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瑪德不解的看著貝克的動作,「貝克兄弟,你這是幹什麼。」

「他載了我一路,作為報酬,我送它自由。」貝克淡淡道。


貝克的話讓瑪德無言。

這時眾人呵呵大笑起來,諾索上前道:「傻小子,你這朋友是在跟你開玩笑的,泥龍沼澤漫天瘴氣,土質又鬆軟,追風獸進去之後也不會適應,還能指望它跑得快?」

本文由小說「」閱讀。 第60章死地,泥龍沼澤的恐怖

瑪德撓了撓頭,盯著貝克道:「貝克兄弟,你拿我開刷啊!」

聽此,貝克一陣好笑。

眾人也跟著笑了起來,瑪德臉色一陣紅。

很快貝克就跟隊伍熟絡了起來,隊伍開始接納他將他當成自己人了,這一切還真虧了瑪德。

大概二十分鐘之後,眾人開始正色站起來朝泥龍沼澤挺進。

「諾索叔叔,泥龍沼澤到底多大啊。」

來到泥龍沼澤邊緣,瑪德看著一望無際的泥龍沼澤有些發懵,很顯然他也是第一次來這裡。

諾索呵呵一笑,「泥龍沼澤長度沒有人量過,至少應該有千餘里,寬度達到一百多里,我們現在是擦著邊緣走的,在外圍一般就只是有兩階,三階的星獸,如果深入兩百多里之內便極有可能遇見四階,五階星獸,三四百里很容易見到六階七階星獸,最中心大概五百多里的位置甚至聽說有一頭八階星獸出沒,當然這只是傳聞是不是真的也不知道,不過在這裡面我不得不另外跟你們說一下,你們得注意裡面幾種動物,沼澤狼,齒鼠,以及污水鱷,這些都是一種三階群居動物,動輒上千隻出沒,極其兇惡。」

「天啊,上千隻三階星獸,那得多可怕。」瑪德驚嘆一聲,不愧是暗之三角城兩大死地之一泥龍沼澤啊……

諾索苦笑了笑道,「不說是我們就是初階星宗都得望風而逃啊!」

聽此瑪德徹底打了一個寒顫。

看著瑪德的樣子,諾索再次講解起來這三種群居獸類,若論單隻力量不強,可是一群就不是一般人能夠抵禦的,除非能夠做到星宗一樣達到短暫的踏空而行。

「一般情況下不會出現大批的星獸在外圍襲擊,但也不排除意外,如果發生這樣的情況,咱們就只有自認倒霉,因為在星獸界裡面對人類相當沒有好感,當然人類對星獸也是殺之而後快,這便是一種針鋒相對的現狀。」

聽著諾索的講解貝克點點頭,他深深的將幾種星獸的名字記住了,就連模樣諾索都給描繪了出來,同時諾索還給他們講了一些關於泥龍沼澤裡面的一些相關注意事項。

而在泥龍沼澤還有一寶,那便是隱藏在泥龍沼澤西部的凸起火山群,被人稱為火葬之地,火葬山每次爆發都能夠吐出數量不多的泥龍晶石,這種東西可是不可多得,聽說一顆低等的泥龍晶石直到它消磨完的那一刻結束,相當於普通人苦修五天的量,而中等泥龍晶石甚至一塊能夠相當於普通修者半個月的量,甚至高等泥龍晶石能夠相當於一個月,甚至聽說曾經還出過精粹的極品泥龍晶石,只要你吸收的速度足夠快,甚至能夠瞬間讓一位低階高手成就一位高手,只是極品泥龍晶石稀少異常,這麼多年也就出過一塊罷了,甚至說有沒有都沒有知道,畢竟這些都是出自人口的,又沒有人見過,說不一定人家是胡說八道的。

所以在外界泥龍晶石價格炒得非常的貴,一顆低等的泥龍晶石能夠賣到近兩萬的高價,中等的泥龍晶石一塊能夠翻五六倍倍達到十多萬,高等六七十萬以上很正常。

因此儘管危險但每年來這裡尋找泥龍晶石和獵殺星獸的人都不少。

聽著諾索的話,貝克恍然。

「對了,諾索先生你知道幽蟒在泥龍沼澤哪裡么?」現在貝克只缺幽蟒了,當然對這個格外的關注。

「幽蟒?」諾索想了想道,「幽蟒也是屬於三階高級星獸,雖然族群不大,但也是一種兇猛的群居星獸,聽說還有王者,你要找它做什麼?」

「哦,我需要它的星核。」貝克直言道。

諾索點點頭,「好像在西部地區才有,而且還得深入近百里的距離才能夠找到他的足跡,那裡太危險了,就是我們也不敢輕易的過去,很容易遇見四階以上的星獸,甚至是五階星獸,那種星獸就是大星師也不敢去招惹,我勸你如果不是特別重要的話,就不要去了。」

貝克知道諾索是為他好,不過他心底卻苦笑,就算是再危險他也得去啊,因為自己身體已經越加糟糕了,如果不去的話他死的更快。

同時他也得到一個信息那就是他們是不準備去那一帶的,也就是說一會兒之後他必須跟他們分開,對於幽蟒他是必須得到的,這件事情刻不容緩。

「多謝你的好意,不過我卻非去不可。」

諾索看見貝克臉上堅定之色,知道自己勸也沒用,只得嘆息一聲。

「這是一份地圖,希望能夠對你有所幫助。」諾索遞給貝克一張地圖,這張地圖雖然沒有多麼準確是憑藉諾索多年星獵者的經驗繪畫而成,但大致方位還是描繪出來了。

貝克接過地圖,他知道地圖便是星獵者的命根子,他能夠將地圖給自己這是一份大大的人情。

「多謝。」貝克一抱手道。

「呵呵,沒事的小兄弟,在這裡危機起伏,拿著地圖也不至於走向迷途。」

這時候眾人已經走進了泥龍沼澤十丈內了,在踏入進來的瞬間貝克忽然感覺到自己身體那為數不多的星力微微一停滯,眉頭頓時深深皺起,因為他發現在自己進入之後,星力開始有了被壓制的現象。

「這是怎麼回事?」貝克低頭喃喃道。

一旁的瑪德也是一臉的吃驚,呼聲道:「天啊,我的星力怎麼好似被壓制住了一樣。諾索叔叔這是怎麼回事。」

貼身小妻勿霸牀

諾索解釋道:「不用擔心,在泥龍沼澤被壓制星力的不止你一個,而是所有人,現在還是外圍,聽說在裡面瘴氣濃度高些的地方,甚至能夠將星力壓制一兩級,就算是星宗進了那樣的地方也不過是大星師修為而已,這便是泥龍沼澤死地的由來。」

聽此瑪德這才鬆了一口氣道:「原來是這樣,我還以為就自己一個被壓制了呢,嚇了我一跳。」

諾索呵呵一笑,正準備說什麼便聽一旁的一位星獵者隊員停下來指著一個地方喊道:「隊長,前面有情況。」

「恩?」


所有人都轉了過去看向前方。

「嘔哇……」

不看還好,一看貝克旁邊的瑪德當場蹲在地上嘔吐了起來……

眾人走近,這是七八具屍體,三個男人,兩個女人,五人的屍體並沒有腐爛過度,還是可以清晰的看見屍體被星獸咀嚼過的痕迹,五人的屍體都不完整,有一名男性的肩頭被吃掉了大半,另一條腿也不見了,還有一名女性的下半身都被吃光了,自肚腹一下還可以看見地上的大腸小腸流了一些出來,另一名女性的腦袋大半被咀嚼掉,一顆眼珠子仍在,白色的頭骨部分還有幾條黑色不知名的毛蟲在上面爬行,看起來甚為倒人胃口。

難怪瑪德會嘔吐起來,就是貝克看見臉色也是微微一白。

本文由小說「」閱讀。 安然跟我分析着各種有可能發生的事情,現在唯一的辦法就是加強自身的本領,在新的一輪病毒氾濫之時,不再依賴於他人。

“安然,周然,你們兩個人是不是想得太複雜了一些。我看顧子墨也不像是那種唯利是圖的小人,你倆現在已經是談毒色變了。”艾麗從事新聞工作時間很久,所以對掌握人心有獨特的見解。

“艾麗,我絕不是危言聳聽。國外這樣的事情屢有發生,就像前幾年的一種加索病毒,只是一個小小的黑客製造出來的。而用戶的電腦一旦被感染,就需要要他他的殺毒軟件殺毒。雖然費用才三百美元,但全球有多少電腦用戶被感染了。他因此一項,便成爲了億萬富翁。”安然認真的說道。

“既然如此,那還是小心爲上了。衆誠網絡的未來衆誠集團向國際發展的主要門戶,所以即使不盈利,也要將其健康的經營下去。衆誠製藥以後大量的成藥,必須依賴衆誠網絡打造的平臺在網上銷售。”

我嘆了一口氣,作了一個總結。

“周然,我覺得安然說得不是沒有道理。你可以跟顧琳提醒一下,如果顧子墨果然是那種發他人國難財的小人,顧琳便沒有跟她交往下去的理由了。”艾麗看着我和安然,認真的說道。

“安然,只有麻煩你了,最好是今天晚上將顧琳送回去。你在途中跟她講講顧子墨的事情。讓她以後多留意留意顧子墨就是了。”我的嘴角輕輕的揚了一下。

“可是現在顧琳跟顧子墨在一起,我又如何讓她跟我一起回去?”安然顯得有些迷茫。

“這個你就放心了,我自有辦法的?”我詭笑着,拿出了電話, 總裁的前妻 ,就說顧琳的母親病了。

艾麗白了我一眼。

“周然,想不到你也會耍無賴,玩狡猾?”

“非常時期,也只能非常對待了。”我苦笑了一下,爲了顧琳的幸福,這也只能稱作是善意的謊言了。

果然不久,顧琳來了電話,告訴我她的母親病了,問我怎麼辦?

那一刻我幾乎差點笑了出來,最終由安然代勞送顧琳回去了。安然也樂得回去一趟,畢竟她的父親安老爺子也在那裏。

我跟艾麗回到了酒店,憑空多出了三百億美元的開支,讓我心裏不是滋味。艾麗安慰我,不是還在祕密調查顧子墨嗎?如果真是顧子墨所爲,那麼顧子墨就涉嫌犯了網絡安全罪,一樣會受到法律的嚴懲。

但願如此了!我剛剛和艾麗坐下來,周璐便打電話過來了。她告訴我,張飛鷹要在飛鷹壇總部會見我,徹底將幾家的恩怨一併解決。

“周璐,張飛鷹沒有爲難你吧!”我問道。

“有張曉楠在,我沒事的,你趕快過來吧!鳳凰女現在跟張飛鷹鬧得很僵。”周璐說完,便掛了電話。

我看了艾麗一眼,看來張飛鷹已經意識到了危機重重,想孤注一擲了。

“周然,你看我幹什麼?我連周璐和張曉楠兩個人都分不清楚,在她們兩個人的面前,我就跟瞎子一樣。”艾麗故作不以爲然的樣子。

“艾麗,我又沒有讓你去分辨她們二人,我只是想讓你幫忙我出出主意。目前飛鷹壇勢力還很大,我還不想完全得罪他們。之前衆誠集團的幾個沿江碼頭都是來自飛鷹壇之手,如果他們孤注一擲,來一個背水一戰。鐵血會雖然可能獲勝,但也會大傷元氣的。”

我真有點急了,連聲解釋道。

“周然,我知道你的想法。你現在還不想得罪張飛鷹,隨意讓你很爲難。我今晚就陪你一起去見見張飛鷹吧!”艾麗認真的說道。

其實我等的就是艾麗這句話,艾麗的才智超過我數倍。只要是她在我的身邊,我便會感到安心。

飛鷹壇總部,居然是飛鷹碼頭的一棟樓房,跟鐵血會的鬼市差了幾個檔次。不過我和艾麗來並不是來欣賞風景的。鳳凰女還在張飛鷹的手裏,另外周璐也到了飛鷹壇。張飛鷹會對周璐怎麼樣,我還真有一點擔心。

汽車剛剛到飛鷹碼頭,便有幾個張飛鷹的手下將汽車給攔下了。

“什麼人?敢夜闖飛鷹壇。”一個男人喊道。

“快去稟告張飛鷹,就說鐵血會周然前來拜會。”我並不想與此人囉嗦,再者是張飛鷹請我而來,這也太沒有待客之道了。

一條人影嗖的飄過,將那個男人一把推開。

“滾開,這是老大的貴客。還不讓道?”說話的是一個女孩子,藉着碼頭的燈光,我看清了她的樣子。周璐?

但我很快也清楚了,她不是周璐,是張曉楠。周璐在飛鷹壇,絕對不敢如此囂張。那個男子見到張曉楠,唯唯諾諾的退到了一邊,不再敢言語了。

我將車窗降了下來,探出了頭。

“張曉楠,你好!張壇主他可大安?”我很是親熱的喊了一句,其實我只想做給這些人看看。我是他們飛鷹壇壇主請來的客人。哪容得他們在我的面前撒野。

張曉楠拉開了車門,鑽入了汽車。

“直接開裏面去吧!周然,沒有想到你還真的敢來?”張曉楠在後座冷冷的說道。

“我有什麼不敢?我只是來跟張飛鷹談判的,又不是打架。”我反而笑了,故作灑脫道。自從我繼任鐵血會幫助之後,跟飛鷹壇一直是衝突不斷。今日趁着跟張飛鷹與火鳳凰解決恩怨的機會,也要將鐵血會跟飛鷹壇的矛盾好好的捋一捋了。

張曉楠不再說話,只是默默的坐在後面。汽車開到一抖樓房前,張曉楠讓我停了下來。我這纔想起了周璐。便問道。

“張曉楠,周璐呢?”

“你放心,周璐很安全,有我張曉楠在,誰也別想傷害她。”張曉楠這句話好像是故意說給我和艾麗聽的。

當然,我也猜測到了。周璐一定跟張曉楠說過什麼,在張曉楠看來。我纔是最有可能傷害到周璐的人。


“曉楠,你跟周璐感情深厚,再者你武功又好。你自然不會讓周璐受到任何傷害了。”艾麗覺得沒趣,說了一句。

“艾總,你少獻殷勤。這裏面跟你有很大的關係,周璐讓着我,我可不會。”張曉楠並沒有好臉色給艾麗。

艾麗的臉色很是難看,我拉住了艾麗的手。輕輕說道。

“艾麗,你放心,有我在,任何人也別想傷害你。”當然,我這句話不僅僅是說給飛鷹壇裏的幫衆聽。


更是要讓張曉楠知道,在飛鷹壇。只要我在艾麗的身邊,即便是張飛鷹,我也不可能讓他動艾麗一根手指頭。張曉楠則更是如此了…… 第61章真正令人恐懼的是人心


「他們死去的時間不會超過三天,從痕迹看致命傷並不是星獸造成的……」諾索不愧是風裡來雨里去的人,當場就看出了重點,而是指著每具屍體的胸口處一片不起眼的痕迹。

「看樣子是劍傷,而且是四種不同的劍,殺死他們的不止一個人而是四個,而且四個人實力都不會低,至少不會比我低,大家要小心了。」

「叔叔,為什麼殺死他們的是人類。」這時瑪德問了一句。

諾索凝重道:「你還太年輕,不知道在這泥龍沼澤裡面,其實讓人懼怕的並不只是強大的星獸還有人類。」

「為什麼要懼怕人類。」瑪德不解。

諾索嘆息一聲道:「因為人心。」

人心,貝克一愣,似乎有些明白了,深吸一口氣,是的人心,他感受到了一抹沉重。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