說不行嗎?”

“不行。”冷傲說道,就向前走去。

雲天跟在冷傲的後面,但是卻沒有放鬆警惕以防冷傲向自己下黑手。

兩人來到了冷傲的辦公室,“什麼事情?”雲天問道。

冷傲示意雲天坐下,自己則是坐到了雲天的對面說道:“司徒家族快要發生大事了。”

“什麼?什麼大事?”雲天驚道,這可是關係到自己的家族由不得雲天不緊張。

冷傲說道:“想來你也應該知道八大世家打算商議一下,以後如何對付天下會吧。”

“嗯。”雲天點了點頭,問道:“你是怎麼知道的,對了,還有你是怎麼知道天下會的?”這件事情雲天也是今天才知道,聽冷傲的口氣好像比自己知道的還要早。其實不是冷傲知道的早,其實早在雲天在玄風城的時候消息就已經傳來了,可惜的是雲天當時沒有在這裏,所以纔會知道的晚一些。

“當然是天下會告訴我的。”冷傲說道,“就在你打敗我的那天晚上,有一個身着白衣的老人來到了我的房間,對我說:‘自己心愛的女人被奪去了,就這麼輕易放棄嗎?’我當時看了他一眼,覺得他高深莫測自己若是與他交手的恐怕不是他的對手,我假裝想了一下。然後問道:‘不放棄,還有什麼辦法?’”

“‘當然有辦法,加入我們,替我們做事我們會幫你奪回水無痕的。’那人說道。‘你們是什麼人,你又是誰?’我問道。那人說他們是一個名叫天下會的祕密組織,他則是這個組織的護法。我知道天下沒有這麼好的事情,就問道‘要我做什麼事情?’他說讓我對付你。”

“當時也由不得我不答應,若是我不答應的話想必他一定會殺我滅口。”冷傲說道。

“所以你就向他們傳遞我的消息,是嗎?”雲天問道。“既然你已經加入了他們,爲什麼現在又把這件事情告訴我呢?”

“不,我沒有給他們傳遞過任何消息。他們說消息不用我來傳送自己會有人傳送,我要做的事就是想辦法把你除掉。”冷傲說道,“至於我爲什麼告訴你這些,你以爲我是因爲你嗎,不是,我是因爲無痕,我不想她傷心,其實在第二天我就想告訴你了,但是卻一直沒有找到機會,就這樣一直拖到現在。”

“那你剛纔說的,我司徒家有什麼大事發生,到底是什麼事情?”雲天問道。

“這次八大世家祕密商議天下會都已經知道了,而且還知道八大世家的高手幾乎全部都跟隨家主前往商議,家族中剩下的全都是一些老弱婦孺,其實八大世家這次做的十分的隱祕,只有高層纔會知道,至於怎麼會泄露出去,那我就不知道了。”冷傲說道。

雲天心中想到:“他這麼說的意思就是問題出現在高層了,就算是他們都去的話應該也會留下足夠足夠的人手保護家族吧,怎麼也不能把人都調走吧。”

其實這次商議只是一個幌子,那是因爲他們八大世家同時收到手下情報機關傳來的消息,說天下第一相士莫玄被一羣神祕人帶走,這才使得八大世家手忙腳亂起來。

其實莫玄不僅是天下第一相士,而且還是天下第一謀士,精通行兵佈陣,用兵如神,能夠預測過去未來,一直是各大勢力拉攏的對象,他更是八大世家現在家主的恩師,而且還與八大世家的父輩交情頗深,他如果要是被天下會捉去那對於大陸就會造成極大的威脅。所以八大世家纔會傾盡全力前去營救。他們對外聲稱是商議如何對付天下會,實則是前去營救莫玄,司徒風揚這才讓雲天過來幫自己。

“冷傲,你怎麼會知道的這麼清楚?”雲天問道,“你在天下會是什麼地位,要是地位低的話決計知道的沒有這麼清楚。”

“你可還記的霸天城的冷家嗎?”冷傲問道。

“冷家?!”雲天想了一會兒,問道:“冷言,冷語。你們什麼關係?”

“他們一個是我父親,一個是我兄弟,你說是什麼關係?”冷傲說道。

雲天低頭沉思了一下,問道:“難道對付我們司徒家的就是你們冷家?”說着雲天身上爆發出強大的殺機,要是冷傲回答是的話,雲天很可能就會一下殺了他。


冷傲點點頭說道:“不錯。”雲天聽到之後並沒有殺掉冷傲,而是問他:“既然你家打算對付我們司徒家那你爲什麼還要告訴我呢?”

冷傲盯着雲天看了一會,說道:“我們不是你的對手,我告訴你就是想求你能夠放過我父親以及兄弟一馬。”

雲天笑道:“呵呵,我現在身在騰龍城,如果現在霸天城出事情的話我也是鞭長莫及呀,好像是我應該求你放過我母親一馬纔對吧,冷大少爺?”

冷傲搖了搖頭,說道:“我不相信憑你的才智會讓自己的母親陷入危機,你一定有什麼祕密勢力在保護着自己的家族,我父親想的太簡單了。”

當初冷傲的父親冷語傳信來讓他對付雲天的時候,他從前就知道父親的野心極大,但是他沒有想到自己的父親竟然會是天下會的人,冷傲給冷語的回信中說,冷傲勸自己的父親放棄這次行動,並且說這次行動很可能就會使自己家族遭受滅頂之災,但是冷語卻沒有聽冷傲的話,認爲冷傲有些太過於小心了,司徒家的高手已經出去了大半,自己的家族再加上自己一些隱藏的人手,對付司徒世家那還不是手到擒來。但是他沒有與雲天真正的交過手,不知道雲天的可怕。冷傲可是與雲天交過手,知道雲天是一個極難對付的人,他告訴雲天這些也是爲了能夠讓自己的家族有一線生機,雖然他知道父親手下的實力也不弱,但是他總有一種感覺:自己的父親不是雲天的對手。若是自己的父親成功了雲天就會變成猶如喪家之犬,水無痕也會十分的傷心,權衡利弊,冷傲還是打算把這件事情告訴雲天,讓他心中有個準備。 雖然尋找轉世靈童和蕭薇下落的事情夠緊促,也夠驚險,但林白心中對十萬大山深處發生的那些事情的疑慮仍舊沒有半點兒消減,尤其是那句不知所謂的偈語,更是叫他心如急焚,他覺得如果自己不能儘快查明這裡面的彎彎繞繞,在華夏大地上絕對會有天大的禍事升起。

如今好不容易把靈童和蕭薇的事情解決,而且從吳良口中得知了這偈語和《卜易天書》的傳承乃是起自金陵,他自然是要好好的把這些事情查驗一番,解決掉心中的困惑。

最要命的是,他覺得這件事情極有可能和法相之事也有所牽連。要知道按照他先前的推測,召喚出十萬大山內那神秘法相的人恐怕也還存留在這世間。那法相之威,按照林白的估算,就算十個現在的他都擋不住,如果不儘快查清楚,等到禍事上門時,一切就晚了!

「行行且停停,進進復回回,待到無路可循時,回頭柳暗花明!」班禪聽到林白這話后,眉頭微皺,沉吟片刻后,輕聲念出了一句偈語,然後對林白溫聲道:「林白你此次定然會有所獲取,不過一切都要多加小心,如站刀尖上,彎腰就是地獄!」

聽著班禪這神神道道的話,林白心中的迷霧更重了幾分,不過他也沒有多出言追問。對於這些佛家大能的言論,林白可是深有體會,這些人最喜歡的就是弄玄虛,等到你追問的時候,來上一句佛曰不可說,自己何必去討那沒趣兒,還不如在心中多揣摩揣摩。

「這樣也好,你躲在這邊也算不上什麼事情,有些事情終究還是要去面對的!」劉軍文搖了搖頭,有些恨鐵不成鋼的看著林白,沉聲道:「回去好好跟你家裡那幾位說說,我看這叫做蕭薇的丫頭也不是什麼壞人,她們應該不會難為他!你呀,以後還是收斂些吧!」

林白聽到這話,不由得被臊了個臉紅脖子粗。顯然劉軍文以為他去金陵,是怕回到燕京后不知道怎麼面對幾女。尤其是二舅那最後一句『以後還是收斂些』更是充分的顯示了他心中的無奈和無可奈何,顯然過慣了軍旅生活的他,實在是無法理解林白這花心從何而來!

「二舅你就放心吧,我一定會處理好的!」林白生怕自己把實情說出來會讓劉軍文擔心,只能幹笑著把話語應了下來。不過劉軍文的話也並不是不無道理,雖然賀嘉爾說過把蕭薇收了的話,但處理權實際上還是掌握在林白手裡,他去金陵,也不是沒有逃避的意思。

「你們年輕的人事情,我就不攙和了!」劉軍文苦笑著搖了搖頭,然後擺擺手道:「你回去歇著吧,我和班禪再聯繫下燕京的高層,討論下這件事情,儘快拿個結論出來!」

寺外又開始下??始下起飄零的雪花,誦經聲和轉經筒發出的聲音無比悠遠。當林白走出靜室房門的時候,看到蕭薇正笑靨如花站在風雪中等待著他,小臉頰被風雪吹得通紅,但那雙晶瑩剔透的大眼珠里卻是藏著無法抑制的喜色。

看著風雪中蕭薇的模樣,林白心中沒來由的想起一句古詩『風雪依柴門』,在華夏娛樂圈儼然躋身一線的大明星,如今卻像是剛談戀愛的小女孩兒一樣,為了等待情郎,完全不畏風雪,只要看到自己心上人,所受的寒冷冰凍就什麼都算不上。

「這麼大的風雪,你也不怕凍感冒!」疾步走到蕭薇身前,林白雙手捧住蕭薇那如大紅蘋果般的面頰,笑吟吟開腔,話語中滿是不可掩飾的寵溺。

「這不是等你嘛。」哲蚌寺是何等莊嚴肅穆的所在,蕭薇生怕色膽包天的林白在這古剎中做出什麼匪夷所思的事情,一閃身捉住他的雙手,然後帶著些小疑慮,輕聲道:「你二舅沒說什麼不好聽的話吧?他們會不會不滿意我的身份啊?」

「放心吧,都滿意著呢。你這麼可愛的小丫頭,他們怎麼會不喜歡!」林白搖頭苦笑,然後從口袋中摸出從活佛那巧取豪奪而來的天珠,給蕭薇帶上,而後握緊她的手,朝手心哈了口熱氣,溫聲道:「走吧,趕緊回去烤烤火,喝點兒熱騰的,凍著了可就不好了!」

「我才不要回去,我要和你一起在這雪地里漫步!」蕭薇嬌憨無比的抱住林白的胳膊,柔軟的胸脯蹭個不停,眨巴著雙眼,可憐巴巴道:「我最喜歡的就是下雪的天氣,我要和你一起在這雪裡走下去,要一直走到白頭!」

「好,那我就陪你走下去,一直走到白頭,走到海枯石爛,你我都化成這宇宙中的一粒微塵!」林白心中一熱,伸手揉了揉蕭薇頭上順滑的髮絲,然後伸手攬住蕭薇的肩膀,緩步朝著遠處走去。 家有Omega初長成 ,晶瑩的雪花覆蓋身軀,彷彿一夜白頭!

歡愉的時光過得總是很快,簡單休整了一夜后,劉軍文便派人過來通知他們,林白那架私人飛機已經在機場收拾妥當,要他們趁著藏區最近天氣情況還算可觀的條件下,儘快離開,以免耽誤了林白的事情。

離別又到,諸人心中難免有些不舍。尤其是看著抱著小靈童的格桑活佛,諸人更是覺得心中難忍至極。雖然相識時間並不算長,但經歷生死的感情卻是遠比其他的友誼堅牢的多,也彌足珍貴,這一別不知何時再見,諸人如何能舍?!

「送君千里,終有一別!你們多保重!」將諸人送到機場后,自從回到哲蚌寺后便一直沒出現過的卓瑪主任把林白等人送到登機口,朝林白掃了眼之後,臉上露出抹苦笑,溫聲道:「雖然不知道你要做什麼,但都要多加小心,千萬別出什麼意外!」

有些感情能在風雪中走到白頭,而有些小情愫卻只能掩蓋在風雪之下,不被人提及。蕭薇和林白很顯然是前者,而卓瑪則是後者。她明白,林白不會與他有什麼結果,但對她而言,有那段驚心動魄的旅程就已彌足珍貴,以後想起,臉上就會露出笑容。

「你也多保重!」林白溫和一笑,朝蕭薇看了眼,看到那小妮子眼裡滿是促狹的笑容,然後沒多猶豫,伸出雙臂抱了卓瑪一下后,在她耳邊壓低聲音道:「世間有情人千萬,我林白已經無福消受,只願漫天神佛在上,能讓你覓到屬於你的那顆星!」

話音落下后,林白緩緩鬆開雙手,然後轉身朝停機坪的諸人揮手示意。伸手握住蕭薇的柔荑,緩步朝著機艙內便走了進去,一路向前,沒有回頭,他不是不想回頭,而是不敢回頭,是怕看到那些熟悉的面孔終將陌生,而掉下淚來。

時間如白駒過隙,一縱即逝。這一離別不知道又要到何年何月才能相遇。林白已經不敢想象,如果等到百年之後,自己壽元仍舊悠長無比,可這世間熟悉的人卻是一個少一個,而身邊的紅顏也彈指老,等到那個時候的話,他又會怎麼去做?!

「世間緣法千萬,而且你也看到有靈童轉世。咱們又焉能說清楚這世上是否有鬼神之說,如果有緣的話,就算曆經千百劫,就算轉世千百回,終究還能相遇。這也是我這老骨頭願意死撐下去的原因!「許是看出了林白心中的疑慮,陳白庵輕輕拍了拍他的肩膀,溫聲道。

看著陳白庵那祥和的面容,和嘴角掛著的恬淡笑容,林白那顆略略有些煩躁的心終於平靜了下來,伸手握緊了身旁蕭薇的手。前塵往事遙不可及,抓住眼前擁有的一切,珍惜現在能夠享受的生活,遠比去為那些還沒發生的事情憂慮而快活得多。

「你放心,我和燕京城裡的那些姐姐,一定會永遠陪在你身邊!」蕭薇似乎也明白了林白心中的事情,緊握住他的手,如水晶般無暇的眼神中滿是堅毅。

選定了人,確定了人,就要生生死死陪著他走下去,又豈能只在風雪中走到白頭?!

離開藏區之後,縱使是身處飛機中,林白等人也明顯覺得那股壓在胸腹間的沉重郁意消減了許多。而且機窗外的那些雲朵也明顯少了許多,晴朗的陽光透過窗口照在諸人身上,著實叫經歷過生死瞬間的諸人,心情舒坦了許多。

眯縫著眼盯著窗外的陽光一會兒后,瞥了眼靠在自己肩膀上沉沉睡去的蕭薇,林白眼中緩緩露出了一抹期待之色。離別雖苦,但林白是那種不安分的性子,沒有麻煩去解決,對他而言才是真正的麻煩,這就像那些打了一輩子仗的老將軍,突然閑下來會覺得百無聊賴一樣。

飛機滑翔的高度緩緩降低,機身下熟悉的城貌緩緩出現在眼中,金陵城終於到了!

看著那熟悉的一幕幕,林白雙手不禁捏緊,眼神更是變得堅毅無比!不管在這個熟悉的古城裡,究竟會發生什麼,不管究竟會查出什麼,他都有信心把這一切扛起,不讓這些事情禍亂到自己的家人,還有這片熱土上那些無數的淳樸善良之人。

飛機帶著巨大的轟鳴聲緩緩降落在金陵機場,落地帶來的異樣感覺將諸人從昏昏欲睡中驚醒過來,但處於回鄉快樂中的諸人,卻是沒意識到一個近在咫尺的大麻煩正朝他們靠近! “呵呵,你說的不錯,我確實有一股勢力在霸天城。”雲天笑着說道,“如果冷語能夠像你這麼聰明的話,希望他儘快罷手,那麼你們冷家還有一線生機。”

“那你能不能放他們一條生路?”冷傲問道。


“看在你的面子上我可以放他們一條生路。”雲天說道,“但是····。”

“有什麼條件你儘管說。”冷傲說道。

“但是我現在要是向霸天城傳遞消息的話,也來不及了。”雲天說道,“這一切只能是聽天由命了。”

冷傲也知道自己的父親是個急性的人,說不定現在就已經動手了。冷傲對着雲天說了一聲:“謝謝。”之後便快速的向外面跑去。希望自己到霸天城的時候還來得及。

雲天看到冷傲走了之後,也急忙向順天酒樓奔去,葉風六人因爲去送陳豔芸現在還沒有回來,只有紫霜她們在這,看着雲天去而復返,紫霜心中想到:“難道還有什麼事情?”

“少爺。”紫霜對着雲天說道。

雲天說道:“紫霜,現在傳下令去,命令凡事所在八大世家的人手若是八大世家遇到什麼危險,不惜一切代價也要救他們,就算是暴露我們的實力也在所不惜!”

“是,少爺。”紫霜答道,看來這次是有大事發生了,不然的話少爺也不會不惜暴露實力。

“對了,曾風他們現在到什麼地方了?”雲天問道,雲天在玄風城的時候就給曾風、江楠他們下個一道命令,讓他們火速前往霸天城,現在都已經過去好幾天了,想來他們應該也快到了吧。

雲天難道會未卜先知,不是雲天會未卜先知,雲天讓曾風他們去霸天城的原因是,雲天打算救出五大世家的子女,然後先回霸天城然後再想辦法把他們送出去。沒有想到卻間接救了自己的家族。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