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由於星球是一體的,這次大地震,引發星球同步震動,海嘯、火山噴發之類的災害迭次爆發,讓雙月星大部分地方,都經歷了一次浩劫。

甚至連朋族領地中也有三座火山爆發,所幸建設規劃離得較遠,加上族羣這麼多年一直在做抗震措施,這纔沒有造成重大人員損失。

同時,原來的兩塊戰場,因爲‘大陸溶洞’的塌陷,造成地表的陷落,兩塊地區本來高山變成了平地,平原變成了內陸湖。

在之後的版塊位移中,這兩塊地方更是完全成爲海洋的一部分,隔絕了兩塊大陸。

如此大的危害,8051顯然也有些驚恐。

而造成如此大的災難,8051的過激行動已經難辭其咎,本已提升的權限頓時被消弱不少,若非之後四處忙碌打補丁,加上空幻他們的支持,她是否還能做代行者都將是一個問題了。

當然,那是後話。

此時,這裏要說的還是靈族。

五靈組織在這次被他們稱爲‘神罰’的事件中損失巨大,相互之間已無戰鬥能力,只能宣佈罷兵。

於是,靈族的內部戰鬥,就這樣意外地在公元16年3月結束。

然後,看完了朋族和靈族的動盪初期歷史,接下來就是一直被遺忘,卻又不可忽視的黑骨猿一族,現在稱爲【黑骨族】或者【盼族】(實際上是叛族=。=)。

黑骨族內亂已經有悠久的歷史,以及良好的傳統。

後世學者們在分析黑骨族的動盪時代時,曾經悲哀外帶同情地發現,黑骨族幾乎就沒有不動盪的時候。

‘這是一個杯具的種族,也是一個反叛的種族,更是一個強大的種族。’——摘自《黑骨猿編年史之反叛的黑骨猿》。

不論這句話是否正確,或者說其中某些部分是否正確,這裏不談,不過既然發表出來,卻也表明了黑骨猿反叛傳統的強大。

在研究黑骨猿史的時侯,甚至有鬱悶的學者,曾在網上直接爲黑骨族貼上了‘反叛族’的標籤。

雖然這個標籤在不久之後,就因爲黑骨族的強烈抗議而被從網上取下,但從短短几天就有上萬的支持數來看,無聊的人們對黑骨族的情況顯然很是認同。

然後,學者們在左思右想,結合了當時幾個種族的專家分析討論之後決定,將公元10年10月確立爲黑骨族進入動盪時期的標誌。

因爲在這一時間,黑骨族內部發生了一件大事,‘邪神隕落’。

事實上,翻看黑骨猿歷史,我們就能發現,在一些古老的遺蹟文獻中可以看到,黑骨族們一開始對那位統治了黑骨猿幾十年,幾乎統一整個南部黑骨猿的‘邪神’的稱呼,並不是‘邪神’,而是‘僞神’。

那爲什麼在之後這個稱呼又變化了呢?

有關這方面的情況,學者們特別進行了數次的內部討論,並在網上尋求了廣大民衆的意見。

最後,衆人一致認爲,這只是因爲圍攻‘邪神’的有十幾名‘真神’(黑骨猿對幽神級的稱呼)和上千名‘始神’(黑骨猿對靈魂級的稱呼)。

而戰鬥之後,只剩下了三名‘真神’和不到二十名‘始神’,其中還有一名真神是戰鬥中突破的。

如此一來大家想想,能將‘真神’打成這樣的敵人,如果還只是稱呼爲‘僞神’,那不是扇‘真神’們耳光嗎,而黑骨猿顯然還不知道‘惡魔’一詞。

於是,這涉及到面子問題,學者們在認爲想出了原因之後,也就不再糾結於此,而是繼續對黑骨猿的歷史進行整理。

話題迴歸,繼續聊黑骨族的【混亂的種族】時代。

公元10年10月(許多年後,黑骨猿通過歷史,逆推出來的時間),當時身爲黑骨猿內部反叛軍(他們稱自己爲解放者)的首領風紋·宏,在認爲自己的實力積蓄的足夠了之後,帶着手下們正式扯旗造反。

十幾年積蓄,一朝爆發,當然是氣勢磅礴。

再加上這十幾年間對‘邪神’的邪惡宣傳,使得反叛軍內部空前團結,氣勢高昂。

近二十萬的部隊(拖家帶口=。=),先後攻克了幾十個‘邪神’據點,並在公元11年3月,於‘聖戰平原’上,與‘邪神’下屬的三大統制其中之一,發生了激烈戰鬥。

依靠着己方几乎是壓倒性的高端實力,反叛軍以毫無特色的平推的戰鬥方式,打敗了對方,並俘虜了這名統制。

史稱‘榮光戰役’。

榮光戰役統計,共消滅了那名統制手下兩萬多兵力。

雖然反叛軍也爲此付出了五萬多雜兵的損失,但是在這之後,他們在‘邪神’反應過來之前,迅速吞併了這名統制的所屬部落。

依靠着反叛軍強大的宣傳優勢和號召力,在不到兩個月的時間裏,反叛軍的兵力就不減反增,猛增到四十萬。

而高端力量,更是因爲‘邪神圖騰棍束縛’的曝光,增長了近一倍。

於是,他們向‘邪神’的核心神殿進發。

公元11年7月,意氣風發的‘反叛軍’與‘邪神軍’在邪神神殿對持。

不過,此時的雙方,都打算一舉消滅敵人,又因爲忌憚對方的力量,以及逃命實力(幽神級的神殿瞬移),雙方暫時在正面戰場上陷入了僵持。

然後,兩方的戰鬥,在‘毀滅對方附屬神殿’上展開。

可是很顯然,反叛軍東躲西藏十幾年的基業,不是‘邪神’半年時間能夠挖出來的;

相反,由於處在明面,‘邪神’的神殿位置,反叛軍是瞭解的一清二楚。

到公元12年15月,伴隨着‘邪神’的一聲怒吼,他最後一個附屬神殿也被消滅,反叛軍的首領風紋宏,終於露出了難得的笑容。

但他不知道,這是他留在這個世界的最後一絲笑容了。

正面戰鬥,在毫無退路的‘邪神’主動攻擊下,再一次展開。

由‘邪神’和兩名統制帶領的邪神軍,因爲屬於正規部隊,缺乏戰鬥力的人員並沒有被加入,所以只有6萬,戰鬥力卻不容小視;

而反叛軍則是無論男女老少都強制加入,甚至有母親抱着嬰兒在後勤部門做飯的場景,這樣一來,反叛軍方的數量倒是黑壓壓地39萬。

但戰鬥還沒開始,老天卻和黑骨猿開了個玩笑。

寒冬的一場大雪,就在雙方劍拔弩張之際,自顧自地飛了下來,並迅速掩蓋了世界的顏色。

意外的自然災害,帶給了住在帳篷中的反叛軍們極大損失。

十幾天的風雪過後,反叛軍有記錄的損失人數,就高達5萬人,其中多是老人和小孩。

相比起來,邪神軍因爲有神殿和周邊建築的支撐,雖然被團團圍在了神殿之中,卻依舊挺過了十幾天的風雪時間,損失不到1萬。

雙方再一次交戰時,已經是公元12年2月。

大地已經飄動起了不少花朵的香氣,但無論‘反叛軍’還是‘邪神軍’都在凝聚着‘生人止步’的戰意。

‘整個戰鬥就是一場悲劇,一場消耗內部實力,滿足個人私慾的杯具。’——摘自《黑骨猿編年史之邪神的末路》

整個戰場加起來二十多萬人,是雙月星史上無可爭議的第一次超大戰爭。

肢體、肉末、血液、頭顱……

戰鬥進行到後期,人們完全是行走在如同泥沼般的血肉戰場上,依靠着瘋狂的情緒影響,進行着不分敵我的大戰。

因爲,這時候敵我雙方的指揮官,都爲了應對高端戰鬥,而被調動過去參戰,戰場只剩下一些平時等級不高的指揮者指揮。

這是一次可笑而又可悲的失誤,是對黑骨族指揮體系的完美嘲諷。

雙方都是同一物種(黑骨猿),同一外貌(血人)。

脆弱的指揮體系,在指揮官進行交戰之後就陷入停頓,十幾萬黑骨猿在戰場上交戰,隨着相互混合,戰鬥深入,他們開始不分敵我的攻擊,就算是部分反應過來的指揮官,此時想要制止也已經無能爲力。

何況,他們還需要配合‘真神’與‘邪神’戰鬥;或者配合‘神’消滅‘叛亂分子頭領’。

‘第一次正面交鋒就成了決戰,這是戰爭史上的奇蹟,但卻是悲劇的奇蹟。’——摘自《混亂的世界》

‘邪神’與‘真神’的戰鬥,實際上只花了一天的時間。

反叛軍頭領風紋宏,沒能親眼看到‘邪神’的隕落。

在發動攻擊的同時,他就被邪神的全力一擊給化爲逸散的光點,連自己的象徵,手下也只找到了半塊碎裂的翅膀。

從退出娛樂圈開始 當然,邪神最後,也沒能逃過一堆瘋狂傢伙的圍攻。

在不甘的怒吼聲中,他直直地墜入了自己最後一座神殿,帶着自己的神殿、神像、祭壇一起化爲粉塵。 說起「HE」這兩個人也是攝影界的異類。

其他大師的作品都是由工作室的人親自裝進精緻的盒子親自送過來展覽的,也只有這位隨便包了個紙盒就拿來了。

工作人員在拆紙盒,審核人員試圖再聯繫何晨的助理,詢問他能不能送一幅風光展作品。

這大概是他們環球大廈,最後的底線了。

他一邊打電話,一邊隨意的看工作人員的方向。

工作人員身邊就停了兩個人一邊閑聊一邊等著看何晨的作品,都不太在意。

紙盒包裝的很嚴實,拿剪刀劃開,裡面的作品顯露出來,是經過處理的圖,還有一層防摔的泡沫。

工作人員將泡沫扯開,裡面的人物圖顯露出一角,工作人員小心翼翼的拿出來,儘管這不是「HE」的巔峰風光作品,以她的技術也是攝影界難得的作品。

整幅作品的大小中規中矩。

作品剛抽出來一半,工作人員就看到了畫的全貌,手頓住。

不僅是他,身邊坐著的兩個閑聊的高層也看到了展開一半的圖,兩個人幾乎同時屏住了呼吸。

圖上只顯示了一半,能看到被拍攝人的側臉跟脖頸,身上的血、光線、周圍幾乎化為虛設的背景。

還沒有看到全貌,兩個高層都忍不住呼吸一致。

「快!全拿出來,小心一點!」一個人忍不住震驚的站起來。

工作人員被這聲音驚醒,更加小心翼翼的把整幅畫抽出來。

下面的裱框寫了這幅作品的名字——

《飛》

作品.HE

人物攝影是最簡單也是最難的,從構圖、技巧、器材、姿勢、角度、布光等再到創意。

最後到模特,一個好的作品,不僅取決於攝影師,還需要表現力強的模特。

何晨的這幅圖,勝在寓意、震撼。

更準確來說,她的人物圖已經不僅僅取決於純粹的人物,她的創意都建立在她已經既定存在的景物中。

審核人手中的電話已經打通,那邊,何晨的負責人疑惑的開口,「您好?」

電話那頭沒有聲音。

何晨的負責人又頓了一下,然後拔高了聲音:「請問您是……」

審核人被這一聲驚醒過來,他「啊」了一聲,終於反應過來,本來他是打電話向這位負責人詢問何晨有沒有風光圖,這會兒也顧不上這一點了,激動的開口:「沒事,我是打電話告訴您,HE的作品我馬上送去給各位策展人評審!」

他掛斷電話,然後撥給了京城這次負責攝影展的舉辦方:「陳秘,我覺得我們這次,可以肖想一下中心展台了!」

環球大廈的攝影展再國內外名聲都打出去了,收錄的每一幅作品都是頂尖作品,但中心展台就那麼一個。

今年京城環球大廈的歷史攝影展,京城負責方連一副作品都沒有被選入,國內攝影起步太晚。

每次國際性的攝影展來來去去就那幾位老藝術家。

舉辦方本來想著能找到一幅入選作品就算好了,眼下竟然還有希望入駐中心展台?

要是成功了,這對國內的攝影界來說,絕對是一場激動人心的強心劑,在攝影界也絕對能掀起一股風暴。

審核人激動的打完了好幾個電話,也沒能平復好心情,轉而再看向那幅人物作品。

這幅作品給人的衝擊很大,審核人這會兒平復好心情,再次看過去,卻覺得似乎有什麼地方不對。

人物攝影師在後期處理的時候,後期修圖的人物、場景、服飾調色這四大類,經過一堆處理凸出畫面的側重感,人物會跟本人有很大的差別。

審核人想了想,問身邊的幾個人:「你們,你們……你們有沒有覺得,這上面的人有點熟悉?」

他這句話之後,身邊幾個人沉默了一下,才緩緩開口:「可不是熟悉,對方是秦六爺。」

這句話一出,現場陷入詭異的沉默。

秦家,現在在京城如日中天,表面上程、秦、徐、周四足鼎立,程家為首,實際上內部人都知道,現在秦家的風頭遠遠蓋過其他三家。

不說有秦苒陸知行,若真有事,連程雋都會站在秦家這邊,程家少了程雋之後,已隱隱有處於秦家下風之態。

好半晌,又有人開口,「拿這個作展,秦家不會削我們吧……」

這位秦六爺年少成名,兵不血刃,圈子裡是有目共睹的。

審核人又急急忙忙去跟何晨的負責人確定,秦家是不是真的不會削他們。

**

娛樂圈的人都知道秦影帝有京城的背景,畢竟他出道后零緋聞資源好,網上的猜測亂七八糟,有說秦影帝是軍政世家,有說秦影帝背後是個大財閥。

但秦家的生活、秦修塵的私人生活是不會跟大眾一一彙報的,所以大部分都只是在猜測而已。

接到上審核人的電話,何晨的負責人也有些奇怪。

他也不管現在M洲才大早上,直接一個電話打給了何晨。

「昨天京城負責環球展的負責人昨天還親自來找我了,對我十分有禮貌,」負責人意識到審核人話裡面的意思,這位秦影帝背景比他想像的還要深厚:「他再三問我秦影帝的事兒,你這邊沒問題吧?」

「你要是不確定,讓他們把畫還給我,不參加了。」何晨從床上爬起來,傷口還隱隱作痛,她按了下額頭,道。

「我想起來了,京城那邊邀請我去布展,我得馬上出發了,再晚就來不及了,你好好休息。」何晨的負責人徑自說完,然後直接掛斷電話。

這邊的何晨絲毫不意外。

她只是把手機扔到一邊,便起來。

醫學組織的葯都不是凡品,何晨今天起來狀態要好了很多,她看了看時間,早上五點半,坐在床上想了好一會兒,她才穿了衣服去劇組。

劇組今天開工早。

何晨到的時候,秦修塵的第一幕戲已經開拍了。

「又來了?」林導剛剛才罵了人,臉紅脖子粗的坐在機位面前,讓人把小馬扎給何晨搬過來。

情迷冷情總裁 何晨漫步經心的「嗯」了一聲。

林導搖著要扇子,看她這冷靜的樣子,瞥她一眼,然後熄了怒火,看向何晨:「看秦影帝?」

何晨沒說話。

「秦影帝跟宋青青有場吻戲。」林導忽然間又開口。

何晨看了他一眼。

臉上也看不出來什麼表情。

獨愛毒辣小妻子 林導觀察到她的動作,繼續搖著扇子,「說起來秦影帝在圈子裡是出了名的自律,到現在沒結婚,你知道為什麼嗎?」

何晨捧著杯水喝,沒回。

她喝了一口水,等了兩分鐘,林導也沒繼續往下說,她不由抬了下頭,看向林導。

正巧看到林導看向她似笑非笑的眸光,「秦家傳承了數百年,很早便有古訓,秦氏子弟,四十無子方可納妾,雖然這是秦家古早族譜上的祖訓,但後世秦家人在這方面都十分自律。」

當然,林導還不知道秦家出了一個沒有受過秦家祖訓教育的「秦漢秋」。

不過他說的這一點卻絲毫不誇張。

「他這一次是借位,」導演說到一半,又看向何晨,笑,「如非必要,秦影帝很少為藝術獻身。」

沒辦法,秦修塵很多時候都是投資方的爸爸,還真沒人敢勉強他。

「何小姐,你在這裡啊,」秦影帝的經紀人拿著一個飯盒匆匆走進來,把手中的袋子遞給何晨,笑,「我差點兒就去你房間找你了。」

何晨低頭看了看,這次依舊是魚片粥,她不知道秦修塵是從哪裡發現她的喜好。

**

半個月後。

秦修塵的戲份到了尾聲,林導知道秦修塵的檔期難調,便把他戲份全都集中在一起,這部劇是多個主演,秦修塵占的戲份不足三分之一,拍起來很快。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