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男子把酒遞到穆靈面前,笑著說:「穆小姐,能邀請你喝一杯嗎?」

「我沒喝酒。」穆靈婉拒道。

男子並沒有放棄,繼續勸酒說:「穆小姐,一杯酒而已,這點面子都不給嗎?」

「我今天中午沒有喝酒,不是不給面子。」穆靈苦笑道。

男子不高興說:「穆小姐,你這樣讓我很難為,我還說去宜家買房的時候找你,你這一點面子都不給我,我這沒法……」

後面的話男子沒說,但是搞銷售的人都懂,不給面子,沒法照顧你的業績。

「這……好吧!!」

穆靈想了一下,還是把酒接了過來,覺得同樣作為一名房屋銷售員的顧銘能夠體會她的無奈,不會介意。

顧銘確實沒有介意,臉色毫無變化,穆靈見此,鬆了一口氣,跟對方碰了一下杯,把杯中啤酒喝掉。

男子滿意了,說:「穆小姐,就不打擾你們吃飯了,等會再來找你談買房的事情。」

男子離開,轉身的瞬間,眼中露出一絲詭異的神采,嘴角也是微微翹起,好似陰謀得逞一般。

半個小時,他下的葯潛伏期有半個小時,只要時間一到,穆靈就會變成一位盪~婦。

而他,只需要在半個小時內把穆靈帶走,就可以玩到穆靈這樣的大美人。

運氣好啊!他沒有想到這麼快就得償所望了,他以為還要等他下次去找穆靈看房才有這樣的機會呢。

穆靈不知道,顧銘也不知道,兩人繼續吃飯。

喝過酒的穆靈更加迷人,俏臉上浮現出一道淡淡的紅暈,秀色可餐。

顧銘一邊欣賞一邊吃著飯,穆靈見顧銘一直盯著她看,臉上的紅暈更濃,羞澀不已的同時,心裡還有那麼一丟丟竊喜。

二十分鐘過去,男子又走了過來,說:「穆小姐,你吃了好嗎?吃好了我們去看房。」

「現在?」穆靈詫異道。

「不行嗎?」男子問。

「這肯定不行啊!!」

穆靈心裡這樣想著。

先不說現在是中午休息時間,也不看看她現在是跟誰吃飯,她可是再跟顧銘吃飯。

賣房天天都能賣,可跟顧銘吃飯太過難得了,十天半過月不見得有一次。

而且,這還是她第一次跟顧銘單獨吃飯,她豈能拋棄顧銘,中途跑去賣房。

當然,這些話她沒法說,歉意道:「我今天下午不上班,明天才行。」

「明天?」

男子臉色立刻垮了下去,明天黃花菜都涼了,他干誰去?

他說:「明天我沒有時間,只有現在才有,穆小姐作為銷售員,不會連這點覺悟都沒有吧!!」

「抱歉,我在陪朋友吃飯,你要是實在著急,我可以把你介意給其她同事。」穆靈歉意道。

客戶買房八字還沒一撇,但是跟顧銘吃飯卻是實實在在發生的事情,她還沒有傻到放棄與顧銘吃飯的機會跑去忙工作,萬一對方只是問問,那她豈不是虧大了。

男子吐血,他這是給別人做嫁衣啊!想著顧銘等會幹~著他下藥的穆靈,他心裡要多不舒服有多舒服。

同時,他也並不覺得穆靈有必要跟穿著寒酸的顧銘吃飯。

他淡淡說:「穆小姐,一頓飯而已,只要這單生意完成,你還怕沒有飯吃?」

見穆靈還沒有鬆口的跡象,他上前去拉穆靈,一邊拉一邊說:「你放心,今天我是誠心買房,絕對不會讓你白跑一趟。」

「鬆手!!」

穆靈掙扎說,男子不依不饒的拉著,顧銘怒了,起身抓住男子的手,微微用力。

男子臉色瞬變,放開穆靈玉臂的同時,咬牙喝道:「你幹什麼?」

「你幹什麼?」

顧銘目光不善的看著男子。

作為一名房屋銷售員,他第一次遇到強拉銷售員去買房的客戶。

事出反常必有妖,他懷疑此人對穆靈不懷好意,否則不會這麼心急的想要穆靈現在帶他過去看房。

至於具體什麼,他懶得猜、也懶得開啟慧眼去看,只要現在不讓對方把穆靈拉走就行。

「我買房,關你屁事,少在這裡多管閑事。」男子沒好氣說。

顧銘沉聲說:「買房那你就去宜居買,那裡有人負責。 神話書屋 現在是穆靈的下班時間,吃飯時間,她是人,要吃飯,少在這裡無理取鬧。」

說著,顧銘鬆手,把男子推開。

男子陰沉的看著顧銘,有種現在上去狂毆這壞他好事臭小子的衝動。

可,他沒有正當的理由,時間也不允許他把事情鬧那麼大,他必須現在帶走穆靈,否則等穆靈體內的藥物生效,一切都晚了。

他看著穆靈,威脅說:「過了這個村沒有這個店,穆小姐現在不去,我這單業績,恐怕從此以後跟穆小姐無緣,穆小姐考慮清楚了?」 「考慮清楚了。」

穆靈沒有說什麼不稀罕你這單業績那種話,而是說:「你現在要買房,可以到宜家去,那裡會有人招待你,現在請你不要在這裡打擾我跟朋友吃飯。」

她不是為了業績毫無尊嚴的舔狗。就算是,也不是舔他,而是舔身價億萬的顧銘。

她實在找不到理由現在離開顧銘陪他去看房。

「你……」

男子大怒,咬牙切齒的說:「你少做夢,以後我再也不會去宜家買房了。」

穆靈淡淡道:「這是你的自由!你無須告訴我。」

「哼!!」

男子重重的哼了一聲,又惡狠狠的瞪了顧銘一眼,這才臉色陰沉的離開。

越想越不甘心,不甘心就這樣被顧銘摘了桃子,離開餐廳后,當即撥通報警電話,謊稱他看到有人下迷藥,意圖迷~奸一位漂亮女子,讓警察快來抓人。

下藥迷~奸,性質何其惡劣,同樣作為女人,林佳壓根忍不了,接到報警電話后,立馬帶隊趕了過來。

心情瞬間就爽了,他站在飯店門口等待警察的到來,他要親眼看到警察把顧銘抓走。

「這就是破壞他好事的代價!!」男子在心裡惡狠狠的想著。

飯店中,顧銘和穆靈繼續吃飯,遇到剛才那種事情,穆靈情緒有些低落。

姜酒里 顧銘寬慰道:「林子大了,什麼鳥都有,沒有必要跟那種人置氣,氣壞了身子,吃虧的是自己。」

「我覺得他很過份,一點都不尊重銷售員。」穆靈噘嘴說。

「哈哈!!」

顧銘笑著說:「他要是尊重,怎麼把你帶走?他要是不把你帶走,怎麼對你圖謀不軌?」

「你是說……」

穆靈不傻,立刻意識到了什麼。

顧銘點頭道:「我也是猜的,猜他不懷好意,以後你賣房遇到這種人,小心點,別著了他們的道。」

「嗯嗯!!」

穆靈一個勁的點頭說:「我會的,會小心堤防這種人的。」

響鼓不用重鎚,顧銘不在提這個話題,兩人接著聊剛才的話題。

我在清邁遇見你 幾分鐘過去,穆靈體內的藥物開始起效,一股強烈的渴望出現在穆靈心頭。

她從來沒有這麼想過,從來沒有這麼渴望過,身子裡面好像有一萬隻螞蟻再爬一樣。

同時,她腦海還不由自主浮現出與顧銘在床上翻滾的畫面,芳心忍不住就是一顫,看顧銘的眼神都變了。

她喜歡顧銘,從第一次見面就對顧銘產生了強烈的好感,可是,她不敢說。

顧銘無論是運氣也好、能力強也罷,都改變不了他現在是億萬富翁、是夢家副董事長的事實。

她一個普通人家的女孩,哪能高攀得起,唯有偶爾幻想一下罷了,幻想她跟顧銘在一起時的甜蜜。

可是現在,她發現,她再也控制不住她自己了,哪怕沒名沒份,她也想跟顧銘一起滾床單,也願意顧銘在她身上逞威風。

忍無可忍,無需再忍,她蹬掉腳上的高跟鞋,抬起玉足,搭在顧銘的大腿上,撩撥起顧銘來。

異樣的感覺襲來,顧銘愣住了,沒有想到穆靈突然變得如此主動,這是想要他乾的節奏嗎?

這誘惑,當真令人受不了,他的身體本能的發生變化。

同時,穆靈的舉動還讓他想起跟馮妍在餐廳玩的情景,渴望更甚。

不過,現在他不敢,不是怕穆靈拒絕,穆靈都這個樣子了,怎麼可能拒絕嘛。

他不敢的原因是因為這裡不合適。

上一次他跟馮妍在包廂玩,雖然秦思雨在,但也僅僅只有秦思雨一個人而已。

現在不一樣,現在他們在大廳,吃飯的人可不少,這被發現的概率太高了。

他是真沒有想到穆靈的膽子這麼大,在這種地方都敢對他幹這種事情,就不怕被發現?這要是被發現,那還得了?

顧銘把手放下,抓住穆靈白皙小巧的玉足。

同時,他輕聲提醒道:「穆靈,別這樣,這裡不合適。」

「可是我想。」

偏寵小萌妻 顧銘:「……」

要不要這麼直接?要不要這麼爽快?跟剛才判若兩人啊!!

這很不正常。

顧銘覺察到穆靈情況不對,開始打量穆靈,發現對方面紅似火,俏臉上媚態盡顯。

如果說臉色變化是因為剛才喝酒和現在乾的事情所致,那這媚態是怎麼回事?

作為花叢老手,顧銘明白,不是浪到一定程度,不會出現這種情況。

穆靈具體有多浪,講真的,沒有深入了解,這個他真不好下結論,畢竟人是很擅長偽裝的動物。

但是此刻,他可以下結論,穆靈浪得不正常。

至於為什麼,原因很簡單,在風~騷的女人,都不可能在公眾場合這樣,哪怕撩撥男人,那也是提心弔膽,怕被人發現。

顧銘猜測穆靈被人下了葯,唯有藥物,才能摧毀一個人的理智,讓她受欲~望所支配。

「防不勝防啊!!」

顧銘想到穆靈剛才喝的那杯酒,明白了對方為什麼如此急切的要帶穆靈走,敢情原因在這裡。

幸好他的判斷是對的,對方不懷好意,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沉思的這幾秒鐘,穆靈也沒有閑著,把身上小西裝的紐扣全部解開,白色襯衣露出。

顧銘回過神來,發現穆靈正在解白色襯衣上的紐扣,趕緊起身,把穆靈的玉手按住。

同時按住的,還有穆靈柔軟的糰子。

這手感讓顧銘有些衝動,至於穆靈,那就更是不濟了,嬌~軀都顫抖起來。

她喘息說:「顧銘,我想要,給我吧!!」

顧銘:「……」

這個地方,他哪有膽子給穆靈啊!!

同時,他也不想。

以前他救方雪的時候,沒有辦法,只能採用那種方式替方雪排憂解難。

可是如今,他有了慈悲手,再採用那種方式,就有趁人之危的嫌疑。

他雖然渣,但還沒有渣到這種程度。

他打算給穆靈治療,也就是這個時候,離去的那名男子帶著林佳等一幹警察過來。

男子指著顧銘,大聲說:「警察同志,就是他,我剛才親眼看到他下藥。」

顧銘回頭,林佳認出顧銘,臉色瞬變。

同時,她還看到顧銘按在穆靈胸口的手,當即喝斥道:「顧銘,你幹什麼?還不快把你的臟手拿開。」

顧銘:「……」

他到是想拿開,可他要是拿開,放開穆靈的手,穆靈指定現場表演脫~衣舞。

同時,他還很生氣。

惡人先告狀,往他身上扣屎盆子,男人的行為過份的令人髮指啊!! 圍觀者眾多,吃瓜群眾對著顧銘指指點點,其中不乏一些難聽的話。

顧銘強迫自己冷靜下來,否則今天他的一世英名就要毀於一旦。

具體怎麼做他目前不知道,但是他知道,不能再把手放在穆靈胸口了,否則他真的變成禽獸、**了。

當然,這樣拿開也不行,得把穆靈治好再說。

他看著林佳說:「能給我一分鐘時間嗎?」

「幹什麼?」

「穆靈被人下了葯,我必須給她治療,否則她會很難受,會幹出一些不理智的事情來。」

林佳:「……」

治?顧銘怎麼治?真當她不知道顧銘當初怎麼給同樣被人下了葯的方雪治療的?

根據案件的時間分析,根據後來她對顧銘實力的了解,她斷定,顧銘是用那種方式治療的被人下了葯的方雪。

那一次,她不在現場,便宜了顧銘,這一次她在現場,顧銘還想干那種事情,當她不存在呢?

同時,她還很疑惑,幾天不見,顧銘怎麼變得這麼不給力了,一分鐘就完事。

想不通,現在也不是追究這個問題的時候,她斷然拒絕道:「不行。」

「為什麼?」

「沒有為什麼,這不是你該管的事情,老實交代你幹了什麼就行。」

顧銘:「……」

他明白了,林佳這是誤會他了,趕緊解釋道:「林佳,不是你想的那麼回事。」

「那是怎麼回事?」

顧銘沒有詳說,含糊道:「你等我一分鐘就知道了。」

「只是一分鐘?」林佳確認道。

「嗯!!」顧銘點頭。

「那行吧!!」

林佳答應,料想一分鐘不夠顧銘幹什麼,也不至於在大庭廣眾之下干出什麼過份的事情。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