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琴音低下了頭,緊緊抓住裙子“……五木香,你終於來了。”

果然,不出琴音所料,守護甜心們感受到了鬃狼的氣息

“五木香同學,請問你可以加入守護者嗎”

“當然可以啊”五木香笑了笑“凪彥君,我們在舞會上見過面呢”

“……恩”凪彥點了點頭

“說到這裏!”彌耶插了一句“我知道一家店很好吃,大家和彌耶一起去吧”

“可是還有會議要開呢”舞香皺了皺眉

“沒關係沒關係,我們就去嘛”彌耶撒起了嬌

“既然沒有太多事情,就去吧”唯世只好點了點頭

“這樣當然好”舞香攬住唯世的胳膊“那我們走吧”說完,眼睛向千雪那裏瞟了瞟

玫瑰之吻

“好好吃啊”彌耶吃了起來

“鬃狼”五木香點了點頭

“不行,不行!”

“大家快看,是怨之蛋!”守護甜心們感受到了怨之蛋的氣息

“大家快變身”唯世說“我的心,解鎖,變身Platinum Royal(白金聖皇)”

“我的心,解鎖,變身Roland crystal(羅蘭水晶)”

“我的心,解鎖,變身shining cicy(閃耀王城)”

“我的心,解鎖,變身Guardian of the mystery(守護之謎)”

“我的心,解鎖,變身Little fragrance(琴韻飄香)”

“我的心,解鎖,變身fly sea moonlit night (月夜翔海)”

“我的心,解鎖,變身implication sun (意蘊陽光)”

“我的心,解鎖,變身Beat Jumper(節拍跳躍者)”

“我的心,解鎖,變身Dear Baby(親愛寶貝)”

“go go 小鴨子”彌耶最先發起了攻擊,但是絕對不起作用

“Beat Dunk (節拍扣籃)”凪彥只好幫忙

“fashion industry(時尚界)”茉雪也幫忙

“Moon dance sand China(月舞沙華)”舞香用Humpty lock終結了這一顆欲之蛋

“呼,終於結束了呢”五木香從樹蔭裏走了出來“哇哦,守護者真是厲害呢”

“小香香的守護甜心什麼時候才能變身啊”彌耶撲到了五木香的身上

“可能是以後吧”五木香笑了笑,推開彌耶。

“既然沒事”唯世提醒大家“那就回家吧”

“那明天見”大家紛紛散去

琴音剛要回家,突然看到五木香和舞香站在那裏,彷彿是在等着自己

“你們,你們到底想幹什麼”好不容易逃出魔爪的琴音,聲音有些發抖,並且還有些懊惱,生怕這樣的生活會再回來。

舞香走了過來“冴木家庭的人怎麼敢逃出來?”

“放開我”琴音掙脫了舞香的手

五木香倒是笑了笑“琴音,你是多麼嚮往自由啊,你是多麼想掙脫枷鎖啊。我呢,有個辦法”五木香輕輕捻起琴音的長髮“不如,我們較量一番,舞香肯定也想趕緊結束這場鬧劇”

“你在說什麼”琴音的眼睛睜得大大的“我的自由……”

“是啊是啊,怎麼樣?工作日的最後一天的晚上,舞香的宅邸,她可想風風觀光的看着你從這裏離開哦!你的良苦用心得到了回報了哦,舞香也是人吶,你說呢”她看着琴音,拿捏着語氣。

“……”琴音不知該怎麼辦纔好,此時的選擇只有她一個人選擇,也是自己的命運的選擇。

“怎麼樣,你輸了也沒關係哦,只是當成一場較量也行哦,沒有多大損失的話,自己或許真的可以從此好好地,生活下去”


“……”琴音轉過身去“容我再想想”

“你……”舞香剛要上前,被五木香攔住了。

“多麼嚮往自由的小鳥啊”五木香笑了笑,輕輕對舞香說“逃不出籠子的小鳥”

“琴音,你怎麼了”月看到琴音有些不對,剛要上前“怎麼……”沒等月說完,琴音好像沒有看見自己似的,直徑向前

“……”月感到很疑惑

“這樣真的好嗎”玉琴問

“我也不知道”琴音說“但是我真的很嚮往自由”

自己的自由好像近在咫尺,可是卻感覺那麼遙遠空靈. 一顆灰霾密布的星球上,荒蕪一片,地面坍圮諸多古老廢墟,風吹過,狂沙席捲,嗚咽如泣,蒼涼陰鬱。∑頂∑點∑小∑說,

唰!唰!

兩道遁光破空而現,映現出兩道身影來,正是陳汐和鐵韻娉。

「要小心了,這顆星球上分佈著不少強大氣息,不止有凶獸,還有很多參與狩獵的子弟。」

陳汐目光一掃,龐大的意志橫掃而出,剎那之間就大致判斷出了這顆星球上的狀況。

鐵韻娉心中一凜,默默點頭。

「四萬五千里之外,蟄伏著一頭堪比洞光靈神的凶獸,氣息並不算多強,你可以嘗試著與之交手。」

陳汐眼眸中冷電流竄,很快就憑藉強大的意念鎖定住一頭藏匿起來的凶獸。

鏘!

鐵韻娉將自己的靛青神劍祭出,一剎那間就進入戰鬥狀態,清秀白皙的眉宇間一片肅殺凜冽味道。

「走。」

陳汐見此,毫不遲疑,袖袍一揮,便帶著鐵韻娉消失在原地。

……

這是一片廢墟,古老建築傾塌,烙印著斑駁的歲月痕迹。

很難想象,這些古老殘破的建築群,究竟是何時修建於此,又究竟是何時湮滅淪為這樣的廢墟。

或許,早在無垠歲月之前,這顆星球上同樣棲居過生靈,誕生過修真文明,可如今,白駒蒼狗,一切都淪為瘡痍。

「動手!」

陳汐衣衫獵獵,指著遠處廢墟,唇中輕輕吐出兩個字。

嘩啦~~

話音還未落下,一抹肅殺無雙,裹挾著熾盛神道法則的劍氣便從鐵韻娉手中迸射而出。

撕裂時空。

狠狠劈斬向那廢墟。

嘭!

可還未等劍氣落下,那廢墟之中,岩石轟然崩碎,一道赤色匹練猛地衝出,紅光一閃,輕易將這一抹劍氣熔化!

這是一頭怪蛇,面目猙獰森然,擁有兩個赤紅如水桶的身軀,密布玄麟秘紋,腹部六條腿似鋼鐵利刃,背脊兩對肉翼猩紅髮光,釋放出兇殘乖戾的狂暴氣息。

大凶神獸肥遺!

傳聞中,此獸嘶鳴如嬰兒哭泣,天生操縱神火,可焚山煮海,熔化萬物!

而眼前這頭肥遺,明顯要更可怖,單單是渾身彌散的氣息就將方圓萬里之內的時空焚燒、萬物化作飛灰,連空氣都因為高溫而扭曲紊亂起來。

恍惚之間,令人宛如置身熔漿火海之中一樣。

「桀桀~~」這頭肥遺明顯被激怒,裹挾滔滔神輝火焰,猶如一道匹練,朝鐵韻娉狠狠衝殺而來。

火光沖霄,熱浪卷空,直似要將天地乾坤熔煉掉。

一剎那間,鐵韻娉渾身僵硬,俏臉煞白,眉宇泛起一抹駭然,渾身的神力都似乎都被禁錮,令她任憑掙扎,竟興不起一絲抵抗的念頭!

這是何等可怖的事情!

僅僅只是戰鬥時的一股威壓,就逼迫得她束手無策,無法動彈。

這一下,鐵韻娉總算明白,自己和洞光靈神境之間存在著何等之大的差距。

轟!

恐怖的熱浪席捲而至,那等高溫,直似能將神明都熔化為汁液,這一剎那,鐵韻娉都感覺自己必死無疑……

可就在這緊要關頭,她只覺衣襟被抓住,一股偉力席捲而來,瞬息將她帶走。

遠遠地,還能聽到肥遺那憤怒不甘的驚天怒吼,刺人耳膜。

半響后。

一座風蝕嚴重的崎嶇山岩前,飄蕩著陳汐那平靜而冷靜的聲音。

「和洞光靈神的戰鬥,必須心中無懼,全力以赴,你之前心有雜念,反而落了下乘,依我推測,如果你正常發揮,起碼有十多種方法抵禦下這一擊……」

心中兀自殘留著一絲悸動的鐵韻娉聽到陳汐那平靜的話語,心中不自覺也是變得寧靜,認真聽陳汐幫自己剖解經驗。

盞茶功夫后。

陳汐問道:「感覺如何?」

鐵韻娉神色平靜,眼眸中重新燃燒起一抹洶洶戰鬥**,點頭道:「前輩,願再一戰!」

陳汐點頭,換做其他道心不堅定之輩,只怕早已在這種生死般的壓迫下崩潰了,但鐵韻娉沒有。

這少女心性之堅韌,連陳汐都禁不住暗暗驚嘆,心中也是愈發欣賞對方。

……

轟隆隆~~

從清晨到傍晚,這片區域中斷斷續續地響徹起一陣又一陣的戰鬥聲音,從未停歇。

晚霞如火,映照在鐵韻娉那清秀的臉頰上,泛起一抹堅定和聖潔的光澤。

她體力已經快要耗盡,臉色煞白,渾身都被冷汗滲透,握著神劍的手掌控制不住地微微顫抖。

她早已忘記自己失敗了多少次,又遭遇了多少次的死亡危機,她只知道,每一次失敗后,自己便多了一絲戰勝對方的可能,對自己以後的修行更有著難以估量的益處。


所以,她一路咬牙堅持了下來,從未想過放棄。

屢戰屢敗!

愈挫愈勇!

歷經血與火的磨礪,汗水與堅持的熬打,哪怕天賦再平庸,此生也註定不會平凡了。

在這個過程中,陳汐一直擔負著守護者的角色,每當鐵韻娉遇險,他便出手相助,為其糾正戰鬥手段的紕漏之處。

在他心中,此刻的鐵韻娉,就像一隻在努力破繭,欲要化蝶的蠶蛹,令他也不禁有些期待,這少女以後的道途究竟能走到哪一步了。

嘭!

鐵韻娉在此被擊敗,不過就在陳汐帶著她要離開稍作休息,重振旗鼓時,那肥遺居然發出一聲憤怒到極致的怒吼,身影一閃,竟是遠遠逃遁而去。

實在太憋屈了!


每次要殺死對方時,就被人帶走,沒多久,就又衝殺過來,如此循環往複,簡直沒完了!

這讓大凶之獸肥遺也是差點氣炸,同時,心中卻對陳汐產生一股極度的恐懼,很清楚,這年輕人實力太可怖,若是他出手,自己只怕早被殺死。

所以,它最終還是毅然決然逃了!

「想逃?」

陳汐挑了挑眉,他已看出,用不了多久,憑藉鐵韻娉掌握的技能,便足可以殺死這頭肥遺,如今之所以辦不到這一步,便在於她近日消耗太大。

所以陳汐早已打算,等來日鐵韻娉徹底恢復狀態,便一舉將這頭肥遺殺死,可如今對方居然逃了,陳汐又哪可能會答應了。

唰!

幾乎是肥遺逃遁的那一剎那,陳汐也是身影一閃,朝對方追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