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男子這邊本來動靜夠大,這時男子還嚷嚷著要那位大嬸道歉,人們將非零與男子與那大嬸圍住四周被堵的擁擠不堪。看熱鬧的很多,但也有不少站得遠遠地看著,準備狀況一不對撒腿就跑。

男子這才收回手,對非零的說說不以為然,凌厲的眼神飄向發愣的大嬸,意思再明顯不活過了。

那大嬸有些愧疚地看著非零,她剛才那樣說眼前的人,又不肯道歉,讓人看了這麼多笑話,繞是她真這麼沒心沒肺也不好意思了,躊躇了下,終於向非零說:「是俺不好,俺不該那樣說您的,對不起!」

「嬸子,我真的沒事!」非零連忙扶住要下跪的大嬸。

非零這樣倒是把大嬸弄得不知所措,一會兒看看非零,一會兒看看男子。


「呵呵,小兄弟都說了沒有怪罪你,你就起來吧!」話鋒一轉,男子笑著撓撓頭,「小兄弟這是要去哪?」

男子的問話解了非零與大嬸間的尷尬,女人才作罷。

非零客氣地回答道,「我要回離國,帝陰,大哥可知道過了這個小鎮,下一個珍鎮子離這要多久才到?」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冷醫難為妃》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冷醫難為妃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男子哈哈一笑,「小兄弟原來是要去帝都啊,下一個鎮離這不遠,現在出發,在天黑之前就能到達。呵呵,不知道小兄弟怎麼稱呼?」

非零說:「大哥叫我零就好!」

男子不好意思地撓撓頭,「「既然你叫我大哥,那我也不客氣地喚你一聲零了!暫且讓俺以兄長自居,俺名黃亭,她是你嫂子林氏!」」

非零對男子即黃亭拱手說:「黃大哥,黃大嫂,,你們可否……」

黃亭見非零為難,再順著非零的眼光看去,黑壓壓的人群擠在街道上,非零的馬車被裡三層外三層地圍著,黃亭對著圍觀的人群勸道:「各位鄉親,可否給零讓出一條道,供馬車過去?」

圍觀的人似乎對黃亭十分擁戴,黃亭一開口,看熱鬧的人很自覺的讓出一條僅供馬車過去的道路來,人群卻不曾散去。


非零再次對黃亭表示感激,「多謝黃大哥,我還要趕路回去,就不耽誤您了!」

「呵呵,沒事,俺閑著也沒事。」黃亭笑咪咪地說。

「「那,告辭了!」」

「嗯,零慢走!」

非零駕駛馬車聽到男子在後方扯著嗓子喊:「該幹什麼的,幹什麼去,別傻站著了,也別看了,那是別人家的女婿,看得再多也不是你們的,咋滴,不賣東西了?……」

「哈哈——哈——」人群爆發出了鬨笑聲。

剩下的隨著馬車越駛越遠,後面的話,非零聽不清楚了,她神吸一口氣,有人煙的地方真好!

那黃亭一看就不簡單,至於為什麼會幫她,她也很疑惑,那黃亭,先是制止了林氏的話語,接著又逼著林氏道歉,再接著就要動手,不過還是被她攔下了最後是指揮人群給她讓出一條道,這些行為看來都讓人覺得匪夷所思,算了,還是不要想了,非零把心放在了瀏覽四周的風景上。

像黃亭所說,在天黑之前就趕到了下一個鎮子,黃啟鎮,遠遠的就看到了鎮口的石碑。

進到鎮子里,因為沒有宵禁,路旁還有許多人在占著攤位買賣東西,非零在一處叫『源記-的客棧前停下。

非零掀開車簾,對著車裡的夜說:「到了,下來。」

夜小心翼翼地看了非零一眼,又低下頭,生怕再次惹非零生氣,小心的下了馬車,非零沒發話他也不敢輕舉妄動。

眼尖的小二立馬從客棧里出來,臉上掛著笑,這小二不高,長著一張娃娃臉,很是親切,「客官,打尖?」

非零把視線挪到小二身上,「兩間上房,把馬車裡的東西搬到我房間,馬你仔細點餵養,然後準備熱水送來。」說完往小二手裡塞了幾兩碎銀子,然後回頭對夜說:「你跟我進來!」

「好咧,客官裡面請!」小二眉開眼笑的將非零迎進去,夜自是跟在後頭。

領非零到了房屋前,小二推開門說:「客官,這就是了,這位……額,您朋友的在左邊。」不知道一身僕人裝的夜與眼前的非零什麼關係,小二隻能硬生生的擠出朋友兩字。

「嗯。」

小二顛了顛手中的銀子,大概有三四兩吧,這客人可是貴人,小二不敢怠慢,直奔馬車而去。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冷醫難為妃》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冷醫難為妃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一夜無話,非零醒來,太陽才剛露出腳尖。

洗漱完,推開門想喚小二把早飯端來。

夜端著早飯站在門口,雙眼低垂不知道在想什麼。

非零扶額,「你怎麼在這?站多久了?怎麼不叫我?」

夜聽到聲音欣喜的抬頭,怕非零還在生氣,又低下頭,支支吾吾的說不出話,「少、少爺,夜、夜剛來。」

「得了,先進來吧!」

「是,少爺!」

夜把早飯放桌子上又眼巴巴地看著零,「少爺,早飯,剛、剛做出來的!」

「嗯,下去吧。」非零說。

「是,少爺。」夜說完退出去,並關上門。

吃完早飯,非零和夜收拾好東西,付了賬就出來了。當然,付賬是夜的事,別看夜整天在非零面前一小受模樣,楚楚可憐,辦起事來也是半點不含乎,輕易的就把小二的迷糊的不分南北,再加上本來就出色的面容,要不是身上的僕人妝,恐怕路過的千金小姐都貼上來了。

夜的傷本來就沒什麼大礙,他休息了一晚,精力充沛,搶著要趕車,非零看他沒什麼事,也就由他了。

「少爺,上車吧!」夜的聲音響起。

「嗯。」非零回道,總感背後有人,非零向後看去,只看到晃動的窗帘。

「少爺,怎麼了?」夜察覺到非零的異樣。

「沒什麼,走吧!」非零回過頭,鑽到馬車內,許是她多心了。

夜駕駛著馬車往昨天來時相反的方向駛去。

在不遠處,停了一排拉糧食的車隊,非零他們的馬車根本過不去,夜停下馬車。

「怎麼回事?」非零見馬車停了,掀開車簾問。

「前面的車隊將路堵住了,夜,這就去查看,少爺稍等片刻。」夜說完就朝車隊走去。

來到一個侍衛模樣,身材魁梧的侍衛面前,夜夜溫和地開口,「這位侍衛大哥,不知是前方么出了什麼事?車都把這給堵住了。」

那侍衛戒備地看了夜幾眼,又向夜的後面看去,正好看到掀起車簾的非零,銀白色的面具,遮住了大半半的面容,面具後面的眼睛卻是紫色的。當今天下,他所知道的,有紫色眼睛的,也不過有兩人,這少年會不會是?不管是不是,他應該先報告主子才行。

把視線挪回夜身上,侍衛說,「我們王爺正在籌集糧食,送往災地,這一代土匪比較多,你們要是同意的話,我去秉明主子,和你們一道。」

「這、我得問我們家少爺。」夜不知該怎麼辦,遲疑地說,看著馬車說。

「好,我也去問我們王爺的意思。」侍衛說著就離開了,剩夜一個人站在糧隊旁邊。

良久,夜才回來。

「少爺,那是王爺集糧的車隊,說是運往災區的,他還說這附近土匪很多,問咱們要不要一起。」

如來必須敗 ,疑惑不已,哪發生災害了,「帶我去見見他們吧!」

「少爺,那侍衛去王爺那彙報了,我們還是先在這等吧!」

非零下了馬車,銀色的面具在眼陽光下特別顯眼,「是哪位王爺?」

「嗯,不清楚,他們沒說。」

「哦!」

另一邊,侍衛來到一架陳舊的馬車前跪下,「王爺。」

「嗯。」車裡傳來細微的鼻哼聲,不大。

侍衛筆直的跪在地上,「王爺,有一馬車路過,車隊擋著了他們的路。」

「讓他們過去。」毫無溫度的話語,表現了主人不好的心情,這侍衛不像是糊塗之人,也不啰嗦,怎麼今日連這種事情也來向他彙報。

站在一旁的暗影不由的為侍衛擔心。

「王爺,馬車內有一少年,戴著銀白色面具,眼睛卻是紫色的,他……」

侍衛的話還未說完,裡面的人就焦急地打斷了,顫抖著聲音,「你說的可是真的?」急急的打開車簾,長久不見陽光的皮膚顯得特別慘白,比此人正是南宮哲,離國八皇子,不久前被封了王爺。

暗影閃身過去扶住南宮哲要掉下馬車的身子,瞪了那侍衛一眼,還未證實就彙報,要是不是王爺又得空歡喜一場。

「暗影,帶我去見她。」南宮哲說。

「是,王爺。」暗影說著背起王爺就走,還不忘踹了侍衛一腳,「李天還不帶路!」

侍衛李天沒有躲過那一腳,鎮定地站起來,如暗影所說的帶路。

「等一下,暗影,放本王下來,扶我走過去,不、還是背吧,不、扶我過去……」南宮哲一想到可能是他日思夜想著的人,就緊張,此時的他跟情竇初開的少年無二,都在想著要給女方留下好的印象。


「是,王爺。」暗影扶著南宮哲,南宮哲腰部以下根本動不了,暗影只能用自身的內力支撐著,勉強扶著南宮哲。

不久,南宮哲就看到了一道細長的身影,南宮哲想,這大概就是非零了吧,再次相見,他卻連站都要靠別人,她,知不知道,知道了,又會不會向他人一樣,以異樣的眼光看他?

到了地方,南宮哲又害怕了,,他沒有勇氣去承受,非零與他們異樣,會投來鄙夷的目光。南宮哲陷入了自己的思緒里。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冷醫難為妃》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冷醫難為妃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如果不是他,她就不會流浪在外這麼多年。

南宮哲定定的站在遠處,眼睛不捨得離開,他看見了一身白衣的非零,轉過身來,自然如當初他所見的那乾淨的氣質。不同的是,非零現在一米七多的個,臉上戴著銀白色面具,乾瘦的身材顯得特別修長。

千言萬語卻止住了,原因卻是他看到了非零身上男性的標誌——喉結,他盯著非零的喉結,恨不得將它抹去,那不是屬於心裡那人的東西。

非零遠遠就看到了南宮哲,所以她轉過身,入眼的是南宮哲瞪大的雙眼,哀戚地看著她,眼底有著化不去的思念,非零疑惑,這人她不認識,他又怎麼這樣看著她?

南宮哲扯著沙啞得不行的嗓子一字一句「你是誰?」

非零說:「無姓,單字一個零字,你就是他們口中的王爺?」

「家中可還有親眷?」

「沒有!」

「家在何處?」

「離國,帝陰。」

「貴庚?為何會出現在這?」

「一十又五,從小待在師父身邊學藝,,如今師父雲遊四海,我下山歷練。」非零從容地回答南宮哲的問題。

南宮哲問完難掩眼中的失望,不是,不是她,她有父母,怎麼會是孤兒,更不可能十年未見變成了男子。南宮哲垂下頭,無力倒在暗影懷裡,彷彿一下子老去了十幾歲。

暗影扶著南宮哲的同時還不忘瞪了非零一眼。

「我的僕人聽您的侍衛說,這一帶土匪比較多,不知王爺可否讓我們尾隨在其後?」不是她害怕土匪,只是她不喜歡惹麻煩,是夜的身體不好,好巧不巧的遇上土匪,她抽不出空來照顧他。非零想著,不由問南宮哲,被暗影瞪了也不惱,她什麼也沒做。

「隨你們!」南宮哲說著就要回去,忘了他人還在暗影懷裡,走時用的勁太大,暗影沒注意,他就那樣直直地往地上倒下去。

「王爺!」暗影驚呼。

非零看南宮哲摔下來,身子無意識地動了,穩穩噹噹地將南宮哲扶起,「怎麼這麼不小心?」說完非零就愣了。

不僅非零愣了,夜更是張大嘴巴一臉不敢置信地看著非零,這還是一直討厭別人觸碰的少爺么?一定是他眼花了!

暗影氣憤地奪過南宮哲朝非零吼:「誰讓你碰我們王爺的?」

本就不是她所想要扶,此時還被暗影責怪,非零本就淡然的,此時也不免有些氣惱,「我不扶,難道你的意思是讓你們王爺摔個狗吃屎?」

「你!你才狗吃屎呢!」暗影說完狠狠地瞪著非零,雙眼冒火,恨不得眼中的大火將非零吞噬。

「哦。」最好最氣人的方法不過是無視,,非零挑釁的把南宮哲以公主抱的方式抱起來往她的馬車裡塞,有內力,她好不費勁,完全沒注意到她懷中的南宮哲滿臉黑線與身後神色各異的幾人,「王爺身體不適,正好我是醫師,有我調理,身體定會健康!」

暗影正準備拔劍,顧慮到自家王爺還在某人懷中,誤傷了就不好了,況且南宮哲還騰出一隻手示意他不可妄動,暗影悻悻地退回一旁。

馬車內, 亡靈者維斯 ,「不知王爺是哪國人?」

「離國,八王爺南宮哲。」南宮哲黑著臉整理被非零弄皺的衣服。

「八王爺?」非零失聲。

「你認識本王?」南宮哲瞬間又有了希望。

看著南宮哲無神的雙眼因她而變得閃亮,非零知道自己反應過度了,收回滿臉的驚訝,神色恢復正常,「未曾,只是聽師父提起過,今天遇到了真人,才會如此失態,王爺別見怪!」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冷醫難為妃》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冷醫難為妃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哦,家師是哪一位?」南宮哲接著問,鬆開了抓著非零的手。

「家師一直隱居山林,不曾在江湖留下任何隻言片語,更不曾有什麼名號了。」

「就你和你師父兩人?為何在此地?」

「還有兩位師兄在上,我已一十又五,師父生性放蕩不羈,不受拘束,此翻我下來歷練,師父早已雲遊四海。」

「哦。」南宮哲失望的開口,掀起車簾示意暗影指揮車隊出發,「原來是這樣。」

南宮哲回頭時已經收斂好了臉上的表情,躺在軟墊上盯著車頂看。

「你的腿是怎麼回事?」非零問。

「廢了!」南宮哲眼底閃過一絲陰霾,隨即斂下眼皮,狀似不在意的說:「十年前,回宮的圖中,馬所騎的馬突然發狂,從馬車上摔下來,這雙腿就廢了。」

說完南宮哲閉上雙眼,不想再說話。

非零靜靜地看了南宮哲十幾分鐘,直到聽到了南宮哲均勻的呼吸聲,非零才放下手裡的書。馬車裡光線太暗,她本來就沒打算看書,只是為了掩飾她的緊張,不得不借書掩蓋。

非零隻覺他口中十年前那馬匹突然發狂肯定有蹊蹺,況且那太子一看就知道不是一個省油的燈,遭太子暗算也說不定。

沒有了壓迫的氣場存在,非零很快就覺得困得不行,就這樣聽著車輪轉動的聲音在南宮哲旁邊睡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