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田七葵沒等兩個人做出反應,便飛快的離開了倪秋軒的辦公室。

剛剛從他的辦公室出來,便看到許小雅和於夢夢兩個人手挽手的從洗手間出來…

額…都已經工作了,還手牽手的去洗手間嗎…

「噫?這不是七葵嗎?聽說你離職了?怎麼今天又回來了?」於夢夢自從上次和田七葵撕破臉之後,便不在她的面前裝模作樣…醜態盡顯。

田七葵看了一眼兩個人,沒有說話繼續朝著自己的辦公室走去。

「七葵…」許小雅看到田七葵離開,便馬上上前拉住了她,一臉愧疚的解釋道:「七葵,你真的離職了嗎?是因為那天發生的事情嗎?」

許小雅說著話,眼眶也開始濕潤,「如果是因為我,我可以幫你和總編解釋的…總編對你…」說到這裡,許小雅似乎是有所顧忌的模樣,看了看四周來往稀疏的人群,想到了什麼,然後故作降低了聲音,但是卻依舊可以讓不遠處的人聽到。

「你好好的求求總編,她會原諒你的…」許小雅『真誠』的看著田七葵,好像說的每一句話,都是在真真的為她考慮。

田七葵掙脫開了許小雅的手,笑了笑說道:「謝謝小雅你這麼關心我,不過可能要讓於前輩失望了,我沒有離職,只是休息了一段時間,今天又正式回來工作了…」

「怎麼可能,你只是個實習生,怎麼可以休息這麼久?」於夢夢沒等田七葵說完,便急著反駁道。

N.X的福利確實是好,但是這些福利也只是針對在職員工,其中便包括每年會有10天以上的帶薪年假…但是田七葵作為一個實習員工,這些福利是不可能享受得到的。

田七葵懶得和他們解釋,徑直的朝著自己的辦公室走去。

於夢夢還想說什麼,卻被許小雅攔住了…

是不是離職,是不是休假,她回到辦公室就自然明白了…

於夢夢看到許小雅的眼神示意,便也冷靜了下來。

田七葵沒有在乎後面兩個人又在攛掇什麼小心思,而是自顧自的離開,回到辦公室。

現在是上午最忙的時間,編輯們都已經開始進入到了自己的工作狀態,辦公室里有什麼人來人往的大家都並不會在意。

但是田七葵走進來的時候,卻還是吸引到了大家的目光。

所有的編輯對她充滿了好奇,但是卻又不好意思開口。

陸庭歡始終坐在自己的位置…田七葵不在,她便一個人研究著邀請其他大神作家的事宜。

總歸是兩個人的工作,她一個人做起來會比較辛苦,所以從上班開始,便不停的在電腦前忙碌。 田七葵走到自己的位置前面,從包里拿出了一盒巧克力,這是她前幾天特意從代購那裡買的,她記得陸庭歡最喜歡吃這個牌子的…

神話天庭在異界 正在忙碌的陸庭歡,看到一雙白皙的手中遞過來了一盒喜歡的巧克力,忍不住睜大了眼睛,咽了咽口水…抬眸看到笑靨如花的女孩,忍不住驚喜的叫道:「七葵,你終於回來了…」

「是呀!」田七葵看著陸庭歡對著自己的回歸,由衷的開心,心裡也覺得滿足,她想不到在這裡還有人真心的等著她回來。

田七葵心裡想著,便熟練的拆開了巧克力的包裝,拿出其中的一塊,塞進了陸庭歡的口中。

濃郁的可可味道在口腔中瀰漫散開,絲絲潤滑,回味甘甜,感覺人生到達了巔峰。

陸庭歡吃完之後,又一臉痴迷的看向田七葵,她便只好又拿了一個塞到她的嘴巴里…之後剩下的便都放到了她的桌子上。

「怎麼樣,無間道行動成功了嗎?」兩塊巧克力下肚,陸庭歡滿足的開口問了問眼前的女孩。

「你沒聽說嗎?」田七葵有些意外,西蘭花的事情說小不小,雖然好像有人在故意壓著風聲,但是陸庭歡作為陸家的大小姐,總應該聽到點什麼。

「沒啊…」聽到田七葵的話,陸庭歡更加好奇,拿出手機尋思著看看時不時有什麼相關的新聞,但是卻發現沒有關係西蘭花任何的新聞,網站也還是在正常的運營中。

陸庭歡正準備問田七葵具體的細節,手機卻不合時宜的響了。

陸庭歡看到是哥哥陸庭瑄的電話,就毫無猶豫的接了起來。

「我知道哥…」

「你冷靜一下…」

「她沒事…」

「好…好…好…」

「已經來了…」

「嗯…拜拜…」

田七葵聽著陸庭歡小聲的說著話…又看著她變化莫測的表情,便識趣的回到了座位上。

掛了電話的陸庭歡無奈的搖了搖頭…

陸庭瑄一早上收到風聲知道了西蘭花文學被查封的事情,他之前聽陸庭歡說過,田七葵被派去做卧底…很多人都被殃及…想到這裡,陸庭瑄便忍不住打過電話來追問陸庭歡她的情況…

聽到田七葵安然無恙的來到公司上班,陸庭瑄確實鬆了一口氣,不過同時也笑自己太傻…她是向禕辰的太太,又怎麼會陷入到危機中呢?

陸庭歡這邊知道了自家哥哥的小心思,真的是一言難盡。

中午,陸庭歡帶著田七葵一起到食堂去用午餐,一切八卦的好事之徒,便圍過來打聽這段時間田七葵消失的消息…

田七葵不由得有些好奇,她一個實習編輯,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惹人關注了。

對於那些人的八卦之心,田七葵並不准備滿足,並且她去西看花文學的事情,也不是什麼光彩的事情,隨便推搪了幾句,便離開了餐廳。

沒吃什麼的兩個人,只能外出覓食。

剛走出雜誌社大樓,便看到不遠處的一個大樹下,有一個小男孩正在樹後面,時不時的探著腦袋,好像在搜索尋找著什麼。 也許是小孩子的動作太過張揚,剛剛出來的田七葵和陸庭歡一眼便注意到。

「毛豆?」田七葵看著毛豆背著書包,站在不遠處,不敢相信的叫著他的名字。

「漂釀姐姐…」毛豆看到田七葵興奮的從大樹的後面跑了出來,抱住了田七葵的小腿。

「真的是你…」田七葵摸了毛豆的頭,然後看了看四周,並沒有發現毛豆媽媽或者是爺爺的身影。

「毛豆,你自己過來的?」田七葵有些懷疑的開口,但是答案顯而易見。

「嗯嗯嗯…」毛豆抱著田七葵,仰著頭,有些害羞的解釋道。

「七葵,什麼情況?」陸庭歡看著田七葵,一臉懵逼…這田七葵出去一趟,怎麼帶了這麼大的孩子回來…

「你這生孩子的速度也太快了吧?」陸庭歡明知道不可能,卻還是小聲的在她的耳邊戲謔的開口。

田七葵沒有說話,而是白了她一眼,頗有一種狗嘴裡吐不出象牙的鄙視。

「姐姐,我餓了。」 重生之嫡女傾國狠動人 毛豆抱了一會大腿覺得累了,便開始輸出了自己的訴求。

「好的,我帶你去吃好吃的。」田七葵心中雖然有著很多的疑問,但是卻還是想著先解決大家餓肚子的問題。

考慮到小孩子的飲食,田七葵選擇了公司附近的一家麵館。

三個人點了三碗面,又點了一些小食之後,未等田七葵開口問毛豆出現的原因,陸庭歡便忍不住問了起來。

鑒於小孩子在,田七葵沒有將鄒家那些奇怪的事情告知與她,而只是和她說了這個小孩子是鄒水寒的孫子。

陸庭歡聽了十分的意外,她沒有想到田七葵只是去了鄒家短短几個小時的時間,便收復了一個萌娃的心。

「毛豆,你怎麼會來到這裡呀?」田七葵沒有時間去里陸庭歡的想法,她只是想知道毛豆這麼遠來這裡,是巧合還是…

「我來看漂亮姐姐…」許是毛豆有些餓了…一邊說著話,一邊偷偷看著旁邊桌的面咽著口水。

不過很快,他們叫的三碗面就被端了上來。

雖然是飢腸轆轆的毛豆卻很有禮貌的等著其他人開始吃面后,自己才動筷子…一旁觀察著孩子的陸庭歡也十分的驚訝。

田七葵一邊吃面,一邊時不時的幫著孩子加一些其他的小食…

過了幾分鐘,毛豆才放下了筷子,表示自己終於吃飽了。

田七葵也放下了筷子,開始詢問為什麼毛豆會突然出現在這裡。

小毛豆低著頭,有些害羞的解釋道,他在家裡發現了田七葵的名片,上面有他公司的地址。

雖然毛豆還不到十歲,但是已經能夠熟練的使用手機,查找地址,他趁著中午休息的時間,便背著小書包來到了雜誌社的地址找田七葵。

田七葵和陸庭歡聽著小毛豆的話,心裡有些複雜。

「你媽媽電話是多少,我打給電話給她吧…」田七葵冷靜下來說道,這孩子自己就跑了出來…萬一讓人家誤會她…就不好了。

「哦…」毛豆聽到田七葵的話,有些不情願…他從書包里拿出自己的手機,撥打了方淑貞的電話。 「哦…」毛豆聽到田七葵的話,有些不情願…他從書包里拿出自己的手機,撥打了方淑貞的電話。

「喂…媽媽…」

「我在七葵姐姐的雜誌社…」

「就是上次來家裡那個姐姐…」

「對,還做了好吃的面面的那個…」

毛豆拿著手機,坐在椅子上,一本正經的和對面的方淑貞解釋道。

田七葵聽不到對面方淑貞說什麼,但是按照正常的思維,母親知道孩子一聲不響的就從學校跑出來,應該會瘋掉吧…

過了一會,毛豆又說了些什麼之後,便把手機遞給了田七葵。

「七葵姐姐,媽媽說要和你說話…」

「哦,好…」田七葵點點頭,接過手機…

「您好…鄒太太…」田七葵猶豫了半晌,想到了一個這麼恰當的稱呼。

「哎呀,田小姐,毛豆真的是又麻煩你了…」田七葵本來做好了可能會被質問的準備,但是對面去傳來對方熱絡的聲音…

喵喵喵???

田七葵覺得自己是不是拿錯了劇本?

「不麻煩…」田七葵本能的說了一句,她確實不覺得毛豆有什麼麻煩的地方…小孩子很懂事,比一些十五六歲的小孩子成長的還要多。

「這孩子也真是的,一聲不吭的就去找你了…」田七葵聽到對方的話,莫名又一種不好的預感…

「要不這樣吧,你如果不忙的話,能不能幫我把毛豆送回來?」方淑貞解釋道:「你也知道我還要在家裡照顧小的,出門可能不太方便。」

田七葵聽到方淑貞的話,鬆了一口氣。

「沒有問題,我一會就把毛豆送回去。」田七葵解釋道,孩子過來找她,她理所應當的將他送回去…

「哦哦哦,田小姐,沒有那麼著急,你過兩天再送回來就行…」方淑貞的語氣里掩藏不住的喜悅…

喵喵喵?她是不是聽錯了?過兩天?

「那田小姐你先忙…小餅又哭了…」未等田七葵問完心中的疑問,方淑貞那邊就掛了電話。

「怎麼,現在就要送小傢伙回去了嗎?」在田七葵打電話的這幾分鐘的功夫,陸庭歡就和毛豆建立了很深的革命友誼,聽到要送毛豆回家,竟然有點不捨得。

「額…」田七葵看著毛豆一臉懵懂的模樣,不忍心告訴他,自己就這邊被親媽被拋棄了…

「毛豆媽媽說,讓他多在這玩…兩天。」田七葵小聲的說道,莫名有一種她做了虧心事的感覺。

「真的呀,那太好了…等等,你說什麼?玩兩天?」陸庭歡本來聽到可以讓毛豆在這多玩的時候,整個人還是開心的,但是後來聽到兩天的…時候,還是一時間反應不來。

「嗯…」田七葵側過臉去,在毛豆看不到的地方給了陸庭歡一個意味深長的眼神。

陸庭歡雖然沒太讀懂,但是卻還是點了點頭。

午餐過後,田七葵有些糾結,難道要帶著毛豆去上班嗎?

她想了一會,還是決定請假,先帶著毛豆回家。

樂陽知道田七葵的情況,對於她請假便也沒有多問,而陸庭歡則自告奮勇的帶著她和毛豆朝著鳳凰灣開去。

在車上的毛豆很是乖巧,可能是吃飽了有些食困,坐了一會,便靠在一旁睡著了。

田七葵確認了毛豆的確睡著之後,便低聲的和陸庭歡說了毛豆媽媽的事情。

正在開車的陸庭歡聽到這些事情,覺得無法相信,又看了看身後睡得香甜的毛豆,心疼的搖了搖頭。

「那你真的準備讓他在這裡待兩天?你老公能同意嗎?」陸庭歡似乎想到了什麼,她是見過向禕辰吃醋的,就是不知道是不是連孩子的醋都吃…

「對哦…我還沒有和他說…」向禕辰這個老公的存在感,似乎在田七葵那裡有些薄弱…要不陸庭歡提醒,可能就真的忘了。

陸庭歡看著田七葵真的好像忘了這麼個人的樣子,默默的為向禕辰心疼半分。

車子開了半個多小時,便到了鳳凰灣。

田七葵嘗試著抱著毛豆下車,讓她有些意外的是,這次抱起毛豆來,並不像之前那樣吃力。

可能是這半個月來的防身術,真的讓她的身體,有了一些進步。

「姐姐,我可以自己走。」毛豆恍惚中看到田七葵抱著自己,便喃喃的說道。

田七葵沒有說話,而是笑了笑繼續抱著他朝著樓上走去。

陸庭歡拎著毛豆的小書包,緊緊跟在後面。

與此同時…

向禕辰和秦哲來到了S市的一家娛樂公司-零星娛樂。

這家娛樂公司,旗下有很多著名的導演和明星,是一家集實力和人脈於一體的口碑極佳的公司。

幾年前池魚的第一本書《我是一池魚》上架大賣后,零星娛樂就開始想辦法接近找到池魚,遊說他將這本書的影視版權賣出,不過都沒有結果。

對於向禕辰來說,這本書對於他來說是一個里程碑式的見證,他不允許任何的影視改編影響了他整個書的概念。

即使零星娛樂承諾將所有的改變權,以及導演明星的選角池魚都有發言權,他卻依然拒絕。

零星娛樂一直認為沒有錢解決不了問題,並且對於這部大IP志在必得,他們便將購買影視版權的金額訂在了一億三千萬。

這是在靈異小說中,從來沒有出現過的價格,不過對於向禕辰來說,無論出到多少的價格,他卻從來都不為所動。

如果不是為了兌換這一億的承諾,怕是他會守著自己的處女作到地老天荒。

「總裁,我們到了。」向禕辰的思緒不知道在想寫什麼,直到車子停下半分鐘,卻始終沒有下車的動作。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