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現在來看,有了那位已經在國際上掀起風暴的暴君插手。

用其他的手段很難對付趙扶余了。

『或許…』

『可以試試聯繫那邊。』

眼中閃過一抹遲疑,背叛黑暗料理界的下場,讓他震顫。

但相比手裏的烙印回饋而來的巨大好處,還是讓他很快就下定了決心。

『只要吞噬了趙扶余,一切就都值得…』

很快,一個電話就這麼通過加密的通道,直達了還正在跨洋之上行駛的飛機當中! 明落昔站起身來,道:「學生不才,還未靈台覺醒,望長老指點一二。」

文長老拿起茶几上的茶壺飲了一口,清了清嗓子:「你叫什麼名字?」

「明落昔。」

文長老把這個在嘴邊念了幾聲,放下茶壺,站起身來,明落昔,明落昔?

驚詫:「你是長公主?」

明落昔也不擺架子,淡淡道:「武場無尊卑,還請長老一視同仁。」

文長老這才勉強對明落昔這個大齡悟靈者有些好感,依舊不冷不熱:「不知長公主芳齡幾許?」

「十三歲。」

文長老沉吟了會:「恕我直言,這個年歲還未靈台覺醒,這輩子怕是難了,五系靈者皆在十歲之前靈台覺醒,十歲之後就算覺醒也很有可能在五系之外。神殿雲,金木水火土,人間正道上,出了五系,這靈力不修也罷,修了也會錯入魔道。」

神殿這群神棍的理論還真是傳播入人心啊,個個當作真言收藏,她是白色靈氣,五系之外,那將來會入魔?

呵,可笑之極!

神,因人心而生,又因人性而滅。

魔,因慾念而生,又因慾念而旺。

「那長老的意思是我不應該留在武場悟靈?」

文長老坐下身去,不卑不亢:「老朽不敢,長公主隨意,這些孩子要開始悟靈了。」

這是轟她走呢,明落昔耐著性子對文長老微微一笑:「落昔還是去藏書閣看書吧,那裏比較清靜。」

明落昔走後,文長老冷哼:「皇家公主又如何,十三歲靈台還未覺醒,我倉龍未來可悲啊……」

明落昔想着正好剛剛也沒把武場看個透,不如先逛逛武場。

在武場里她找到了當初學武時的感覺,都是一群像花兒一樣的少年,有着無限的可能。在廊下,她看了會兒幾位十歲左右的孩子比劍,男孩子是水系靈力,持劍揮向木系靈力的少女,少女輕鬆應下,騰空而起進行反擊。

明落昔搖頭,這男孩子靈力極不穩,心浮氣躁,長久以往下去只能停滯不前,不會有什麼突破。那女孩靈力雖穩,但氣力不足,需練其筋骨。再說那黑衣男孩,靈力雖是三人里最高的,反應卻不快,遇敵會吃大虧。

倉龍人才缺失是一個惡性循環,這些孩子沒個靈力高強的人來教導,自己胡亂練習,而靈力高強的人不願留在倉龍,一心嚮往神殿。

長久以往,倉龍危矣。

「長姐在看什麼?」明逝水走了過來,身旁跟着明檸熙和明檸菀。

「隨意看看,這些孩子很用功。」

明檸熙微嗤:「長姐看得明白么?」

明落昔搖搖頭:「不太懂,我想我總能學會的。」努力努力,爭取再突破個幾介,早日到達天靈。

明逝水給予她肯定的目光:「世上無難事,只怕有心人,我相信長姐定能靈台覺醒。」

明落昔莞爾一笑:「借二弟吉言。」

明檸熙很是「驚訝」,問道:「長姐居然靈台還未覺醒?真是不可思議,長姐呀,你如今已經十三歲了,想要覺醒是很難的!」

明落昔滿臉愁苦:「許是我靈根不穩,靈台覺醒比別人慢些。」

明檸菀安慰:「長姐別灰心,你去悟靈塔試試,說不定有所突破。」

明逝水說道:「靈台覺醒較遲的在倉龍也有記載,聽說最遲的一個在十五歲才覺醒,所以長姐一定要對自己有信心。」

明檸熙藉機挖苦:「長姐要用心悟靈呀,父皇對你可是寄予厚望,別到二十歲才靈台覺醒了,到時候又是忙國事又是忙修靈,可就應接無暇了。」

明落昔淡淡笑着:「多謝三妹關心,我定不會讓父皇失望。」

明逝水提議:「長姐不如同我們去訓練場,在旁看看或許會有助於悟靈。」

明落昔點頭應允。

明檸熙的靈器是一把短劍,名喚星璨,與主人心意相通。見明落昔在場,格外賣力,已打得對手連連求饒,她還不肯放手,明逝水出手制止。

「檸熙,點到為止,你今日怎麼如此魯莽?」

明檸熙瞧了一眼明落昔,喘了口氣,飲些茶水:「今日靈力旺盛。」向對手施一禮,「一時沒收住手,還請多多包含。」

對手是一介平民,無權無勢,連忙回禮:「能與檸熙公主過上兩招是我的榮幸,不礙事,不礙事。」

提劍走到明落昔跟前,額頭微微冒汗,整個人容光煥發,問:「長姐可看出什麼?修靈可不是一件易事,方方面面都要顧全。」

明落昔回顧著剛剛她與別人的比試,乍一看是無破綻,招招刁鑽,不給那人留一絲餘地。旁觀者清,她的招式里還是有不少破綻,她自己若出手,不拼靈力,兩招之內就能將她拿下。

還是不懂得搖頭:「妹妹招式漂亮,靈力高強,姐姐愚笨,看不太懂。」

明檸熙譏笑:「漂亮?長姐看了半天就看出這個?靈力無情,傷人時可不漂亮!」呵,這個廢物,有何資格居嫡長公主的正位?有何能力掌管後宮?是父皇被風沙迷了眼!

輪到明逝水與人比試了,他的靈器是一把雁伏刀,十二歲的年紀靈力已到地靈四介,可見平日裏十分努力。

他的招式果然和他的人一樣穩重,破綻極少,將對手擊倒時伸手抓住了他,那人摸了摸沒遭殃的屁股,萬分慶幸,感激的施了一禮。

「領教。」

和明檸熙相比,明逝水多了幾分仁義和大氣,明明才十二歲,卻少年老成,處事周全。

明落昔讚賞的點頭,如此心性,假以時日必然有所作為。

親手給他遞了一杯茶水:「二弟辛苦,剛剛那套刀法二弟使得遊刃有餘,平日一定練得很勤進。」

「多謝長姐誇獎。」畢竟還是少年郎,得姐姐誇獎,面露喜色,笑容在嘴角溢開。

明檸菀手裏拿着一本書,剛從藏書閣過來,與明逝水和明落昔說笑了幾句,坐在長凳上拿來宮裏自製的乾果分食。

「長姐和二哥嘗嘗,這可是我親手烤乾的,酸酸甜甜的,十分開胃。」

明落昔和明逝水拿了兩片嘗嘗,都讚不絕口。 「咔嚓!」

葉善整個手都開始攥著拳頭,葉飛看到葉善那殺招攥下的手掌,瞳孔一陣震動,葉善要殺他,葉飛無可論如何也逃不掉的。

「啊!不!」

葉善的手掌忽然停下了攥緊拳頭,手掌變成了一個鷹爪形。

「他是我爹,我不能殺他!」

葉善大聲的說著,他的聲音變成了四歲孩童的聲音,葉善的手掌緩緩張開。

「殺,殺,你是大魔王,你是世界的王,你不需要礙手礙腳的親情。」

忽然,葉善的口中又出現了一個聲音,那是一個很粗重的少年音,葉善的五根手指緩緩的攥下。

「不!不!我不,他是我爹,我不能殺他,我不能。」

「滾出我的身體,你是誰,滾啊。」

葉善的孩童音響起,他的五根手指艱難的張開,他知道五根手指一旦攥成拳頭,葉飛就會死。

「你要殺他,你就是我,我就是你,你和同生,和我合二為一吧!」

那少年音繼續響徹著。

「不,爸爸,快跑,爸爸,快跑啊!」

葉善的四歲童聲又響起,葉飛連忙向後退著,他不知道這個時候該不該跑,要是跑了,葉善被同化怎麼辦,要是不跑,自己待會就要被殺了,四歲孩子的意志,能和上一世千年的大魔王意志相比嗎?

葉善身體內住著兩個意識,一個是千年大魔王,一個是他的本體。

「殺,殺了他,你不是葉善,你是大魔王,你是大魔王,執掌眾生的大魔王,全天下的人都會在你的腳下臣服求饒。」

那少年音不斷的誘導著葉善,五根手指快要捏成拳頭了,拇指和食指已經碰在了一起。

「不,滾啊,滾啊,我是葉善,我是二郎神的後裔,我不是大魔王,滾啊!」

葉善整個手掌張開,他啪的一下就把幹將凶劍扔在地上,雙手抱著腦袋在地上打滾著。

「哼,不知好歹的東西,我今天就讓你跟我同化。」

那少年音響起,葉善整個人都是痛苦的在地上慘嚎著,葉飛看著這一幕,不知道該如何幫助葉善,這種事情,只有自渡,他人難助。

「啊啊啊啊……」

葉善的聲音越來越痛苦,慘叫聲也越來越大,少年音的慘叫和四歲童音的慘叫同時出現,宛如兩個人一起發出的聲音一般。

「世上只有媽媽好,有媽的孩子像塊寶,沒媽的孩子像根草,撲進媽媽的懷抱啊,幸福少不……」

一道道悠長清脆的音樂聲響起,葉飛拿著手機播放出世上只有媽媽好這首歌,童聲純凈無比,讓葉飛都很感動,葉飛每次聽到這首歌的時候,都會想起林英,當初就是這首歌,幫助葉飛度過一個又一個感動的夜。

葉飛知道,李月珊是葉善最重要的人,希望葉善聽到這首歌后,會想起李月珊的母愛,然後恢復力量。

「啊!」

隨著葉善最後一聲大叫,他整個人都昏迷了過去,他的身體開始縮小,恢復了他原本四歲孩童的身體。

「成功了。」

葉飛深呼出一口氣,內心鬆了一下,感覺一塊石頭落地了。

葉飛朝著葉善走去,他緩緩的抱起葉善,眼中帶著不可思議,原來上一世的大魔王這麼強大,即便是死了,經過地獄的輪迴,還存在下一世的葉善身上。

葉飛摸摸的撿起地上的幹將凶劍,現在凶劍已經認了葉善為主人,葉善隨時可以感應到幹將凶劍的位置,而凶劍也同樣感受到葉善的位置,葉飛有些感嘆,這把劍自己都控制不了,葉善一碰,它就認主了。

葉飛抱著葉善,朝著前方走去,他對葉善認識更多了一分,葉善這個孩子還是善良的,只不過是上一世的大魔王在作祟,一旦大魔王的性格和葉善融合在一起,那一切都完了,葉善往後的路,異常艱險,甚至比葉飛走過的路還要苦上萬分。

「可憐的孩子啊。」

葉飛不由得為葉善的人生感到擔憂,不知道該怎麼辦,人生公平嗎?有人生下來就殘疾,有人生下來就天賦異稟,有人生下來就醜陋無比,而有人生下來就帥氣無比,天生麗質,更有的生下來后,狂吃不胖,還有些人喝水都胖,哪有什麼公平,自己的人生自己過,自己的命自己定!

「唔……爸爸……」

葉飛抱著葉善走著,葉善就醒了,他用肉乎乎的手揉揉眼睛,叫著葉飛爸爸,很是可愛。

「嗯,我在,怎麼了?」

葉飛回應著葉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