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男人,必須要有責任感,有擔當。

重返九洲之地!

(第三卷上半部完結,下半部開始,林風將全力衝刺傳說中的『聖』級,進入斗靈世界最高的層次!一月份春節前,小小會收拾好心情,好好爆發一個月,絕對不讓大家失望,謝謝一直支持小小的親們,在低潮時依然不離不棄。)(未完待續。。) 釋羅郡。

此時,一片熱鬧紛呈。

甜妻嫁一送二︰總裁爹地,放肆撩! ,蓄勢待擊。

預賽第一輪的分組早已是出來,儘管直接參賽的星域級強者在第一輪預賽中輪空,但經歷外圍賽洗禮后的一萬個出線者,將捉對廝殺,卻是真刀實槍,再無僥倖可言。

能連續通過資格賽,闖過外圍賽的,無一是弱者!

起碼都是星主級九階,大多都是星主級巔峰的存在,連星主級八階都很罕見。

而最重要的是,誰也不知道自己對手實力如何。或許,一年前的『資料』可調查清楚,但這一年之間卻能發生很多事,尤其是通過外圍賽的獎勵,那是一把通往星域級的鑰匙,只要是星主級巔峰武者進入,便有很大機會突破!

幾率,相當之高!

譬如林氏一族,闖入預賽的八名武者,林樊、林羽墨雙雙晉陞星域級。

林氏一族。

此時,正是緊張的籌備著。

和外圍賽時多點開花不同,進入預賽之後,林氏一族將全副精力放在『精英』之上。八個闖過外圍賽進入預賽的族人,其中六個已是被戰略性『放棄』,如此好的機會都未能突破星域級,此生恐怕都是無望。

或許運氣好能闖過預賽第一輪,但第二輪呢?

更不用說還有第三、第四輪。

對手,將會越來越強!

實力的絕對差距,並不是單純用好的『星寶星器』所能彌補。

族內的重點,放在林樊和林羽墨之上,加上原本便已是星域級的林戰、林陌龍及林嬌嬈,林氏一族紙面上的實力並不算差。在乾羅區中僅僅只遜色兀家一籌而已。

相比起惡龍會和青雲樓,已是持平甚至超出!


但……

「羽墨這小丫頭還在閉關?」林臻苦笑道。

「唉~~」悠悠的長嘆,林衍老眼輕黯,「天底下,最難過的便是『情關』。」

林臻眉頭輕簇,點點頭。「確實,當年的他也是,身具第二檔眼瞳『暗靈之眼』,年紀輕輕便已是族內前三位強者。而且,更難得的是連煉器之道都甚是精通,族內僅遜色衍老你一人。」

林衍冉冉開口,「倘若他還在生,定是我林氏一族最璀璨的星辰。」

目光相對,兩人無不感嘆萬分。

「往事如煙啊。」林臻哂然的搖搖頭。望向林衍,「言歸正傳,衍老,明日便是預賽第一輪,羽墨這孩子仍未出關,會不會……」

「應該不會。」林衍輕撫長須,面色正然,「羽墨這孩子我看著長大。當年家族發生如此巨變都沒能將她壓垮,反而成為她的動力。這次林風之死對她來說打擊雖大。但仍不及當年,族長大可放心。」

林臻長嘆一聲,「希望如此。」

內城北區。

確實,正如林衍所言。

此時林羽墨,早已出關。

整整一年的時間,除了開啟『鑰匙』成為星域級強者。參加過一次族內的慶祝宴,林羽墨大門不出,二門不邁,幾乎完全『閉關』。無論林樊也好,余雲龍也好。都吃了閉門羹。


哪怕是族長林臻,師傅林衍都不例外。

她的心,早已碎裂。

面無表情,此時的林羽墨比過去更加的冷漠,那是一種發自心底的漠然,好似生命失去了光彩。連她自己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起林風在她心中已是佔據了如此重要的地位。

很多事,都是註定的。

「小姐,該用膳了。」吳管家恭敬道。

林羽墨輕輕點了點頭,那張宛如水晶般毫無瑕疵的臉龐,藏著一分令人心疼的憂愁,讓的吳管家心中微微一嘆。這一年,自家小姐受了太多的『苦』,那是一種心的折磨,沒人比他更清楚。

這種痛苦,遠比身體傷勢更難癒合。

但,又有什麼辦法?

安靜的站立在林羽墨身後,吳管家秉承一個管家的禮儀傳統,不該問的絕對不要問,主人的秘密少去探知。對他來說,能再一次『服侍』小姐已經是天大的榮幸,時隔足足二十年。

倏地——

「啪!」「啪啪~」府邸外,傳來一陣陣聲音,林羽墨霎時抬起頭,古波不定的美麗臉龐有著分微微驚訝,倏地眼眸亮了起來,呼吸微微急促,「是鞭炮聲,吳管家,去看看發生了什麼事?」

「是,小姐。」吳管家連是躬身往外而跑。

很快,吳管家便是回來。

「稟小姐。」吳管家上氣不接下氣,「是對面林風少爺的府邸,響起的鞭炮聲。」胸口氣喘微微平靜,耳邊彷彿傳來一陣細微風聲,吳管家緊接著道,「聽說林風少爺死去快一年,不知道有什麼喜事……」

邊是抬頭,吳管家邊是疑惑而道,然聲音乍然而止。

眼前,哪還有自家小姐的半點身影?



林風府邸。

一片歡慶,快樂。

林風的突然出現,使得管家關忠呆愕了幾秒沒回過神來。直到林風笑著打招呼,關忠這才興奮的連喊起來,使得原本死氣沉沉的府邸頓時歡聲笑語,一片熱鬧沸騰。

鞭炮聲此起彼伏,歡慶『主人』的歸來。

這一年來,林風的府邸可謂是了無生機,就好似失去水份的花朵般,奄奄一息。若非林風和林氏一族有萬年的契約簽定,恐怕連這府邸都會被收回,畢竟林風一死,剩餘的下人有什麼價值?

但,如今卻是久旱逢甘露!

他們的龍頭,回來了!

「太好了,少爺,真的太好了。」關忠一直在笑,傻傻的笑,卻是比誰都開心。

不止因為林風回來之後,關情和關恩還能繼續『延續』性命,更重要的是,這段時間的相處,他早已將林風當作自己的親人。為自己兩個雙胞胎女兒取名為『恩』和『情』,便是為了牢記林風對他們一家的恩情。

「怎麼樣,小恩和小情這一年沒事?」林風微笑道。

眼望著關忠身後,兩個小女娃正抱著關忠的大腿,睜著烏溜溜的大眼睛,好奇的望著自己。一年不見,感覺才是一晃眼,兩個小傢伙已經長大許多。

「沒事,有純陽玉佩在,小情和小恩很健康。」關忠笑道,「而且少爺進入『綠野仙蹤』前,還留下了500星晶,足夠用了。」

林風點了點頭,放下心來。

還好自己當日留了點錢在府邸之中,若不然自己離去這一年小情和小恩就麻煩了。

純陽玉佩雖佳,但卻仍需要『極陽回魂丹』。

不過……

「不知道這數百顆星果,對小情和小恩有沒有幫助。」林風心中微忖。

若能『治根』,付出少許代價亦是值得,正是救人就到底。

對自己人,林風從來都不會計較。

正想開口,倏地關忠彷彿想到什麼,連道,「對了少爺,這一年間,羽墨小姐隔個三、五天便會過來府邸一趟,她……」並未說下去,關忠卻也是過來人,自然明白。


一個在外界已是被認定已『死』了的人,但林羽墨卻是足足一年都未曾放棄。

哪怕每一次的離去,都是失望而歸,都是暗自掉淚,但林羽墨從未放棄過哪怕一點點的希望。

這份堅持,這份真情,足以可見!

「羽墨。」林風眼眸閃動,心中頗是感動。

果然如自己所預想中一樣,最擔心自己的,果然是羽墨。

雖然之前有少許誤會,但畢竟是親人,血濃於水,冰釋前嫌后最關心自己的只有親人。

心中正忖間——

倏地,林風眼眸一亮。

遠處,一道疾風呼嘯,來者絲毫不掩飾自己的氣息,帶著一分無比的焦急。那氣息,充滿著急迫和不安,更夾雜著一分濃濃的希望,林風亦感心動異常,微微笑起,嘴角划起一抹淡淡笑意。

正想著,羽墨便來了。

瞬間,一道倩麗的身影停落在前方。

絕美的臉龐帶著不敢置信的神情,凝望著林風,嬌軀彷彿在顫抖,睜大著美眸,飽滿的胸口不斷起伏。關忠會心的一笑,便是帶著兩個女兒輕輕退去,在這一刻,他並不該留在這裡。

一個稱職的管家,應該懂得『進退』。

林風洒然微笑,望著那熟悉的美麗臉龐,張開手臂,「我回來了,羽墨。」

簡單的一句話,卻彷如一把利劍刺入羽墨的胸口,一年的壓抑,心中的折磨和疼痛,在這一刻完全爆發出來。林羽墨瞬間流下兩行清淚,但臉上卻是綻放出如雨後露水般的燦爛笑容。

「林大哥!!~」開心的笑,夾雜淚花,林羽墨飛撲入林風張開的手臂之中,緊緊抱著那魂牽夢縈的身軀。沒有半分情感的隱藏,沒有半分害羞,有的,只是再也藏不住的歡喜和激動。

對羽墨來說,在這一刻,所有的一切對她來說都不再重要。

抱著心中最愛的人,就好似擁有了整個世界。

她,不願意再放手。

「不要再離開我,林大哥。」羽墨柔聲而喃,清婉的聲音足以融化所有寒冰。

「嗯。」林風笑著懷抱著林羽墨,愛昵的輕撫她的小腦袋。

肢體語言,比任何的話都要真實,都要感人。

自己這一年,確實讓她擔心了。

(還有兩章~)(未完待續。。) 廳內,林風繪聲繪色的講述著當日場景。

林羽墨聽的美眸直是璨光,極感不可思議,從林風口中聽得『綠野仙蹤』之戰,遠比釋羅郡內流傳的各種版本更真實,更激烈。當聽到林風和星域級七階天犬一族強者交戰時,林羽墨嚇的連大氣都不敢出。

那是何等的存在!

天犬一族的星域級七階強者,絕對能比擬人類武者的星域級巔峰!

但,林風竟然贏了?

不遠處的關忠亦是豎起耳朵,倍感震駭。

確實沒想到,在這種絕對逆境中,少爺都能活下來,換做是他,恐怕早已身隕。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